无忧书城
返回 折腰(烽火红绡)目录

12.6

所属书籍: 折腰(烽火红绡)

魏劭已经走了, 魏俨就一直这样躺在旷野的地上,如同一个将死之人。

方才他用尽全力去击倒魏劭。魏劭也是一样。下手没有留力。

他的鼻里到了此刻,依旧还在慢慢地往外淌血。他却一动不动,任由温热的血柱慢慢地沿着他的面庞往下流淌, 渐渐渗入他后脑枕下的泥地里。

天已经大半月未曾下雨了,野地泥土干燥。

魏俨的鼻息里,充满了一种杂着泥土腥气的血腥恶味。但这气味却叫他感到了一种快意般的宣泄。

他不知道躺了多久,忽然, 从旷野的远处,现出了一列寻常汉人装扮的七八人的影子,朝他方向疾奔而来。到了近前, 那个领头的奔到魏俨身边, 将他扶了起来,为他止血。

魏俨将来人一把推开, 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 仿佛一个喝醉了酒的人,蹒跚着脚步, 朝前而去。

“少主人!”

呼衍列在他身后跪了下来。与他同行的七八匈奴武士也纷纷下跪, 齐声唤他。

魏俨仿佛没有听到,继续朝前晃晃荡荡而行。

呼衍列从地上爬了起来, 追了上去。

“少主人!魏劭已与少主人有隙!少主人竟真难道甘心受他制掣一世?少主人竟真分毫不念父子血亲?”

魏俨慢慢停住了脚步。

旷野里夜风飒飒,黯淡月光之下, 他的背影仿佛凝化成了一尊石像。突然, 他转过了身, 咆哮一声,犹如一头暴怒的狮子,挥拳就朝呼衍列击了过来。

呼衍列被他一拳打的扑在了地上。爬起来又道:“少主人血统高贵,如今不过蚌中之珠,迟早终将为世人所知……”

魏俨朝着呼衍列的胸口,再次重重挥拳一击。

呼衍列再次扑倒,口里吐出了血。他□□着,挣扎从地上第三次爬了起来,道:“少主人一旦回归,建功立业,指日可待……”

魏俨双目血红,神色狰狞,一把抽出呼衍列的腰刀,朝他当头便劈斩而下。

呼衍列丝毫不见惧色:“当日桑干河畔我落入魏劭之手,若非少主人留情搭救,呼衍列早已埋骨河沙之下,今日焉能立于此处?呼衍家族誓忠日逐之王,少主人杀我,呼衍列甘愿受死!”

“少主人!”

身后那一排匈奴武士围住魏俨,齐齐跪了下来。

刀刃定在了呼衍列的头顶之上。月光在镂了面獠牙狼头的刀刃反射出一道如水的泠泠白光。

魏俨喘息急促,显映刀光的双眸目光狂乱,两边肩膀微微颤抖,喉咙慢慢格格作响,忽然竟“哇”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少主人——”

呼衍列大惊,急忙上前相扶。就在这时,他的身形定住了。他看到远处数十步外,竟立有一个人。魁伟修长。月光将他身影投地,他一动不动,也不知何时来的,竟然毫无觉察。

那人忽然迈开脚步,大步走了过来。渐渐行近,月光照出一张呼衍列闭上眼睛也能摹刻而出的面庞。

“魏劭!”

他惊呼一声,地上匈奴武士立刻起身,拔刀列队挡在了最前,作势待发。

魏劭行至七八步外之地,停了下来,双目投向魏俨。

魏俨慢慢地直起腰身,隔着挡在他面前的那一排匈奴武士,亦看向魏劭。

二人四目相对。

脚下荒草被风刮的倒伏在地。耳畔有呼衍列因为紧张而变得粗重的呼吸之声。远处寂寂,只剩夜风刮过山峦发出的呜鸣之声。

良久,魏劭道:“你与匈奴人何时开始往来?”

他的声音并不带丝毫的怒气。声音沉着。仿佛只在问询一件平常小事而已。

魏俨仰头,面朝深蓝夜空,长长地呼入了一口渔阳城外带了秋夜萧瑟凉意的空气,闭上了眼睛。

“我自会去见祖母,给她一个交待。”

他猛地掷了手中的腰刀,睁开眼睛,神色已经恢复了平静,迈步离去。

“少主人!”

呼衍列冲着魏俨背影喊了一声,见他没有回头。他又看向魏劭,双目戒备地盯着,终究还是慢慢地后退,退出十几步后,领着匈奴武士迅速离去,身影消失在了夜色的旷野之中。

魏劭缓缓转头,盯着魏俨离去的背影,忽然疾奔追了上去,从后一把扯住他的衣领。

“你要交待什么?交待你和匈奴人早暗中往来?你是想要气死祖母吗?”

魏劭咬牙切齿地道。

魏俨身形僵立片刻,缓缓地回过了头。

“你纵然可以不计我的冒犯,我却无地自容。祖母大仁大智,一切交她定夺便是。”

他的神色惨淡,一如夜空之上的那轮弦月。

魏劭脸色铁青,牙关咬的咯咯作响,猛地握起那只还缠着纱布的手掌,重重一记,又将魏俨打的翻倒在了地上。

“除非我死,否则你休想闯到祖母面前胡言乱语!我更不容你生出二心!”

魏劭说道。

……

魏劭又是一去不归。

半夜的时候,等不到他的小乔也打发了人,悄悄去东屋那边看了下,回来说并无异常,东屋里灯都灭了,男君不可能此时还留在那边。

小乔独自在床上辗转反侧,想不出来他送朱氏回东屋后到底又出了什么事,竟然彻夜不归。

她有点心神不宁。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打发人去衙署。回来却说魏劭昨夜也没去过衙署。

今天是乔慈等人辞行回往兖州的日子。魏劭不归,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小乔无可奈何,自己收拾好,唤了乔慈过来,领他先去北屋那里拜别徐夫人。

她带着乔慈进去的时候,原本还想着徐夫人说不定知道魏劭昨晚去了哪里。

但徐夫人显然也不清楚他的行踪。没看到魏劭同行,问小乔。小乔便将昨夜朱氏来房里,魏劭送她回东屋,然后一去不回的经过说了一遍。

徐夫人问:“早上可去衙署看过?”

“打发过人了。回来说夫君不在。昨夜也未曾去过。”

徐夫人微微沉吟,随即看向乔慈,微笑道:“今日你回兖州,你姊夫本当送你一程。想是昨夜事出有因,他竟此时还未归来。你且稍等,祖母这就再打发人去寻。”

乔慈忙道:“姊夫想必临时有要事缠身,这才未归。此番前来,多有叨扰。蒙祖母、姐夫、表兄等人厚爱,小子十分感激。昨夜又有幸蒙李大将军等人践行。今早姐夫有事,不必再特意相送。”

徐夫人让小乔留他再说会儿话。等小乔带走乔慈,自己打发人分别问朱氏和公孙羊。

朱氏很快就来到了北屋,说昨晚听闻儿子回来脸上青肿,不放心过去探了一眼,随后儿子送她回东屋,她到后他就走了。她也不知道又出了何事,以致于他整夜未归。

她说话的时候,有些不敢对徐夫人的目光,一直低着头。

徐夫人看了她片刻,让她走了。

去问公孙羊的人也回了。说昨傍晚君侯离席去后,他就未见过了。衙署里也无任何紧急意外的新到讯报。

徐夫人独自沉吟之时,一个仆妇忽然进来,面带欢喜地说,男君方才回了,往老夫人这边来了。

徐夫人松了口气。没片刻,就听到熟悉脚步声近,一个人影入了屋,正是魏劭,进来便向徐夫人进礼。

徐夫人忙让他起身。端详了下,如朱氏所言,他脸上果然带了伤痕,忍不住发问。

魏劭神色自若,笑道:“昨夜醉酒厉害,不慎坠马擦伤。不过些许皮肉小伤,祖母不必介怀。”

徐夫人心下疑虑,见他不说实话,也不再追问这个了。又问他昨夜去了哪里。

魏劭道:“昨日白天事忙,客人众多。想起衙署有事未竟,想过去先处置,路遇一旧友,盛情邀约,却之不恭,便去吃了几杯酒,不想竟醉了一夜,今早才回。惹祖母牵挂,是孙儿不孝。”

徐夫人望他一眼,点了点头:“你内弟今日辞行,你且去送一程吧。来时未迎,去更当送。”

魏劭应是,起身离去。徐夫人望着他背影,忽然道:“你表兄昨日起怎也不见他人?我听说他昨夜也一夜未回。他与乔小公子一向处的来,怎今日不来送送?他去了哪里,你可知道?”

魏劭脚步微微一个迟疑,随即停下,转过身笑道:“昨夜当真是吃酒误事。既摔了自己的脸,连这事也忘了禀告祖母。兄长昨夜连夜奔赴代郡。因怕扰了祖母休息,是以未曾前来辞别,托我见了祖母代他告声罪。”

徐夫人关切道:“代郡出了何事?可要紧?”

“祖母放心,并非什么大事。只是要他亲自处置罢了。”魏劭忙道。

徐夫人沉吟了下,面露微笑:“时辰也差不多了。你且先去吧。”

魏劭恭敬应声,这才转身快步离去。

……

小乔左等右等,一直等不到魏劭回来,见时辰也不早了,虽然又留缺憾,但不好再叫乔慈一行人空等,整装了便待出发。临走前,又忽得知魏劭回来了。果然没片刻,见他身影匆匆出现,这才吁了口气。忙迎他入房,服侍他换上出行的衣裳。

小乔帮他穿衣,见他站那里一直沉默不语,神情冷淡,仿佛陷入了他自己的某个不为人知的世界里。与昨夜出去前和她亲昵缱绻之时大相径庭。

因为有了上次的经历,这回起先也没扰他。直到最后帮他系着腰带时,才轻声问道:“夫君昨夜又出了何事?走了便一夜未归。我担心了一晚上。”

她问完,便抬起一双明眸望着他。见魏劭这才仿佛魂归了七窍,回过神似的,哦了一声,低头对上她的目光,顿了一顿,道:“无甚大事。”语调依旧甚是冷淡。

小乔见他这样子,便知他不愿和自己说。不再追问了。服侍他穿完衣裳,随他一道出门。走到门口,魏劭忽然又停了停,转过身,朝她伸过来双臂,将她抱了抱,方松开,用带了点歉然的语气道:“昨夜让你担心了。我这就送你阿弟出城去。”

小乔微微一笑,道:“多谢夫君。有劳夫君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听说你喜欢我作者:吉祥夜 2你若盛开作者:沉闇 3簪中录作者:侧侧轻寒 4第四部 光芒纪·星芒作者:侧侧轻寒 5余生请多指教作者:柏林石匠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