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折腰(烽火红绡)目录

第 39 章

所属书籍: 折腰(烽火红绡)

魏劭端坐于榻上的案几之后。案几左手边堆叠着重重简册。有些已经拆阅, 有些依旧捆扎完好。右手边平放了一把他的长剑。他手中正握着一卷长简,听到小乔进来的脚步声,微微抬起了眼。

小乔径直走到他面前,朝他微躬身后, 没问便上了榻,跪坐到他案几的对面,与他正好隔案相对。

魏劭仿佛微微一怔,看了她一眼。

小乔道:“夫君, 今早我从祖母那里出来, 得知了石邑和兖州的兵情。我也知道我伯父开口向你求助救兵了。除此,伯父也写了一封家书于我, 叫我到夫君面前代为转圜。我知道我在夫君面前, 并无这样的人情和脸面。只是莫说伯父已经开口,即便没有伯父书信, 我也亟待见到夫君一面。方才我在家,久等不见夫君回来,怕夫君要出征了, 所以冒昧闯到了衙署,若有不当之处,还请夫君见谅。”

魏劭淡淡道:“你找我, 要说什么?”

小乔直视着他的双眸:“我找夫君, 自然是求夫君助力兖州, 解去薛泰兵灾。”

魏劭笑了笑, 放下了手中的简册, 慢慢坐直身体道:“妇人岂可干事?且你又凭什么让我助力兖州解去兵灾?”

他的语气里,那种小乔熟悉的,带了微微讥嘲的语气,又在不经意间流露了出来。

小乔垂目道:“我知道我人微言轻。何况乔魏两家又有宿怨。当年公公与大伯之殇,与我乔家脱不了干系。伯父执意将我嫁来想求媾合,此举犹如掩目而捕雀,自欺罢了。”

魏劭眯了眯眼:“既然如此,你还有何多话?”

小乔慢慢抬起了眼睛:“我也知道夫君去岁之所以娶我,应是遵了长者之命。我更不敢奢求夫君放下心中父兄之仇。只是魏乔两家既然已经结成了姻亲,在世人眼中便形同订立盟约。如今乔家有急,夫君若袖手不理,未免有负盟约。况且,魏家强而乔家弱,兖州若失,于夫君颜面也是有损。”

魏劭没作声,一种不置可否的神情。

小乔停了一停,换了胸中的一口气:“东海广且深,尤卑容百川;五岳虽高大,不逆垢与尘。我知夫君有高比九天之志,也有擎天踏海之能。提及幽州魏家,天下无人不知。第一便是魏家有抵御外侮之名,此独一无二,魏家四世三代,一脉相承,到如今夫君的手上,更是不堕先祖的威名。此次兖州有难,夫君若能慨而救之,不止兖州军民感恩戴德,便是天下之人,也会传扬夫君海量胸襟。”

魏劭笑了:“我若不救,便成了胸襟狭窄之辈?我又岂会在意这些虚名。胜王败寇,这道理你不知道吗?”

小乔摇头,语气诚恳:“我并无此意。夫君若真不救,我猜测,应也不全是因为执着于祖父之辈的旧怨。早上我从祖母那里听来,并州十五万人马正欲往石邑而来,夫君正面迎敌,想必是抽不出多余兵力顾及兖州。”

魏劭看了她一眼。

“我不过一闺阁女流,本无多余见识。但此次事关兖州生死,我斗胆想向夫君提一建策用以解去兖州之兵,倘若夫君觉着可行,也不用分去夫君多少兵力。不知夫君允许我说否?”

魏劭似乎一怔。眉头随即轻轻挑了一跳。

“说来听听。”他的语气带了点漫不经心。

“我从前还在东郡闺阁中时,听闻淮水一带,除了徐州薛泰,另家以淮南扬州刺史杨信为大。薛泰和杨信为争夺地民,素来交恶。陈翔既然能以婚姻粮帛与薛泰结盟,唆他攻打兖州,能不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联杨信去伐徐州?徐州一旦危急,薛泰必定要退兵自救。只要能让杨信出兵,无论多少粮财,即便倾家之巨,过后我去信给兖州,我伯父父亲必定也会如数奉上,无须夫君多费一钱。我当初出嫁时,家人为我备了妆奁,虽九牛一毛,也愿全数奉出。”

魏劭神色微微一动,但没有出声打断。

“此围魏救赵之策,我既想到了,夫君自然也能想的到。我也知道说的容易,做起来却难。要杨信于此时攻伐徐州,就是要他与陈翔为敌。陈翔势大,杨信虽贪财,也未必就肯会为粮帛而得罪了陈翔。说动杨信才是最难之处。我看天下,也就只有夫君才有这样的人情和威信,能遣的动杨信此人了。”

“夫君以为,可行否?”

最后,她轻声问。

……

书房里静寂下来。

……

小乔虽然已极力镇定自己,但望着他的眸光里,还是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丝紧张之色。捏的紧紧的两手手心也微微地出了一层湿汗。

兖州和乔家的生死存亡,或许也就在这一念了。

……

魏劭也望着小乔,神情看起来和之前并无二样。实际他的心里,却非常惊讶,甚至说震动,也不为过了。

上兵为谋。

就像她刚才说的那样,昨夜魏梁走后,他独自在这衙署里等天亮时,魏劭其实就已经有了这个驱鹰逐狐的计策。

他想到的那只鹰,和她说的不谋而合,便是扬州刺史杨信。

只要自己出面安排,再许以厚利,让杨信发兵去攻徐州,并不是一件难事。

只是就像他今早去见徐夫人时曾说的那样,他的心里,横亘着一道坎。

所以他犹豫在救与不救的中间,一时难以决断。

无论何时,只要想起乔家人当年的背信弃义,恨意便会在他心里蔓延开来。

少年时父兄同亡的那幅凄烈场景太过刻骨,随着时间流逝,阴影非但不能冲淡,只会愈发深刻地扎根在他心底的深处。只是有时候未曾浮现上来而已。

他也渐渐觉到了,乔家这个嫁过来的女儿,不但很美,而且确实讨他的欢心。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有时她的一些不经意间的神情和小动作,或许她自己尚无察觉,却能撩的他心猿意马,想入非非。

他也愿意对她好些,在某个程度和范围之内,譬如限于房里。出了房门,她给自己带来的感官上的那些愉悦,并不能冲淡他对于乔家人的厌恶。

正是因为他在犹豫,或者说,他其实需要一个能说服自己去按照婚姻盟约对乔家施以援手的理由,所以今早才第一时间去见了祖母。

祖母虽未明说,但魏劭又岂能听不出来。

出了魏府大门时,他便已经下了决断。

前头的议事堂里,魏梁等人二三十员都已召齐,等着他发命了。

方才他也预备妥当,正要起身去前堂,她却突然不期而至,来到了这里。

她若得知了兖州危急的消息,会来求他出手相助,这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没有想到的是,她带着平常少见的鲜艳妆容,一身新衣,天仙一样地来到衙署出现在他面前,原来是想用这样的一种方式来说服自己。

不得不说,她很聪明,聪明的出乎了他的想象。一番话层层递进,说服力极好。

即便他起先没有决定出手,听完她的这一番话,也实在是没有理由再反对了。

……

魏劭此刻的心情有些难言。不知是什么感觉。惊?喜?或许还有一点连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失望……

……

小乔问完那句“可行否”,便等他回答。等了良久,他却始终没有任何答复。

他就坐在自己对面,却一语不发。看他神色,神色如水。

实在叫她猜不透他心里此刻到底在想着什么。

她不禁更加忐忑。

在来的路上她就想好了要说的话。自己觉得还是有一定说服力的。

只要魏劭稍微能有那么一点耐心去听自己说话,她觉得说服他的把握还是比较大的。

但是现在看来,她那番话似乎并没起什么大的作用。

或许,他还在犹豫?

他可以犹豫,她却不能再犹豫了。也没有这样的资本。她是一定会尽百分百的努力去说服他的。

她原本是跪坐在他的对面的。但忽然直起了腰身,青葱十指轻轻按在案面之上。

“夫君娶我,也是为了兖州。兖州如今就如同你盘里的肉。若能保,我实在想不出来,你为什么要把它让出去,以后再从旁人之口夺回?”

魏劭和她四目相对,依旧没什么表情。

“兖州此次若侥幸能赖夫君而保全,蛮蛮很是感激。”

小乔语调柔软,忽然朝他俯身了过去,唇瓣轻轻碰触了一下他一直紧紧闭着的嘴唇上。

两张脸瞬间就靠的很近了,小乔精致漂亮的鼻头带着些玉质的温润凉意,轻触着他的面颊,两人呼吸几乎混合在了一起,状若交颈呢喃。

魏劭的喉结微微动了一下。

“夫君应正事忙,我不敢再扰。先行告退。”

小乔离开了他,坐了回去,朝他微微躬身,随即起身下榻转身朝外去。

“你那么些点陪嫁的私房钱,还是自己留着做两件衣衫吧!”

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听到魏劭在自己身后说道,语调淡然,但又仿佛带了那么一丝调侃的意味。

她停了脚步,转过头。

魏劭从榻上起了身,拂平衣袖,便快步经过小乔身边,迈出门槛往前堂而去。

……

前堂,渔阳的二三十文官武将早已经等的焦急,终于看到魏劭从堂后转身,立刻静止,分列两班听候差遣。

魏劭发号施令,拜李典为大将军,统领十五万兵马分五路发往石邑。第一路由李崇居左,第二路由张俭居右,其余三路也各拜了上将,无一不是能征惯战的魏家忠将。由这五员上将各统领部下克日整兵启程。

魏劭又命主簿卫权为太尉,监粮草上路,自己另领一支精英亲兵另行上路。

众将官领命各取兵符,纷纷离去。剩下魏梁在一旁,眼见人都散了,自己竟没有被点到名,以为魏劭因为去年底自己在路上不慎丢了女君而不信任自己了,很是焦急,上去追问道:“莫非君侯不信梁?”

魏劭笑道:“将军有大用,我才留你到最后。”

魏梁不解。魏劭附耳过去,低声说了一番话。魏梁十分惊讶。

“我已决定,石邑要战,兖州也要保。陈翔将女儿嫁给薛泰之子,人与许诺送去的万斛粮、一千金已经上路,公孙先生信中有言,陈翔为保万无一失,舍大道走小路,派一千兵马护送。我给你两千人马,你去替我把人粮全部劫来。我即日便差一使者携我密信去往扬州,允他若出兵攻伐徐州,兖州兵解,事毕则将粮帛送去给他,外加北马一千匹。杨信本就觊觎徐州,又有我加持,这样的机会,他岂会放过?”

魏梁哈哈大笑:“君侯妙计!徐州若失,薛泰能安身何处?必定回兵救城!那陈翔丢了女儿粮帛,薛泰偷鸡不成蚀把米,看他二人还如何做成一对好亲家!”

魏劭微微一笑:“此事关乎兖州得失,不容有失,将军须得谨慎行事。”

魏梁收笑正色道:“君侯但请放心。有了前次教训,魏梁必定谨慎百倍,绝不负所托!”

……

城中从早上开始,民众便感觉到气氛开始凝重起来。不断有大队军士从北、南、东三个方向的城门穿城而过聚到西门外的旷野之上,兵势密密麻麻,旌旗遮天蔽日,一眼望不到尽头。随后消息传开,说是君侯要发大军去往石邑与陈翔决一大战。民众对魏劭军队一向爱戴,闻言竞相赶去西门送米送粮,不一而足。太尉卫权向民众致谢,一律婉拒。

渔阳城中备战气氛浓厚,魏府的高墙之内,气氛也与往常有所不同。

徐夫人和朱夫人得知魏劭又要举兵出征了,前锋已上路了,虽然早已经习惯这样的别离,但还是各自心头不舍。知道魏劭出发前必定会回来辞别,徐夫人午后起,便带着朱氏和小乔在前堂等着。

徐夫人面色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只是安静坐等。朱氏却在一旁面露担忧之色,眼睛也仿佛有点红,还时不时地偷偷别过脸,擦拭一下眼角。

徐夫人看到了,有些不喜,却也没说什么。

小乔跟着她两个人一直等到天黑,才得了个消息。魏劭军情忙碌,这会儿恐怕回不来,怕祖母和母亲空等,让她们先各自回去歇息,迟些他回来,再去一一拜别。

徐夫人这才命人各自散了回房。

……

早上魏劭虽然没有明说,但起身前的那句话,应该表示他已经决定援手兖州。衙署回来后,小乔的心情终于也稍稍放松了些。徐夫人叫各人各自回房后,她就一直等在房里。

她等到了很晚,过了凌晨,将近丑时,实在熬不住了,和衣卧在床边眯了一下的眼。意识朦胧的时候,耳朵里飘进来门外春娘和什么人说话的一阵声音,接着是她耳熟的脚步声……

仿佛条件反射一样,小乔眼睛还没来得及完全睁开,人就立刻从枕上弹坐了起来。

魏劭回来了。

※※※※※※※※※※※※※※※※※※※※

谢谢小主们~

cindy娅扔了1个火箭炮 cindy娅扔了8个地雷

秋日连翘扔了1个地雷烟花落扔了2个火箭炮

kd扔了1个地雷 Glimmer扔了1个地雷

YALLEO扔了1个地雷 17402418扔了1个手榴弹

梦青山扔了4个地雷斯卿扔了1个地雷

Cheryl扔了1个地雷 Bang扔了1个地雷 Bang扔了1个地雷 CC江江扔了1个地雷

秋日连翘扔了1个地雷沈九扔了1个地雷

YALLEO扔了1个地雷小小锡扔了1个地雷

明山扔了1个火箭炮川扔了1个地雷

啊啊啊扔了1个手榴弹 orange扔了1个地雷

cindy娅扔了1个地雷影儿8810扔了1个地雷

Bang扔了1个地雷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2折腰(烽火红绡)作者:蓬莱客 3簪中录作者:侧侧轻寒 4和空姐同居的日子作者:三十 5初次爱你,为时不晚作者:准拟佳期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