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折腰(烽火红绡)目录

已经替换

所属书籍: 折腰(烽火红绡)

魏俨并不与魏家人同住, 很早以前就独自搬了出来, 城中有一处居所。

这两年魏劭不大在幽州, 幽州驻防委给了魏俨。他屯兵于代郡, 这住所大部分时间也空置着。如今人回来, 自然仆婢齐备。邀魏劭到了自己住所,进大门,过垂花门,到跨院的一处花厅, 吩咐燃起通明烛火,下人很快治了一桌上好肴馔, 又捧上酒水,魏俨亲自为魏劭满上道:“夺了石邑,并州如开门户, 西进吞晋阳也指日可待。可喜可贺!我敬仲麟一杯!”

“幽州为魏家之本, 多年固若金汤, 长兄之功,更在劭之上,我同敬长兄!”

两人落座,各自喝了一樽,魏俨见魏劭旋着手中酒樽闻酒,笑道:“如何?知道我为何将你请来家中了吧?自古有赵酒烈,燕酒绵, 秦酒涩之说。我前些时候得了个酒奴, 祖上曾是赵宫酒匠, 酿酒醇烈罕见。有这样的好东西,我怎能独享,自然要请二弟同饮。”再满上,又笑道:“有美酒,又怎可少美人?”说罢抚掌,珠帘后丝竹吹弹,悠扬参差,一列彩衣秀女鱼贯而出,随丝竹蹁跹起舞,全是魏俨家养的艺妓,身姿曼妙,飘摇若仙。

魏俨示意其中一个容貌最美的女子来为魏劭陪饮,魏劭拂了拂手,让不必靠近了。魏俨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取笑道:“仲麟还是和从前一样啊,清心寡欲,戒色犹如戒恶!从前便如此了,如今家中有了娇妻,这等庸脂俗粉,更是不能入仲麟的眼了。”

魏劭笑了笑,也不辩说,只自己提起酒壶,往面前酒樽里倒酒。

“也罢,来我处,你便是客。客既不喜,便撤了,省得在跟前吵我们兄弟说话!”

魏俨挥了挥手,在旁侍桌的管事立刻示意乐师停下,舞女们像来时那样很快退了出去。两人喝了几杯,魏俨问起石邑城防之事,提醒防备陈翔反扑。

魏劭道:“如今有公孙先生暂时替我守着,问题应该不大。唯一头痛,便是陈滂不降我。陈滂在石邑牧民多年,颇得人心,他若不降,恐怕石邑民众也心向并州。”

魏俨道:“陈滂能降最好,若实在不降,杀以儆民才是对策,这样留着,时日久了反成祸患。敬酒不吃,就上罚酒!恩威共济才是用兵之道。”

魏劭道:“我亦如此做想。只是公孙先生劝我再耐心些。暂且先放着吧。过些时日,我不定再去看看。”

魏俨道:“你知你少年时为何有小霸王的名号吗?性烈,极有主张,又我行我素。若早几年,十个陈滂恐怕也掉脑袋了。我要是猜的没错,也是你自己还不想杀陈滂,这才留他性命。若你有了杀心,公孙羊再劝恐怕也是无用。我见你的脾性,如今比从前倒是缓了不少。”

魏劭微笑:“莫提从前事了。我们兄弟许久没见,喝酒才是正经。”说着为魏俨倒了一杯。

魏俨微笑端起酒樽,凑到鼻端闻了一下酒香,眼前忽然浮现出白天在裱红铺中初遇那小妇人时的情景。

虽然不过是惊鸿一瞥,当时却确实是被惊艳到了。容颜之美,生平再无另见。体态虽不及shu妇绰约,但以他的过往阅人,一眼就知另有好处,糅合了少女清纯与小妇人情态的美姿,当时便实实在在地击中他目底。见这个不知道哪家的小妇人似乎厌恶自己这么看她,转身以背相对,却不知鸦青垂髻与衣领依然藏不住一段玉颈,半隐半露于人眼前,腻若羊脂白玉,惹出遐想更多。当时怦然意动,别说一副朱丝金拦的裱样,就是要他为她摘星博得佳人一笑,他也要想方设法办到。

他早年曾听从徐夫人的安排,娶过一位妻子,没两年妻子病去,此后他便未再续弦,直到如今。但他与魏劭不同,从不禁欲,身旁不乏女人。女人虽不缺,却从未入心,至于过了一夜隔天便记不住样貌的也不是没有。

但像今天这样,遇到这个看起来应该是才成婚不久的小妇人,以致于令他竟如此心猿意马,这种感觉实在前所未有。

以他身份地位,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便是洛阳公卿大夫之家的有夫之妇,若真看中了,也不是不能弄到手的。却没想到,尾随她的马车,最后见她入的,是魏家的那扇门。

“表兄,我接祖母回来,路上祖母数次说起你。说你如今只身一人,身边也没个能照料起居的人。又不肯搬回家中住。祖母有些放不下。你不愿回来,应该是出于我母亲的缘故吧?”

朱夫人不喜魏俨,从前还同住时,虽不至于刁难,但似乎处处戒备。魏俨觉察了出来,十七八岁便自己搬出独住,直到现在。

魏俨微微出神时,听到魏劭忽然这样说道。回过神,笑道:“关舅母什么事?是我自己放浪惯了,不想在外祖母眼皮子底下受拘束而已。”他忽然想了起来,又道:“这回外祖母要是又要给我提什么亲事,你知道了告诉我,我也好早些回代郡。”

魏劭笑道:“外祖母也是关切。”

魏俨哂笑:“若安排如弟这样的一桩婚事给我。我便也认了。”

魏劭本在倒酒,闻言,持壶的手停在了半空,抬眼望了下魏俨。

魏俨自知失言,掩饰笑道:“弟妹貌美,世所少见,仲麟你福气不小。既得美,又得兖州。祖母的这桩婚事安排,再好不过了。”

魏劭一笑,倒满一杯,端了起来,朝魏俨虚敬,慢慢饮了下去。

……

魏劭回来,已经亥时末了。进来时,脚步略浮,跨那扇被他劈坏了刚修好没几天的门框门槛时,仿佛涌上一阵酒意,停了一停,抬手在门上扶了一下。

小乔这两年早已养成了早睡的习惯。实在是除了早睡,也没别的事可干。平常这时候,除非有心思睡不着,否则早已睡着。刚才等不住,自己先上了床,靠在那里,屋里沉静,渐渐睡意朦胧时,被魏劭回来弄出的动静给惊醒,急忙披衣下床相迎。这会儿见他停在了门口,一身的酒气扑鼻,知道醉了,便叫仆妇扶他进来。

门外两三个仆妇急忙过来,左右想搀住魏劭。

魏劭抬起眼睛,盯了站在跟前、却未过于靠近的小乔一眼。见她也正望着自己,一脸关切的表情。大约是今晚喝的酒确实比平常的烈,胸口一闷,忍不住又泛出一阵酒意,一把甩开靠近想扶自己胳膊的仆妇,自己抬脚跨进了门槛,往里走了进来。

小乔刚和魏劭同居没两天,就观察到他似乎颇注重整洁,平常虽服玄色为多,但有股一丝不苟的劲劲儿。西屋里的仆妇伺候他久了,更知道男君有每日沐浴换衣的习惯。那个王媪不在西屋了,另上来的一个林姓仆妇方才见他回,就命人抬水进来,很快准备妥当。

林媪也知男君入浴不喜有人在旁,备好沐汤,便领人出去等在外面,稍后再回来收拾。

“浴汤备好,夫君可是要去沐浴?”

小乔问了他一声。

魏劭充耳未闻,背对着她解剑,“啪”的一声压在剑案之上,转身往浴房而去。

小乔也知他沐浴不用人伺候,更不用自己的伺候。见他一路解着衣襟往里去,身影消失在了浴房门口,自己也不好再爬回去睡觉,便坐等。

她等了些时候。起先还能听到里头传出哗哗水声。然后就静悄了下去,再也没有响动。

小乔迟疑了下,觉得有些不对,最后终于还是站了起来,屏住呼吸轻手轻脚地靠近浴房,从角落里将帐幔撩开一道细缝,往里迅速瞥了一眼。

魏劭靠坐在浴桶里,双臂左右撑开放在桶壁上,头微微地往后仰着,闭着眼睛。

原来是睡了过去。

小乔对这个人,当然不可能有什么好感。

但现在,也并不是很希望他就这么熟睡了滑下去。略一迟疑,便叫了他一声“夫君”。

他似乎睡的很熟。并没有反应。

小乔又提高音量。

他还是没反应。

小乔走了进来,拿起边上一根洗澡用的木笊,伸过去,戳了下他胳膊,再叫了声“夫君”。

魏劭这回终于有了反应,眼皮微微动了动,随即慢慢睁开眼睛。

他的脸上,酒意依旧很浓。沾了些水珠,眉的墨色更深。因为头微微后仰,显得男性喉结愈发凸峥,露在水面的宽肩、臂膀以及胸膛,暗肌隐贲,在烛火里泛着暖铜色的一片水光。

他一睁开眼睛,小乔就挪开视线,改而盯着他旁边搭在浴桶边缘的一块浴巾上,说了声“你方才睡了过去”。

魏劭闭了闭眼睛,抬手揉了揉额。仿佛有些头疼的样子。随即动了动肩膀,慢慢地坐直了身体,眼睛看着她。

小乔转身,往外走去。

身后传来一下“哗啦”的大水之声,似乎是他起了身。

小乔脚步更快了。

“我衣裳,递一下。”

身后传来他的声音,带了丝喑哑。

小乔只好停下来,从放置干净衣裳的架上拿了他的一件衣裳,回来递了过去。

他已经出来,下体用那块大巾随意围了下,接过衣裳套上,随意结了带,大巾便脱落在地,他赤着脚,迈步朝外走去。

也不知道他晚上到底喝了多少,反正是醉的不轻,浴房里光线昏暗,又有水气,他转身时,竟没留意近旁的一个盆架,小乔眼睁睁就看着他笔直地撞了上去。

因为个高,“砰”的响亮一声,他的额撞到了那根横木。

架子木质坚硬。这一撞应该还挺实在的。

他身影一顿。

“嘶——”

小乔听他低低地嘶了一声,抬手捂住了额头。

虽然看不到表情,但也能想象的到。

她实在忍不住了,嗤的一声。

声音虽然很低很低,其实也就在她自己喉咙底冒了个头,立刻就被她压了回去。但魏劭这会儿的耳朵仿佛又很灵敏了。倏地回过头。

他皱着两道眉毛,盯了她一眼。

小乔表情立刻变得一本正经了。

他捂住额头的手慢慢放了下来。

“谁把这架子搁这儿的?”他的声音听起来很不痛快。

“原本就是在这里的。”小乔轻声道。

“要是挡路,我让她们收了去。”

她又补了一句。

魏劭再次盯她一眼。

“不必了。”

他冷冷说了一句,绕过架子,这回终于顺利出了浴房。

小乔咬住唇,跟了出去,开门让林媪她们进来收拾。仆妇们麻利地收拾停当,离开了屋子。

小乔关上门,回头见他已经躺在了床上,闭着眼睛。

她便过去,吹熄了床头的灯,摸着黑自己小心地爬上了床,丁点也没碰到他。

她刚躺下去,没一会儿,就听魏劭说道:“我口渴。”

这意思,自然就是要她给他端水了。

小乔于是爬了起来,也看准了没碰到他,爬下床,点了灯,去桌上倒了茶水,给他端到了床前。

魏劭坐起来接过喝了。小乔将空盏放回桌上,再次熄灯,如法小心地回到了床上。

她刚躺下去,还没调整好睡姿,耳畔听到魏劭竟然又说话了:“还口渴。”

小乔顿时疑惑了。疑心是自己刚才终于还是不慎得罪了他,他这会儿借着酒疯故意在差遣自己。

这要是在原来的后世,她当场就要一脚将他踹下床去,让他自己去喝个够。

但在这里,妻子服侍丈夫却是天经地义。

小乔爬了下去,点亮油灯,再给他倒了一盏水,送到床前。

魏劭睁开眼睛,慢吞吞地坐了起来,接过水,喝了。

“夫君可还要?再续一盏?”

小乔问他。

魏劭将杯递回来,看她一眼,眉头微微挑了挑,也没回答,径直躺了回去。

小乔在床边又站了片刻,见他这回似乎终于睡了过去,这才放回茶盏,再次吹了灯,慢慢地爬上了床。

她在吹灯前看好了他腿脚位置,上去时,小心地避过,没想到刚爬上去,他的一条腿忽然勾了一下,她没有防备,人就失了平衡,一下扑了过去,将他两腿压在了身下。

小乔感觉到自己胸腹下硬邦邦的,似乎顶着他膝盖了,吓了一跳,忙用两手支撑在床想爬起来。不想黑灯瞎火里也看不清,一只手又按在了他的一侧大腿上。还没来得及缩回手,就感觉他“呼”地坐了起来,面前黑影一晃,他的上身朝自己靠压了下来。

“方才很好笑,是吗?”

他的鼻息很热,伴随着一阵扑鼻的酒味儿,声音却凉飕飕的,在小乔耳畔响了起来。

※※※※※※※※※※※※※※※※※※※※

谢谢小主们~

本本珠扔了1个地雷

秋日连翘扔了1个地雷秋日连翘扔了1个地雷 秋日连翘扔了1个地雷

川扔了1个手榴弹 川扔了1个地雷川扔了1个地雷 川扔了1个手榴弹

宁宁扔了1个地雷

葡萄扔了1个地雷

梅林扔了1个地雷

梦青山扔了1个地雷

美美美美美扔了1个地雷

哒哒扔了1个地雷

fubo扔了1个地雷

Almar扔了1个地雷

揽天阙扔了1个地雷

揽天阙扔了1个地雷

揽天阙扔了1个地雷

Lollipop扔了1个地雷

一将当关扔了1个地雷

orange扔了1个地雷

本本珠扔了1个地雷

cindy娅扔了1个地雷

流火之前扔了1个地雷

cindy娅扔了1个地雷

美美美美美扔了1个地雷 美美美美美扔了1个地雷

梦青山扔了1个地雷 梦青山扔了1个地雷

揽天阙扔了1个地雷

星燃扔了1个地雷

流火之前扔了1个手榴弹

痛饮月光者扔了1个地雷

沈九扔了1个地雷

17204327扔了1个地雷

爱看书的女子扔了1个地雷

秋日连翘扔了1个地雷

流火之前扔了1个地雷

梦青山扔了1个地雷

斯卿扔了1个地雷

after96扔了1个地雷

营养液:

读者“泡泡飞了沫沫碎了”, 读者“”,读者“dxn”,读者“得偿所愿”,读者“qinyaner_0405”,读者“莹袖桥熙”,读者“qinyaner_0405”,读者“little”,读者“乔上玥下”,读者“乔上玥下”,读者“”,读者“h”,读者“在路上的汤圆”,读者“orange”,读者“盈盈一水间”,读者“三毛”,读者“清风明月”,读者“盈盈一水间”,读者“莹袖桥熙”,读者“victoria”,读者“画纱”,读者“jae”,读者“一只软萌的裤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小清欢作者:云拿月 2折腰(烽火红绡)作者:蓬莱客 3春日宴作者:白鹭成双 4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作者:匪我思存 5云中歌2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