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折腰(烽火红绡)目录

第 90 章

所属书籍: 折腰(烽火红绡)

……………………………………………………………………………………………………………

春娘领主家妇人抬送来了热水。

女君喜洁。在外虽不会如同在家那样讲究排场, 但如此天寒地冻在外行路,每晚歇眠之前,春娘总会送热水来给她洗身烫脚,如此方有好眠。

今晚在此意外逢了男君, 春娘自然预备更多。好在主家本就是栈舍,烧水方便。预备好了便安静在外等候。终于听到房内起传水之声,忙预备送水进去。

主家心知这对夫妇地位尊崇,又给了足够的钱。自尽全力侍奉。在春娘指挥下, 妇人唤儿媳同来, 很快将大桶热水抬送入屋。入内,见一年轻主妇模样的小妇人立于地上, 隐约可窥内里衣衫不整, 双肩只胡乱披了件水粉起花色的绵缎小披肩遮挡,足下趿一双紫色厚底绣鞋, 鬓发松散,双颊酡红若醉,眸光盈盈, 貌美无比。

莫说男子,便是自己一个妇人见了,也是惊艳, 一时竟挪不开眼去。又瞥见半垂床帐遮挡着, 那个男主人似背朝里地卧于床上, 地上横七竖八掉了两只黑靴, 床尾衣衫凌乱, 再不敢细看了,忙低头退了出去。

春娘却早见惯,目不斜视地将小乔一应贴身之物搁置好,方带门退了出去。

小乔将门闩了,冲床上的魏劭道:“起来!水送来了!”

魏劭从出征上党开始,对她的想念一层层地叠压,几经周折,今晚方得以相见,能将她实实在在地把在手掌之中。说渴之若狂也不为过了。方才情正到浓处,却被她强行给阻拦了,大为扫兴。闻声翻了个身,仰面四平八叉地躺着,双手交叉枕于脑后,望着她懒洋洋地道:“你来帮我。”

小乔道:“你就臭着吧。休想碰我。”自管一个扭身走了,拉上那道帘子。自己舀热水出来清洁身体。冷不防那道帘子却被魏劭一把拉开,见他不知何时已过来了,就大喇喇地站在自己面前,翘着下巴,冷冷道:“我因寻你负伤,还是被你阿姐丈夫所刺。你还不服侍?”

小乔早就看了,他胳膊上不过是道数寸长的皮肉伤而已。照他从前战场负伤的程度来看,根本就如毛毛细雨。偏竟如此的厚颜无耻拿来要挟。本想唾他一脸的,又想他确实为了接到自己风尘周转,心里终究还是有着几分感动,终不过掐了他一指甲,便也替他擦起了身。

得到美人儿这般服侍,魏劭浑身舒坦,之前一路所有郁懑一扫而光。搂着她并不老实,气的小乔跳脚,娇声嗔个不停,嘻嘻哈哈,打闹之间,总算两人都擦完了身,魏劭迫不及待抱着她便回到了床上。

魏劭想今晚乍见面时候,她转过头,睁大了一双圆圆的乌溜溜眼睛错愕望着自己的模样,可怜可爱至极。心里只想她此刻也睁开双眸,看着自己是如何爱怜她的才好,偏她双排睫毛微微抖动,扭着张粉红的俏丽小脸,始终就是不肯睁眼,虽媚态动人,心里终究觉得不够满足,哑声道:“蛮蛮想我怎样做,才肯睁眼看我?”

小乔一双玉臂攀抱他厚实的后背,只摇头不停,死活就是不肯睁眼看他。

魏劭冷声道:“你再不睁眼,我恼了。”

小乔哼哼道:“你恼了又能怎样?”

魏劭停了一停,在她耳畔一字一字地道:“可是你自己说的!我也不要你睁眼了!”

…………………………………………………………………………………………………………

后来,小乔终于深刻无比地领悟了一个惨痛无比的道理。

魏劭是只禽兽。

而且,只是小心眼的,睚眦必报的禽兽!

……………………………………………………………………………………………………

小乔累极了,一闭上眼睛就睡了过去。

她自己根本不知道,居然睡的打起了呼噜。就跟北屋里养着的那只猫咪一样。

屋外漆黑一片,风雪交加。两岸舟泊,大河封冻。

乌巢古渡口这间栈舍的陋室之中,却是暖意融融,春光无限。

…………………………………………………………………………………………………………

魏劭第二天早上,习惯性地早早醒了。就是在她轻轻的呼噜声中醒来的。

冬天的清早,这个时辰,窗外天色依旧漆黑。

这座用黄泥筑的低矮的房屋里,光线也很暗。

魏劭却如同躺在华屋锦衾之中,半点儿也不想起身。

被里暖洋洋的。心悦的女人蜷在他的胸膛侧,沉沉地睡着,还轻轻地打着如同猫咪的一下下的轻微呼噜声。

可爱至极。

魏劭忍不住又凑了些过去,伸臂抱住她,将自己的下巴抵在她的额头上,再次闭上了眼睛。

…………………………………………………………………………………………………………

小乔睡足了醒来,已是次日中午。魏劭不在床上了。耳畔隐隐传来前头大堂里的脚步走动声和人语之声。

她被春娘服侍了起身。魏劭便从外回来了。

主家也送来了特意用小灶做的清洁饭食。

一盘蕨、一盘芸、一盘豆。还有一尾鲤鱼。粱饭盛在一个形同盨钵的陶盆里。连同一张食案,整整齐齐地抬了进来。

如此饭食,于主家这样的寻常百姓来说,已是最好的供应了。

昨晚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小乔今日地位终于有所提升,够资格和魏劭相对同坐而食了。

小乔一边吃饭,一边时不时瞄一眼对面的男人。

魏劭这个家伙,随着相处时间久了,小乔渐渐又发觉了他的一个特点:下了床穿好衣裳,他就变得正儿八经很讲规矩。

此刻也是如此。

不知道早上自己还睡着的时候,他干什么去了。反正一个早上不见,他此刻回来便正襟危坐,一板一眼地吃着饭。

小乔心里忍不住嗤笑,不断瞄他。

魏劭看她一眼,往她碗里夹一筷鱼肉。

小乔冲他一笑:“多谢夫君。”

魏劭嗯了一声,一本正经地道:“多吃些。你太瘦了。再长些肉才好。”

小乔盯着他。

“怎还不吃?”魏劭微微扬眉看她。

小乔急忙低头,一口一口地把碗里的饭都给吃光了。

两人吃完饭,漱口后食案收走,主家又献上一盘色金黄的柑橘。

魏劭和她并肩坐在对窗铺设的一张厚实地茵上。窗户望出去,尽头便是白茫茫的冰封河面。

小乔吃饱了饭,懒洋洋地靠在魏劭的肩上,拿了一个柑橘,在手上把玩。

魏劭搂住她的腰肢,说,一早他已经派人到下个距离此处百里之外的六合渡去察看了,还在等着回报。

小乔随口嗯了声。慢慢剥开了柑橘。一阵清冽的橘皮香气便慢慢地氤氲在了两人的中间。

“你在想什么?我见你出神了许久。”

魏劭抚摸她柔顺的长发,柔声问道。

因为今天铁定是走不了。小乔一把长发也没梳起,只在脑后束了垂辫。

小乔迟疑了下,抬眸望他道:“既然过河不便,索性再等几天?实话说,我是有些担心灵璧我的姐夫他们。这里近些,有消息传递的也快……”

“便是那个绿眸流民首?”魏劭的语气立刻变得冷淡了。

“若连薛泰都应付不了,他凭何而自立?你担心也是多余。”

小乔微微一怔。沉默了。

魏劭仿佛感到了她的情绪变化,立刻将她搂的紧了些,语调又变的柔和了:“我那日走之前,也是问过他可否需要援助的。他自己拒绝了。可见应当无事。你不必担心。”

小乔轻轻嗯了一声:“我知晓。”

魏劭注视她片刻,见她双眸低垂,落在手心里的那个柑橘上,眉间隐隐恍若还是带着忧色。心里再三迟疑,终究还是硬不下心肠,最后又道:“不若这样吧,我与杨信略有交情。我这便给他传个信。若是流民首不敌,我便让他前去应援,这样你该放心了吧?”

小乔也无暇计较他口口声声“流民首““流民首”地称呼比彘。突然听他居然这么发话,蓦地抬头,睁大眼睛惊喜地望着他,用力地点头,随即便跪坐了起来,搂住了他的脖颈:“夫君真好。”

魏劭心里一喜,却作势,头往后仰去,避开了她的搂抱,板着脸哼哼了两声:“你还没与我说,你这趟南下,费如此大的周折,到底是想做什么?真探你伯母的病?”

小乔心口微微一跳,面上却笑盈盈的:“自然是探我伯母的病了。顺道再去探望我怀了身孕的阿姐。”

说完,见他微微挑眉,似乎还有些不信,剥了一瓣橘子喂进了他的嘴里。自己再凑过去,吻住了他的唇。

他的鼻息里,满满地氤氲着柑橘的芳香和她主动送上来的唇舌的柔软和甜美。

魏劭深深地感到陶醉了。

………………………………………………………………………………………………………………

……………………………………………………………………

稍晚,派去探路的随行回报,六合渡口亦冰封停舟。

魏劭访的一熟知大河河道的当地之人,知晓有一河道狭隘隘之处,照如此的严寒,再冻个数日,便可行走于上。到时愿领路过河。

当晚,魏劭带小乔离了乌巢古渡,行数十里地入住了驿舍,等待冰层厚至渡河。

这一地带,靠洛阳国都,地方刺史难以坐大,依旧算是归于朝廷辖制。驿丞风闻幽州魏劭携内眷来此暂作停留,尽力迎奉。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花月正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2蜀锦人家作者:桩桩 3总裁的替身前妻作者:安知晓 4和你的世界谈谈作者:桃桃一轮 5夏梦狂诗曲I作者:君子以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