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折腰(烽火红绡)目录

第 123 章

所属书籍: 折腰(烽火红绡)

小乔回来, 便坐了下去,一直在出神,一动不动。

方才她在侧门旁的角院里见了宗忌,问了些灵璧的战况。春娘也在侧, 终于明白了点发生的事。

宗忌说,他出来的时候,杨信正攻崤地,薛庵也闻讯再次而至。但请女君勿过于忧心。崤地易守难攻, 比彘用兵屡有奇计, 且杨信薛庵也相互有所防备,灵壁暂时应当无虞。

宗忌还说, 他昨日到此, 目的是为比彘传书君侯。但君侯并无回信。

他虽不知比彘书信内容,但知必是和灵璧战况有关。依旧期盼君侯能有回信, 故自作主张,请女君帮忙,再催问一声。

听来的消息让春娘十分担忧。

宗忌虽说灵璧暂时无虞, 但是就连春娘也听了出来,灵璧如今的安全,其实已经岌岌可危。

女君方才读信之时, 反应如此之大, 想必也是因了担忧灵璧的战局。

春娘猜测, 比彘写给君侯的书信, 内容应是求助。

大乔给女君的信, 内容应当也是如此。

此刻回来,见她坐那里神色僵硬,春娘更是担心,上前开解劝道:“女君勿忧。前次薛泰攻兖州,男君便出手相帮,化解了为难。如今灵壁有危,女君好好和男君说,男君应当也会帮忙化解……“

“春娘,把贾偲给我叫来!”小乔忽然道。

春娘话被打断,看了小乔一眼。

她的脸色比起方才,似乎已经镇定了不少。

略略迟疑了下,应了一声,忙出去传话。

春娘出去后,小乔闭目,长长地呼吸了一口气。

……

贾偲忽听女君传唤,不敢怠慢,急忙赶了过来。在女君居所的内门外阶之下等着。

他等了许久,心里开始感到忐忑之时,忽听到轻微的窸窸窣窣脚步之声。

抬眼,看到一道熟悉的亭亭身影从甬道的另头现身而来,心微微一跳,不敢再细看了,忙低头。

小乔停于门阶之上。等贾偲向她见过了礼,目光落到他的脸上,一语不发。

贾偲被她看的心砰砰的跳,又心虚,加上天热,额头汗都冒了出来。

半晌,终于听到女君的声音在他头顶传了过来:“贾将军,前次我托你发往灵壁的信,迟迟没有回音。许是路上丢失也未必。因事关重大,我想了下,还是另写了一封。烦请贾将军再帮我递送出去。”

贾偲先是松了一口气。

心里接着又泛出了一丝愧疚。

迟疑着,看到女君已朝自己递过来信筒了,忙上前双手接过。

“多谢贾将军了。”

小乔朝他微微一笑,转身而去。

贾偲目送女君背影渐渐远去,手里紧紧捏着那个仿佛有点烫手的信筒,想起她方才的那一笑,心情忽然变得无比低落,在阶下立了良久,方转身慢慢地离去。

……

傍晚,魏劭归,下马入内,贾偲迎了上去。

贾偲之父,从前是魏经帐下的将军,后战死。贾偲十六岁入虎贲。魏劭两年前起,委他虎贲校尉官职,可见信任。见他迎来,一边入内,随口问:“今日可有事?”

“禀君侯,今日无事……”

魏劭点了点头,阔步往前。

贾偲注视君侯背影,心内天人交战。忽想起十年前初入虎贲所发的忠誓,手心涔涔,终是追了几步,上去道:“只有一件。女君嘱我,再往灵壁发信。”

双手终于呈上信筒。

魏劭停步,视线落到信筒上停了片刻,接过来,入射阳居,径直去了书房。

上次那封被他截下的信,他自然看过了。

他的妻在信里,主要是问绿眼流民首和杨信薛庵的交战情况,再问他夫妇日常和那个小娃娃的近况,这些都被魏劭自动忽略掉了,吸引了他注意力的,是她在信里写的一段关于她自己的日常,提到了他。

她说,“……信都是我与夫君初见、大婚之地,今故地重游,感慨之余,亦颇多欢欣。我与夫君曾夜登檀台之顶,星汉灿烂,映照穹顶,彼时情景,历久难忘……”

就是这寥寥的几句,魏劭背着人,反复地看了好几遍。

他命贾偲拦截妻子信件,本意自是不欲让她知晓自己正背着她对她那个流民首姐夫做的事。

干脆掐了她和那边的通信往来,她就不可能知道详情了,如此可免后患。

却没想到,意外看到了这么一段信上内容。

当时他有一种偷窥到了妻子内心隐秘般的兴奋刺激之感。

这些她都从来不会和他讲的。

他原本打算烧了她的信的。留着日后万一被她看到了麻烦。

但因为信上写的这段话,他就舍不得烧了,藏在了书房里。

今天又拦下了一封她的信。

魏劭此刻的心情,又是好奇,又隐隐带了点期待。

不知道她这回发出去的信里,会说什么?

……

魏劭取小刀撬开信筒,里面抖出一方雪白的帛缣,整整齐齐地被卷了起来,以一根绿色丝带缚腰。

魏劭解着丝带。一时解不开打的结,性急一把扯断了,迫不及待地展开。

他的视线落到帛缣之上,目光顿时定住了。

帛缣正中,只一列四个大字:耻乎,魏劭?

字蘸浓墨,墨迹深深地透入织物的经纬,一丝丝地晕染开来。

可见当时书这四字的人,落笔力道如何的大。

魏劭视线死死地落在这四字上头,人仿佛定住了,忽然间回过神,似被针狠狠刺了一下,猛地跳了起来。动作太过仓促,膝撞到了身前的案几,案几被他撞的跳了一跳,案面上堆着的一叠简牍“哗啦”一声,尽数滑落掉在了地上。

魏劭的膝盖也被坚硬的案木撞的生疼,顾不得摸,单脚跳着下了座榻,飞快地朝前走去,才迈步到门口,书房闭合着的那两扇门“呀”的一声,被人一把给推开了。

小乔出现在门口,面带怒色,目光落到魏劭的手上。

魏劭顺她视线低头,才知自己手里还捏着那方白色帛缣,忙藏在身后。

小乔跨了进来,冷笑:“我的字写的可还入眼,夫君?”

魏劭面皮微微泛红,神色尴尬,和小乔对望了片刻,忽地咧嘴一笑,将手里那方帛缣丢开,快步走到小乔的身前,抬手要抱她,说道:“全是为夫的错!蛮蛮千万莫生气,气坏了身子不值!往后为夫再也不敢了……”

话还没说完,人已被小乔咬牙,奋力一把给推开了。

若平日,魏劭如何能被她推的开?此刻她却怒火中烧,使了全身力气,加上魏劭不备,竟被她双掌给推的往后接连倒退了四五步,这才停了下来。

魏劭停住脚,一呆,复又若无其事上去,伸臂一把便将她搂入怀里,低头亲她。小乔挣扎间,他强行亲着,脸颊忽一痛,啪的一声,竟被小乔扬手扇了一个耳光。

他也不管,索性推着小乔压在了墙上,继续低头亲她,口里含含糊糊地道:“蛮蛮莫气……为夫知道错了,不该私拦你的信……往后再也不会了……”

小乔被他两边臂膀和压过来的身躯强行给钉牢在墙上亲吻,挣脱不开,心里实在恨极,终于挣脱出来一只胳膊,狠狠又打了他一巴掌。

这次抽的重,在他脸上留了几个红痕指印,自己的手心,也火辣辣的疼了起来。

魏劭脸被她扇到了一边,慢慢地回过脸,自己摸了摸脸颊,黑黢黢的眼珠子里流露出一丝尴尬和气恼的神色,看着小乔:“也差不多了吧?都让你抽了两巴掌了。不就没把你的信送出去吗?我这就叫人替你送,如何?”

“魏劭,都这时候了,你竟还想骗我?”

小乔第一次当面直呼他的名,漂亮的双眸因为怒气,异乎寻常的亮,里若有火星迸溅。

“你当我不知道,杨信早就听你行事了!分明是你指使杨信去攻我的姐夫!前次我问你的时候,你竟还有脸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一派胡言!”

魏劭盯着她,面上的懊恼和尴尬之色渐渐消退,忽然皱了皱眉:“你怎知道这些?谁告诉你的?”声已带了凉意。

书房里沉寂了下来。

小乔的耳畔,只剩下了她自己的因为愤怒而变得急促的呼吸之声。

她的后背依旧紧紧地抵靠在墙上。她闭上眼睛,良久,慢慢地睁开,微微仰脸,对上了魏劭的两道眸光。

“这便是你拦我信件的目的吧?不想让我知道你已经在对付我的家人了。”

她的声音嘶哑。

“我知你心里始终放不下父兄之仇。你要出手对付我的家人,可以,我无权阻拦。但你不应当这样欺我!你一面口口声声地说喜爱我,让我以为你会对我家人的宽宏而心怀感激,抱着幻想,一面背过身,你却做这样的事,意图对他们不利!在你眼里,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

她双眸中的怒火已熄去,黯淡而无光。

“魏劭,你令我很失望。真的失望。”

小乔凝视着他,最后慢慢地,一字一字地道。

魏劭盯着她,呼吸渐渐变得粗重起来,忽一个转身,撇下了她便朝门口大步走去,到了门口,又停了一停,回头道:“徐淮一带,地理重要,我志在必得!囊中之物岂容旁人觊觎?若不是看在你的面上,我早就叫杨信全力将那流民首赶尽杀绝了,何至于让他坐大到今日足与杨信抗衡的地步?”

说罢咣当一声,甩门而去。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最美遇见你作者:顾西爵 2长相思3 : 思无涯作者:桐华 3初次爱你,为时不晚作者:准拟佳期 4千娇百媚作者:伊人睽睽 5千屿千寻作者:明前雨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