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折腰(烽火红绡)目录

第 62 章

所属书籍: 折腰(烽火红绡)

小乔感到微微尴尬。知再强瞒也瞒不过去了, 心念电转间,便低下头道:“全是孙媳妇不好。昨晚在房里,为了点鸡毛蒜皮事和他闹了点性子。还请祖母勿怪。”

小乔昨夜后来自己想了大半宿,确定魏劭这两天突然变得阴阳怪气, 就是和他说出口的那句“连我魏家男子,也尽要为你裙下之臣”有关。

不知道他究竟是如何这么武断地给自己脑门贴了张潘金莲的标签,在遇到魏俨的时候强行拉自己秀恩爱,一转身跑到自己跟前撒起了疯。

但有一点她能确定, 他认为魏俨和自己有不正当的关系。

当时她也确实被他流露出来的这个想法给恶心坏了, 一时控制不住,也不管后果如何就给他了一耳光子, 顺利把他给打跑了。不过, 魏劭今早还回来,和自己一起到徐夫人面前装相, 可见他不愿让这种“家丑”外扬,所以徐夫人这会儿突然问起,小乔自然不敢多说半句, 只这样含含糊糊地拿“房里”、“鸡毛蒜皮事”来推挡。料以徐夫人的辈分,就算她再好奇,或者说, 再不相信, 也不至于打破砂锅要问到底。

果然徐夫人没再追问下去。只点了点头, 道:“唇齿尚有擦碰, 何况少年夫妻?虽然你方才说是你不好, 我却知道必定是他得罪于你。他从小就是只皮猴儿,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打了跟他再好好说,他也就吃记性了。”

小乔觉得徐夫人话里似乎含了些别意,一时也没空咀嚼,只想快些度过这阵尴尬,便胡乱点头应声。

徐夫人笑道:“明日鹿骊大会,须得一早出门,这会儿也不早了,猫儿留下,你且回房吧,好好准备明日之事,养足精神。他回来若还跟你置气,你尽管来告诉祖母,祖母替你做主。”

小乔恭敬应了退出去,回到西屋。魏劭自然是不在的。小乔也不再等他吃饭了,自己去吃了,回房后,静下心来,在脑海里一遍遍地过着明早自己要做之事的每一个细节,以确保到时候不会出任何的纰漏。随后上床去睡了。

她需要养好精神。

魏劭是在半夜回来的。轻手轻脚的,仿佛怕吵醒了她。小乔其实还是被他吵醒了。但装作睡着。

魏劭从浴房里出来,熄灯爬上了床。当夜两人各睡各的。小乔睡的很安稳。次日早,被边上的动静给弄醒了。

魏劭从床上坐了起来。

窗外才刚刚泛出点灰白的颜色。照现在的时令,估计五更还不到。还早。

但今天有鹿骊大会,他确实理应也当提早出门的。

小乔眼睛勉强睁开一道缝儿,看到了魏劭坐在床上对着自己的后背和后脑勺。

他坐着没动,仿佛在出神,忽然转过些脸,瞥了眼枕上的小乔。

小乔还有点没完全睡醒,半眯着眼睛,迷迷瞪瞪地和他对视了一眼。他仿佛不屑,转回了头,撩被便下了床。

虽然闹了那样一场,生分了,但既然人已经醒了,该当做的事,小乔也会做的。打了个哈欠跟着他起了床。如常那样开门,叫人进来服侍洗漱穿衣。

整个过程没有人发出半句声,就只听到仆妇进出的脚步声和铜盆水盥被轻微碰撞发出的响声。随后小厨房的人抬进来放了早饭的食案。小乔也跪坐在旁陪着。

先前两人好的蜜里调油时,魏劭早和她同桌而食了。

现在就像自动恢复到了游戏初级状态。

魏劭全程无表情脸,小乔服侍他吃完了早饭,送他出了门,看他背影消失在了微白的晨曦里,进来后自己也不再睡了,梳洗完毕,春娘帮她取出今天要穿的衣裳。

今天算是她嫁入魏家后的第一次公开场合露面,穿什么衣裳,多日前就开始费思量了。

鹿骊台不是什么魏家七大姑八大姨的聚会,面对的是渔阳世家大族、魏家部曲将吏、幽州万众军士。小乔原本已经够美了,该强调的不再是美,而是她第一次以魏家第三代女君身份现于众人面前时能与身份相持的风度与气场。

为此,春娘特意私下去请教钟媪。钟媪说,徐夫人当天穿酱紫,女君可着纁红。既相配,又出众。

春娘欢喜,谢过钟媪,回来便改制衣裳。

她一手好女工。昨天终于将衣裳备好。

小乔穿上纁红地刺绣玄色龙凤蔓草纹的礼衣,裙裾曳地,大袖垂膝,腰带阔七寸,绣繁复精美的金丝茱萸联云纹,腰中镶嵌如意美玉,一头青丝高高绾成凌云盘桓髻,两旁各插一支嵌宝衔珠双鸾金簪。

比起去年刚出嫁时,如今大半年过去,小乔不但个头长了一些,身段也渐渐开始脱去少女青稚,发育更显匀亭。穿上这样的礼服,盛妆过后,从头到脚佩环交映,金玉葳蕤,气韵华贵,又不失清丽,连徐夫人见到了,也端详她许久,最后笑道:“有如此佳妇,我孙儿之福也!”

这日天高云淡,一早便朝霞灿烂。辰时中,魏梁奉命来接魏府女眷。小乔和徐夫人登上马车。朱氏也一道去了,出城数里之地便是鹿骊台。

鹿骊名为台,实际是一座高高建于夯土基上的观景楼。坐北朝南,长宽各数十丈,高三层,四面无遮,气势雄伟,视野极佳。鹿骊台的对面,就是一座可同时容纳万人的大校场,东西南北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门,四门两侧又各开一拱卫小门,四门之上也各建有一稍矮的观台,随四门而命名,分别为青龙台、白虎台、朱雀台、玄武台,是为受邀而来的各地太守和其余贵客所备的。

将近巳时,大校场里旌旗遮天,兵甲耀目,数以万计的各路人马已经齐聚。

徐夫人的马车渐渐靠近青龙门时,四门炮声响起,魏劭魏俨带着渔阳和各地太守以及世家贵族疾步出来,列队相迎。

徐夫人一头华发梳的溜光整齐,身穿酱紫衣裳,从马车上下来,一手拄着龙头拐杖,另边胳膊被小乔搀着,身后朱氏相随,朝着青龙门走去。

魏劭和魏俨抢上前去行礼,其余太守等人也纷纷施礼。

鹿骊大会除了选拔人才、耀武扬威的目的,也是魏家与各地太守相互联络,促进联合的一个场合。

今日这些受邀前来的各地太守,无不是魏劭父亲在时便有的老人。前几日起,魏劭便相继与赶来的这些人会过面了。他们自然也都与徐夫人打过交道,盼着与她会面。只是徐夫人如今不大见客。此刻见她终于露面,争相上前向她问好。

徐夫人精神矍铄,面带笑容,与人一一寒暄,见众人目光随后落到小乔身上,笑道:“老身年已迈,幸而我魏家中馈继承有人,此我孙儿新妇乔氏,深得我心。今日便由乔氏代老身击响金鼓,为我幽州健儿鼓舞声势!”

小乔在众人略微的惊讶目光注视之下,不疾不徐往前一步,面带微笑道:“我来之前,祖母便告我,云今日到场的,无不是英俊豪杰、魏家肱股,叮嘱我万万不可失礼,当以叔伯拜之。诸位叔伯,纳我一礼。”说完向三面各施一礼。

众人见她年纪虽不大,却容色绝代,举动风华,应答大方,气度过人,不过一个照面,都觉眼前一亮,徐夫人如此荐她,何况她的身份还是魏劭之妻,不敢托大卖老,各自向她回礼。

徐夫人心情极好,大笑声中,复让小乔挽着自己的手臂,携她步入青龙门。

校场里的万众军士见徐夫人现身,万岁呼声四起。

徐夫人满面笑容,带着小乔,身后随了朱氏,在魏劭魏俨兄弟的陪护之下,登上鹿骊台列位。各地太守、贵族、以及受邀而来的客也纷纷各自登上四门观台列坐。两日前到的袁代、丁屈也被引入座位不提。

鹿骊台的视野极好,四面大风吹扬,从台上俯瞰脚下,但见巨大校场之内,军士方阵罗列一字排开,兵甲森严,武风雄浑,心胸也不由随之升起一阵激荡之感。

小乔知道魏俨魏劭兄弟就在近旁,四目正观着自己,心中对这两个魏家男人实在膈应,却丝毫没有分心,眼中更看不到这两个人。她只望向徐夫人。在徐夫人带着鼓励的目光之中,深深呼吸,吐完胸中浊气,迈着稳稳的步伐,走向设在鹿骊台中央的那座巨大金鼓之前,从一个军士手中接过绑饰了红缨的铜槌,在万众瞩目之下,稳稳地挥臂击鼓,三声之后,伴着尚未消去的嗡嗡鼓振,朗声道:脐彼公堂,称彼篁觥!蒙我勇士,安守四方!万寿无疆!

彼时大风吹扬,合着鼓振之声,她清朗又充满了元气的声音,随风传送到了校场的四方上空之上。

“万寿无疆!”

“万寿无疆!”

校场起先沉静,片刻后,忽然再次爆发出了一阵合着她朗诵之辞的“万寿无疆”声,声来自四面,几乎震动云霄。

小乔将铜槌放回托盘,如来时那样,稳稳地走了回来。

她看向徐夫人,从徐夫人含笑的双眸中,她知道自己应该通过了这次于她自己来说其实是个并不容易的“考验”。

她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神色看着平静,实则心脏还在飞快跳动,手心里也捏出了一层汗。

而今女人地位虽然普遍低下,但在魏家,却有过女人主政的一段岁月,也是靠着当时的徐夫人,魏家才渡过那段飘摇低谷,为后来的魏劭主政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所以,在魏家徐夫人的面前,根本就没有所谓女子不能走出内堂之说。

小乔深知,以自己的资历,原本根本不可能以如此高的姿态,站在名为鹿骊台的这个地方的这个位置上,受着来自脚下万众的欢呼之声。

从她的本心来说,她也没有渴盼过去获得这样的荣耀——她从不觉得自己配得。并且更重要的,她的内心有些惶恐——自己今日受了这样的荣耀,日后却不能对等报答的惶恐。

但是徐夫人却将她推到了这个位置上。她无法拒绝。

小乔其实也不知道徐夫人为何如此看重自己。既然蒙她看重,今日之事也无法推却了,她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尽己之力,不要辜负了徐夫人的期待。

现在看起来,她完成的似乎还算可以。至少,应该是没有丢脸。

徐夫人让她坐到自己的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微笑道:“做的很好。”

小乔道:“蒙祖母的厚爱鼓励,我才幸不辱使命。”

……

金鼓之后,鹿骊大会正式开始。校场里军士威武之声四下此起彼伏,纷纷为隶属自己军团的出场健儿壮大声势。

魏劭魏俨二人要下去到校场里。来徐夫人面前辞了一声。

魏俨面带笑容,神色自若。

看着魏俨,小乔忍不住就想起魏劭那比女人还要女人的疑心病。

虽然并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怀疑上自己和魏俨有一腿的那个结论,但想起第一次遇到魏俨时,他盯着自己的那种目光,再看这两个人都在自己的跟前,心里忽然也膈应了起来。

小乔忍不住看了眼魏劭。见他正好盯着自己。便也不避让他的目光,微微扬起下巴,和他对盯了一眼。

魏劭仿佛一顿,脸色随之沉了沉,转身便走了。

魏俨随之,也下了鹿骊台。

这两只瘟神都走了,小乔终于觉得舒坦了起来,立刻寻找校场里阿弟乔慈的身影。

今天两场比武。骑射和搏击。先比的是骑射,也就是乔慈参加的项目。

比赛的内容,是将“骑”和“射”结合起来。在场地的终点设一用绳索悬挂的金钟。出战的所有武士从起点骑马出发,谁能避开对手阻挠,第一个以弓箭射下金钟,便是胜利者。不可击打对手的马匹,除此之外,可用采用任何手段阻挠对方。对于参赛武士的骑术、箭术,以及格斗能力,都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参加射钟的武士共有三十二人,除了乔慈,全部都是来自各地军营中的骑射佼佼者。已经各自纵马来到了出发点,等待着比赛开始。

小乔很快看到了自己的阿弟乔慈。

他今天十分精神。面若银盘,双眉如剑。一身白袍银甲,肩上挎着宝弓,腰间悬了宝剑,高高坐于胯下的那匹青骢马上。

小乔心里欢喜,紧紧地望着乔慈。乔慈似乎感觉到了来自于小乔的目光,忽然转头看向身后的鹿骊台,冲她一笑,少年英雄的一股抖擞猛力之气,扑面而来。

※※※※※※※※※※※※※※※※※※※※

顺便,那个万岁,万寿无疆,这年代还不是皇帝专属。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作者:籽月 2樱桃琥珀作者:云住 3屠户家的小娘子作者:蓝艾草 4孤城闭作者:米兰Lady 5华胥引(唐七公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