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折腰(烽火红绡)目录

第 68 章

所属书籍: 折腰(烽火红绡)

昨日鹿骊大会, 若论风头最劲,当属乔慈。不但勇夺鹿魁,大家风范折服人心,他于骑射场中双戟白袍的翩翩美少年英姿, 更是一夜之间传遍了渔阳。一行人出城经过大街的时候,风闻昨日鹿魁女君阿弟今日离开,无数的女子争相涌上街头,只为看一眼乔慈美少年风姿。一路被人这样看出城去, 乔慈风头甚至压过了他的那个君侯姐夫。

出了城门, 魏劭便止步。等兖州使杨奉说完了一番表示感激主人这些时日周到接待的套话后,乔慈也向魏劭表了谢意。只是他对自己的这个姐夫, 始终是生不出亲近之感, 观他对着自己也是淡淡,中间便似有着一层隔阂, 谢意表完,也就无话了。心里倒是有些挂着魏俨。想起昨日鹿骊大会后,自己在筵中就就没见到他了。忍不住往城门口的里头方向张望了几下。

魏劭猜他应是在找魏俨, 面上却没有分毫表露,只道了声路上保重。乔慈只得上马掉头。一行人离开了渔阳,踏上回往兖州的南下之路。

……

魏劭走后, 徐夫人派人将朱权召来, 询问魏俨的下落。听他说昨日起也没见到过魏俨的面了, 问道:“你近身服侍, 最近可有觉察他与平常不同之处?”

朱权道:“禀老夫人。奴这几日也想着过来禀一声的。郡公最近这些时日, 确实和从前有些不同。”

“哪里不同?全部道来,不要遗漏。”

“郡公最近不常与姬妾亲近,我见他仿佛心思重重。前些天去往代郡之前,更将家中的三个女子都打发走了。又将他卧房之门反锁,严令不得擅入。”

“你可知道他为何如此反常?”

“奴实在不知。”朱权摇头,“也是巧了,几天后房子便失火。”

徐夫人沉吟了下,“除此,可还有别的不同?譬如有无与人异常交往?”

“郡公最近深居简出。奴未见有异常。夜间回来,也自己一人饮酒。”

“他平常都去什么地方?你可去问过,有无人见到过他?”

朱权道:“禀老夫人,我见郡公一夜未归,想他从前常去罗钟坊,今早便找了过去。倒听说了一件事……”

他露出迟疑之色,停了下来。

“何事?”徐夫人独目望了过去。

“我听门人讲,昨夜天黑后,君侯竟去那里找过郡公。据门人言,君侯当时仿佛喝醉了酒,径直闯了进去,房门也是被君侯踹开的,当时似乎与郡公起了冲突。随后君侯和郡公前后出门离去,再后来如何,便不知了。”

徐夫人眉头微微蹙了起来。朱权屏声敛气。片刻后,徐夫人道:“我晓得了。你且下去吧。”

朱权应声退下后,徐夫人独自出神片刻,又让人去将朱夫人传来。

朱氏昨夜一时冲动将那事情说给了儿子,起初虽然心里释然,但过后细想,终究还是感到有些惶恐。一夜也没睡好觉。早上刚被徐夫人传过一次问话,回来还没坐热屁股,见那边又来话叫自己过去,疑心昨夜之事已经被徐夫人知道了,大为惶恐,踌躇再三后,知躲是躲不过去了,只得硬着头皮过来,下拜道:“婆母唤我来,所为何事?”

徐夫人道:“昨夜你去西屋看劭儿,他脸上伤口,是如何说与你的?”

朱夫人听是问这个,松了口气,忙将魏劭话复述一遍,愤愤道:“我却不信。看他脸上伤情,分明就是被人打出来的!我问他,他却抵死不认,一口咬定自己骑马所伤。也不知道哪个熊心豹子胆,竟敢伤了我儿,若叫我知道,定不轻饶!”

徐夫人恍若未闻,只问:“后来劭儿送你回房,你们可又说过别的?”

朱夫人心里一跳。对上徐夫人那只正望过来的独目,强自镇定道:“未曾。他送我到了后,便回了。”口中虽如此说,目光却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丝心虚。更不敢和徐夫人对视,说完便垂下了视线。

房里只有她婆媳二人,此刻静的似能听到针落地的声儿。

朱夫人知道对面的徐夫人在看,屏住呼吸,连口大气也不敢透。半晌,听到徐夫人冷冷的声音传来:“昨夜你是见过劭儿最后一面的人。我早上听孙媳妇说,他被你叫出门前还好好的。怎送了你一趟,转头就一夜见不着人了?我实话说与你,我都已经知道了!是你告诉他俨儿之事了吧?”

朱夫人肩膀微微一抖,抬眼见徐夫人独目死死盯着自己,神色冰冷。立刻想到今早儿子回来到过北屋,应是他没听昨夜后来自己的叮嘱,已经把事情说与徐夫人了。心口不禁一阵乱跳,面露惊慌,张口结舌,一时说不出话来。

徐夫人原本也只是有这一层的疑虑。早上第一次叫朱氏来时,就见她目光不定。几十年相处下来,一眼就看出她有所隐瞒。方才才又将她叫来。见到她这般的反应,心里坐实了猜测。不禁勃然大怒,猛地拍案,厉声喝道:“你好大的胆!竟敢背我在劭儿面前胡言乱语,离间兄弟!”

这几十年来,徐夫人虽对朱氏不大待见,但平常绝不会像此刻这般厉声疾色怒斥。至于在外人面前,更是给足她应有面子的。朱氏惊的脸色焦黄,差点跪坐不住,眼中便含了泪,俯伏在地辩解道:“婆母息怒,容我辩一声。非我存心想要离间兄弟。这都快三十年了,我若一向存恶心,也不会等到如今才说的。婆母不知,我实在担心,劭儿为人忠直,从不设防于人。若是别事也就罢了,那魏俨却来历复杂,我魏家养一匈奴子,一养便是三十年,迟早祸患。劭儿若分毫不知,我怕日后要吃了大亏……”

“哗啦”一声,徐夫人怒不可遏,竟将手边的那张沉重的香实木案几猛地撂翻在地,一桌之物尽数砸落,皿盂瓶罐,在地上碎裂跳走。响声惊动门外的钟媪,慌忙入内,看到朱氏趴在地上,那边厢的徐夫人却脸色煞白,手指头指着地上的朱氏,一口气仿佛要透不出似的,大惊失色,抢上去一把扶住了,不住揉她胸口后背,半晌,徐夫人喉咙里长长地啊出了一声,才缓出一口气来,颤声道:“叫她出去!”

钟媪看了眼朱氏,见她已经吓的瑟瑟发抖,忙请她先行避退。朱氏手软脚软,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含愧仓皇离去不提。钟媪和另个仆妇将徐夫人搀至床前,躺了下去。命仆妇出去。自己在旁相陪。良久,见徐夫人原本煞白的脸色渐渐恢复了些血色,这才稍稍放心。正要问她饮食所需,忽见徐夫人缓缓张开了眼,道:“备车。我要出去。”

她的声音里虽还带着些疲乏,但已是她一贯的平定了。

钟媪应是。

……

魏劭送乔慈出城,回来后已过午,径直去罗钟坊。

白天罗钟坊清淡无人。他从后门而入,穿过一道青森森树木遮阴的走廊,停在了一处清幽房舍门口,推开虚掩的门,跨了进去。

魏俨从昨夜起就在这里了。屋子左右大窗对开,风从南北穿室而过。他盘膝坐于中间一张榻上,头发未梳,身上只着松松的一件白色中衣,衣襟大敞,双目闭着,面颊生出了一层短短的凌乱髭须,状极落魄,全无平日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的潇洒风流。听到门开魏劭脚步声近,慢慢睁了眼睛。见他一身诸侯正服,站在己对面,原本魁伟修长的身形被正服衬的愈发端正威凛,出般地看了片刻,忽然道:“你已知我与匈奴人暗中交通,就这样把我留在这里,不怕我逃了?”

魏劭到他对面,与他隔案而坐,道:“你若存心就这样逃了,我便当我没了一个二十年的兄弟。”

魏俨不语。

魏劭道:“我只要你一句话,从此斩断和匈奴的往来。则过去如何,往后还是如何。”

“过去如何,往后如何……”

魏俨喃喃地重复了一遍,抬眼,目光在他脸上停留,出神,忽然露出一丝古怪的神色。

“连我爱慕乃至背着你亵辱你妻之罪,你也不再与我计较了?”

他凝视着魏劭,慢吞吞地道。

魏劭眸中迅速涌出一丝暗沉的阴霾之色,神情却依旧无波。

“安能将天下得罪我之人尽数杀戮乎?”

他淡淡地道。

魏俨一怔,忽然哈哈狂笑,乃至前仰后合:“二弟,从前我虽奉你为君侯,心底却一直不肯服你。也是如今,我才知道,就凭你能说出的这句话,魏家家主之位,也非你莫属!”

他一直在笑,姿态狂放,笑得眼泪都似出来。

魏劭一直看着他。等他止住,方道:“如何?你可想好了?”

魏俨面上方才狂笑之态渐渐褪去,转头望着南窗口从树影里投入的一片斑驳树影,出神了片刻,转回头,缓缓地道:“二弟,你可以不计较我对你妻的冒犯,你也可以不计较我体里天生的卑劣匈奴血统,只是我却只能告诉你,我是回不到过去了,再也做不成那个以佐你为天命的长兄了!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是……”

“否则你是如何?”

门外忽然一个苍老声音响起,接着门便应声而开。

魏劭魏俨齐齐看去,看见徐夫人不知何时竟然拄着拐杖立于门外。两人都齐怔住了。

魏劭很快反应过来,忙起身相迎,神色略显紧张。

“祖母,你如何会来这里……”

徐夫人却没有看他。径自跨入了书房,从魏劭的身前走过,独目望着还坐在榻上神色僵硬的魏俨,向他走去,最后停在了他的面前。

“否则你是如何?”

徐夫人猛地顿了一下拐杖,复又逼问了一声,独目射出寒光,令人不敢直视。

魏俨终于慢慢地起身。忽然再次跪了下去,行大礼,以额叩地,久久不起。

“不孝外孙俨,斗胆恳请外祖母成全于我,放我而去。”

他一字一字地说道。

魏劭面露怒色,额角青筋隐隐暴起。

徐夫人盯着长跪在自己面前的魏俨,神色起先转怒,握着拐杖的那只手,也在微微地颤抖。

良久,她面上的怒容渐渐地消去。

“说得好。”她说道,“你叫我成全于你。我成全于你,谁又来成全我的心?”

她的声音带着疲乏,透出了一丝无奈般的悲凉。

魏俨慢慢地抬头,对上了徐夫人的目光。

“外祖母这一辈子,犯的最大的错,就是你,俨儿。我的错,错不在养了你,而在我误教了你!”

魏俨沉默。

徐夫人仿佛陷入了往事的回忆。片刻后道:“俨儿,你的母亲是我唯一的一个女儿。我爱她若掌上明珠。偏却不幸被匈奴王掳去抢占,三年后归来,她腹中已经孕育了你,生产又撒手人寰。我明知你父乃是对立之人,明知日后你的身世或将会成隐患,我亦将你留下养大。这并非错。倘若重回当初你母亲生产你的那一刻,我亦会做如此决定。你是你母在世上唯一所剩的骨血,不管你父是谁,你便是我的外孙,我是绝不会将你舍弃的。我的错,在于我对你的教养!”

她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汉与匈奴两立,一直以来,攻伐不断。汉人丧于匈奴铁蹄之下的冤魂无数,匈奴牧民被汉人诛杀者亦等同。我一直担心,倘若叫你知道了你的身世,将会令你无所适从,乃至心生疑虑,是故在你小时,我将此事紧紧隐瞒。心想等你再大些,我再细细说与你知道。等到你大些了,我见你意气风发,无忧无虑,又不忍开口增你困扰。等你再大些,到十四五岁,你已经追随你的舅父杀起了匈奴。那时我更向你开不了口,你与那些被你砍下了头颅的匈奴人竟是同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外祖母怀着迟疑侥幸,而你已经长大,直至今日!”

“俨儿!我不该误教了你,让你误以为你是汉人。我当及早让你知晓,你虽有一半血统来自异族,但你永生永世,是我魏家之人!及至今日一切,全是我铸成之错!你如今要走,莫非是惩罚外祖母的教养之错?”

徐夫人说到情动之处,落下双行之泪。

魏俨目中亦有隐隐泪光。

“外祖母!你非但教养无责,对我反有养育之恩!我亦知你乃出于关爱,这才乱了心神迟迟未教我得知!我感恩不及,何来惩罚之说?今日之错,实在全错于我己身!与外祖母又有何干!”

徐夫人道:“你既不怪我,何以定要一意孤行?”

魏俨闭了闭眼。睁开道:“错全在我,在我血脉里的天生邪恶和不正心术!外祖母,你从不知道,从我懂事之时起,我就想为何我同姓魏,我年长了二弟,我之才干亦得旁人认同,为何二弟天生注定便是家主,而我只能是一旁家臣?这念头十几年来,一直如影随形如蛇般钻入我心,我纵然痛恨,却驱之不去!从前我尚能克制。三年之前,当我从找到了我的匈奴人口中得知了我的身世之后,这恶念便日益滋生,我再也无法摆脱!”

徐夫人面露震惊。一旁魏劭也定定望着魏俨,神情微僵。

“我妒忌二弟,我亦恨造化不公!二弟天生家主,才干出众,娶妻佳人,我却有什么?”

魏俨神色怪异,似笑非笑,“外祖母,我从小,你就聘请洛阳太学博士对我谆谆教授。我却只记住了一句话,宁为鸡头,不做凤尾。外祖母,是孙儿辜负了你。我父系血脉的邪恶,注定我将无法安耽于魏家家臣的身份!我也不是君子!我的心术令我从来都做不成所谓君子!如今事已至此,纵然外祖母和二弟不计前嫌,我自己是无颜再留。勉强留下,我也再难做回从前的那个魏俨了!我也将遭受日日夜夜的折磨痛苦。外祖母,孙儿求你,不如放我离开,叫我得以释放。”

“长兄!”魏劭猛地出声喝止,“你竟敢在祖母面前如此大放厥词!”

魏俨转头,望着魏俨,露出一丝苦笑:“二弟,我和你不同。你有大家之风。我若天生为凶徒,便走不来那君子正道。”

他转向徐夫人,重重地叩头:“恳请外祖母成全!”

徐夫人那只蒙了白翳的目中,此刻亦布满了泪光,望着地上向自己叩头的魏俨:“你以为去了异族,你便真能如你所愿,从此随心所欲,为王称霸?”

“成,我之幸。不成,我之命。虽死而无憾。”魏俨道。

魏劭猛地拔出长剑,剑尖抵向了魏俨咽喉,双目血红,一字一字地道:“你竟以为我会活着放你去匈奴?”

魏俨闭目,宛若求死之态。

魏劭呼吸渐急,剑尖一寸寸地刺向魏俨咽喉,微微发颤。

徐夫人定定地望着魏俨,忽然道:“罢了,人各有志。他一心求去,强留不下。”

魏劭霍然转头,看着徐夫人。

徐夫人目中依旧蕴泪,神色却渐渐变的冷凝,盯着魏俨,慢慢地道:“你要走,我不阻拦你。人生而在世,郁郁不得志,确生不如死。往后你若愿意认我,我也是你的外祖母。只是有句话,我要和你说个清楚。倘若有一日,你干戈反向,助匈奴人残虐汉人,我便是化为鬼,也绝不谅解!”

魏俨左手平放于桌案,五指摊开,右手拔出靴中一柄短匕,寒光闪过,竟将小指连根斩下。

他脸色微白,小指断口血如泉涌,神色却一动不动,道:“俨以此断指发誓,外祖母有生之年,俨绝不伤汉人一丁一口!日后祖母百年,倘若俨有幸得志,汉人若不犯我,我也必不先犯!”

徐夫人默立片刻,转身慢慢朝着门口走去。

她的脚步迟钝,背影在这一瞬之间,仿似已经佝偻了无数。

魏劭定定地望着魏俨,忽然怒吼一声,挥剑朝着魏俨当头就劈了下去。

魏俨依旧不动。

剑锋从他头顶斜斜擦过,一剑斩断魏俨身前那张案几一角,地上也随之慢慢飘落了一绺发丝。

“咣当”一声,魏劭掷剑于地,转身疾步而去。

※※※※※※※※※※※※※※※※※※※※

谢谢小主们~

orange扔了3个地雷

明山扔了1个火箭炮

烟花落扔了1个火箭炮

美扔了2个地雷

金盏台扔了1个地雷

九江扔了1个地雷

kd扔了1个地雷

十五扔了1个地雷

小黑猪猪扔了1个地雷

lxjxgg扔了1个地雷

小叶扔了1个地雷

17948376扔了20个地雷

晓妩扔了1个地雷

玉蜻蜓扔了1个地雷

梦青山扔了5个地雷

YALLEO扔了1个地雷

顾小璃扔了1个地雷

21647239扔了1个地雷

美人何处扔了1个地雷

相思饭团扔了1个地雷

美芽扔了1个地雷

痛饮月光者扔了1个地雷

db扔了1个地雷

漫步人生路扔了1个手榴弹

芝士控.扔了3个地雷

碧波琉璃扔了1个地雷

美人何处扔了1个地雷

guaiguaima扔了3个地雷

烟花落扔了3个地雷

19450493扔了1个地雷

梦青山扔了5个地雷

泡泡飞了沫沫碎了扔了1个地雷

如朕亲临扔了1个地雷

YALLEO扔了1个地雷

雾霾不尽扔了1个地雷

明山扔了1个地雷

21426321扔了1个地雷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2佳期如梦作者:匪我思存 3帝皇书 下卷作者:星零 4夏梦狂诗曲III作者:君子以泽 5千娇百媚作者:伊人睽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