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折腰(烽火红绡)目录

第 60 章

所属书籍: 折腰(烽火红绡)

三人出了北屋。小乔稍稍落后, 前头魏劭随他母亲朱氏并排同行。到了那个三岔路口,魏劭停了停,小乔便走了上去。

“你回房吧。我送我母亲回屋便可。”

他眼睛也没看着小乔,说了一声, 便往东屋那条道走去。

小乔立于岔道口,目送他陪他母亲而去的背影,默默转身,自己回了西屋。

“他那房子, 好端端的怎会烧了?”

路上朱氏开始抱怨起来, “你这个表兄,我见了他就浑身不得劲!这下住回来也不知道要住多久了!”

魏劭双目平视着前方, 神色淡漠, 并无任何回应。

朱氏见儿子似乎心不在焉,回头看了眼, 身后随行的仆妇都隔了些路,一咬牙又道:“非我不容他。只是从他小时候起,我见了他那双眼睛, 就觉得心里发憷。他是要和你争这魏家东西的!我见你和他关系好,从前也只是心里担忧罢了,说不出口。这回索性提醒下你。防人之心不可无, 等哪天要是真出了事, 后悔也晚了!”

魏劭看了眼朱氏, 依旧不置一词。很快送朱氏到了东屋门口, 停下脚步道:“儿子送母亲到这里了。外头还有正事, 先走了。”

“你等等!”朱氏见儿子似乎没听进去,心里不甘,又真的着急。

她的心里包藏了一个将近三十年前的秘密。那时候她刚嫁来魏家。这个秘密,如今或许只有她与徐夫人两个人知道了。这不可说的秘密,她一藏就是几十年。

以她的性格,藏的实在很辛苦。每当她想对自己的儿子说出来时,只要想到徐夫人那只冷冷看着自己的独目,就会不自觉地从心底里发冷,然后就把到了口边的那句话给吞回去。

魏劭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朱氏。

朱氏张了张嘴,终于还是吞了回去,勉强笑道:“无事。你去吧。莫过于劳累,早些回来。若想吃我做的饭食,不愿来我这里也无妨,遣个人来说一声,我做好了让人给你送去西屋。”

魏劭顿了一顿,点头道:“劳烦母亲费心。母亲进去吧。”

朱氏应了一声,被身后上来的仆妇簇着往里去了。

……

魏劭出了魏家,径直来到衙署。公孙羊和李典魏梁等人已在等他。

几日前得讯,青州袁赭派了来使,人今日到。虽还未见面,推断应是与幸逊此时在汜水的交战有关。议定后,由魏梁出城迎接。至午,袁赭的亲弟袁代一行人入城。

魏劭于衙署设宴接风。

当下天下诸侯,若以地域划分,兵强马壮而声名显赫者,唯数三家:北魏劭、汉中乐正功,中腹之地,则有山东袁赭。

说句大逆的,当今逐鹿天下的这场大戏,如果没有意外,有实力杀幸逊灭诸侯夺传国玉玺的,也就在这几个人中了。

其余人等,不过是在陪唱罢了。

袁赭数代经营,早有俾睨天下之心。幸逊数月前改立幼帝,他觉得时机已到,按捺不住,纠合了广平刘楷等人发兵洛阳,原本想一鼓作气伐下洛阳,杀幸逊取而代之。

但幸逊既然能混到今日“国父”的地步,自然也不是吃素的。本就实力雄厚,双方交兵在汜水一带,互有胜负,如今隔水相峙,暂时按兵不动,改而打起了口水仗,各自檄文满天飞。

幸逊以汉帝之名骂袁赭公然兴兵作乱,号召天下人共伐之。袁赭骂幸逊挟天子令诸侯,意图谋朝篡位,号召诸侯和自己一道勤王。两人骂的不亦乐乎。骂着骂着,袁赭想到了魏劭,于是派了弟弟袁代来渔阳,以长辈的口吻说,当年老叔我曾施恩于你爹魏经,如今爹不在了,这个人情就管你这个儿子要了。老叔我正和幸逊打架,你得来和我一起打。

袁赭当年和魏经同在洛阳做中郎将时,有次魏经带了数人出京,路过中牟这个地方时,遇到一伙几十人的流贼,正好袁赭经过,二人一起杀了流贼。

这事虽然不假,但袁赭倚老卖老,袁代也跟着趾高气扬,看似颇有想在魏劭这个乳臭未干的北方新霸主面前树立威仪的架势。对面的魏梁当场就怒目而起,抬脚“哗啦”一声踹翻了自己面前酒案,酒肉倾覆在地。魏梁疾走到了袁代面前,拔剑指着他的鼻子,厉声斥道:“中牟之恩,先主公早已加倍相报!主公见你远道而来,不忘两家旧情,今日才抱病亲自设宴接风。你哪里来的脸面,敢在我主公面前大放厥词!”

袁代身后站了同行而来的袁赭干儿丁屈,以凶悍著称,见状忙拔出佩剑,喝道:“丁屈在此,谁敢无礼?”

魏梁冷笑,呼啸一声,门口涌入了几十名执戈武士,转眼将袁代和丁屈团团包围起来,刀戈雪亮,杀气腾腾。

魏家十年前的变故之后,袁赭原本以为魏家就此一蹶不振,根本没放眼里,数年后魏劭掌军,袁赭听闻他才不过十七岁而已,当时还讥笑了一番。没想到才几年的功夫,魏劭势力大涨,先吞冀州,不久前又灭陈翔得了并州,不但实际统一了北方,声望也大有赶超自己之势。袁赭这才心慌起来,恨当年没有趁他羽翼未丰之时彻底剪除。这也是他此次为什么急着想灭幸逊取而代之的原因之一。计划受阻,便又想出了这个以上辈之恩来挟魏劭的计策。

魏劭若遵,他都来助战,其余诸侯自然纷纷效仿,则自己名正言顺为盟主。魏劭若不遵,魏家便是幸逊同党,且忘恩负义。这才派了袁代过来。

袁代原本也只是想倚老卖老,在这个年轻的后起之秀面前来个先声夺人罢了,没先到刚开筵席,魏梁就翻脸不认人了。

这里是魏劭地盘,他若真起杀心,十个丁屈也保不住自己,不禁胆战心惊,十分后悔,看向魏劭。见他面南跽坐,便似置身度外,慌忙道:“君侯明鉴!我奉兄命前来联谊,所转也不过是我兄长之言。燕侯若有异议,我尽可以代为回传。两国交战且不伤来使,将军如此以剑怒对,是何道理?”

魏劭神色阴沉,岿然不动。

堂中至少也有二三十人,此刻却死静一片。袁代额头有冷汗慢慢地滚下,却连抬袖擦也不敢,唯恐一个动作,便招来杀身之祸。

片刻,魏劭拂了拂手。魏梁这才收剑。兵甲碰擦声中,军士纷纷退下。又有人弯腰进来,迅速撤换了魏梁面前刚才被踹翻的残案,其余人谈笑风生,便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袁代心还噗噗地跳,暗觑了一眼正中神色依旧沉静若水的魏劭,慢慢吁出一口气,再不敢露出分毫的自大之色。

公孙羊这才慢悠悠地道:“袁使君有所不知,我主公如今看似兵多将广,实则冀州、并州各地兵营空虚。本就左支右绌,捉襟见肘,本还想向袁公借兵一用,只是开不了口罢了。如今使君既然远道而来先开了口,两家又有旧交,主公也辞不去襄助之责,等收拢了兵源,必定尽快发兵襄助。”

袁代再不敢露半分不豫,不住点头称谢。

公孙羊笑道:“使君来的巧。再两日便是我幽州鹿骊大会,使君若得空,也可前去一观。”

……

袁代一行人被送去驿舍落脚不提。傍晚魏劭回了魏府,进门便得知魏俨下午从代郡回来了,已经被徐夫人叫着住了进来。

魏劭未置一词,径直入西屋。院里只有是三两个侍女,见他回了,纷纷躬身。魏劭往正房去,步上台阶到了门口,略一迟疑,推门而入,屋里却不见小乔,转头问了一声。一个侍女道:“猫儿方才跑不见了,女君恐它窜丢,方才亲自去找了,春媪她们也去了,留我们看屋。”

魏劭眉头皱了皱。立在阶下,犹豫了片刻,抬脚大步出去。沿着甬道往前走去,走到通往北屋大门的一个拐角,远远看到前头那堵院墙畔,海棠枝旁露出了一片淡淡绯红色的纤袅背影,正是小乔。她的边上站了几个仆妇侍女,几人都在仰头望着花墙的墙头。

那只猫正高高蹲在墙头上,也不知道它是如何上去的,此刻仿佛下不地了。

侍女叽叽喳喳,有说拿竹竿接,有说拿梯子爬上去抱。

魏劭正要过去,脚步忽然又停了下来。

他看到魏俨正从北屋里出来,往墙这边而行。

小乔边上的一个仆妇先看到了他,跑了上去,指着蹲在花墙墙头的那只猫说了几句。魏俨望了一眼小乔,立刻快步走了过来,来到花墙墙下后,仰头看了一眼墙头,先往后退了几步,再朝前疾奔两步,借着冲力,人就像头壁虎似的,一个腾挪就攀上了丈高的墙头,伸手捉住那只猫,随即从墙头上一跃而下,稳稳落地,身姿矫健,侍女仆妇欢呼了一声。

魏俨面上露出微微笑容,望了眼小乔,顿了一顿,随即抱着猫朝她走来。

小乔急忙迎了上去。魏俨伸手要递给她时,那只猫咪许是方才被惊吓到了,忽然一个爪子挠了出去,魏俨猝不及防,手背被它挠了一下,立刻多出了几道长长的血痕。猫咪也从魏俨手中纵身一跃,跳下了地。近旁的仆妇侍女唯恐它又跑了,急忙一窝蜂地追了上去。

猫咪虽未成年,但伸出来的勾爪却锋利异常。前几天见它十分温驯,小乔也没想着将它爪子剪掉。不曾想这会儿却伤了魏俨。见他手背伤口里迅速渗出几滴血珠,有些过意不去,忙向他道谢,又赔礼。

“如何?可要叫人来包扎下?”

魏俨微笑道:“无妨,小伤口罢了,何须劳师动众。”说着甩了甩手。

小乔再次向他道歉。

这时魏劭忽然从后现身,朝这边大步走了过来。

小乔也看到魏劭了,见他最后停在自己的边上,视线落到了魏俨的那只手上,忙把方才魏俨攀上前头替自己捉猫的经过简单叙了一边,歉然地道:“都怪我不好,没看好猫,倒害大伯伤了手。”

魏劭微微一笑,看着魏俨,和他对视了片刻,随后温声道:“有劳长兄了。我捉了只猫给蛮蛮养,陪着她玩。倒害你手被抓了。我也代蛮蛮,给长兄赔个好。”

魏俨的心绪,忽然变得有些不宁了。

倘若说,就在片刻之前,他的心中还因为得到了这个偶然又珍贵的能够得以与乔女近距离地说上话的机会,甚至还得到她的感激而感到隐隐欢欣的话,这一刻,随着他弟弟的现身,对上他望着自己的目光,听着他用无比亲昵的称呼为他的妻向自己赔礼,原本的那种暗暗欣喜的情愫迅速地从他的心头褪去。最后绞成了带着些微涩意和惆怅的如同乱麻的一团东西。

他的心绪也变得不宁了。

这是一种敏锐的直觉。无法以言语描述。但此时此刻,他真切感觉到了。

他的弟弟魏劭,他和平常有些不同。

魏俨的脑海里,此刻忽然迅速地又掠过了白天回来得知房屋失火的事。

当时,当他回来看到满目的焦黑,那堵原本隐藏了他心底里的最不可告人的隐秘的墙也随了大火倒地的时候,他的第一感觉,其实是松了一口气。

就如同他的身上生了一个能够让他致命的溃痈。他自己却无法割去。现在这个溃痈被人割掉了。

他甚至感谢这场来的有点突然,让他之前毫无准备的大火。

但这一刻,他忽然觉得,那场火,起的有些蹊跷。

魏俨的心跳蓦然加快。手心迅速地沁出了一层冷汗。

他注视着魏劭,片刻后,终于也微笑地道:“小事一桩。二弟无须客气。”

魏劭笑了笑,朝他微微颔首,随即转脸看向小乔,柔声道:“走吧,我们也该回房了。”

小乔错愕着。

魏劭会在房里叫她的乳名,譬如床上,和她动情欢爱的时候。

但下了床,她从没听他用乳名唤过自己。

此刻却忽然莫名其妙地从他口里说了出来,还对着魏俨说的。

这便算了,他态度转变之快,也令她实在有些措手不及。

到底出了什么事,让他突然又变成了一个温柔爱人的模样?

这样的魏劭,非但没有令她动容,反而,令她感到了异常的陌生。

甚至有点毛骨悚然。

魏劭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哪怕他们之前关系最亲密的时候。

小乔压下心里涌出的那种不适之感,迎上他注视自己的温柔目光,朝他微微一笑,跟着他走了。

……

魏俨立在原地,目送魏劭和她并肩渐渐远去的一双背影,直到消失在了视线尽头。

眼前唯余半树海棠枝叶在风中轻轻摇曳,发出轻微的沙沙之声。

魏俨慢慢地捏了捏拳。

手背上那几道被猫挠伤了的伤口,忽然仿佛变得刺痛了起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密室困游鱼作者:墨宝非宝 2至此终年作者:墨宝非宝 3千山暮雪作者:匪我思存 4星汉灿烂,幸甚至哉作者:关心则乱 5大王饶命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