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折腰(烽火红绡)目录

12.12

所属书籍: 折腰(烽火红绡)

出渔阳, 过涿郡西南两百里,有一名为易的城池。

苏娥皇离开渔阳的车驾,不疾不徐一路行走,这日行到了这座城池, 因人困马乏,身体不适,一行人在城中整歇了几日。

她是曾经的宣帝之弟左冯翊公刘利的遗孀,出身中山国贵族之家, 又与魏家沾亲带故,地位高贵,易城令得知她返中山途中因身体不适路停, 以礼相待。

第二天的傍晚, 她的侄儿苏信追赶了上来。见到面的第一句话,苏信便道:“我未按约等到人传来消息, 便照姑母先前吩咐迅速离城。想必姜媪事败。”

苏信的神情, 十分沮丧。

苏娥皇一双娥眉蹙起,目中深深掠过了一道失望, 但很快, 神情便恢复如常,淡淡地道:“败便败, 何必如此沮丧?世间事不如意居多。我谋划之时,本就做好了事败的准备。“

苏信见她如此淡然, 沮丧便也一扫而光, 道:“我照姑母吩咐行事。乡侯夫人于睡梦间被我喂了菩提善, 天未亮我便悄悄离去。”

想到那个不管事成或事败,都要丧命的妇人,他终究感到有些可惜。忍不住又道:“我见她对姑母很是奉承,且我与她往来谨慎,料想未落入外人的眼中。莫说事成,便是如今事败了,我料她这里也会无事。姑母何必定要我杀她?”

苏娥皇道:“你怎知你与她往来未曾落入人眼?你又怎知万一事败,她便不会将我供述出来?杀几人如何了?男子为图霸业权谋,伏尸百万,流血漂杵。我为所想,杀几个人,如何就不能了?你一昂藏男子,怎也如此妇人之仁?”

苏信被她教训的面露愧色,咬牙道:“姑母说的是。侄儿受教。只可恨姜媪无能,枉费了姑母一番心血。”

他忽然像是想了起来:“姑母又怎知那姜媪会为姑母守口如瓶?万一若经不住逼供,将姑母说出,如何是好?”

苏娥皇道:“世上最难掌控是人心。最易掌控,也是人心。若能认清一个人真正想的是什么,要的是什么,你便能操控其人,如同操纵傀儡。”

“这个姜媪,非但不会供出我,我料她此刻早应当也自决了,以报我对她的恩情。”

苏娥皇微微一笑,道。

苏信怔怔地望着苏娥皇,半晌问:“姑母一向明谨过人,侄儿极是敬服。但有一事,侄儿不解,盼姑母赐教。此次虽事败,憾未能将魏家老妇除去,极是可惜。只我不懂,姑母既要得燕侯之心,此次为何不借姜媪之手直接除去乔女,反而大费周章,苦心除那老妇?”

苏娥皇道:“乔女何人?不过魏家一仇人女而已。仲麟娶她,不过也为兖州之地,何足惧?那老妇却不同。她对我成见极深,仲麟又对她言听计从,从无反对。她在旁一日,仲麟即便对我有心,也断不敢靠近。你长于骑射。射人先要射马,这道理当不用我多说。”

苏信面露敬服之色,恭维道:“姑母果然非一般俗流女子,侄儿五体投地!往后誓死效命姑母,盼有朝一日富贵加身,重振我苏家门楣,告慰祖宗!”

苏娥皇微笑不语。

刚才苏信问她为何不先除去乔女,除了她的那个回答之外,她并没有告诉侄儿,她之所以现在还不想动乔女,其实,也是出于一种微妙的,不肯服输的女人之心。

在中山国,苏娥皇第一次遇到了乔女。

见到乔女的第一眼,一向自负的苏娥皇便不得不承认,魏仲麟的妻,不但比自己年轻,貌美更是压过了自己。

至于乔女身上带着的令她难用言语描述,但只要入目,便能深深感觉的类似于美到了骨子里的那种特殊气质,更是她这辈子再怎么修炼,也不可能得到的。

那时候苏娥皇的心里便埋下了妒忌的种。及至不久前,她来到渔阳,在鹿骊台下,仰头目睹乔女在万众将士的仰目之下登上高台击响鼋鼓。

彼时,台上大风袭她衣袂,台下万众应她呼声。

那一幕,深深地印刻入了苏娥皇的脑海,从此再也挥之不去了。

倘若说,之前的妒意还只是出于天性,那么那一刻起,她便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对这个乔女做什么了。

仲麟倘若不喜欢她,她要乔女看到自己不但得宠于她的夫君,还要拿走原本该当属于她的地位和荣耀。

倘若仲麟喜欢她,她更要将仲麟从她的手中夺来,让她也品尝到被失落和嫉妒啃噬的巨大折磨和痛苦。

苏娥皇从出生起,便背负了“贵不可言”的贵格命论。对此,她自己从来也是深信不疑。为了让贵不可言成真,她亲手斩断少女时代的最后一丝天真情感。从出嫁的第一天起便耗神费思,心血用尽,甚至可谓蝇营狗苟。受不知道多少委屈,抑不知多少心性。然而十年一梦,她发现自己心血付诸东流,一切都回到了原点,甚至,远远不如原点。

她失了青春,梦想落空,整个家族却又寄希望于她一人身上。

对于女人来说,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可怕?

但这个乔女,以仇家女的身份,轻而易举地却拥有了她如今最想要的东西:青春、美貌,以及,仲麟妻的地位。

苏娥皇一直觉得,魏劭的心底里,大了他两岁、如同长姐,又如同启发了他少年懵懂的自己给他所留下的影响,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魏劭对自己始终是怀有旧情的。哪怕当年,十七岁的自己曾和十五岁的他告别,毅然远嫁去了洛阳。

只是他这个人,从小时候起性格就隐忍,习惯将心思隐在重重心底之下。及至少年经受丧父丧兄的巨大双重打击,性格变得更加深沉,乃至阴晴不定,也是理所当然。

这次她借鹿骊大会机会终于踏入渔阳,在探好他每天往返衙署的日程后,制造了那天的那个偶遇。

也是那个偶遇,让她更加笃定了自己的想法。

虽然一开始,对于自己来到渔阳已经那么多天,魏劭竟然还分毫不知自己到来之事感到了些挫败。

但这挫败感,很快就过去了。

在她提出要去探望徐夫人时,魏劭起先是拒绝的。

但当她再以旧日游说他的时候,她观察他,见他迟疑了下,随后松口,应允了她的要求。

便是这一点,令苏娥皇感到振奋,也更加确定,在魏劭的心里,自己依然是占有一席之地的——或许他只是还没有从当年自己另嫁给他造成的阴影里走出来而已。否则这么多年了,在他娶妻之前,以他的地位,身边为何连个姬妾也无?

只要能让她靠近他,她就能抓住男人的弱点,然后加以攻心。

没有人比她更擅长做这样的事了。

这也是她为什么要除去徐夫人的原因。

在她原本的设计里,倘若徐夫人如愿死去了,姜媪再设计将朱氏镇压婆母的事大白天下,告到魏劭的面前。以魏劭与祖母的感情,从此朱氏将再无翻身的可能。她再厌恶自己,也不过是条在儿子面前彻底丧失了人母尊严的可怜虫,根本不可能阻挡自己脚步。

顺便,还能狠狠报复一下朱氏当日对自己接二连三的羞辱。

但现在,她的精心谋划却失败了。不但如此,还折损了她在魏家的耳目爪牙。可谓损失惨重。

想再借魏府的不备而除去徐夫人,恐怕不大可能了。而且,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她大约也不得不暂时避开躲过风头。

但她不会就此放弃。

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调整好心情,韬光养晦,然后再好好另行谋划。

她在少女时代看人,曾看走眼过一次。

过去的这十年,虽然竹篮打水,但其实也不算全无收获。

至少,她练就了比从前更加精准的看人眼光。她相信,魏仲麟在当下这个乱世里,日后绝对是会有一番大作为的。

这一次,她不会再看走眼了。

……

渔阳令带着乐陵医,亲自来到魏府,向徐夫人禀告乡侯夫人一案。

乡侯夫人昨夜已经死去。

乐陵医说,自己诊治的时候,觉得乡侯夫人的症状看似中风,但指甲绀紫,唇片肿胀,与中风略有不同,且病势远比中风凶猛,加上乡侯夫人也不大符合惯常中风的年纪,所以取了乡侯夫人附于舌苔上的残液,细闻后,觉得应该是中毒。且剂量不小,是故发作迅猛,无药可救。

至于到底中的是何毒,一时还难下定论。

渔阳令讯李家仆从,才知乡侯夫人名守寡,实风流。和家中数个男仆暗中有染。他严刑逼供。但这几个男仆,应该和乡侯夫人之死无关。

因案情进展无果,渔阳令十分惭愧。徐夫人安慰了几声,送走后,自言自语般道:“看来,我这个老不死,是挡了什么人的道了。”

钟媪望了她一眼,不语。

“这乡侯夫人,据说从前在洛阳居留过一些时日?”徐夫人又问。

钟媪应是。

“你派人去洛阳仔细查她从前交游。查的越细越好。”

徐夫人沉吟了下,最后吩咐道。

……

小乔原以为,这件事会给徐夫人带去莫大的打击。如同上次魏俨之事,令她一病不起。所以危险虽然暂时清除,但起先她还是很不放心,唯恐她病势加重,早晚都陪在身旁。

但是很快,小乔发现,这件事给徐夫人带来的打击,似乎远没她想象中的那么严重。

过了几天,她的精神,看起来便和往常差不多好了,也经常下地走动。

再过些时日,乐陵医来复诊,说可以停药了,只需再静养些时候,身体便能痊愈。

小乔十分欢喜。心也终于安定了下来。此后照顾徐夫人、管事、应酬,忙忙碌碌,得空抱抱猫儿,晒晒太阳,想着自己的心事,一转眼,时令就进入了十一月。

这天,小乔收到了来自东郡的一封家书。

信是阿弟乔慈写来的。说他已经平安到家,也将阿姐手书转了父亲。伯父从使者处听得渔阳之行顺利,备受宽待,欣喜异常。家中一切都好。就是伯母生了场病,卧床已有半月。以及其余一些零碎杂事,不一而足。

看信的落款日期,是在乔慈离开渔阳抵达东郡后便立刻写下的。只是路上传递花费时日,直到现在,才到了自己的手上。

小乔读完信,沉思了良久。这些天一直在她脑海里盘旋的那个念头变得更加强烈了。

她终于下了决心。换了件衣裳,便往北屋去。

经过前些时日徐夫人的一病,小乔在北屋的地位,也几乎等同于在西屋了。

仆妇见她来了,十分的恭敬。小乔往徐夫人房里去,在门口,听到徐夫人正在和钟媪说朱氏。

事平后,朱氏被送回了她自己的东屋。只是原本东屋里的仆妇全都被打发了,只留北屋派过去的几个仆妇。既为服侍,也兼看管之责。

渔山大巫和郑姝已被渔阳令捉去投牢。因事情关乎徐夫人,是以暂时没有处置,只等燕侯回来亲决。

徐夫人在问朱氏这几日的情况。

钟媪应道:“早上我方去看过。夫人不似起先那般喊冤不停,静了不少,看着有些呆滞。”顿了下,又问:“老夫人可是在等男君回来再断?”

徐夫人道:“她毕竟是劭儿生母。如何处置,还是等劭儿回来再说。不过一个糊涂心眼人罢了,看牢便是。如今天气冷了,她那边供应,你留意着些,也别短缺了。”

钟媪道:“婢知晓。”又道:“男君回来,应也快了吧?”

前些天,收到了魏劭向徐夫人报平安的消息。说战事顺利,年底前应能结束归来。

外头仆妇报女君到。小乔被徐夫人招到身边坐下。

闲话了几句,小乔道:“祖母,我想回东郡一趟。不知祖母可否允许成行?”

※※※※※※※※※※※※※※※※※※※※

17948376扔了78个地雷

沈九扔了1个火箭炮

沈九扔了1个地雷

21770571扔了1个地雷

qingxiang扔了1个地雷

ponyo扔了1个地雷

……

悲伤的鱼扔了3个火箭炮

kd扔了1个地雷

jjfish扔了1个地雷

張小寧扔了1个地雷

烟花落扔了6个地雷

梦青山扔了27个地雷

……

梅林扔了1个地雷

YALLEO扔了1个地雷

旋转的小黄豆扔了1个地雷

双栖雁扔了1个地雷

雨雪纷菲扔了1个地雷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扔了1个地雷

阿俞扔了3个地雷

杏芸扔了1个地雷

YALLEO扔了2个地雷

小小锡扔了4个地雷

Lollipop扔了2个地雷

长天一色扔了1个地雷

……

明山扔了3个地雷

kd扔了3个地雷

db扔了1个地雷

CC江江扔了1个地雷

orange扔了13个地雷

21721594扔了1个地雷

烟花落扔了7个地雷

……

YALLEO扔了2个地雷

双栖雁扔了2个地雷

杏芸扔了1个地雷

明山扔了6个地雷

李白太白扔了1个地雷

209589扔了1个地雷

小D扔了1个地雷

慢慢扔了1个地雷

……

20032846扔了1个地雷

19450493扔了1个地雷

sangsang0408扔了1个地雷

澄镜扔了1个地雷

缘来梦一场扔了1个地雷

yeti扔了2个地雷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美人逆鳞作者:莲沐初光 2大王饶命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3夏梦狂诗曲II作者:君子以泽 4月歌行(奔月)作者:蜀客 5燕子声声里作者:白鹭成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