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折腰(烽火红绡)目录

第 154 章

所属书籍: 折腰(烽火红绡)

小乔仿佛睡了长长的一觉。

在梦里, 她感到自己整个人都放空了,轻松无比。犹如回到了前世,她不是乔女,只是父母身边受宠的娇儿, 没有负担,没有责任,她随心所欲,她就是她自己。

这样的感觉, 已经很久很久,都不曾有过了。

她甚至有些不愿醒来, 只想留在这个梦里。

但是心底的深处, 却又隐隐仿佛有所羁绊,她被缠绕着,千丝万缕, 终究还是无法完全释放。

她不断地告诉自己,必须要醒过来。

她挣扎着, 终于醒来, 听到耳畔有焦急说话的声音。

那声音起先有些模糊,渐渐地, 变得清晰了起来。

是阿弟的声音。

“我阿姐如何了?”

“乔公子勿忧。女君应是过于疲劳所致, 好生休息几日,应便能痊愈……”

小乔的眼皮子, 动了一下。

原来不过片刻而已啊, 梦中的感觉, 却是如此的悠长……

“她方才晕倒了!你没看见?”

关心则乱,乔慈提高了音量。

小乔慢慢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了,乔慈在旁,正脸红脖子粗地冲着手足无措的军医高声嚷嚷。

“乔公子快看,女君醒了!”

军医擦了擦汗,惊喜地道。

乔慈转头,见小乔果然苏醒了,飞扑过来紧紧地握住她的手:“阿姐你可醒了!你如何了?方才你好好的突然晕厥,吓坏我了……”

小乔感到很是虚弱,定了定神:“我无事,应便如军医所言,只是有些累罢了。我再休息片刻便好,你勿担忧……”

乔慈方稍稍松了口气:“阿姐你好好休息。姐夫亲自追击匈奴,应很快便能回了。”

城围解后,魏劭领军继续北向追击匈奴,乔慈带来的羌兵和雷炎的守军则暂时留驻在原地。

小乔微微一笑,点头。

忽然此刻,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贾偲的声音传了过来:“女君,渔阳来急报,家中出了事!”

……

深夜时分,宗祠起火,朱氏被困在里面烧成重伤,怀里紧紧抱着她丈夫和长子的灵位。下人冒死将她从火海里救出的时候,她的嘴里还在不停念叨:“匈奴人来了!我护家庙!匈奴人来了!我护家庙!”

徐夫人之前病倒,被送往距离近些她也住惯的无终城养病,下人不敢拿这消息去惊扰她,是以送到了小乔这里。

……

时间要回溯到七八日前。

朱氏终于还是忍受不住煎熬,从范阳回到了渔阳的魏家。

乔女那日离开范阳时的神态和说话的语气,令朱氏感到了无比的压力。

她的心里生出了一个念头:乔女能做的事,她更能做。她才是魏家主母,绝不能让乔女比了下去,更不能让徐夫人和儿子轻看了自己。

便是因了这个念头,她竟压下心里的恐惧,冲动之下,以魏家守护者、要和魏家共生死的姿态,踏上了返途。

她回到魏家的时候,渔阳城中关于上谷围城的消息一日坏过一日。

她自是痛恨匈奴的,盼上谷的魏家将士能坚持到她儿子引兵回来的那一刻。

但是很快,当渔阳民众耳口相传,是乔女接替了徐夫人的位置,留在上谷激励军士守城,又是乔女的弟弟引来了羌兵援军,那时候,朱氏惊呆了,再一次地遭到了重重的打击。

她明白,从前儿子便视那个乔女如珠如玉,经此一役,倘若守住了上谷,那么往后,在儿子的心目里,乔女恐怕将把自己挤占的连半寸也容不下了。

她感到绝望、愤怒、痛苦,她彻夜难眠,心底的深处,到了最后,甚至爬出了一个令她自己也感到恐惧的阴暗念头。

她希望上谷城破,渔阳城破,这样乔女的一切心机便都会白费,而自己则能够以魏家守护者的姿态永远地存在儿子的心里,哪怕死了,在儿子那里,从今往后,自己这个母亲的地位也将再不能撼动半分。

朱氏被这样一个念头给深深地攫住了,如同中了魔怔,再也无法自拔。她一遍遍地幻想着渔阳城破,当野兽般的匈奴人冲入城门杀掠,到了那一刻,她将以自己的身躯牢牢守住魏家家庙的大门,让儿子、徐夫人以及所有的魏家军士都看到,她,朱氏,才是那个真正能和魏家同生共死的主母。

那一刻,将是她这辈子最为荣耀光辉的时刻。

她不再感到恐惧,反而越来越狂热地盼望那一刻的到来。她做好了全部的准备。

就在前天,关于上谷守城艰难的消息再次传至渔阳。自匈奴南犯以来,笼罩在渔阳上空的压抑气氛达到了空前的紧张,深夜时分,朱氏忽然便发了梦啸。

黄媪说,她衣衫不整地从屋里跑了出来,朝家祠狂奔而去,嘴里不断嚷着“匈奴人打来了”,奔到家祠里,她将人都赶了出来,闩了大门,随后不久,火光便从宗祠里冒了上来。

……

小乔赶回渔阳的时候,渔阳已经到处在传扬君侯回兵上谷,匈奴人大败而退的消息,多日以来笼罩着整个城池的紧张压抑气氛一扫而光,人人喜笑颜开。

朱氏被火烧的重伤,几乎面目全非,躺在那里奄奄一息,目光空洞。

小乔端了一碗药,在床边唤她。朱氏起先木然没有反应,良久,才仿佛被唤回意识,慢慢地将目光定在小乔的脸上,盯了她半晌,忽的,竟直挺挺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双手掐住了小乔的脖颈。

“匈奴!匈奴!我乃魏家主母!有我在,尔等休想入我魏家宗祠半步——”

她双目放着奇异的光,含含糊糊又咬牙切齿地嚷着。

一旁黄媪等人大惊失色,高呼“使不得”,慌忙冲上来阻拦。

朱氏力气竟异乎寻常的大,三四个人在旁连拉带拽,才终于将她那双手从小乔的脖颈上掰开。

朱氏双手在空中乱抓了片刻,双眼一阵翻白,忽又倒了回去,身体痛苦地蜷缩起来,嘴里发出不断地呻,吟。

药碗砸碎在地,小乔趴在地上咳嗽着。

黄媪慌忙来扶她。

小乔捂住脖颈,摆了摆手:“你去照顾她……”

忽然,外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门被人一把推开。

小乔转头,看到魏劭出现在了门口。

他的身上战甲未卸,袍角染血。

“男君!”

黄媪等人一怔,随即匆忙迎了上去,跪在两边,低头不敢再发半声。

魏劭双目落在床上朱氏的身上,身形定了一定,立刻疾步而入,从小乔身前掠过,几乎是冲到了床前。

“母亲!”

他的声音在微微发抖。

“医士呢?医士呢?人呢?”

他扯着嗓,厉声吼道。

“禀男君,医士昨夜一夜都在夫人边上,就方才出去小歇了下。婢这就去唤他——”

黄媪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慌慌张张地出去唤人。

“劭儿,是你吗?你回来了——”

朱氏慢慢地睁开浮肿的眼皮,目光在魏劭脸上停留片刻,吃力地抬手,想去抚摸他的面庞。

“母亲,儿子不孝,来晚了,竟让母亲受了这般的苦!”

魏劭握住朱氏那只缠着药带的手,声音低沉。

“我无妨,劭儿你莫为我担心……”朱氏眼睛里露出欣慰的光芒,嘴角噙着满足微笑,喃喃地道,“匈奴人打来了,破了渔阳城门,他们要对我们魏家列祖列宗不利,我便誓死守护家庙,决不让匈奴人得逞……”

魏劭低头,后背双肩微微抽动,声哽咽:“儿子都知道……知道,母亲别说了,先养伤要紧……”

“不不,我没事!我很好!”朱氏目光忽然落到魏劭身后的小乔身上,蓦地全身绷紧,指着小乔道,“叫她出去!我不要看到她——”

她皱眉,咬牙,喉咙里发出一声声的哀叹。

“母亲稍安!”魏劭极力地安抚她。

“劭儿!你还护她——她是匈奴人!匈奴人!我魏家容不下匈奴人!”

朱氏双眼翻白,全身不断地发抖。

魏劭回头,向小乔投来仿佛带了恳求意味的一瞥。

他的双目泛红,隐隐似蕴有泪光。

小乔朝他点了点头,慢慢地后退,退到了门口,转身跨了出去。

她回到了西屋,对着烛火独坐了许久。

春娘带着腓腓还在范阳,没有去接的话,一时还不会回来。

……

次日天亮,魏劭回到西屋的时候,房里已经空无一人了。

仆妇说,女君昨夜连夜去了无终。

女君还留了一句话,请男君放心,她会好生照顾祖母。

……

无终是个养人的好地方。徐夫人被送到这里后,病况便慢慢有所好转。

小乔过去的时候,她的精神比起之前,已好了不少。

半个月后,当朱氏去世的消息传来,徐夫人在小乔的搀扶下已经能够起身在庭院里散步了。

得知消息,她沉默了片刻后,说道:“糊涂人,亦可怜人。”

※※※※※※※※※※※※※※※※※※※※

元宵赛诗会的诗歌,烦请参加的亲,统一留言在152章,方便我最后统计~

谢谢大家么么~~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樱桃琥珀作者:云住 2水晶鞋作者:匪我思存 3倾城之恋作者:张爱玲 4密室困游鱼作者:墨宝非宝 5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