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折腰(烽火红绡)目录

夜话

所属书籍: 折腰(烽火红绡)

入夜, 魏府灯火通明。

已经热闹了一个白天, 徐夫人年纪大了, 到了这时辰, 难免乏, 场合上的面露完,这会儿自己先回北屋歇了,女宾也已陆续散去,剩下都是男人的应酬了。

魏劭迎来送往, 从早上起一直忙碌到了现在,将近戌时末了, 晚饭也没顾得上吃,送走几位远客,步履匆匆回返, 行至垂花门台阶下时, 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唤了声“魏侯留步”, 回头,认出似乎是随中山王使者而来的一个门下史,便停下了脚步。

那门下史到了魏劭面前,恭敬向他行礼,魏劭虚应,门下史奉承了几句,见魏劭似有些心不在焉, 笑道:“魏侯想是不认得某了。某多年前曾效用于中山国苏家。玉楼夫人尚在闺阁时, 某有幸曾见到过魏侯数面。不知魏侯可还有印象?”

魏劭微微一怔, 盯了门下史一眼,顿了下,问:“何事?”

门下史看了下左右,见无人,靠近一步,从怀里取出一个以细缎封口的香袋,双手奉了上去,低声道:“魏侯有所不知,某此次随同使者来渔阳,既为老夫人贺寿,也是受人所托,代传鸿书。玉楼夫人得悉魏侯大婚之喜,深感欣慰,此次原本是要亲自来渔阳,既拜老夫人,也贺魏侯新婚之喜,无奈身在洛阳,俗务缠身不得开脱,知某来渔阳,便叫某代传此书,以为恭贺。”

魏劭望着门下史手中那只精致刺绣的紫色缎面香袋,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门下史见他没接,抬眼悄悄觑了一眼。

门前挂了两盏灯笼,正有夜风掠着灯笼,飘摇着一片红光。魏劭面庞也被映的笼上了一层蒙蒙的不定红光。

他仿佛在微微出神,目光幽暗,融入在周围昏暗的夜色里,有些看不清。

门下史将香袋轻轻放置于台阶侧,朝魏劭躬身,后退几步,匆匆转身要走时,听到魏劭声音忽然响了起来:“代我传话,劭谢过玉楼夫人的美意,余者就不必了。”

他的声音有些沉。说完,从台阶上那枚香袋旁跨过,大步离去。

……

魏劭送走最后一个来客,与同送客刚回来的魏俨碰了个头,将余下尾事交给家中管事,二人叙了几句话,道别后各自分开。

魏俨出魏府大门,从跟了自己多年的亲随张岚手中接过马鞭,翻身上马,回到居所,已是半夜。

白日忙碌,没吃什么填腹饱物,魏俨入浴房,换了身宽松衣裳出来,于窗下自斟自饮,半壶酒下去,眼前不觉又晃出了乔女的模样。

白日在寿堂里,她明丽无双,没想到不但貌美,竟还聪慧过人,令他有些诧异。晚间送徐夫人回北屋时,她也随伺在徐夫人身畔,当时廊下灯火不明,她亦远远立于一群妇人当中,他却仍旧一眼便看到了她,借着夜色迷离,目光始终难以挪开,只是乔女姿若神女般不可亵渎,从头到尾,始终并未朝他多看半眼。

魏俨渐渐腹热,身内仿佛被点起了一股无名之火,酒虽在前,却口干燥热,扭脸见边上侍奉的宠姬望着自己,目光绵绵多情,笑了一笑,推开酒樽,随手将她扯了过来坐于大腿之上,闭目低头下去,深深嗅了一口宠姬衣领后颈内散出的一股幽幽兰香,脑海里再次浮现初次在裱红铺遇她时背身对着自己时露出的一截玉颈,肌肤新嫩,甚至能看出耳垂之畔,根根宛若新生儿般的细茸,浑身突然炽燥难当,再不可忍耐。

宠姬不知他今晚为何刚上来就这么凶悍,见他神色紧绷,不敢反抗,只能装出销魂,好讨他欢心。

魏俨撩起衣摆,忽然停了下来,慢慢抬起头。

窗前多了一个黑影,身材高大,魏俨一眼就认出了来人的轮廓。

他的目光立刻变得阴沉,刚才的欲,念瞬间消退,若有杀意涌了出来。

宠姬原本闭目等他宠幸,忽然见他停了下来,有些疑惑,睁开眼睛,见他似乎盯着窗外,好奇回头看了一眼,冷不防看到一个黑影立着,大吃一惊,尖叫了一声。

“出去。”

魏俨慢慢站直身体,淡淡道。

宠姬知道他是在和自己说话,手忙脚乱地拉回衣衫掩住前襟,低头匆匆小跑着出了屋。

窗外那个黑影翻窗而入,穿的是汉人衣裳,脱帽露出一张中年男子虬髯面孔,朝着魏俨当头敬拜下去,口中说道:“千骑长呼衍列前来敬问少主人,可无恙?”

魏俨冷冷道:“你来干什么?这里是渔阳,真当城中无人,我亦不会杀你?”

男子道:“日逐王想念少主人,仆奉命冒死前来回请少主人,侥幸避过哨岗,少主人若要杀仆,仆甘心受死。”

魏俨一字字地道:“这可是你自己找死。”话音未落,伴随着一声锵音,白光闪掠间,魏俨拔剑,剑尖笔直地刺入了男子的左胸。

剑一寸寸地进入血肉,很快,乌红的血从男子胸前的衣襟上涌了出来,慢慢渗开,滴溅到了地上。

男子脸色渐渐发白,单膝跪在地上,一双眼睛却笔直地望着魏俨,肩膀也不曾晃动一下。

“我再入一寸,你料你还能活?”魏俨目光森严。

“人迟早一死。死于少主人剑下,呼衍列无憾。”男子沉声说道。

呼衍姓氏是匈奴望族之一,以勇猛凶悍而著称,家族中人,多在王庭占据高位。

魏俨微微眯了眯眼睛,片刻后,慢慢拔出了剑,取了块帕,擦拭着剑尖污血,头也没抬,只冷冷道:“趁我没改主意前,立刻滚。往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男子撕下自己一片衣襟,潦草捆住还在不断往外涌血的伤口,最后以手掌按住,从地上慢慢站了起来,望着魏俨道:“多谢少主人不杀之恩。仆今日冒死前来,并无别意,王爷知道今日是先王妃之母的大寿,特命仆前来代王爷贺寿,若少主人肯代为转达,黄金胥纰二十锭,赤绨、绿缯各二十匹,健马二十匹,都已备好,就在代郡城外。”

魏俨冷笑。

“他的意思,是想叫魏家人知我已知身世,从此疑心不容于我?”

“王爷并无此意。”呼衍列朝他躬身,“少主人若不肯转达,王爷也只能作罢。仆带来了一封王爷亲笔所书的手信,请少主人过目。”

呼衍列从衣襟里取出一卷羊皮,放在了桌角,后退几步。

“仆不敢再扰少主人清静,先行告退。”

呼衍列朝魏俨再次跪拜。

“少主人的体腔里,流着我们引弓之族的热血,王爷对少主人日思夜想,如今单于年迈,左贤王处处忌备王爷,王爷亟待少主人回去助力,且以少主人雄才,也当鹰击长空,真就甘心一辈子就这样屈事于人,不得展志?”

呼衍列忽然说道,起身如法从窗口翻身而出,身影迅速消失在了庭院深处的昏暗之中。

魏俨手中剑尖点地,盯着搁在桌角的那卷羊皮纸,站着出神了半晌。

……

魏劭往西屋方向行去。

从早一直忙碌到此刻,迎来送往,比在外行军还要费神几分。

已经很晚了,喧嚣热闹了一天的魏府,此刻终于在夜色中恢复了宁静。

魏劭行到那个岔道口,目光落向左手侧的西屋,远远看到尽头隐有灯笼光在闪烁,略微加快脚步时,忽然看到东屋姜媪还立在路边。

姜媪见他来了,急忙趋步上前,躬身道:“君侯事可毕了?夫人命我在此等候君侯,请君侯过去叙话。”

魏劭皱了皱眉,想了下,最后转身还是往东屋走去,入了内室,在门口看了一眼,见自己的母亲朱氏跪坐在榻上,边上几个仆妇相陪,郑姝不在。

“仲麟来了?”

朱氏还是白天见客的装扮,见魏劭来了,露出欢喜之色,急忙从榻上起身,下地亲自来接。

魏劭到了屋内,跪坐下去道:“母亲深夜还不休息,叫我何事?”

朱氏望着儿子,目光里露出一丝惆怅之色:“母亲想念儿子,这才将他叫来,不过是想见一面,像小时候那样说几句话罢了,儿子大了,却对母亲疏远起来。仲麟,倘若无事,我便不能唤你来吗?”

魏劭微微一怔,终于正眼看向朱氏。见她容貌虽与从前无大变化,但仔细看,发脚却已掺杂了几根白丝,眼尾鱼纹也爬了出来,不知不觉,比十年之前,还是老了过去。

他想到自己小时,比起长兄,母亲总是更偏袒自己,心慢慢地软了些下来。

他的神色终于温和了,说道:“是儿子不孝。母亲教训的是。往后儿子会时常来看母亲的。”

朱氏露出笑容,从手边捧起一套折叠好的中衣,说道:“这是我亲手给你缝的衣裳。照你从前留我这里的旧衣裳比的。你回去后试试,若哪里不合身,跟我说,我给你改。”

魏劭急忙双手接过,放在一旁后,朝朱氏跪谢。朱氏扶住儿子,叹了口气:“和我还这么多礼做什么?你是我的儿子。小时候难道没少穿我做的衣裳?难道回回要向我跪拜?大了反而生疏了。”

魏劭微笑不语。

“今日事多,我见你就没停歇过片刻,想必也没空好好吃饭,肚子应该饿了吧?我方才替你准备好了,也是我亲手下厨做的,你小时候最爱吃的甜糯羹,这会儿还热着。”

朱氏转头,叫仆妇去端上吃食。仆妇很快送了上来。朱氏亲手打开碗盖,笑道:“我也许久没下厨了,不知道东西做的还合不合你胃口,你吃吃看。”

魏劭接了过来,低头很快吃完。

“好吃吗?”

魏劭放下碗,对上母亲怀了期待的目光,说道:“好吃。”

朱氏松了口气:“好吃就行。我再叫人给你盛一碗来。”

魏劭阻拦了她,笑道:“已经饱了。多谢母亲关爱。原本腹中确实有些饥饿。”

朱氏笑了,道:“你爱吃,往后我多做给你。我知道是我的不好。这几年,为了楚玉的事,总是催逼你,这才教你和我日渐疏远了起来。”

魏劭道:“母亲这么说,儿子十分惭愧。”

朱氏出神了片刻,望向魏劭,缓缓道:“我知道,我出身低微,这半辈子,虽已竭尽所能奉承你祖母,她却依旧看不上我。你父亲去了后,我处境更是艰难。我也不怨。只怪自己蠢笨,也没做好本分。如今她做主要你娶兖州乔女。乔家与我魏家血海之仇,你是知道的,故我一开始厌她,那日你带她回家拜见,我是给了她脸色看。只是等你走后,楚玉劝我,说老夫人既然这么做主了,想必有她深意,你既娶了,往后就是一家人,劝我好生相待,免得你夹中间为难。我觉着也是道理,木已成舟,我反对也无用,若处好了,日后跟前也能多个陪伴,故次日她来,我本是想善待于她的,不想她……”

朱氏停了一下。

“那日一早她来,向我请安跪拜,举止虽无失仪,只我看出,她应是为昨日我慢待她而负气,起来后便要走,我留也开不了口,恰好我那日早起了些,还未用膳,也是姜媪多事,请她下厨为我做一碗羹汤。原本我也不差她这一口的,怕她以为我仍为难于她,正要阻拦,不想她竟当场变色,拿你祖母来压我,说要回去给她抄经书。她对你祖母一片孝心,我哪里还敢留她,便让她走了。”

朱氏望着儿子,面露苦笑,“仲麟,你母亲就是这样一个无用之人,不但婆婆不待见,连新入门的儿媳也目中无我。你道我为何定要你纳楚玉?这些年你总是不在家,我身边无人陪伴,也就只有楚玉,能解我忧愁……”

她的眼睛慢慢红了,取出帕子,拭了下眼角。

“诸侯一妻八妾。我也没往你屋里放那么多人,不过是要你纳一个楚玉而已。楚玉也非洪水猛兽,入了你房,不但能伴我身边,也为我魏家开枝散叶。难道你连这么点事,也不肯为我做到?”

魏劭沉默着。

朱氏期待目光落到他的脸上,屏住呼吸等待。

魏劭迟疑了下,终于抬起眼睛,望着朱氏道:“母亲的意思,我明白了。请容儿子再考虑。”

朱氏原本担心他会一口拒绝,听他答应考虑,大喜,也不敢再催,忙点头道:“你肯考虑就好。你慢慢考虑,我不逼你了。”

魏劭微微一笑,道:“深夜了,儿子送母亲歇了吧。”

朱氏点头。被魏劭扶起,送到了房门口。

魏劭带着朱氏给自己做的衣裳告退而出。

“姨母,表哥可应允了?”

魏劭一走,郑楚玉便从房里的屏风后出来,问。

朱氏面露笑容,抚着郑楚玉的胳膊道:“我不逼他,以情动之,果然奏效。仲麟答应回去考虑了。楚玉,你这法子,实在是好,聪明的紧。”

郑楚玉却一怔:“姨母你都照我叮嘱的说了吗?”

“并无丢下一字一句。”

郑楚玉微微蹙眉:“姨母你都这么说了,表哥还说要考虑。我怕他万一只是敷衍,过两天又拒绝,该当如何?”

朱氏一愣,随即道:“放心。他若再推拒,姨母这里还有从大巫那里求来的法。生米做成熟饭,到时候,仲麟不纳你也不行。”

………………………………………

魏劭推门跨进门槛,春娘跟进来,问他饥饱,说了几句话,便听到脚步声,扭脸,帐幔一动,小乔撩开出来了,身上衣裳虽还整齐,眼睛却水汪汪带了点朦胧之意,看着就是刚从瞌睡里挣扎着醒来的样子。

“夫君回来了?”小乔站在他跟前,面露笑容。

魏劭眼皮都没抬一下,转回头将衣服交给春娘,让她拿去浆洗,道:“方才在东屋那里吃了宵夜,不饿。备水沐浴吧。”

仆妇急忙准备。很快妥当。魏劭进去浴房,春娘见小乔眼睛望着自己手上的衣裳,呶了呶嘴,压低声道:“说是夫人给做的。”

浴室里水声哗哗,小乔扭头看了一眼。

“不知道夫人说了什么……”

春娘看着有些担忧。

小乔没说什么。换了衣裳,自己揉了揉眼睛,等着。

过了一会儿,魏劭从里头出来,仆妇们收拾好出去,房门关闭了,像前些晚上那样,小乔等他上床,自己吹了灯,小心地爬上去躺了下来。

白天虽然没干什么体力活,魏家女宾迎来送往的门面事,现在也轮不到她,她就一直陪伺在徐夫人身边,但就这样,也累的够呛,刚才等着等着,熬不住就打起了瞌睡。这会儿终于可以睡觉了。

小乔闭上眼睛,意识渐渐再次朦胧之时,忽然听到魏劭的声音在耳畔响了起来:“我听说,你连一碗汤羹也不肯给我母亲做?那些抄经的解释,不过是借口吧?”

小乔打了个激灵,一下就清醒过来,睁开了眼睛。

昏暗里,魏劭翻身下床,过去重新点了灯。

屋里亮了起来。小乔见他上了床,半靠在床头躺下,转脸看着自己。

刚才虽然快睡着了,但也听了出来,他那句话的语气里,带了点质问。

但这一刻,目光看起来倒挺平静,辨不出喜怒。

都这么晚了,他为什么不睡觉,精神还这么好!

小乔慢慢地坐了起来,望着他的眼睛。

“是。抄经确实是借口。但不做羹汤,却并非我的本意。”她轻声道。

魏劭盯着她,“什么意思?”

“新妇侍奉婆母,婆母开口了,就算再惰怠,不过一碗羹汤而已,怎会不肯去做?实在是当时我有些怕……”

“怕什么?”魏劭眉头微微一皱。

小乔垂下眼睛:“婆母厌我至深。第一回拜见时,你也看到的,倘若不是你就在我边上,最后护了我一下,我都不知道要如何才好。那天早上你一早就走了,我只能一个人过去,见婆母神色严厉,我心里更加惴惴。姜媪忽然要我下厨去做羹汤。全是我的不好,当初在家中时,因为懒怠,半点也未曾下过厨房,黍米不分,全不知该如何下手。边上又没人指点。若真去做了,做出来的东西……”

她咬了咬唇,悄悄抬起眼睛:“当时也是我糊涂了。其实真要说出来,说我不会做,婆母也未必把我怎样。我却害怕婆母因此更加厌恶于我,就……就想出了那样一个借口……”

她说完,停下来,可怜巴巴地看着魏劭。

她讲述着时,魏劭眉头便皱了起来,等她说完,皱的更是厉害,已经快要夹死蚊子了。看了她半晌,最后抬手,闭着眼睛捏了捏眉心。

“行了,知道了!往后不许再这样,听见了没?”他的声音还很冷淡。

“知道了!明天起我就勤加练习厨艺,往后一定好好侍奉婆母。”小乔用力地点头。

魏劭依旧皱眉看着她,片刻后,她听到他吐出长长一口气的声音。

“睡吧。”

他嘴里吐出了两个字。

小乔如逢大赦,松了口气,急忙下床。趿鞋到了灯台前,正要吹灯,忽然听到身后魏劭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母亲想让我纳了楚玉,你是知道的吧?方才我答应了。”

小乔一怔,慢慢回过头,见他姿态松松半躺半靠在那里,一双眼睛投向了自己。

……………………………………………………………………………………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云中歌 大汉情缘(桐华) 2水与火(原名服不服)作者:红九 3夏梦狂诗曲作者:君子以泽 4我的漂亮朋友作者:陈果 5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