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折腰(烽火红绡)目录

12.10

所属书籍: 折腰(烽火红绡)

东屋。

朱夫人扶额坐于榻上, 双目呆滞。她的眼前,不断浮现出方才送儿子出行前的一幕:儿子和他祖母郑重辞别,敬重无比。和自己话别时,却不过叫她勿牵挂, 寥寥数语而已。

这便罢了,二十年下来,她也知道那个老太太在儿子心目中的地位,本也没指望要压过一头去。

但在最后临行前, 朱夫人却留意到,他的目光一直落在乔女的脸上。

儿子看着乔女的那种目光, 令朱氏在内心深处, 再一次深深地觉到了愤怒和失落。

她不敢放任自己去徐夫人。但对于地位和自己天然不对等的儿媳妇,她自然无所顾忌。

一个仇家的女儿,凭什么, 竟在儿子那里也要压过自己一头?

朱氏越想越生气,头疼, 心口也隐隐发疼。身后脚步声近, 转头,姜媪来了。

姜媪给朱氏送来一盏熬好的雪蛤。朱氏喝了两口, 便放了下去。

姜媪劝道:“夫人这些日辛苦了。雪蛤养神定心再好不过, 多吃几口。”

朱氏将杯盏推开,摇头道:“我实在吃不下东西。看那乔女装模作样, 我便胸闷难忍。”

姜媪叹气:“婢又何尝不是感同身受。也不知她在老夫人那里说了什么, 如今老夫人眼里独独只有她一人了。昨日食库石媪来向婢诉, 道女君虽还未撤她管事位,却另用旁人做事管账。这才几日功夫,她便动起了夫人的人。再给她些时日,恐怕夫人也无立足之地了。”

朱氏被戳中心事,心口突突地跳,脸色更加难看。半晌才道:“她有盲媪撑腰,我能如何?”

姜媪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俯过去低声道:“夫人,婢前些日照夫人的话去探望了郑姝,当时回来,有些话也不忍讲于夫人。怕夫人伤心。”

朱氏道:“何话?快讲!”

姜媪这才叹息:“郑姝当初回家,家中叔母惧于老夫人施压,匆匆替她找了户人家出嫁,丈夫粗暴,不懂贴心,如今郑姝日子甚是难过,见我之时,哭泣不止。我当时回来,怕夫人听了伤心,是故不敢提及。”

朱氏面露心痛:“是我害了侄女!”

姜媪道:“干夫人何事?郑姝提及夫人,依旧百般感恩。唯只提及……”

她停了停,朝西屋方向嘬了嘬嘴,“提及那屋里的那位,痛恨不已。”

朱氏咬牙道:“我何尝不恨!偏能奈何!”

姜媪目光微动:“也不是没法子。就看夫人你下不下的去手了。”

朱氏一怔:“何法?”

姜媪附耳过去:“大巫通巫咒之法。我听闻,只要获人生辰八字制作人偶,由大巫施咒作法,加以足够怨念,十天半月,其人必定暴病而亡,更妙之处,在于毫无殊态,旁人绝不会另有所疑。”

朱氏吓了一跳:“你叫我害命乔女?”

姜媪慌忙下跪:“夫人恕罪!婢也只是出于一时激愤,胡言乱语!夫人若不忍,便当婢没说过!”

朱氏摆了摆手:“我未怪罪!”她心烦意乱,难以决定。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脸一阵红一阵白。一时觉得姜媪此计,极是合她心意。转念又觉战战兢兢,不敢下手。

姜媪看了眼她脸色,低声道:“夫人,非婢多嘴。乔家本就与夫人有不共戴天之仇,恨不能除之以祭先主、先少主在天之英灵。夫人慈济,乔女非但不感恩夫人,反而处处作对。也就只有夫人这样才能容她了,自己反倒被逼的步步后退。”

朱氏猛地捏掌,指甲深深陷入掌心肉里,咬牙切齿道:“你所言不无道理!我再退让,只怕让她最后给逼进绝路!”

姜媪道:“并非夫人不容她,不过是为当日亡去的先主人先少主复仇罢了!”

朱氏一想到当日丧夫丧子之痛,便心如刀绞,转脸看姜媪:“此事如何做,才能妥当?”

姜媪压低声道:“实不相瞒,此计非婢所出,乃郑姝之意。夫人若首肯,婢再出府一趟,将此事交给郑姝,由她暗地去做,才掩人耳目。若真见效了,也绝不会叫人怀疑到夫人这里!”

朱氏听到是侄女的意思,更觉同心,遂不再犹豫。点头道:“如此甚好。这两日你看个时机再走一趟,把我的话带过去,叫她务必小心行事,不要授人以把柄。”

姜媪应了。

……

城南靠近城门一带,有户姓柳的人家。虽祖上不显,小门小户,但家有三进房屋,百十亩地,家中亦不缺奴仆。去岁,儿子又因孝名得到地方举荐,在临近昌县衙府里做了主记室,也是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清白殷实人家。

半年之前,有媒婆上门做媒,将一户郑姓人家里的侄女说给柳家的儿子。柳家父母打听到郑姝虽父母双亡,但有一姨母,却是君侯魏府的当家主母。郑姝回家之前,曾在魏府里住过多年。虽不知道郑姝为何大龄未嫁,如今又这样孑然回了郑家。但若能借此机会攀上魏府这门亲戚,旁的一时也管不了了,非但没有半点迟疑,反觉得自家高攀,当时一口答应了婚事。三个月后郑姝进门。柳家父母见郑姝容貌出众,嫁妆丰厚,心里欢喜,又因她和魏府的那一层关系,哪敢在她面前摆长辈架子,恨不得小心供奉起来才好。那柳家儿子爱新婚之妻貌秀,也是心悦。

柳家原以为天降良缘,平白得道了一门好姻亲。却万万没有想到,才半月不到,郑姝便开始变脸,每日里不是嫌弃饮食粗陋难以下咽,便责罚奴仆粗手笨脚服侍不周。柳家父母起先忍着,心想她在魏府过惯了锦衣玉食的日子,下嫁到自己家里,一时不能习惯,也是人之常情,更加小心供应。哪想郑姝吃定柳家不敢对自己如何,将从前被赶出魏府的怨恨不满全都发泄到了夫家,再过些时候,非但动辄叱骂家仆,连公婆也顶撞了起来,至于丈夫,更是冷讽热嘲,骂他无用,房里来兴时和他睡上一睡,厌恶时闭门不让上床。如今到了这时候,柳家父母方后悔不迭。恨当初自己贪图富贵,种下了苦果。那郑姝动不动就搬出魏府主母压人,哪敢做别想。至于柳家儿子,如今更是畏妻如虎,索性避到县里,一个月也不回来几趟,家里全成了郑姝的天下。

这日已经日上三竿,郑姝昨夜饮醉,睡到此时方醒。懒洋洋起身,被伺候着梳头之时,外头柳家父母看到门口停下一辆青毡骡车,车里下来一个老媪,腿脚略微显跛,认得是前些日魏府来过的一个体面老媪,不敢怠慢,慌忙出去迎接。姜媪眼里哪里有柳家父母,不过淡淡打了个照面,便似自家般的入内。房里郑姝听到姜媪来了,露出喜色,忙亲自将她迎进房里,叫仆妇献上茶果子,笑道:“前几日阿姆方来过看我,我还道下回不知何时才能又见面呢!”

姜媪笑嘻嘻应了几句,朝她丢眼色。郑姝知她应有话说,将房里下人屏退出去,紧闭房门,问道:“阿姆去而复返,可是有话?”

姜媪将她招到身边,耳语一番,郑姝听完,脸色微变,迟疑之时,姜媪道:“此是夫人授意。夫人一向深受那老盲媪之苦,不得已而为之。只是苦于自己不便出面,把你当成贴心的人,才将此事秘密交你去做。你想,从前若非那老盲媪从中作梗,你又怎会被赶出魏府,如今委屈嫁了这样一户破落人家?”说着,用鄙夷目光环视一圈房内摆设。

郑姝被触动心事,咬牙道:“阿姆所言极是!”

姜媪面露笑容,道:“夫人说了,只要办成此事,非但多少金帛都出的起,且往后家里,夫人为大,再接你回去,也不是不能。我这回来,夫人先给了些方便钱。”说着从随身褡裢里掏出一只钱袋,解开,里面露出金饼。

郑姝原本就恨徐夫人乔女。被迫嫁入柳家,原本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没想到姨母突然竟设计要秘密除去徐夫人,正投她心意,又打发了心腹姜媪来让她做事,岂有不应?思忖了一番,便下了决心,道:“钱我先收下,打点大巫那里要用。大巫轻易不肯出手。好在我从前与她有些交情,好好去求,不定也就成了。你回去静待消息。”

姜媪欢喜。二人各自叮嘱绝不能走漏风声,低声再三密谋,议定之后,郑姝这才若无其事地送了姜媪出去。

……

魏劭出兵离开渔阳,转眼三天过去了。

少了个魏劭,小乔没了侍奉夫君的一项职责,行动就自由多了。这三天里,除了些家事要她抽身处置,她早上睁眼就去北屋,晚间则等到徐夫人安寝下去,这才回来。

这日晚,徐夫人吃了药,歇下去前,微笑着,叫小乔明日起不必再这样守着自己了。

小乔道:“夫君出征,西屋里便空落落的,我一人留那里也没意思。不如来这里陪祖母。就怕祖母嫌我笨手笨脚反而碍事。”

徐夫人摇头,呵呵笑道:“怎会?祖母巴不得你一直都在我跟前。就是怕你太过吃力。且陪我这个老媪,实在也无甚意思,我心里知道的。”

小乔微笑道:“祖母慈颜,我只亲近不够,怎会没意思?等到祖母痊愈,到时不用祖母赶我,我自己也会偷懒了。到时候还望祖母勿怪。”

一旁钟媪道:“女君一片孝心。且这也是应该。老夫人不必心疼。等自己病好了,再多疼几分回去便是了。”

徐夫人笑了,道:“也罢。孙儿不在跟前,我便享享孙媳的福吧。”

小乔扶她躺了下去,安置好后,在旁陪着,见她渐渐睡了过去,这才起身,被钟媪送出。回到自己西屋,也觉得疲乏。入浴房泡了个热水澡,出来穿了衣裳,独自坐于灯前。

已经有些晚了。白日喧嚣隐去。偌大的一个魏府也陷入了夜的宁静。

小乔自己慢慢擦拭干了长发,出神之时,忽然春娘进来,附耳说了一声话。小乔让她带人进来。片刻后,东屋的黄媪便遮遮掩掩地入内,进了房门,向小乔见礼。

小乔让她免礼,又让座。黄媪连称不敢。

小乔微笑道:“春娘说你有事要说?”

黄媪便上前,压低声道:“这几日婢得了女君吩咐,便时刻留意夫人和那姜媪动作。今日午后,夫人睡去,那姜媪换了身衣裳,悄悄从后门出了府,未坐车,也未带人同行。婢见形迹可疑,悄悄跟了上去。女君可知她去了何处?”

黄媪顿了一顿。见小乔投来目光,压低声道:“她去了城西的一处高墙大户宅第,我跟过去时,见她在后门里一闪,仿佛里头有人在等,人立刻不见了。我不方便靠近,只远远在后头等着。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见她鬼鬼祟祟出来,匆匆回了府。我越想越觉奇怪,想起女君的吩咐,是以过来禀告。”

小乔问:“你可知道那户人家是谁?”

黄媪道:“婢在渔阳几十年,也知道些事情。仿似是一李姓乡侯孀妇的居所。”

小乔叫她将方位地址描述清楚。又细细地盘问,见应无遗漏,□□娘递给黄媪赏钱。黄媪推脱几下,接了过去,感激不尽。

小乔微笑道:“阿姆今日做的很好。回去后不要走漏风声。若有任何异动,再来告诉我。”

黄媪忙道:“不敢受女君的抬爱。婢一心只想服侍女君。如此婢先回了,免得被人察觉。”

小乔含笑点头。等黄媪去了,沉吟片刻,问春娘道:“前日你帮我送信出去,那人如今可还在?”

春娘道:“应还在的。我听那位郎君言下之意,渔阳似有他的故交,想再盘桓数日访友,过些时日再回。”

春娘应完,见小乔沉默,仿佛出神在想着什么,起先不敢打扰,后实在忍不住,问道:“婢见女君这些时日若有心思。到底出了何事?何以又问那位郎君的下落?”

春娘口中的“郎君”,便是数日前代比彘大乔传书到渔阳的那人。大乔在信里也提过一句,说那人名宗忌,本是徐州一世家子,与薛泰世代有仇,幼年家破,得拜高人习武,少年为游侠儿,仗剑游走四方。数月前回到徐州,刺杀薛泰未果,受伤遇险之时,恰被比彘所救。游侠儿向来重诺,二人又惺惺相惜,宗忌当即发誓效力,以报救命之恩。得知他夫妇欲送信北上到渔阳,说自己少年时,也曾远游去过,渔阳尚有一二故交。愿意代为送信。

如今乱世,道上处处险阻,南北通信更是不易。不知道多少离人家书丢失在了路上。得宗忌承诺,大乔当即写了家书,拜请他送到阿妹的手上。

大乔在信里还提了一句,说若有回书,也放心交宗忌带回。是以前日小乔写了回书,让春娘送到了宗忌所居的客栈。

此刻听春娘问自己,小乔沉吟了片刻,道:“明日你陪我,一道去见那位郎君一面。我有事求于他。”

※※※※※※※※※※※※※※※※※※※※

上章君侯乔妹互动,我自己写的很欢乐啊,大家为啥那么紧张,搞的我也好紧张吖~~

→_→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2庶女攻略(锦心似玉)作者:吱吱 3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4星落凝成糖作者:一度君华 5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