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折腰(烽火红绡)目录

12.2

所属书籍: 折腰(烽火红绡)

朱权原本是魏家下人。魏俨小时候起就开始服侍他的生活起居。魏俨十七岁娶妻搬出魏家后, 他也跟了出来。一年后魏俨丧妻,此后未再续娶。

于治军和边务这一方面,魏俨无疑治军有道,边务清肃, 毫无可指摘之处。但独身后,他便开始过起了放荡的私生活,于男女事颇放得开,身边女人更如走马灯的换。一年里留在渔阳的日子也不多, 犹如无根之浮萍。徐夫人关切,有时会将朱权唤去,询问关于魏俨的种种。朱权回来后, 偶也会劝魏俨续娶, 如此方能安定下来。

魏俨通常也不恼,一笑置之罢了。

这回魏俨动身又去了代郡, 走的有些仓促, 且那日临走又将姬妾打发了。朱权想起魏俨这段时日,比起从前, 回家后仿佛有些抑郁, 心里也是不宁。方才被一个老相识叫走吃酒,推却不了, 跟着去了几条街外的一间酒肆,坐下才饮了几杯, 留意到酒肆门外的道上, 不断有人往一个方向跑去, 口中呼着“起火”,出去察看,望见远处自己来的方向,果然隐隐有火光冲天,心里放不下去匆匆赶了回去。才跑到街口,远远看到竟果真是自家的宅子失了火,火势不小,熊熊冲天。

朱权大惊失色,慌忙呼人救火。只是北方的夏日本就燥炙,如今虽渐入秋,天气依旧热,加上多日没有下雨,火又已经烧了起来,如何还能压的住,只能眼睁睁看着大火渐渐将整座房子吞没。幸好魏俨性子孤僻,当初择选房屋时,不喜与旁人相邻,房子左右都无民居,这才没有波及开来,等火势终于小了,最后被扑灭,房子也早面目全非,屋顶坍塌,只剩了一个空壳,内里一应的器物家什,全都被烧了个精光。

朱权记得自己临出门前,屋内并未留下火种的。也不知道这火是如何烧起来的。唯一可能,要门就是灶膛里的残余火星没有盖住,这才蔓延了出来引燃了大火。

朱权悔恨不已,自责不该出去吃酒误事,自己一边收拾火场,又派人去向徐夫人禀告不提。

……

魏劭一早出门时,和小乔你侬我侬,依依不舍,约好说晚上赶回来吃饭。

到了傍晚,小乔沐浴新出,换了身新裁的以淡香薰过的樱草色轻罗衣衫,对镜稍稍点染了细香胭脂。

镜中之人双眉若裁,秋波横卧,面若芙蓉,色羡云霞,连她自己见了也是愉悦。

小乔开始等魏劭回来。一直等到了天黑,已经过了约好的饭点,却迟迟不见魏劭回来。

小乔渐渐有些不放心起来。想衙署也不远,正要打发个人过去看看,有个魏劭的亲兵来了,传了句话,说君侯有事,不回来吃饭了,叫夫人不必再等。

魏劭平日事务繁忙,临时有事也是经常,小乔不疑有它,自己先去吃了饭。

魏劭对猫敏感。那只猫咪虽还没被送走,但小乔洗过澡了,晚上也不敢再去和它玩耍,唯恐不小心沾到了猫毛或者猫唾引发魏劭不适,回房后无心做别的,静下心后,坐下去继续抄着经文。

屋里宁静一片,偶有案头灯花爆裂发出的轻微噼啪一声。

小乔静心凝气,右手握笔,随着笔尖勾提挑捺,细腻洁白的帛面之上,渐渐地写满了一行行的娟秀雅丽的字。写到“譬如大海一人斗量,经历劫数尚可穷底。人有至心求道,精进不止,会当克果,何愿不得”的时候,她双眸注视着这一行字,慢慢地停了笔,最后将笔搁到架上,支颐对着案头的烛火,渐渐地出起了神。

魏劭无疑是喜欢她的。最近甚至渐渐让她感觉到了迷恋的程度。至于他喜欢,或者迷恋的是她的脸肉还是她这个人,坦白说,小乔并不知道。因为两人在一起,哪怕是白天,魏劭对她做的最多的,也就是摆弄她,和她做男女的那么点事儿。

除此之外,小乔就想不出来,两人之间还有过关于别的什么内容的谈话。

有时情浓之时,她其实有点想问,却没有底气去问。更没有底气去试探:到了有一天,他会不会放过乔家。

小乔知道这种想法既幼稚又可笑。希望男人因为一个女人而放下心底里的仇恨,这个女人是要有多伟大,才能化解去男人心中的原本被视为不共戴天的仇恨?

大约也就只有佛祖,才有如此普渡众生的大能了。

“心常谛住度世之道。于一切万物,随意自在。”

她记得前几天抄时,经文里还有这样一句话。

她不过一普罗凡人,不知何为心里谛住度世之道,但时刻提醒自己,心常住着度己之道,能够度己了,倘若可以,再想和这个男人的关于一辈子的事,或许也是不迟。

……

魏劭迟迟未归。

夜深,小乔在房里留着灯,自己先上了床。

她心里有些挂着魏劭,睡睡醒醒,醒醒睡睡,一直过了凌晨,应该已经是子时了,朦朦胧胧梦到了大乔和比彘。

梦是片段零散的。她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冷不防却对上了一双闪着微微幽光的眼睛。

魏劭不知何时竟已经回房了,没发出什么动静,也不上床,竟就站在床前,仿佛刚才一直这样盯着自己在看。

小乔被吓了一跳,轻轻拍了下胸口,呼出一口气,从枕上爬坐了起来,看着他带了娇音地埋怨:“你是想吓死我吗?回来怎么也没声音。”

魏劭收回了注视她的目光,转过身,自己开始脱衣,道:“见你睡着了,便没叫醒。你自管睡吧。”

他脱了衣裳去了浴房。片刻后就出来了。小乔问他肚子饿不饿,他说不饿。随即吹了灯,上床躺了下去。

刚才他转过身的时候,小乔其实就觉察到了他的神色有些异样。和早上出门前,判若两人。

现在他这个样子,小乔更加觉得他有点奇怪。和他并肩躺了片刻,也没见他搂抱自己,只仰面躺在那里,仿佛睡了过去似的,实在死反常,终于忍不住问了声:“今日衙署可是出了什么事情?晚饭也回不来吃。”

“小事。只是繁琐,故费了些神。”魏劭应道。

小乔听出他声音似乎带了些疲倦,有心事的样子。迟疑了下,朝他靠过去了些,柔声问道:“你怎么了?我觉着你好像不大高兴。早上出去也不是这样的。”

“无。”魏劭道,“只是今日事多,这会儿有些乏。不早了,你也早些睡。”

小乔听了出来,他此刻似乎也不大愿意和自己多说什么似的,便沉默了。

当夜小乔平添了几分心思,睡的很浅。魏劭却始终一动不动,更不像之前那样,睡梦里也要伸手过来摸摸抱抱她。也不知道他是睡的太沉了,还是如何。如此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两人起了身。小乔觉得有些精神不济,看魏劭,脸色似乎也不大好。两人收拾妥了,出门去徐夫人那里。走下台阶时,那只暂时还养在春娘房里的猫咪从走廊上一路撒欢地跑了过来,跑到小乔的脚边,钻到她的裙下,绕来绕去地蹭着,喵呜喵呜地轻声撒娇。

魏劭停下了脚步。

小乔见他两只眼睛盯着猫咪,仿佛想起了什么,神色里露出了些僵硬,疑心他是上回过敏了,对猫感到厌恶。

只是这厌恶,就和昨晚他回房后的沉默一样,来的有些平白,让她摸不到头脑。

前两天也没见他如此。

小乔急忙一把抱了猫咪起来,交给追上来的一个侍女,叮嘱她看好。

魏劭已经抬脚往前去了。小乔跟上了他。两人一起到了北屋。

今天是十五。朱氏也来了。比魏劭和小乔稍早到的。原本向徐夫人问完安,已经要走了,见儿子来了,便又停了下来。

进了北屋后,魏劭终于一改昨晚回来后便开始的沉默,显得正常了起来,和徐夫人应对时,脸上也露出微笑。和小乔向徐夫人叩安,闲话了三两句,徐夫人道:“你们还不知道吧,昨夜你表兄的房子也不知如何竟失了火,朱权说烧的精光。幸好没伤及人命,也未波及邻坊。他这两日回来,叫他住家里吧。从前我就不高兴他搬出去,出了这事,正好叫他回来。”

小乔感到有点意外。看了眼身旁的魏劭。他面上没什么表情。只双眸微敛,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倒是朱氏,听到魏俨要回来住,脸上便露出厌恶之色。虽然已经在极力遮掩,但眉梢眼底,还是掩饰不住。

徐夫人冷冷扫了她一眼。她便有些讪讪,低下了头。

这一幕落入了小乔的眼。小乔心里也是有点感触。

和朱氏这个婆婆处了这么久了,也打过多次交道,其实多少也有点摸到了朱氏脾性。

一个人的眼界心态,与出身以及因为出身而在小时能得到的教育有着很大的关系。但这也并非必然。倘若怀了一颗开阔的心怀,出身教育方面不足而导致的眼界狭窄也会随着后来的阅历而慢慢地打开,积淀到一定时候,人也必然脱胎换骨。

可惜朱氏不是这样。即便到了现在,她似乎一直没有找准自己侯府夫人的身份定位。

小乔当然没资格可怜她。对这个婆婆,也没到深恶痛绝的地步。

只是不喜欢她罢了。

“过两日便是鹿骊大会,听说你阿弟也要参加骑射?”

徐夫人转而问小乔,显得兴致勃勃。

小乔笑应了声是:“也没想他到时候出风头。难得遇到这样的盛会,少年人难免心向往之。故我也没拦。”

徐夫人笑道:“为何要拦?少年人本就该有好胜之心。好胜方能夺胜。我往年都会亲自赴会。今年你初来我家,也当露个面。到时与我同去。”

小乔在朱氏的目光下躬身道谢。

“对了,你小舅子可有称心的坐骑?”临告辞前,徐夫人想了起来,又问了魏劭一句,“若无,你给他选一匹好的,趁还有两天加紧练练。”

“禀祖母,表兄之前已经赠过一匹青駹马给他了。”

魏劭应道。语气淡淡。

徐夫人放心了,点头笑道:“我就知道他办事细心。你小舅子刚来那两天你不在,还全是他替你接待。等这阵子大家都忙过去了,你得好好谢谢你长兄。”

魏劭微微一笑。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作者:电线 2假日暖洋洋作者:梵鸢 3佛跳墙作者:念一 4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 5治愈者作者:柠檬羽嫣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