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折腰(烽火红绡)目录

第 166 章

所属书籍: 折腰(烽火红绡)

魏劭一怔, 好在反应奇快, 没等小乔展开, 刷的便将卷宗从她手里拿走。

小乔看了他一眼, 摊开白白嫩嫩一只手, 朝他笔直地伸了过来。

魏劭将那只捏着卷宗的手背在了身后,干笑:“这篇写的不好,你看别的……”

“我要瞧瞧。”

小乔笑望着他。

魏劭不动。

小乔便自己伸手到他背后,抽他手里的卷宗。

魏劭捏着不放。

小乔脸上的笑容没了。

“松手!”

魏劭手一松, 卷宗便被她抽去了。

见她翻开卷宗,低头浏览着文章, 视线最后落在名栏上,凝神若有所思,压下心里咕嘟咕嘟冒泡的酸意, 说道:“高恒此文, 空堆砌辞藻罢了, 实则言之无物。蛮蛮以为如何?”

小乔放下卷宗。

“方才来的路上,正好遇到了方博士,我顺口问了声会试判卷。博士的意见倒是和陛下你截然相反。据博士所言,高渤海的答卷点为鼎元,当之无愧。”

魏劭一窘,干咳了声:“非我诋毁前朝!像方希那些人,到底是如何才混成了太学博士的?分明一篇杂烩, 硬要说成什么鼎元之文!还不是因了高恒的那几分名气, 写出来便是狗屎, 他们闻起来也是……”

他原本一脸义愤填膺的模样,见小乔望着自己,声音渐渐地轻了下去,终于停了下来。

“继续啊!”

小乔还侧身坐在他的膝上,见他停了,催了声他,挑了挑秀气的眉头。

魏劭和她四眸对望片刻,忽道:“你也故意和我作对是不?我直说了吧!我就是看不惯这个高恒!何况……”

他斜眼看着她:“何况他来考,分明就是别有所图!你敢说你不知道?”

小乔盯了他片刻,原本还绷着脸,忽然实在憋不住了,嗤一声笑了出来。

“何为别有所图?你说清楚!”她笑吟吟地道。

魏劭一气之下说溜了嘴,原本还有点担心小乔着恼,忽见她笑,色若芙蓉,心神一荡,趁机一把抱住了她:“可是你要我说的,我说了你可别怪我!从前我就知道这个高恒对你别有所图!分明你已嫁我为妻,他却说你是他什么知己,这便罢了,竟还敢开口邀你去看云门摩崖?他不是对你别有所图是什么?原本我想着,这么些年过去了,我本也不和他计较了!没想到他如今竟又来……”

他停了一停。

“又来什么?”

“又来引你注意!”

魏劭越想越恼,“以渤海高氏之名,他要做官,前朝时候早就做了!偏早不出来,晚不出来,非这时候冒出来参加科举,分明是他听说了这科举之制是你所倡,这才故意投你所好,引你注意!”

“你羞不羞!多少年前的老皇历,腓腓也都三岁了,亏你竟还牢牢记着这么点芝麻大的小事大做文章!科举制刚出来的时候,天下士族反对声一片,我知道陛下你英明神武,不屑靠旧日地方士族来稳固江山,可要是他们真抱团起来反对的厉害了,地方也不稳定,陛下你又不能因为这个就砍他们脑袋,你还得想法子摆平,是吧?高渤海不但公开支持陛下,而且顶住压力参加科举,以他的影响力,这才封住了士族之口。大燕开科举,目的是什么?不拘一格,网罗天下英才!如今他凭才华一路到了会试,你非但不奖赏,反而无理取闹!”

小乔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心口:“我看你啊,心眼比针鼻都大不了多少!”

“我就这样,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魏劭阴仄仄的,“那些士族再闹,惹恼我了,有的是法子搞死他们,无须他高恒出来给我充好人!”

小乔眉头微微蹙了起来:“我怎么觉着,你有昏君的潜质啊?”

“昏君就昏君!”魏劭眼睛也不眨一下,“不管你说什么,总之这个高恒,我看他就是不顺眼!他文章写的再好,治世再有能力,也休想我录他!”

小乔盯了他一眼,将他抱着自己腰肢的两只手给拿开,站起来似笑非笑道:“陛下开心就好。妾先告退了。”

转身便往外去。

帝后同处一室时,宫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若非召唤,宫人必都主动退在外头。

所以这会儿,偌大的宣室里,就只有帝后二人。

“站住!”

“回来!”

“等等——”

小乔走到门口身,身后起了一阵脚步声,魏劭追了上来,从后拽住了她的手。

“我录他为第二名!这样总行了吧?”

小乔回头。

“这个榜首,我是不能给他的!开科取士,虽不是将士族子弟拒之门外,但这首场的用意,却是朝廷向天下人表明不拘一格用人才的决心,这话还是你跟我说!高渤海文章就算好,首场取他为榜首,便是悖逆了新政初衷!我取他为第二名,大不了再额外给他些封赏,算是夺了他榜首位置的补偿!”

“这样,你可满意了?”

他臭着一张脸。

小乔慢慢露出了笑容,她伸臂环抱住他腰身,踮起脚尖,亲了亲他,唇凑到他耳畔,低低地道:“我夫君明明英明堪比尧舜,方才却偏要乱吃飞醋,也不怕人笑话……”

魏劭脸色软和了。

“蛮蛮眼里,只有陛下一人,天下其余男子,莫说没有再胜过陛下的,便是真有,蛮蛮也决计不会多看一眼的……”

终于等到了美人儿这样的绵绵情话,魏劭半身便酥了下去,方才的闷气立刻全都不翼而飞,一把反抱住了她,耳鬓厮磨,忽想了起来,忙道:“蛮蛮,我知你一直想看那块云中摩崖,我从前也说过,要带你去看的,只是一直不能脱身,到如今还没成行。不如把事情放一放,我带你和腓腓出宫!”

小乔一怔,笑着摇头:“摩崖可看可不看,夫君不必特意为了我而大费周章无谓出巡。”

魏劭当时含含糊糊地应了,心里却憋着这事,第二天召了公孙羊来,将拟定的科举前三甲给他看了,然后,重点向他透漏自己想出宫一段时日的想法。

谁知话还没说完,就被公孙羊以一堆听起来很有道理的理由给阻拦了。

皇帝心里郁闷,只得压下了念头。

半个月后,大燕的首场科举取士放出了皇榜。

最引人关注的渤海高恒夺了榜眼之位。

首场科考,头三名里,寒门士子占了两位,士族一位,这样的结果,可算皆大欢喜。

高恒虽未能占的魁元,但也算达成了初衷,并无任何遗憾。

那日皇宫赐宴,帝后联袂而来,多年之后,终于再次得以和当年在西王母神殿里一同作画题词过的那位女子见面,这令高恒感到十分激动。

乔后在他心目之中,早已成了女神般的存在,绝无半点亵渎之念。何况以她的地位,自己岂能心存不敬?

他本无入仕之心,何况时下,像高恒这种出身士族的才子文人,骨子里清高风流,皇帝未必也真正放在眼里,但当年那位令自己一见难忘的燕侯夫人,却不一样。她如今贵为皇后。他又听闻,朝廷颁布的科举新制,最先是乔后所倡,得知士族纷纷反对,他立刻热血沸腾,什么也没多想,站出来就表示支持。

能够为乔后效上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高恒与有荣焉。

是以今日皇宫赐宴,他跪受乔后赐酒,见乔后向自己含笑点头,又亲切问话,心里激动万分,眼睛里一时也没了皇帝,以致于一时失态,忍不住道:“微臣处有天下十大摩崖的拓本,尤其云中摩崖拓本,乃我亲自拓制,几与原作分毫不差。皇后若不弃,微臣愿敬献皇后,聊表忠心。”

皇帝脸色微微一沉。皇后含笑婉拒,称不敢夺爱。高恒面露憾色,皇帝的脸色,却才稍稍好了些。

半个月后,皇帝封官,将高恒远远地打发出了洛阳,这才终于觉得舒服了许多。

只是他心里始终还是惦记着一件事。

两个月后的一天,终于,一件庞然大物,被装在一个高三丈,长达四五丈的封闭大箱子里,前头以六马拉驾,在神色严肃的贾偲的指挥下,由一队士兵前后护送,入了洛阳的南城门。

这看起来十分沉重的巨大箱子,招摇过市地穿了半个皇城,排场浩大,几乎引来半城居民,目送它最后被送进了皇宫的大门。

箱子里到底装了什么?

路人议论纷纷,最后大家比较认同一个说法,从重量和护卫的级别来看,箱子里应当装满了金银和宝器。

路人的热议随风飘入贾偲耳中的时候,他那张紧紧绷着的脸,简直快要崩溃了。

他颇是担心,要是洛阳民众知道箱子里装的其实是一块顶着云中当地人敢怒不敢言的白眼、征调了几十个石匠没日没夜地从山头上凿下来的大石块,为了把这块大石头顺利运进洛阳,中途水路陆路连续辗转,耗费了无数的人力物力,其实不过就是皇帝为了讨好皇后而干出的一件即便在他看来也觉得有点荒唐的事儿,民众会不会在背后编排皇帝是个极有可能一世而亡国的昏君料子?

※※※※※※※※※※※※※※※※※※※※

我又算了下,上章那个时间点,小公主应该已经三岁了,我去改了下。

下面就是猫妖篇了。

写的很散,我其实也不大擅长写这种日常向的,大家不喜欢的话,不用看了。

再正式自荐,我下一个准备写的古言,,暂时叫《表妹万福》,专栏里已经挂了文案,求收藏~~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 2霸王别姬作者:李碧华 3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4第四部 光芒纪·星芒作者:侧侧轻寒 5橘生淮南·暗恋作者:八月长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