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折腰(烽火红绡)目录

12.19

所属书籍: 折腰(烽火红绡)

…………………………………………………………………………………………………………………

于天子之外的民间, 正旦日最重要的一项活动,便是宗族祭祀家庙祖先。

魏家也不例外。

十月上辛日,为正旦祭祀祖先而酿造的冬酒已经出酒。

三天前起,徐夫人开始沐浴更衣, 整洁身心。

宗族里的祭祀执事,也将祭祀事项全部安排妥了,只等那日到来。

去岁正旦日,魏劭因战事阻滞, 和新婚不久的小乔留在了信都,错过祭祀。

徐夫人本以为今年正旦, 又要错过。不想终于提早一日, 竟及时归家。十分的欣喜。

昨夜到家迟,到时候已是深夜。入了西屋胡乱收拾了下,洗个澡, 小乔和魏劭便睡了下去。因路上颠簸颇辛苦,小乔头一沾枕头便睡了过去。次日的一大早, 窗外天还透黑着, 五更不到,小乔心里装着事, 一下从睡梦里挣醒过来。睁开眼, 看到房里银烛静静亮着,枕畔的魏劭却已经不见了。

一早要祭祀家庙, 他今日事也多, 想是不知何时, 已悄悄起身了。

小乔爬坐了起来,拥被发起了呆。

去年的这一日,她人在信都,没参与魏家的宗族祭祀。

按说,今年人回了,作为魏劭的妻,她自然是要参与今日这个家族活动的。

但是小乔却没忘记,去年她以新妇身份刚到魏家的时候,魏劭根本就没有带她去参拜过家庙。

从礼制来说,她当初的婚礼,至今其实还少了最后、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步骤:以新妇身份去参拜夫家的家庙。

只有参拜过家庙,才真正表示被夫家认可接纳。

当然,小乔自己并不在意这种虚礼。都一年过去了,她本也早忘记了当初的这一茬事儿。

但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她再次面临是否要被拒在家庙门槛之外这一关,难免便想起了当初的事。

因为昨晚到的太晚,她和魏劭归家的消息递到徐夫人,两人只到她跟前叩了个头,粗略说了几句路上的经过,便回了西屋歇了下来。是以当时,徐夫人也没提今早的事。

以小乔的猜测,徐夫人应该要带她参加家庙祭祀的。

但魏劭那边,小乔却有点不肯定了。

从他一早悄悄就起身走了,也没叮嘱自己一言半语,她越发觉得,他大约还是不乐意让自己这个乔姓人踏进他魏家的家庙。

………………………………………………………………………………………………………………

小乔迟疑着的时候,忽然门外起了一阵轻悄的脚步声,接着门推开了,屏风后春娘领了侍女转了进来。

“女君该起身了。再睡,怕要赶不上家庙祭祀了。”

春娘笑盈盈地到了床前,将床帐勾起,示意侍女将捧来的衣物放下。

小乔看了一眼。

是套青白色的缥丝深衣。祭祀用的女服。

春娘道:“男君四更便起了,叫婢不要吵醒你,让你再睡些时候。婢见时辰也差不多,便来唤女君起身。”

小乔默然,掀被下床。梳洗过后,换上那套缥丝深衣。吃了几口送上来的早点。此时天依旧未亮,正要去北屋,听到门口仆妇唤“男君”,转头,见魏劭进来了。

他也穿着一整套的黑色祭祀礼服。长冠,外玄色深衣,内着绛色缘领和衣袖的中衣。

礼服庄重,显得他人也越发长身而挺拔,双目炯炯,精神奕奕,油然一种庄严家主风范扑面而来。

小乔便朝他迎了过去,唤他“夫君”。

魏劭打量了她一眼,微笑道:“祖母那边应也快好了。我们好过去了。”

小乔点头。便随他出门,两人往北屋去。

五更起,魏府的大门、仪门、内门等全部正门都已打开,灯笼从大门起始,如火龙般沿通道一路点了进去,整个魏府灯火辉煌。

到了西屋的垂花门前,小乔远远看到内院也是灯火通明。登台阶的时候,习惯性地低头提了下裙裾,却见侧旁伸过来一只手,抬头,见魏劭停下了脚步,正扭头望着自己。

黑早,冷。但小乔心里却有些暖,将自己的一只手放进了他同样温暖的掌心。

魏劭握住她的手,带她登上台阶,跨过门槛,一直到了徐夫人正房门前,方松开了她。

两人进房。徐夫人早起身了。她受了拜,目光在二人面上巡了一圈,满意点头,笑道:“甚好。这就去吧。亲族们想必应都在等了。”

…………………………

魏家的宗祠在魏府正西的一座独立大院之中。五间的朱红大门,平日总是关闭,今早大开。魏家宗族族人都已齐聚到此,正等候在两旁的抱厦里,男女分列,立满了两间的屋,皆都屏声敛气,静悄悄没有发出半点的声音。

小乔第一次跨入这座令她第一感觉阴暗森冷的院里。

她随着徐夫人和魏劭,在许多双目光的注视之下,沿着脚下那条宽阔的青色甬道进入到了祠堂。松柏苍翠,肃穆庄严,堂门陛台的两侧,置了两只半人高的古色斑斓的巨大青铜焚鼎。鼎内已经焚着茂盛香火,两蓬青烟从鼎口袅袅而起,空气里漂浮着浓烈的香火气味。

魏家宗族的执事早已带人等候。恭敬迎了徐夫人并男女君入内。内里烛火辉煌,神位的上方,悬了“祖德流芳”横匾,左右各一神联:敬恭明袖则笃其庆;昭穆列祖载锡之光。之下供桌。桌后便是魏家历代神主之位。始祖居中,以下代代,父子以昭穆左右依次序位。

密密麻麻两排神位之末,小乔看到了两个她再熟悉不过的名字:先严魏公讳经大人之神位。先兄魏保之神位。

这两只神位,是以魏劭之名而立的,省略了一切的尊衔,简单明了。

小乔悄悄地望了身旁的魏劭一眼。

他的神色肃穆。近乎没有表情。双目越过前头徐夫人正向先祖拈香虔诚祝祷的背影,一直落在那两张被漆成了黑色的乌沉沉的木头神位之上。

徐夫人拈香祝祷完毕,便是魏劭小乔。小乔跪于铺设在神位前的跪垫之上,行大礼后,再无杂念,静心敛气,恭恭敬敬献香敬爵,闭目诚心地祝祷了一番。

祭拜礼仪结束,最后走出家庙的大门,小乔下意识地回头望了一眼。

彼时天大亮,新年正旦日的第一缕朝阳正从云后喷薄而出,照在了那座大殿正脊的鸱吻之上,光明而辉煌,将小乔心底里起先留下的那种阴暗森冷之感,立时驱逐的无影无踪。

………………………………………………………………………………………………………

正旦日,魏劭祭拜宗庙过后,径去了衙署,于堂中受赶赴而来的各郡县长官以及部曲将吏的拜贺。

小乔这一日,也并不比他空闲多少。

朱夫人至今还未解禁足,以养病不便见人之名,连早上的宗祠祭拜都没露面。

徐夫人如今不大见客。加上为起早祭拜宗庙,回了后精神有些不济,歇了。小乔便完全代替了朱夫人作为魏府主母的职责,今天从早到晚,一直在应酬渔阳城中前来拜贺的各家命妇。直到傍晚,方空闲了下来。喝了口茶水,又去北屋服侍徐夫人用饭。徐夫人问了些她这趟回兖州的情景。小乔捡能说的说给她听。听闻丁夫人病体已经无碍,徐夫人也是欢喜。用完饭,端详了下小乔,心疼地道:“你赶路本就辛苦,昨夜到的晚,一早起又忙碌到了此刻。且回吧。等劭儿外头回了,叫他也不用来我这里,你俩早些歇息。”

小乔应了。见徐夫人再三地催,才起身出来,回到西屋,沐浴换了家常衣裳,方吐出一口气,整个人放松了下来。

魏劭宴饮完毕,天透黑的戌时末才回来。

他应该喝了不少的酒,脚步浮晃。

小乔一直在房里等他。听到外头仆妇起了声音,忙出去相迎。

魏劭撑她肩进了屋,一头便仰在床上,闭目一动不动。

小乔见他醉的厉害,一张脸通红,酒气喷人,也顾不得埋怨了,帮他除靴脱袜,亲手拧了湿热毛巾,替他细细地擦脸。擦完了脸,又帮他擦手脚,给他盖好被子,起身出去,叫春娘和仆妇们都各自散了,回房后关门,自己也脱衣上床,钻入被窝,轻轻躺在了他的身侧。

她闻着帐子里经由他的呼吸渐渐带出淡淡醇酒气息的空气,慢慢闭上了眼睛。

下半夜的时候,她被身畔那个男人给弄醒了。

两人已经日渐熟悉彼此的身体,他渐渐也会照顾她的感受了,此前总会先和她温存一番。

但这会儿,黑暗里的他好像又变回了一开始的那个魏劭,全然不顾她的感受。

他的鼻息很急,呼吸扑到她的面庞上,小乔还能闻到一股酒气。身体皮肤也很热,像火炉一样。

等到终于结束,喘息慢慢平定,小乔感到自己脸上、身上,糊满了不知道是眼泪还是汗水的湿哒哒的一层,整个人很不舒服,便拿开了他搂住自己的那条胳膊,从他怀里坐了起来,要下去清洗。

魏劭的那条臂膀却忽然再次伸了过来,将她一把摁回在了自己的胸膛里。

“你嫁我的第一天起,便是我魏家的人了。往后不要再和兖州往来。我会护你一世。”

黑暗里,僵住了的小乔听到魏劭在耳畔如此说道。

………………………………………………………………………………………………………………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作者:籽月 2莫负寒夏作者:丁墨 3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4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5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