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折腰(烽火红绡)目录

12.27

所属书籍: 折腰(烽火红绡)

小乔睡的不大稳当, 朦朦胧胧间,喉咙里一阵发痒,咳嗽了几声,人便醒了过来。感到小腹有些胀。眼皮子也没睁开, 下意识地含含糊糊地道:“春娘,我想小解……”

她实在是到了如今,一个人晚上入浴房,也依旧感到发瘆。连解手都要春娘陪在门口的。此刻, 话说出来了半句,脑子忽然醒了过来。意识到这是深夜了。春娘这一个月来照顾自己, 凡事亲力亲为, 也是累的够呛了。

她便揉了揉眼睛, 正要自己悄悄爬起来, 忽然身后伸过来一双坚实的臂膀,便将她从被窝里轻轻地托了出来。

这绝对不可能是春娘的手臂。

她也没这样的力气。

小乔一愣, 人彻底就苏醒了。心脏瞬间狂跳起来。正要张嘴惊呼,耳畔响起一个男人的低语声:“是我。我回来了。莫怕。”

这声音她非常熟悉。但这语调, 却是她从未听到过的温柔。

她慢慢睁开眼睛, 对上了魏劭的正俯视着自己的那双眼眸,目光便这样地交织在了一起。

小乔定定地望着魏劭,眼睛一眨不眨, 双眸渐渐蒙上了一层湿漉漉的雾气, 忽然朝他伸出双臂, 紧紧搂住了他的脖颈, 口里含含糊糊地唤了声“夫君”,将脸紧紧地埋在了他的胸膛里。

魏劭被一双玉臂紧紧地攀住了脖颈,双臂里抱着个身子。

那身子带着温热,蜷缩成了小小一团,在他怀里一动不动,宛若婴儿般娇软而柔弱。

他胸膛里的五脏六腑,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扭住了,慢慢地紧紧纠结在了一起。

他忽然感觉自己难受极了。

他不自觉更加用力地圈住了她,贴唇到她耳畔柔声哄:“蛮蛮勿再怕了。全怪我,是我的不好,将你带来这里,又留你一人。你打我,打我便是,怎么打都行,我让你消气……”

他便如此反复在她耳畔哄着,连他自己也浑然未觉,他的语调是如此的温柔,充满了疼惜和耐心,便仿佛在哄孩子一般。

小乔越被他这般哄,情绪便似越发变得脆弱。在他怀里不肯睁开眼睛,胡乱摇了几下头,鼻一酸,控制不住了,竟掉了眼泪。

魏劭见她竟被自己给哄哭了,心慌意乱,口里愈发絮絮叨叨个不停。

“蛮蛮,莫哭了……”

“蛮蛮,你想我怎样做,你才不哭?”

到了最后,他能想的出的什么疯话儿都说出口了。

可是他越发哄,小乔的眼泪却掉的越凶,虽不闻哭声,闭着眼睛却在他的怀里抽气个不停,两边肩膀一耸一耸的,没片刻,就把魏劭一片衣襟都给沾湿了。

魏劭呆住了,忽然将她放回在了床上,单膝跪在床边,俯身下去捧住她的脸,低头吻住了她的嘴。

他的吻和他今晚的人一样前所未有的温柔,充满了抚慰的力量。

小乔终于从刚开始见到他的那种不宁情绪中慢慢地恢复,渐渐停止了抽泣。

“蛮蛮你还要我做什么,才会高兴起来?”

结束了这个稍带了点咸味的吻,魏劭又一路吻到了她的耳边,柔声问道。

小乔感到有点害羞,微微侧过脸,面颊在他衣襟上蹭了几下,悄悄蹭去还糊在自己脸上的一点残余的眼泪和鼻涕泡儿,方睁开眼睛,推开他的脸,小声地道:“我要去解手。”

魏劭一愣,随即将她再次抱了起来,转身往浴房送去。

到了门口,小乔见他似乎还要进去,急忙捉住他胳膊道:“我要下来了。”

魏劭已经进去了,柔声道:“你还病着,我帮你。”

小乔面颊都羞红了,收紧十指用力拽着他的衣袖,摇头:“我不用你帮。你放下我,出去!”

魏劭凝视她,见她面颊都羞红了,迟疑了下,终于慢慢放下了她,说道:“那我在这里等你。”

小乔站稳了脚,将他强行推了出去。见他还站在门口那里不肯走,咬唇道:“你离我远些!要不然我……”

她是想说,要不然我解不出来。可是又说不出口,只是不停催促他。

魏劭叹了一口气,依依不舍,终于还是一步三回头地往前去了。

小乔出来,见他还在等在门外。魏劭将她抱回到了床上,放她躺了下去,自己也躺在了她的边上,两人仿佛孩子般地笑闹了片刻,小乔最后被他挤到了床角,笑的浑身无力之时,忽然喉咙一阵发痒,忍不住又咳了起来。

魏劭急忙停下,手掌改抚她的后背。

小乔咳了一阵,等喉咙里的那阵干痒过去了,止住,抬头见他双眸一眨不眨地望着自己,神色怜惜,心里感到甜丝丝的,道:“我无事了,已经好多了。”

魏劭凝视着她红扑扑的娇艳胜过了花朵的面颊,扶她躺了下去,将被盖到和她下巴齐平,柔声道:“你先睡着。我身上都是汗,我怕熏了你。我去洗个澡,出来就陪你睡。”

小乔点头。

魏劭澡毕出来,便熄了灯火。

昏暗里,他爬上床,躺了下去,朝小乔伸去胳膊,将她抱在了怀里。

“睡吧。”

魏劭在她耳畔,柔声地道。

……

小乔在魏劭火热的怀抱里,安安稳稳地睡了长长的一觉。连半个梦都没做。第二天就觉得神清气爽,除了还有些乏力,喉咙略干,其余便好的差不多了。

魏劭陪了她一个白天。两人真正是寸步不离,同食共寝,喂她吃药,不让她走半路的路,宠她宠的要上天了,连入夜后小乔沐浴,他也不让春娘来服侍。

先前小乔生了病,春娘就一直不让她下水洗澡,每天只擦一把身子。

这里春末天气多变。前几日下了场雨,便乍暖还寒,小乔也是因此又生了病。这两天一放晴,天气立马热了起来。小乔感到浑身黏腻腻,加上病也好的差不多了,便泡在热水里舒舒服服洗了个澡。

魏劭怕她又着凉,等她洗完就抱她出来,擦干身体裹了衣裳,便将她送进了被窝。

小乔舒舒服服地卧在魏劭怀里,星眸半闭,舒服的快要睡过去时,忽然感到魏劭坐了起来,掀开被角,捉住了她的一只脚。

小乔睁开眼睛,见他捧着自己那只曾被陈瑞咬过的脚反复地看,神色有些古怪。

魏劭抬眼问她:“还疼吗?”

当时那一幕,曾将小乔吓的几乎破了胆,之后每次想起来就全身发毛。

被咬过的地方,虽然牙印几天后就褪了,但好些天里,她脚上似乎都还留着那种说不出的不舒服的感觉。

“已经不疼了。”

她摇了摇头,轻声道。

魏劭掌心轻轻抚摸了下,跟着低头,轻轻亲了一口,说道:“怪我不好,让你受了如此的惊吓。”

被他嘴唇亲过的脚背皮肤仿佛烫了起来。

小乔蜷了蜷足尖,脸慢慢地红了,小声地道:“我真的好了。你别在意啦……”

她有些害羞。

魏劭躺在了她的身边,将她抱入怀中。

………………………………………………………………………………………………………………………

这一晚上,两人甜蜜异常,魏劭问她快乐否,她点头,又掩目摇头,望着她口是心非的可爱模样,魏劭又大笑。笑过后,将她手从眼睛上挪开,道:“蛮蛮睁眼。”

小乔便乖乖地睁开了眼睛。

“抱住我。”他又下命令。

小乔再次乖乖地抱住了他。

魏劭深深地吁出一口气。

“往后无论什么事,都不要瞒我。要立刻就和我说,记住了吗?”魏劭说道,语气严肃,一改方才的嬉笑。

小乔微微一怔。

“就像这次,你分明遇了如此危险,遭受如此惊吓,何以在给我的信中却只字不提?”

他的语气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

小乔小声地道:“我是不想你……”

“不想我分心?”魏劭打断了她,眉头微皱,“你知道我在一个月后才最后知道了此事,我是如何做想?叫我觉得你心里便未拿我当你夫君看待。我宁愿你没有救下那个羌人少年,也不想你有半分危险。卑禾族归附我最好,不归附,我便打。平定西境,不过是个迟早的时间问题而已。但你若有失,你叫我该如何自处?”

他的语气越发的严厉了。

小乔咬了咬唇,小声道:“夫君我错了……”

魏劭神色这才缓了些,哼道:“往后你还敢不敢瞒我事情了?”

“不敢了。”小乔摇头,乖乖地道。

魏劭神色终于缓了回来,将她反手抱住,亲了她一口额头,恨恨道:“陈瑞那厮,前次让他侥幸逃脱,此番竟变本加厉,如此对你。我若不……”

他说了一半,忽然又打住了。

“夫君若不什么?”小乔睁开了眼睛。

魏劭道:“没什么。我随口说说而已。”他抚了抚她的鬓发,朝她一笑,语调转回了温柔:“你累了,睡吧。”

小乔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魏劭起先一直陪她睡着。过了良久,他睁开眼睛,低头看了她一眼。

小乔闭着眼眸,羽睫低垂,呼吸均匀,沉沉地睡了过去。

魏劭凝视着她的睡颜,仿佛想到了什么,轻轻地松开了她,轻手轻脚地下床,再帮她拢了拢被,随即转身穿衣。

他穿好衣裳,弯腰穿靴的时候,听到身后响起一个娇娇柔柔的声音:“天都黑了,夫君你还要去哪里?”

魏劭一顿,回头看了一眼,见床上的小乔睁开了眼睛,慢慢坐了起来,便干咳了一声,朝她转了过去,若无其事笑道:“无别事。只是方才忽然想起贾偲那里有件事,想去问问。我吵醒你了?”

不待她回答,魏劭蹬掉了刚穿上的一只靴,侧躺了下去,将她也带回到枕上,柔声道:“是我不好。我再陪你睡。”

小乔缩他怀里,静静闭目了片刻,忽然又睁开了眼睛。

魏劭似乎感觉到了,摸了摸她的头发。见她仰头看自己,便道:“你睡不着?”

“夫君有事瞒我。”小乔用肯定的语气道。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华胥引(唐七公子) 2迷雾围城(人生若如初相见)作者:匪我思存 3帝皇书 上卷作者:星零 4小清欢作者:云拿月 5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作者:准拟佳期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