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折腰(烽火红绡)目录

12.8

所属书籍: 折腰(烽火红绡)

她来衙署为他送吃食, 温声软语,体贴细致,靠近时候,身上的清幽香气若有似无地钻入他鼻, 他望她行将出门离去的袅娜身影,这些天来压在他心里的种种郁躁仿佛终于遇了释放的口。他忽然极其想要再次体味她能给他带去的那种仿佛送他登上极乐,忘却了其余一切烦扰的消魂, 于是他克制不住,兽性大发……

魏劭猛地从榻上跳了起来,低头才见自己浑身光溜溜的不着一物,环顾一眼, 见自己脱下的衣物已被她收拾了整齐放置在一旁, 飞快地穿上了身,随即大步而去,出了衙署大门, 也未骑马, 往家赶去。

此时五更未到。半轮圆月斜斜挂在东方深蓝色的天际里,星子寥寥,唯一颗启明金星熠熠生辉。街面上空空荡荡, 两旁房舍也漆黑一片,耳畔只传来远处不知何家的一两声犬吠之声。

魏劭步伐匆匆, 独自行于五更黎明前的渔阳街道之上。快到魏府大门时候, 他的脚步却又缓了下来, 最后停住, 远远望着已经入了视线的家门口前高悬着的两盏照明灯笼,出神了片刻。

就在这几日间,他第一次,前所未有地深刻体味到了乔女对于自己心神的影响。她的喜怒哀乐,竟仿佛能够牵动他的喜怒和哀乐,以致于为了让她欢喜,他一时冲动竟会在她面前脱口说出允许她打自己的之类的疯话。这在从前,简直匪夷所思。

至于魏俨事发之后毅然求去一事,更令魏劭抑郁不已。这几日间,魏劭更曾问了自己,倘若不是他当时盛怒之下寻到魏俨,将那原本不足为人道的隐私溃痈揭开,甚至和他打了一架,是否后头就不会有他不愿看到的那些事情发生?

魏劭也知自己这样念头对她极是不公。

魏俨身世非常,他又心生去意,即便没有她为引子,迟早,或许也会有别事出来,引发兄弟决裂。

但一个女子,还是他少年时曾歃血发誓要灭尽阖家的出自仇家的一个女儿,对他情绪乃至行为影响竟如此之大,这让他感到惶惑不安,并且仿佛有了一种鄙夷自己行径的自责之感。

这也是今日他终于回家,虽人已极其疲倦,身体里的那根神经几乎绷了极致,但却依然克制,并不想在她面前有过多情绪表露的原因。

便如此刻,魏劭惊觉自己这般匆匆赶了回来,方才心里想的竟是怕她为昨夜之事委屈难过,想要去哄她欢喜的念头。仿佛被一条无形的绳索给绊住了脚步,他慢慢地停了下来。

他便如此伫立在了大门之外,迟疑良久,忽然看到那扇大门开了,露出门房的半个身影,他竟仿佛做贼心虚似的,转身立刻便走。

天快亮了。那门房如平常那样,手拿一柄长勾,正从门后慢吞吞地出来,预备降下灯笼灭了火种。抬眼看到大门不远之外立了一个人影,见自己出来便走,定睛看了一看,背影似乎有些熟悉,只是四周昏暗,没等他看清楚,那背影已经消失。

门房打了个哈欠,收回目光。

……

小乔心里装了心事,睡到天亮时候,早早便也醒了过来。觉得头有些胀痛,身子也没完全从昨夜交欢留下的酸软里恢复过来,拥被在床上坐了一会儿,才下地开门预备起身之事。

洗漱收拾停当,春娘说小厨房里早饭预备好。她却没什么胃口,不过喝了碗小火慢慢熬出来的细米温汤,要去北屋时候,一个仆妇进来,说刚一早有人来到大门外给女君送信。说着递上来一个封口的竹筒信封。

小乔一时有些茫然,想不出来会是谁在这时候给自己来信。接过竹筒,以刀慢慢撬开封口,从里面取出一卷卷了起来的羊皮纸,展开,一看到羊皮纸上她熟悉的娟秀的字体,眼睛立刻便睁大,放出了惊喜的光芒。

信竟然是大乔写来的!

大乔说,她和比彘结成了夫妻,如今夫妻二人就在灵璧。

数月前,徐州刺史薛泰征兖州,遭到杨信从后攻伐,仓促回战,如今两方彻底交恶,还在相互攻伐,淮南一带大乱,连她和比彘所居的偏远山村也不得安宁。前些时候竟来了一小队薛泰官军入山抓丁抢粮。村民哀肯放过,官军如狼似虎,竟伤了当初将她和比彘引入村里的一位年长老叟,比彘一怒,杀尽官军,收械后组织村民于入山口设卡,阻拦外人入内。村民对他十分敬服,言听计从。附近又有许多同被官军逼的走投无路的乡民听闻消息,也纷纷携家带口前来相投,恳求庇护。比彘收容。为防备官军盗贼再次来袭,择壮丁操练成军。上月比彘又亲自带人荡平了附近一个为患已久的贼寨。名声更是传扬。如今村中已经聚集千众,皆听比彘号令,秩序井然。

大乔说,原本她有些恐惧,不愿比彘聚众反官。但东郡不能回了,若再逃去别地,比彘如今身负罪名,被薛泰于城墙贴像悬赏,天下之大,他们恐也难寻一个能长久安身立命之所,且那些流离民众又都苦苦恳求,实在不忍抛下,如今也就只能先这样圈地自保。她知小乔人在渔阳,十分想念,想知她的近况。

她说自己其实早就想明白了,以阿妹一向的心性,当初说想另行择嫁,不过只是个劝服自己的借口。心中又是感激,又是惭愧。比彘对阿妹当初成全自己代嫁魏劭一事,更感激在心。便派人北上替她传了这信,除了报上平安,也叫她代传口信,往后若有所需,请阿妹尽管开口,比彘必定效力。

大乔的信写的很长,写满了满满一面的羊皮纸。虽有浅浅忧虑,但字里行间,小乔却仿佛处处读到了她对丈夫比彘的爱意流露。

末尾,她告诉小乔,她上月已经有了身孕,现在一切都好,请小乔不要记挂,自己多多保重,希望姐妹日后能有机会,及早相聚,到时再细述离情。

……

小乔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屋里,把大乔的信反复从头到尾看了好几遍,双目放光,心潮几乎可以用澎湃二字形容。

姐妹分开了这么久,今日终于有了她的消息!

她和比彘不但过的很好,这样的乱世,比彘也如她所知的那样,终究还是不能泯然于众人。虽然如今在官府看来,只是一名贼首,也远未达成气候。但小乔知道,以比彘前世后来的作为,今生再逢群雄争霸,他既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将来必定不同凡响。

这些都还罢了,最叫她感到兴奋的,还是大乔怀孕的消息。

虽然她语句寥寥,并未以文字长篇大幅细述心情,但小乔却从她的叙述里,仿佛体味到了她当时写下这些字时候的那种娇羞而欣喜的幸福心情,连带的,她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这些时日以来,积压在她心头的种种阴霾,忽然间仿佛拨云见日,消失不见了。

嫁入魏家以来,虽然有魏劭祖母的爱护,但小乔日常几乎如履薄冰,察言观色,小心应对。乔家魏家天生地位的不对等和她嫁入魏家为妇的方式,决定了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也没有底气,能将自己放在了和魏劭同等的夫妻地位之上。

与其说是魏劭的妻,倒不如说是一个她需要完全压抑天性去应对周旋的上司。即便丈夫偶对她流露出了悦色,乃至和她床帏相戏这样的亲密时刻,于她内心深处的某个角落里,总也有一道声音在时时提醒,不可沉沦。

然而她终究也是肉胎凡身,难以定心定性,超脱一切。祖母若高山之德,引她衷心爱戴,丈夫魏劭虽时时不可理喻,然待她,终究也非绝情到底,相处久了,她不可能不带出丝毫的感情。这才难免在试图与他情感交流受挫之后,便生出了失落,乃至自疑的心思。

便如昨晚,她也知魏劭接连遭妻子被长兄觊觎,一波未平,继而又不得不面对兄弟决裂的困境,情绪难免异常。以自己如今和他相交程度,他也不可能全都倾诉于己。又恰好自己过去,机缘巧合这才引他那样对待。所以当时虽然心中不愿,依然还是尽量配合于他。

只是过后他的反应不在她的期待之内,所以那种失落再次朝她袭来,以致于心情恶劣,不愿直面。

但此刻,大乔这封犹如从天而降的书信,却忽然令小乔精神大振。多日以来的自疑,乃至可笑的自哀,尽都退去。

魏乔两家仇怨就摆在那里。她入魏家,头尾还不到一年。如今的境况,比起前世的大乔,已经不知道好了多少。

记得当初刚出嫁时,她便告诉过自己,接下来的路必定会是艰难。

既早就有了这样的认知,如今稍遇不顺,便自怜自哀,不是作茧自缚,愚蠢之极,又是什么?

魏劭之可恶,她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冰山之坚,她又非大火熔炉,怎可能顷刻化水。何必为此要与自己过不去?

如今当务之急,第一是照顾好病中祖母,绝不能让她如前世那样有失。等祖母康复之后,她再寻个借口回往东郡一趟。若再能与比彘大乔夫妇见上一面,则更完美。

至于魏劭此人,太过可恶。他爱作,让他自己作去便是。她也懒怠再小心奉承于他了。

小乔想妥,顿觉心胸大开,郁闷全舒。仔细将书信藏好,对镜照了照,便出门去往北屋。

昨夜男君未归,一早起床,春娘见小乔面容憔悴,神思不定,心里也是牵挂。忽然来了一信,她将自己关于屋内,出来便容光焕发,仿佛换了个人似的。春娘也是松了口气。忍不住问信的来历。

在春娘面前,小乔也没什么可隐瞒。略思忖了下,便将大乔比彘的消息说了。但只说他二人安好,大乔有孕。旁的未提。

小乔从前也曾告诉过春娘大乔随比彘而去的事。听了这消息,欢喜异常。一路伴着小乔,快到北屋,见左右无人,压低声道:“婢昨日得了个东屋那边的消息,说夫人前几日在老夫人跟前得罪大了,当时老夫人怒的将桌案都掀了,赶走了夫人。夫人这几日惊惧,这才一步路也不出。至于到底何事触怒老夫人,一时却还打听不到。”

东屋朱氏身边近身服侍的人里,有个也算体面的老人黄媪,因与姜媪不和,姜媪常在朱氏面前进言,渐渐就被朱氏所厌。黄媪心里愤愤,被春娘看了出来,渐渐以恩惠相诱,如今便似春娘安插在东屋那边的耳目,时常会有些消息出来。

春娘这么一说,结合这几天出的事,小乔便猜到应是和魏俨身世有关。只是此事过于隐秘,虽然魏俨人已经走了,魏府中的下人却还分毫不知。朱氏也只敢在儿子面前说了出来,连她身边姜媪她也不敢提半句。内情传不出来,也是正常。

小乔便不语。北屋也到了,加快脚步入内。

徐夫人早上还未下榻,但醒了。小乔见她脸色虽然还是不大好看,但精神看着比头两天倒好了些。钟媪正在旁服侍进药。那只猫咪蹲在窗台角落打着瞌睡。听到小乔进来脚步声,睁眼看了一眼,伸了个懒腰,纵身越下窗台,奔到小乔脚边蹭了几下。

徐夫人吃了药。小乔从钟媪手中接过空碗,正递下去时,徐夫人仿佛想了起来,问道:“劭儿昨傍晚回家,看了我后,说去衙署有事,回来的可是晚了?早上怎不见他来?”

小乔正要应话,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门口仆妇道:“男君到。”

小乔微微回头,瞥了一眼,见一个身影在门口晃了下,果然是魏劭来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和表姐同居的日子作者:苏派 2第二部 光芒纪·斑斓作者:侧侧轻寒 3燕子声声里作者:白鹭成双 4莫负寒夏作者:丁墨 5温暖的弦作者:安宁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