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折腰(烽火红绡)目录

樵唱

所属书籍: 折腰(烽火红绡)

月影之下,大乔最后挣脱开了年轻男人抓着她的手,低头转身便走,才走两步,被男人从后紧紧地抱住了腰身。

她停了下来,但不过片刻,便再次挣脱开了。

男子没再追赶她了,只停在那里望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最后慢慢地跪了下去,双膝于地,一团黑色身影仿佛凝固住了,一动不动。

小乔心怦怦的跳,急忙匆匆往回赶。侍女还睡着,小乔穿过她近旁回到内室爬上了床上,掀开被子躺回去,刚刚闭上眼睛,就听到外间门轻微吱呀一声,细碎脚步声里,大乔也回来了。

许是她心神不稳,经过侍女床铺近旁时,脚竟不小心勾到了侍女床铺前的那张小凳子,凳子被带翻,发出“啪嗒”落地声,侍女从梦中被惊醒了,睁开眼睛,朦胧间看到近旁一个人影,大惊,正要呼叫,辨出大乔。

“无事,你睡吧。我方才解手而已。”

大乔的声音传来,若无其事。侍女不疑有他,忙下去将小凳子扶正。片刻后,小乔听到帐外一阵轻微窸窸窣窣脱衣裳的声音,接着,帐被撩开一道缝,大乔轻轻爬上床,脸朝外背对着小乔,慢慢地躺了下去。

她起先一动不动,仿佛躺下去就睡着了,片刻后,肩膀却开始微微地耸动,暗夜里,一阵细微压抑的低低哽咽声传到了小乔的耳中。

小乔心内天人交战,踌躇难以决断之时,忽听枕畔大乔竟哽咽至噎气了,应是怕吵醒自己,声音忽又生生地吞了回去,只是膀子却抽搐的更厉害了。

她慢慢睁开眼睛,转过脸,看着她将自己紧紧蜷成了一团的背影,咬牙终于下了决心,朝背对着自己的堂姐贴了过去,从后伸臂,轻轻抱住她柔软的腰肢,凑到她耳畔低低地道:“阿姐,别哭了。方才你出去时,我跟着你了。我都看到了。”

大乔身子一僵,很快,她翻了个身,急急地道:“蛮蛮你不要误会!阿姐只是……”

小乔伸手捂住了她的嘴,示意她噤声。随即下床,轻手轻脚走到门边听了一下,听到外间侍女发出轻微的磨牙声,这才回来,点亮了油灯,转头望去。

大乔已从榻上慢慢爬坐了起来,青丝鸦鬓斜垂下来,松松堆至颈肩,双手紧张地抓住簇在她腰间的被衾,脸色苍白,眼皮泛着刚哭过的浅嫩粉色,粉颊犹带几点残余泪痕,怔怔望着小乔的一副样子,美人我见勘怜。

她见小乔端着油灯放到了床头灯架上,方回过神,慌忙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低声焦急地道:“蛮蛮,阿姐真的没想别的。只是更深夜重,外面那么冷,不想让那人一直在园子里空等,且万一被人看到了,无端又是起祸事,这才去让他走的……”

她的一双手冰凉,微微颤抖着,就和她此刻的声音一样。

小乔反握住了大乔的手,望着她道:“阿姐,我看到那个人了。但你别怕,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你喜欢他,是吗?”

大乔原本苍白的脸颊慢慢地泛出了一片浅浅红晕。迟疑了片刻,迎上小乔的目光,点了点头,轻声道:“他地位低贱,但他却很好,真的很好……”

……

这个男孩在乔家的马场长大了。他沉默寡言,仿佛一个哑巴,但却身强体健,力大无穷,疾跑能够追风,而且,他通马性,再悍烈的马,在他面前也会变得俯首帖耳,于是后来,管事将他调去充任家主出行的马奴,他就这样,开始出现在了使君长女大乔的视线里。

但在很长,长达数年的时间里,这个年轻、强壮,生了一双异瞳的英俊奴隶,留给大乔的印象就是每次他跪下,充当人凳助自己上下马车时,比踩别的马奴要稳当许多。

踩上的他的肩背,她的脚下纹风不动,稳的就像一块磐石。

大乔记住这个奴隶,还起于三年之前,那时,她的未婚夫死去了。虽然两人素未谋面,但这对于她来说,依然是件悲伤的事。有一段时间,她常随母亲去城外的长生寺烧香。有一天,在回来的路上,马匹受惊,将车夫甩下了马车,拽着车厢狂奔,她和母亲被关在颠摆的随有可能倾覆,甚至翻下道路的车厢里,惊恐之时,身后一声尖锐唿哨传来,接着,有人迅速追赶上来,于是马儿慢慢地放下速度,最后,停在了路边。

当她惊魂未定,还白着张脸,从车窗望出去时,看到刚刚那个追赶上来化解了惊马的人,就站在马头之侧,抱住了还在喷着响鼻的马头,一边抚摸马鬃,一边凑到马的耳畔,用低柔的语调低声说着什么她听不懂的话,仿佛在安抚着它。

马终于完全地安静了下来。

其余随从这时赶到。管事愤怒抽鞭要挞马,皮鞭高高扬起,却被这个马奴一手卷住了。黑色的马鞭,紧紧地缠陷在他肌肉隐贲的臂膀之上,皮肤下的青色血管蜿蜒着暴凸而起,有她的小拇指那么粗。

管事更加愤怒,僵持着时,这个马奴回过头,看向正望着他的大乔,投来求助的目光。

她到现在还记得,那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阳光之下,那只碧眸奇异如晶。

那一天开始,她记住了他的名字:比彘。

……

大乔恨自己口拙,不知该用如何的言辞,才能在骤然发现了自己秘密的妹妹面前说服她,让她相信,比彘很好,真的很好,至少,在她眼中如此。

她的脸涨的通红,睁大眼睛,焦急不安地望着小乔。

小乔微微一笑,柔声道:“阿姐,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他很好。方才他约你出去,是想带你离开,对吗?”

大乔仿佛吃了一惊,起先摇头,片刻后,慢慢低头下去,等再次抬起头,她的神情已经变得平静了许多,缓缓地道:“蛮蛮,我是不会跟他走的,我方才也跟他说清楚了。你放心,以后我也不会再见他了。”

“阿姐,让他带你走吧,不要留下来了。”小乔说道。

……

大乔即便嫁过去了,赔上了她,也不过换的暂时的苟且,日后乔家阖族同样遭到灭顶。还不如照父亲的所想,放手一搏,说不定另有出路。大乔一走,伯父无计可施,料想那时父亲再进言,想必容易的多。

……

大乔惊呆,定定地看了小乔片刻,笑了,笑容有些苦楚,道:“傻子,你是当我不清白了,怕我嫁过去被发现吗?放心,我和他清清白白的,什么都没有。”

“不是因为这个。”

小乔凑到了她耳畔。

“阿姐,你必须走。魏家一定会答应婚事的。如果你不走,你就只能嫁过去。这么嫁过去,你这辈子就完了。何况,你不是有喜欢的男人了吗?”

大乔出神片刻,最后轻轻摇了摇头:“这样我就更不能走了。魏家若应了婚事,我却走了,到时候家中怎么办?好也罢,不好也罢,谁叫我是乔家之女,这些都是我当应承的。”

小乔顿了下,暗暗呼出一口气,抬眼道:“阿姐,如果我告诉你,我想代替你嫁魏劭,你肯成全我吗?”

大乔再次惊呆,瞪大眼睛望着小乔,半晌,方困惑道:“蛮蛮……你怎突然如此作想?你不是和刘世子情投意合,明年就要成婚了吗?况且那个魏侯,我听说他……他……”

她迟疑着,听来的那些“秉性残忍、暴虐无德”之类的评价,不敢说出口。

“是,那个魏劭不是好人,”小乔代她说了出来,“但阿姐,大凡女子嫁人,不出两种。前者如你,与心上之人厮守到老,粗茶淡饭,心也足矣!但我与你不同。我想要的,不是夫君替我镜前描眉,而是他能带来的地位权势。从前我是喜欢刘世子,但如今我知道了,他并非我所图之人。他性偏弱,倘若我嫁他,即便日后他能顺利继了琅琊王位,以今日天下之势,区区一个琅琊国王妃又算的了什么?魏劭却不同。我料他往后必非凡器。既然两家联姻,我焉能放过这样的机会?”

大乔困惑地望着忽然像是变了个人的妹妹,愣了半晌,才吃吃地道:“蛮蛮,你真是这么想的?真不是为了成全于我?”

“阿姐,反倒是我要求你,求你成全了我吧!”

小乔的语气笃定。

大乔呆了半晌,眼睛里终于慢慢地放出一丝长久以来没有过的希望光芒,但依然不是很肯定,迟疑地望着小乔,喃喃道:“真的可以吗?我真的可以放下这里一切走了吗?父亲会不会怪我?母亲会不会伤心……”

“阿姐!”小乔用力握住她的手,“你走了后,我会代你事孝双亲的。等时日久了,伯父伯母定也会谅解你的。何况你想想,倘若你就这么嫁了,那个人该怎么办?”

大乔脸色苍白,双颧却赤红,闭了闭眼睛,喃喃地道:“我再想想……让我再想想……”

“阿姐,我不逼你,你慢慢想吧。”

小乔扶她躺了下去,替她盖好被,吹了灯,自己跟着躺到她身边。过了一会儿,慢慢地道:“阿姐,之前我不是常做噩梦吗?我没有告诉你,其实我做到过一个关于你和那个马奴的梦。梦里,你嫁为旁人妇,早早死去,在这世上,只留下了一座孤坟。他也一个人孤零零地活着。你知道他最后做了什么吗?最后他找到了你的坟茔,将你从地下起了出来,带着你一起走了……”

“别说了……”

大乔低声喃喃地道,泪水沿着面颊无声坠落,渗入了枕。

……

三天之后,丁夫人带着双乔再次去往长生寺烧香许愿。烧完香,添过香油后,因路远疲乏,她照例去后厢小憩。却觉女儿大乔和平时仿佛有所不同,心思重重,欲言又止的样子,一直紧紧握住她的手,连她躺下去了,也在旁陪坐。

丁夫人并没多想,只以为女儿在为与魏家联姻的事愁烦着,抚摸她手,微笑道:“我儿,方才娘在佛前许愿,只要你往后能获美满姻缘,娘便是折寿,也是心甘情愿,料想佛祖必应满愿,你莫再忧心了。”

大乔忍住离别难过,握住慈母之手,久久不愿放开。

……

长生寺后有一条僻静的山径,由附近樵夫每日上下山砍柴踩踏而成。

换去华服、改了一身粗布衣衫的大乔和她身旁的那个男人沿着山径并肩离去。他们走出去一段路,身影快要被山道两旁的树影完全吞没时,那个有着一只绿眸的年轻男子忽然停下脚步,转身快步回到了小乔的面前,朝她下跪,行了一个大礼。

“女公子在上,此生若有差遣,唯效命二字!”

他一字一字地说道。

这是小乔第一次听到他开口说话的声音。声音醇厚而沉稳,令人不自觉地生出信靠之感。

他行完大礼,起身快步朝频频回首相望的大乔走去,二人身影很快消失在了小乔的视线里。

“……华胥兜率曾梦游,天下江山第一楼……”

小乔慢慢回往长生寺的时候,耳畔忽然隐隐听到林越深处传来的几声樵唱,声音苍厚旷远,竟也似带了几分世外的仙气。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反转人生作者:缘何故 2武林有娇气作者:白泽 3初次爱你,为时不晚作者:准拟佳期 4风月不相关作者:白鹭成双 5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