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折腰(烽火红绡)目录

第 82 章

所属书籍: 折腰(烽火红绡)

当天, 乔平就行动了起来。

他先与自己幕僚议定,由幕僚先私会乔家的一些将吏。兖州兵马,实听乔平调遣。无不应允。

乔平随后过去单独会乔越,提出防患于未然, 壮大兖州兵马的建议。

乔越对此起先并无多大的兴趣。乔平和他详谈许久,向他分析当今时势。

乔越出身军阀世家,年轻时候也亲自带兵打仗过,并非完全糊涂不知世事, 只是性格懦弱, 得过且过使然。被乔平劝的摇摆不定之时,堂外涌入十数名的将吏, 齐齐跪地, 声泪俱下,同声力谏。群情之下, 乔越不得已点头,将事情委托给了乔平。乔平随后召了乔家将吏议事,大堂里烛火通明, 深夜未灭。

阿弟乔慈也去参加会议了。此刻还未回来休息。

小乔躺在床上,也是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

她想着记忆里前世的种种事情, 想着今生的比彘和大乔, 想着父亲终于开始着手行动了。

既然徐夫人的命运能够被改变, 那么乔家只要行动起来, 至少, 以后应该也不会是坐以待毙的结果。

她越发觉得,自己这趟回来,是非常有必要的。

父亲终于认可了她的劝说,并且着手行动。

小乔的脑子很兴奋,想了这个想那个。想了一大堆的事。直到深夜,渐渐感到乏了。迷迷糊糊快要睡着之前,她的脑海里,忽然跳出了一张男人的脸庞。

好像是魏劭的那张脸……他似乎应该快回了……

小乔也想起来了,几个月前送他出征的那个早上,自己曾答应徐夫人,以后都要送他出征,迎他归来……

现在她人在兖州了,无论怎么赶,也是赶不回去的。

这么快就食言了……

小乔忽然感到惭愧。对徐夫人。

下回吧,下回开始,她一定做到。为了徐夫人……

实在是很困了,小乔眼睛一闭,人就睡了过去。

……

魏劭在上次给徐夫人的家书里,说自己这个月底回渔阳。

实际他提早十几天到了。

凯旋的大军还在他的身后,以每天一百里的速度踏上返程。兵分两路。

一路被带到晋阳过今年的冬。到明年春,魏劭自己也要去晋阳与大军汇合。

而另一路,随他返回幽州。

但大军行到高阳的时候,魏劭就将行军日常交给将军,自己脱离大队,带了一小队轻骑,先行回到了渔阳。

他提早到了。

他抵达渔阳的那一天,早上刚下起雪,已经是半夜了。地上积雪堆积,深深地没过了马蹄。

南城门的守卫听到击门声,城门下有人高呼“君侯归”。

守卫以为听错了。

刚刚白天的时候,城门校尉还说,凯旋的大军最快也要月底前到,让他们时刻警醒,在君侯归来之前,城防绝不能出任何岔子。

而现在,深更半夜的这个大雪天里,却有人在城门外呼君侯归了。

守卫一股脑儿冲到城头俯瞰。借着熊熊的火把之光,看到城门之外的雪地上,停了十几匹的战马。都是能够日行数百里的大宛高头战马。但此刻,这些战马却仿佛已经跑的筋疲力尽,不停地甩着尾巴,粗重的响鼻声此起彼伏。

纷纷扬扬的大雪里,守卫们看向坐在最前头的那匹马上的人。

他身披战甲,头顶和战袍的肩膀之上,堆积了一层薄雪。

他微扬着头,守卫看到他的两道剑眉之上,也落了层淡淡霜雪。眉下,是一张英俊而年轻的面孔。

“君侯归了!”

守卫惊喜地高声呼叫,争相涌下城头。

稍顷,两扇大门在沉重的咯吱声中,往左右缓缓而开。

魏劭挟着满身的霜雪寒气,疾驰入了城门,往城北魏府而去。

门人从睡梦中被拍门声惊醒,打开门,太过惊讶,以致于往了行礼,目瞪口呆地看着远征数月未归的君侯一身是雪地大步而入,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甬道的尽头。

魏劭归家,并没惊动多少下人。也没想在这辰点去吵醒祖母或惊起自己的母亲。

他径直就往西屋去。拍开了院门。

刚从热被窝里钻出来的看门婆子抖抖索索地揉着眼睛,看清是男君回来了。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出女君这会儿不在的话,男君已经往里大步走了进去老远,身后地上,留下他踏出来的一串足印。

魏劭径直入了内院。

院中白昏昏一片。树木、通道、台阶、屋顶,都覆上了一层白。

四周静悄悄的。夜空里,雪也还在无声无息地飘落。有几片沾落到了他的眉心和面庞,迅速被他此刻炽热的体温給融化掉了。

天寒地冻。魏劭却并不觉得冷。相反,他此刻觉得热。

许是身上的战甲太过厚重了。他感到自己的后背,冒出了一阵潮热的汗。

他的脚步迈的很快。并没留意到走廊顶上每隔几步便悬一盏的夜明灯笼,此刻都是黑漆漆的。

他几步并做一步地登上台阶,最后停在了门前。抬起胳膊,试探般轻轻推了推门。

她没有上门闩。

门应手而开。

房里黑灯瞎火。也没魏劭想象中应该有的一阵扑面而来的带了点芬芳气息的暖意。

魏劭脚步略一迟疑,还是继续朝里走去。最后他停在了床前。身影定住了。

窗外的雪光黯淡,但这已经足够让他看清面前的景象了。

帐幔收在了两侧,床上摆着整整齐齐叠好的被枕,却没有她人。

空荡荡的。

魏劭眼睛睁的有点大,又趴下去,伸出手,摸了一下空荡荡冷冰冰的床铺,这才猛地直起身,转身大步朝外走去,脚步一声声地沉重顿地,到了门口,将门一把拉开,风裹着雪便涌了过来。

“人呢!都给我上哪去了?”

他冲着空荡荡的院落,大吼了一声。

很快,西屋里的灯火就变得通明了。

魏劭低头,自己脱卸着战甲。林媪在旁小心地道:“禀男君,女君一个多月前就走了。说是回东郡,探望她伯母的病。当时还是老夫人亲口应允的。”

“谁护送她的?”

林媪回答了。

“可有说何时归?”

“这个婢就不晓得了。”

“春娘呢?”

魏劭环视了一圈刚被自己那一声吼給惊起来,排在了面前的仆妇和侍女。

“春娘也随女君一道回了。”林媪说道。

魏劭眉头皱了皱。仿佛出神了片刻,拂手,淡淡道:“备沐汤。”

林媪忙应了。用眼色示意众人退出房预备服侍男君沐浴。自己最后退了出去。

她早看出来了,突然于深夜时分远征归家的男君心情不好。猜测应该是和女君南归有关系。所以前些时候北屋和东屋那边出的事,这会儿就算借她十个胆,她也不敢在男君面前提。

……

魏劭从浴房出来,连中衣也没穿,光着上身,仰面就重重地翻倒在了床上。

牢固的香木大床被他倒下去时的力道給压的发出了轻微的“咯吱”一声。

魏劭闭上眼睛,感觉一阵深深的失落,又一阵心烦意乱。

他可记得清清楚楚,他这次临出征前的那天晚上,她一听说自己要走的消息,一张小脸当场就变了色,简直就像要哭出来似的,扑过来就把他压倒,还晃他肩膀冲他撒娇,不肯让他走。

弄的他第二天早上起来,腿都有点软了。差点就想临阵换帅,让他们远征打仗去,自己留下看幽州就好。

后来还是公孙羊咳的仿佛就要吐血了的表情,才让他险险地闭上了嘴。

军师最近老毛病发作,咳的这么痛苦,还坚持要一道随军。

他这个四肢健全的君侯,居然顶不住女人摇晃肩膀的几声撒娇,若是被他的部曲知道了,往后他脸面何在?

所以第二天晚上他回来,果断地拒绝了她,也不去看她哀怨的眼神。只是后来见她躺床上闷闷不乐的样子,他一时又心软,靠过去想安慰安慰她,结果她倒好,转个身拉起被子蒙住了头,给了他一个后脑勺。

也是这个后脑勺,让魏劭下了决心。经过一番思想斗争过后,他决定顺其自然,不再哄她了。

不能再被这个女人给牵着鼻子走了。再这样下去,万一哪天犯下了大错。

幽王烽火戏诸侯,只为博得美人笑。这样的荒唐戏码,差点就发生在了他的身上。

想想都匪夷所思!

所以接下来的那三两天,两人就不冷不热地过了下去。

他没有碰她。真的连一指头都没碰。

然后就是他出征了。

死人堆里又滚了几个月。

现在回来了。

原本求着他留下、让他差点犯错的那个女人居然不在了?回了东郡的乔家?

有那么一瞬间,魏劭脑子里冒出了一个恶念,恨不得立刻就去灭了那该死的乔家。

让她再回!

※※※※※※※※※※※※※※※※※※※※

谢谢小主们~

悲伤的鱼扔了1个深水鱼雷

烟花落扔了1个浅水炸弹

悲伤的鱼扔了2个火箭炮

20818329扔了1个地雷

emm扔了1个地雷

乐丫头扔了1个地雷

……

碧波琉璃扔了1个地雷

110扔了1个地雷

杏芸扔了1个地雷

伊莲扔了1个地雷

張小寧扔了1个地雷

麦兜兜扔了1个手榴弹

麦兜兜扔了1个地雷

……

烟花落扔了7个地雷

kd扔了1个地雷

梦青山扔了5个地雷

DaDa扔了5个地雷

双栖雁扔了1个地雷

小小锡扔了1个地雷

烟花落扔了12个地雷

小小锡扔了1个地雷

梦青山扔了10个地雷

秋日连翘扔了1个地雷

21792348扔了1个地雷

21792348扔了1个手榴弹

orange扔了5个地雷

……

21770571扔了1个地雷

qingxiang扔了1个地雷

ponyo扔了1个地雷

徐蓉扔了1个地雷

Lollipop扔了1个地雷

小小锡扔了1个地雷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星汉灿烂,幸甚至哉作者:关心则乱 2月歌行(奔月)作者:蜀客 3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作者:桐华 4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5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