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折腰(烽火红绡)目录

第 140 章

所属书籍: 折腰(烽火红绡)

洛阳南宫, 太极殿里,魏劭面南议事。

攻下洛阳已数日,幸逊党羽全部剪除。

宵禁虽还未解,但因安抚得力, 加上大军始终未入城门一步,城中的恐慌气氛,渐渐开始消除。

昨天开始, 关闭了数日的集市也陆续重新开放。

民众渐渐恢复正常生活的同时,都在等着一件事:魏劭称帝。

不止洛阳民众如此猜测,魏劭的一些部下,也在翘首以待。

那些破城后投了魏劭的朝廷官员, 这几天更是不断联名献言, 简书雪片似的飞来,堆满了案头。

内容虽洋洋洒洒,各有千秋, 但中心意思只有一个:认为魏劭实至名归, 应当面南称尊了。

公孙羊曾私下对魏劭说道:“那些降臣,名大臣硕老,却先事刘通, 后拜幸逊,见主公攻下洛阳, 便又见风使舵。主公不可听。此时称帝, 为时过早, 并非良机。”

竺增也谏:“乐正功早有效仿幸逊之心, 我劝主公再耐心等候些时日。若不出我的所料,乐正功此次返回汉中,必暗中筹谋称帝。待他龙袍加身,则主公以足踏洛阳之尊,再位极九五,更是名正言顺。”

此刻的太极殿内,关于他是否应当顺势称帝的争论,还在继续着。

但魏劭已神游太虚。

前日,他收到了来自渔阳的消息。

小乔顺利生产,替他生下了一个女儿。

祖母起名腓腓。

腓腓,忘忧也。

魏劭想象女儿软软的小身子被自己抱在臂膀中的情景,目光不知不觉就变得温柔了。

唇角也微微地翘了一翘。

将臣终于觉察到了君侯脸上的那丝神秘笑意。

纷纷停了下来,看着他。

魏劭回过神,对上左右一双双正盯着自己的眼睛,动了动肩膀,皱眉道:“幸逊虽死,但刘琰于琅琊称帝,乐正功牢据汉中,南方尚有吴越、长沙。我不过攻下了区区一个洛阳而已,何以就能高枕无忧,面南称帝了?此事往后不必再议!”

众人噤声,随即齐声道:“主公英明,我等遵从。”

议事后,魏劭留公孙羊,先问京兆、左冯翊、右扶风三地的控防情况。

公孙羊有些莫名。

这三地拱卫洛阳,地理重要。攻下洛阳的当夜,便立刻发兵,三日内迅速占领,将三地牢牢地控在了手上。

都是君侯自己亲点的兵将。

也不知道他怎突然像是忘记了,留下自己就问这个。

心里疑惑,面上却也没表露,只道:“主公放心,三地都已经牢牢把控,绝不会有失。”

魏劭点了点头:“先生做事,我一向放心。既如此,这里暂时也无我的事了,我便先回渔阳一趟。”

说完,见公孙羊看着自己,便道:“也无甚要紧的事。就是前两日收到信,女君替我生了一个女儿。”

他神色淡淡。

“她有些想念我了。”他轻咳了声,又道,神色略有些不自然。

公孙羊这才明白了君侯的心思。

忍住笑,道:“恭喜主公明珠入拿!莫说女君告了思念,便是女君不说,这一场仗,打了这么许久,如今大胜,主公也该回去看看了!主公放心去,此地有我!”

魏劭便微笑:“有劳先生了。”

将剩余事情交代完,等公孙羊一走,立刻唤雷泽,点了十数人,预备动身。

临行之前,却忽又想起了一件事。

魏劭迟疑了许久,最后终于下定决心,将魏梁唤了过来。

屏退左右,只剩魏梁一人。

“主公唤我,有何吩咐?”

见君侯迟迟不语,似接下来想说的话颇为难以启齿似的,平常罕见,便又道:“主公若有事,但凡吩咐便是!”

魏劭终于道:“我想派你,去东郡走一趟。”

魏梁一怔。

“我若没记错,这月的初七日,是东郡郡公乔平四十寿日。你代我去一趟,记着,以女君名义,给他送份寿礼过去。再传个消息,告诉郡公,说女君已顺利诞下一女,母女皆平安。”

魏梁惊讶。

但很快道:“遵命。”

“之所以派你去,是因为从前你去过东郡,和乔家人相识……”魏劭解释。

“主公放心。我必将事情办的妥妥当当,”魏梁笑道,“和乔公子鹿骊一别,也有些时候了。恰好李大将军前几日刚跟我提起了乔公子。此番过去,正好和他见上一面,看看他武艺今日如何了。”

“你许久没回去了吧?我记得去年整整一年你在并州,又打了这样一场仗,如今才稍得以放松。东郡回来后,我放你假,你也回去看看婶母吧,还有嫂夫人。”

魏梁已有一年半没有回过渔阳了。

闻言喜出望外,急忙道谢。

魏劭微笑点头:“也无别的事了。寿礼我备好后,叫人送去你那里。”

……

次日,晨光熹微,一列战马十余人,从洛阳的东城门疾驰而出,沿驰道往北,绝尘而去。

魏劭踏上了北归的路。

干戈凶战,本容不下他有太多的云梦闲情。

但对她的思念,和得知自己成为了人父的狂喜之情,从看到那封家书的一刻去,再也无法抑制,从这个原本有着一副钢铁意志的男人的心底里,溢满了出来。

以致于他觉得自己再也没法耽搁下去了。

乐正功,刘琰,还有称帝……

这些事,也是可以暂时先缓一缓的。

他现在必须要尽快见到她,还有他们的女儿。

否则他要受不了了。

一早他北上的同时,魏梁也带一队随从和礼物,上了去往兖州的驰道。

送给乔平的寿礼,也是魏劭昨夜亲自精心挑选出来的。

一对玉龙佩,一双高足金杯,十匹织有流云长寿、长乐明光绚丽纹样的缂丝锦,还有两幅名家帛画。

对于自己竟做出了这样的事,即便魏梁人已经去往了兖州,魏劭刚开始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甚至羞愧。

如同彻底背叛了父兄,他觉得自己愈发没有胆气踏进家庙了。

但是,乔平当年并没有直接参与那一场战事。

他是她的父亲,自己女儿的外祖父。

既然阴差阳错,已经娶了小乔,如今她又给自己生了孩子,那么父亲和兄长的在天之灵,想必应该也是能够体谅他的。

何况,这应该也是祖母的意愿。

他知道祖母应该一直希望他能不必那么纠结于过去的仇恨而不可自拔。

他需要学着去做一个如同祖母那般,有着宽广心性的人。

上路后,魏劭便不断地这样安慰着自己。

终于,随着距离渔阳的路程一天天地缩短,他心底里的那个矛盾,彻底地被另一种即将就要见到她和女儿的情感所掩盖了。

他不再去想别的了,满心只感到了无比的欣喜和期待。

……

这天入夜,他终于行到了任丘城。

倘若马不停蹄,距离渔阳,只剩两天的路程了。

魏劭觉得自己完全可以继续朝前赶路。

但闪电撕裂了夜空,雷声在头顶沉闷地滚过。

天下起了雨。

雷泽他们的脸上,也都露出了疲倦之色。

魏劭便命停下,当夜住进任丘驿庭。

一路皆轻装简行。到了这里,也命驿丞不必惊动任丘令,他只落脚一晚,明早便继续上路。

雷泽着人将那只箱子搬了进来,置于案面之上。

箱子高宽尺余,箱面饰以整张有着美丽纹路的蟒皮,有些分量,雷泽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魏劭自己也感到疲倦了。

但精神却十分亢奋。

他在深夜驿舍里的床上,闭目听着远处天边滚过的阵阵闷雷之声。

雨点淅淅沥沥,砸落在他头顶的瓦片之上。

此情此景,令他不禁回忆起了去年的那个夜晚。

也是这样的一个雷雨夜里,他只身追她到了驿舍,终于将她追上。

他在她的面前,屈服了。

而她也还以他对等的快乐。

那个夜晚,她在他身下逞娇呈美,直到此刻他想起来,那种神摇魂荡,飘飘渺渺的感觉,仿佛还未散尽。

他宛若登临仙山琼阁,极美世界。

魏劭被回忆弄的口干舌燥。

遐念缠身,一时竟不能自己,简直恨不得立刻起身再次上路才好。

窗外劈过一道闪电。刹那间,蓝色电光将驿舍的墙壁照的雪亮,也照亮了那只置于案面之上的蟒箱和旁边魏劭的那柄宝剑。

头顶跟着落了一个震耳欲聋的惊雷,炸裂,房梁似乎也随之微微晃动。

瓦顶的缝隙里,簌簌地落下了一层微尘。

房门忽被人猛地拍响。

惊雷过后,这阵急促的拍门声,听起来便格外的刺耳。

魏劭睁开眼睛,从床上一跃而下,迅速打开了门。

“主公,不好了!刚到的洛阳急报,魏梁将军一行人于东郡城门外遭袭,魏将军身负重伤,侥幸杀了出来,随从全部毙命。乔越乔平二人随后联名发告民书,领兖州投效刘琰!”

魏劭的身影僵住了。

又一道闪电劈落,照亮了他那张白的犹如厉鬼的面容。

他猛地转身,一把拔出了宝剑。

一道青锋暗芒掠过,竟将桌上的那只蟒箱,生生地削成了两截。

东海明珠,昆仑玙璠。琳琅奇珍异宝,随了他的剑锋,四散滚落了一地。

这是魏劭离开前的那个晚上,走出洛阳府库的时候收拾的。

看见什么顺眼,便放了进去。

当时他心想,就算哄不了蛮蛮的欢心,带回来给女儿玩耍也是可以的。

“主公!”

雷泽望着他提剑的僵直背影,不安地唤了一声。

魏劭慢慢地转过了身,将宝剑回入剑鞘。

“动身,回洛阳。”

他的语气已经转为平静,神色阴沉而冷漠。

※※※※※※※※※※※※※※※※※※※※

前一章里原本乔越寿日,改成乔平~~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装腔启示录作者:柳翠虎 2佛跳墙作者:念一 3香寒作者:匪我思存 4折腰(烽火红绡)作者:蓬莱客 5古董杂货店2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