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目录

275.【天音阁】丹心破碎

所属书籍: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发布时间:2020-01-06

    他看到孩提时的墨燃在冲母亲灿笑, 他看到段衣寒摸着墨燃的头, 说:“要报恩,不要记仇。”

    他看到墨燃抱着薛蒙给他的一盒子糕点,小心翼翼地啃着吃,一点碎末都不愿浪费。

    他看到墨燃站在无常镇的酒铺子前, 穿着一身新入门的弟子服,将兜里的碎银双手奉给老板,然后笑得有些羞赧又有些期待:“要一壶上好的梨花白,能拿个好看些的酒壶盛着吗?我想送给我师尊尝尝。”

    所有的记忆都接二连三地浮现。

    那些曾经在墨燃心中,最温暖、最清澈的美好过往——就这样如走马灯, 五光十色地闪过。

    画面中的墨燃一直在笑, 从饥寒交迫的幼年, 到八苦长恨花发作前的那些青稚岁月。但这些回忆并不多, 墨燃这一生拥有过的纯粹时光实在是太少了,能纵情欢笑的日子屈指可数。

    楚晚宁看着那急闪而过的桩桩件件。

    然后,一切都安定了下来。

    因为两人的灵魂纠缠了实在太久,所以此刻, 他能清晰地感知到在长恨花种下之前,墨燃竟是那样喜欢自己,敬重他,依恋他,热爱他, 尽管他不爱笑, 教法术的时候, 甚至有些苛严。

    可就是喜欢,觉得熟悉又温暖。

    觉得这个冰冷冷的师尊,骨子里其实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墨燃竟是喜欢过他的……在那么早的时候,就热烈而纯真地喜欢过他。

    眼前的记忆接着流转,楚晚宁顺着墨燃的回忆,身陷入起某个月白风清的夜晚。那天晚上,死生之巅的弟子房亮着盏孤灯,墨燃坐在桌边,对着摊开的书卷,小心翼翼地缝着手中的一方白帕。

    才缝了几道线,便笨手笨脚地戳破了指尖,血滴落,洇染在布巾上。

    墨燃便睁大了眼睛,随即显得很沮丧,叹了口气:“好难。”

    白帕被团着,扔到了一边。

    又取来一方新的,再缝。

    一夜烛火不熄,丢了无数块帕子,总算手脚灵便了些,慢慢的,淡红色的花瓣绽开了,一瓣,两瓣……五瓣。

    每一瓣都绣的细致,每一瓣都绣的真诚。

    少年笨拙地缝制一块洁白的帕子,一针一线,开一朵终年不败的海棠花。

    他望着帕巾的眼睛里有光。

    绣好了,其实也难看的厉害,阵脚大有不平齐的地方,一瞧就是生手所为,但墨燃却喜不自胜,他兴奋地左看右看,又把帕巾抛起来,轻柔的手帕在半空中飘落,落于他的脸庞。

    遮住他的面容。

    他在帕子下笑出了声,吹了口气,海棠手帕便掀起了角,露出下面他温柔的眼。顾盼流光。

    “送这个给师尊,他定会喜欢的。”

    他心里沉甸甸的都是暖,是后来种下的蛊花所无法容忍,必须吞噬的暖。

    “以后每次用手帕,都会想到我啦。”

    墨燃把帕子揣在怀里,心中想过无数遍楚晚宁会夸赞他,会开心的模样,只觉得草长莺飞,抑制不住的快乐。当夜,他兴冲冲地跑去了楚晚宁的寝居,找到那个正站在池边观鱼的男人。

    “师尊!”

    他兴冲冲地跑过去,满脸的光辉。

    楚晚宁回头,有些讶异:“你怎么来了?”

    “我、阿嚏——”

    天寒,出来得太匆忙,没有穿大氅,少年话未出口,倒是先打了个喷嚏。

    楚晚宁道:“……何事那么急,都不记得披件衣服?”

    墨燃揉揉鼻子,咧嘴笑了:“等不了啦,我有一样东西,再不给师尊,就要睡不着了。”

    “什么东西?”

    “补给师尊的拜师礼。”他说着,便将叠好的手帕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摸索掏出,临到馈赠时,却又忽地情怯,脸竟然红了:“其实……其实不值几个钱的。也不,不是很好。”

    想了想,干脆团巴团巴又把手帕藏到了身后面,足尖不安地碾着地面。

    楚晚宁:“……”

    “你买了什么?”

    少年的耳根便都红透了,赧然地答:“不是买的,我没有钱……”

    楚晚宁怔了一下:“是你自己做的?”

    墨燃垂下头,两栊睫帘如云雾,小声地:“嗯。”

    未等楚晚宁答话,他又急急忙忙地说道:“要不算了,其实特别特别丑特别丑!”一迭声,末了仍觉得不够,鼓起勇气重新望着楚晚宁的时候,又用力补上一句,“特别丑。”

    楚晚宁仍记得自己当时的心情,事实上是诧异而惊喜的。

    他从来没有收到过别人亲手做的礼物。

    但他又不好意思表现出来,也不好意思笑,只得把脸绷得更紧,生怕被这个刚入门的小徒弟看出心底沁润的清甜。

    他轻咳一声,斟酌着开口:“那,做都做好了,再怎么丑,也当给我看看吧?”

    最终墨燃还是把手帕拿出来,想要双手呈上,又觉得方才一番折腾,手帕早已皱了,便手忙脚乱试图抚平。

    正是脸红如烧时,一只修细匀长的手伸过来,将那块为难死他了的帕子接了过去。

    一切兵荒马乱,就此偃旗息鼓。

    墨燃傻愣愣地,不由地“啊”出了声:“师尊,真的很丑……”

    那时候楚晚宁尚未对墨燃生情,只记得那双黑到发亮的眼。湿漉漉的,犹如花上甘霖,很好看。

    情有时疾如雷光电闪,有时又慢如滴水石穿。

    楚晚宁是后者,他是被少年人一点一滴的温情给透了心,当时一瞥一笑不觉有多激烈,后劲却足。

    待到猛然惊觉时,此柔情已成泥淖,他深陷其中,从此有力难拔。

    “是手帕?”

    “嗯……嗯嗯。”

    白方巾,天蚕丝,边侧绣着海棠花,针角仔细结实,生涩到有些可爱。

    楚晚宁一颗空谷般的心忽然被触动,谷内有了流泉,泉上飘着落花,他瞧着那方手帕,良久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是第一次收这样的礼。

    送礼的人见他不言语,还以为他不喜欢,磕磕巴巴地解释:“我、我是照着画本上的图样绣的,其实……呃,其实这个样子的手帕镇上就有的卖,也不贵。绣的也……也比我好看多了。”

    他最后都有些急了,想要把手帕要回来。但楚晚宁比他快一步,已不动声色地收到了袍襟里。

    “不像话。哪有拜师礼送出去,再要回来的道理?”

    皱巴巴的帕子,还有墨燃的温度,确实很丑,去无常镇,同样款式的十个铜板可以买到八块。

    可就是觉得珍贵,不想还。

    于是那就成了墨燃这辈子第一样赠与楚晚宁的礼物。中了蛊咒之后,这段记忆也好,这方巾帕也罢,就都被墨微雨遗忘。

    楚晚宁脸薄,不善言辞,后也不曾特意提点,但见墨燃对师昧越来越上心,鞍前马后围着打转,送过的东西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他便愈发沉默,不愿再让墨燃轻易瞧见这块帕子。

    那是墨燃随意施舍与他的东西,而他敝帚自珍着。

    他想起来了……

    地魂融合,带来往事。如这样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楚晚宁都慢慢都想起来了。

    他起身,比任何时候都愤怒,都急切,都悲伤,都痛楚——

    他的手在发抖,他终于知道了一切的真相,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其实,不止是被冤枉的童年。

    也不止是受了师昧的蛊惑。

    远不止与此。

    但这些最重要的记忆,都被师昧的咒诀压了下去,二十年,两辈子,竟无一人知晓这件事最初的模样。

    直到今天。

    真相,真相……

    这些才是最终的真相!

    蛟山已无人相阻,楚晚宁顾不得其他,他疯了般自山脚奔去,他到了最近的村镇,问了墨燃的去向。

    “那个墨宗师?”村人不知楚晚宁身份,粗声粗气地说道,“什么狗屁宗师,就是个表里不一的禽兽。”

    表里不一,禽兽……

    罪人……

    暴君。

    眼前晕眩,两世倥偬,前世的踏仙君在朝他咧嘴狰狞,此生的墨微雨在朝他垂眸浅笑。

    不是的。

    真相不是这样。

    楚晚宁苍白着脸问:“他在哪里?”

    “天音阁啊。”村人说道,“上修界下修界如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个人犯了滔天的罪行,今日就要被生挖灵核,得到应有的惩罚啦!”

    如山石崩裂,震得颅内嗡鸣。

    “何时行刑?!”楚晚宁问的太急切,凤目闪着激越的光辉,倒让村人吓了一跳。

    “记,记不太清了,好像是……午时?”

    午时……午时……他看向晒场旁的日晷,蓦地色变!

    升龙符破空而出,掀起的狂风惊浪中,楚晚宁喝令纸龙带他乘奔御风,去往赶往齐地。纸龙初时还想与主人饶舌拌嘴,却惊觉楚晚宁眼中竟有水汽。

    小纸龙惊呆了:“……你怎么了?”

    “帮我。”

    从未见过楚晚宁这般神情,它竟不知如何是好,只道:“本座从来都没有不帮你呀——哎呀,你不要哭。”

    楚晚宁咬着后槽牙,狠戾的,却已是个空空的架子。

    那真相是蛀虫,将他的脊骨咬断。

    “我没有哭,带我去天音阁,再晚就来不及了!”

    “你要去那里做什么?”

    “救人。”颤抖停不下来,明明不想哭的,明明从来不愿意哭的,但泪水却终究淌了下来,楚晚宁狠狠抹了抹通红的眼。

    “救一个被错判了的人。”

    “……”

    “如果这世上有人应当被生挖灵核,受万人唾骂,那不该是他。”楚晚宁沙哑道,“我要替他沉冤。”

    纸龙没有再问,它载着他,化作通天彻地头角峥嵘的巨龙,破空吟啸,冲天奔翔,风动群岗,一时间耆须飘摆,寒雾击碎,在湿润的云海中腾飞。

    楚晚宁坐在它的龙角旁。

    强劲的气流拂过他的面庞,九天之上冷的惊人,指尖的血都像是要被冻僵。他看着前方,看着重重叠叠的云雾,层峦叠嶂的群山,川流不息的江河,人间种种譬如昨日,在下方一掠而过。

    其实自苏醒的那一刻起,他就是疯狂的,是麻木的,是破碎支离的。

    此时缓下来,他才彻彻底底被那些往事所带来的悲楚所浸没。他蜷在龙身上,慢慢蜷缩起来,慢慢将脸埋入手掌。

    风很急,猎猎吹过耳边。

    他们要审墨燃,他们要剖他的心,碎他的灵核——

    十恶不赦,罪当万死。

    不是的。

    风声那么大,足以遮掩一切凡人的喜怒伤悲。

    天高云阔,楚晚宁终于在这朔风之中失声痛哭,这两次浮生……踏仙君也好,墨宗师也罢……

    原都不当如此。

    墨燃有句话说的对。

    那通天塔下的一拜,从一开始,便是错的。

    日头渐高,天音阁外铜壶滴漏到了某个刻度,女官一击钟罄,高喝道:“午时至——”

    雅雀惊起。

    “行刑!”

    登上刑架,仙索捆缚,除落外袍,敞开衣襟。

    木烟离神情冰冷,持着她的神武匕首,款步上前,在墨燃眼前站定。

    “今予君刑,望君悔过。”

    唇齿启合,念天音阁古老之吟。

    “天音浩荡,不可有私。

    天音之子,不可有情。

    天音渺渺,不可渎神。

    天音有怜,以敬众生。”

    她垂眸向墨燃致礼——是送别意。

    而后,拔刃出鞘,花火飞溅,神器嗡鸣,金羽四散。匕首的光泽映亮她的双眼,那里头没有丝毫感情。

    下面有人捂住了眼,有人伸长了脖,有人闭目长叹,有人拍手叫好。

    众生百态,不过尔尔。

    “行,灵核生剖之天罚。”

    手起刀落,血花四起。

    死寂。

    继而台上有人失声而喝,声震九天:“哥——!!!”

    红色的,鲜红色的血液滚烫流出,神武没入他的胸膛。墨燃睁着眼,初时竟无知觉,而后才木僵地低头,望着血肉狰狞的心脏。

    他嘴唇翕动,剧痛开始像烟花炸开,眼前是光与影在激烈翻沸。

    “咳咳!!”

    血从口中涌出,滴滴答答,铁腥味。

    天地浩荡,就此化作凄红的海。

    可是错了,都错了。

    楚晚宁御龙而飞,离齐地越来越近。

    他曾以为墨燃淡漠自己,游戏人间,那是因为怨恨,因为心生怨怼。

    他曾以为墨燃在一次次的责罚下,训斥中,已渐渐将两人初时的温和遗忘。

    其实不是的,那些记忆一直都困囿在墨燃的魂魄里。

    他看见了。

    楚晚宁看见墨燃最深的内心,在八苦长恨花的镇压下,皆是过往的深情厚谊。

    那一年,墨燃还如此青稚而洁白,他还有一颗温热而康健的心脏,在胸腔下搏动着。那一年,他看着新拜的师父立在漆木轩窗边,朝他侧过脸,瞳色淡,说道:“墨燃,过来。”

    走近了,面前是笔墨纸砚。

    “听尊主说,你尚不知该如何书写自己的表字。提笔,我教你。”

    他教他,音色浅淡,如窗外那枝杏花,开得出尘空幽。

    “尊主给你的表字是微雨,与你之名正是反意,我写一遍,你瞧仔细。”

    于是,横平竖弯勾,师父笔锋遒劲,小徒弟懵懵懂懂地立在旁边学着。

    “多写了一个点。”

    “这次又少写了一个点。”

    两个字教了五遍,才歪歪扭扭勉强写对,但寒碜如鬼画符,丑的要死。楚晚宁从未见过如此蠢笨的徒儿,不禁有些气闷:“……很难吗?”

    不难。

    但那时墨燃不敢告诉他,其实是因为他低眸写字的模样太好看,他贪得无厌,所求甚多,于是故意多写一笔,少写一划。

    赚他好再教自己一遍。

    “好难呀。”

    楚晚宁便瞪他:“你认真看着,不要嘻嘻哈哈。”

    墨燃就抿着嘴笑,真心实意地苦恼着:“那,师尊你再写一遍,再教教我。”

    他真的很喜欢那低头一瞬,凤目斜飞。

    只要楚晚宁握着他的手教他,他便能聆听到窗外海棠花开放的声音。

    行刑台结界高筑,天音之判,无人可阻。

    神武匕首锋锐断金,能明主人心意,木烟离神色寡淡,仿佛听不到墨燃的粗喘,也看不到那人苍白如尸的脸庞,更瞧不见墨燃额角暴突的经络,嘴角淌落的鲜血。

    她只执行神武之秤的判决。

    生挖灵核。

    匕首扎入心脏,迅速在血肉之中纵横,探得灵核残片,便蓄力挑出——刀尖锋利,难免割落血肉。

    她浑不在意,把血肉与那散发着莹莹光辉的残片,一同掷于旁边侍从端着的银盘里。

    疗愈女修即刻上前,止住汹涌的血,贴住痉挛的心脏,令他不至于就此身死。

    天平对他的判决是生挖灵核,所以天音阁会护他周全,至少不死在台上,不死在行刑过程中。

    他们让他醒着,以防分不清是痛到昏迷还是濒死,于是墨燃看着自己的心脏一次次被剖开,探寻残片,再被暂时镇住,愈合。

    一次又一次。

    薛蒙已经崩溃了,他在嚎啕,脸埋入掌心,泪如雨下。

    “哥……”

    痛到魂识模糊,筋络根根暴突。

    但竟觉得终于解放。

    木烟离每一刀落下,将他的心脏刺开,挖出残片,他都觉得前世罪孽,满手血腥又淡去一点。

    是不是痛完了,就能得到原谅?

    是不是剜尽残存,就可以回到从前?

    可从前又是哪里呢?

    若是回到通天塔下拜师的那一天,他依旧是假的死生之巅公子,母亲也已活活饿死,那幸福依旧是镜花水月。

    若是回到幼时柴房,那段只有他与段衣寒相依为命的岁月,他又怕阴错阳差,从此遇不到楚晚宁,这幸福亦会是憾恨的。

    他回首往事,此刻竟无法从那两辈子的人生当中找寻到一个真正可以心安理得从头再来的节点,他竟找不到一段真正无忧无虑,衣食饱暖的日子,哪怕一天也好。

    他这两次人生,四十余年,竟无一夕安宁。

    木烟离道匕首仍在血肉之中深埋,替天行道。

    他知道自己灵魂腥臊肮脏罪无可赦,天道往复,判决总会来到。

    可这一刻,他忽然就有些酸楚。

    他想要母亲,想要师父,想要弟弟,想要伯父伯母,他想要一个家。

    但是,大概他实在太贪心了,想要的那么多。

    所以到最后,他什么都没有。

    他已知的幸福,既得的温存,到头来都是假的,斗不过篮中水,掌中沙。

    他用尽了所有去弥补,却什么都得不到。

    他在人生的长河旁,抱着他小小的,湿漉漉的篮子,他蹲下来,篮子是空的,他呆呆望着江潮奔涌,逝者如斯。

    其实从一开始,他就只有这一只小破篮,他拿着它。

    网一场注定会碎的梦。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六道) 2将夜第二卷:凛冬之湖作者:猫腻 3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三卷 初登大宝作者:月关 4雪中悍刀行作者:烽火戏诸侯 5空速星痕作者:唐家三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