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目录

149.师尊,我站不起来

所属书籍: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发布时间:2020-01-06

    楚晚宁:“………………”

    墨燃:“………………”

    几乎是仓皇地, 楚晚宁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猛地爬起来,嘴唇微微颤抖, 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红一阵的,像是极度惊愕, 又像是被吓到了。

    威风赫赫玉衡长老, 居然、竟然、真的好像被吓到了。

    墨燃顿时心乱如麻, 十分不安,他捂着被踢得生疼的胸膛, 坐起身, 小心翼翼道:“师尊……”

    楚晚宁像被踩了尾巴一样,往后退了一大步。

    真是辛苦他了, 一双凤眼, 居然也能睁得滚圆。

    看来真是骇得厉害……

    墨燃苦笑道:“对不住, 我不是……我……”

    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倒是楚晚宁脑中惊涛骇浪诸念横生, 我什么?我不是什么?墨燃怎么会有反应?是不是自己感觉错了?可是如果没有反应, 平时就那么硬那么大?那得该多……

    猛然又想到那张该死的排名榜,上头写着四个字。

    绝非俗物……

    楚晚宁整个脸都红透了,他见墨燃还想说什么,猛地抬手:“你别说了,你回去。”

    墨燃只以为自己是惹他不高兴了,哪里还会再留着, 他忍着疼爬起来, 起身的时候维持着半跪的姿态, 低低道了一句:“师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楚晚宁神色复杂地看着他,看上去好像在想很多事情,其实什么都没想,他的脑子已经卡在“绝非俗物”四个字上头,不会转了。

    墨燃走了,楚晚宁原处立了很久。

    他胳膊上细细的汗毛竖着,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呆滞,有些发懵。

    突然想起来很早之前他们去金成池求剑,泡温泉时墨燃不小心摔跤,那时候也阴错阳差碰到了自己,但当时接触的时间太短了,楚晚宁不确定自己有没有感觉错,但是刚刚,墨燃亲口说了对不起,不是故意的,那也就表明,方才他是真的……起了欲望……不是自己的错觉。

    虽然知道男性有时因为眼前看到的景象,就会生出欲·火,这再正常不过,但楚晚宁扪心自问,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天下比他俊美的人多了去了,难道墨燃会喜欢自己一身热汗发髻散乱的模样?

    ……这有什么好看的。

    迷茫归迷茫,但腿间那令人直起鸡皮疙瘩的触感良久褪不下去,即使隔着衣服,都显得那么鲜活,那么狰狞。

    他在诸般冗杂混乱的思潮中,忽然不适时宜地冒出了一个念头。

    他忍不住想,这样的洪水猛兽,若是出笼,又有谁受得住呢……

    楚晚宁阴郁地咬了咬后槽牙,但脸上的潮红却难消,凤眸里的内容迷离又凌乱。

    像是发了烧,被热火缠绕。

    在外头站了好久才回到房内,楚晚宁拆了发髻,把发带咬在唇齿间,抬手重新拢好长发,而后紧紧束起,扎成马尾。

    他松了口气,抬眼看着铜镜里的自己。

    凤眼修狭,不笑的时候总有些威严狠戾的味道,不讨人喜欢。

    鼻梁不算太高,弧度柔缓,轮廓不是太生动,不讨人喜欢。

    嘴巴……

    算了,这张嘴和嘴里会说出来的话一样,都很薄,色泽冷淡,没有温度,当然也是不讨人喜欢的。

    谁知道墨燃是抽了什么疯,会有那样的热切。

    楚晚宁对情·事一道,向来极为保守刻板,所知甚少,那种荒·淫·书册更是连碰到都觉得脏了手指尖,所以他盯着镜子琢磨了半天,还是什么都琢磨不出来。

    罢了。

    那就干脆别想,从未有过情爱经历的玉衡长老心道,毕竟男性也并非一定在情·欲来时身体才会有反应,或许这也就是个巧合而已。

    第二天,薛正雍和王夫人早早地立在了山门前,等着赴会的其他三个人到来。第一个来的人是薛蒙,他往日里穿的都是死生之巅的蓝银软甲,总显得锋芒凌人。

    但他今天穿着飘逸庄重的礼袍,头发也梳得简单,只留了一枚碧玉簪子,整个人的气质便有些不一样了,端的是雍容华贵,屐履风流。

    看到父母,他竟然有些不好意思,扯了扯自己的袖角,这才道:“爹爹,阿娘。”

    薛正雍不禁赞叹道:“蒙儿真好看,和你娘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王夫人垂着一双美目,大约是被夫君这样夸奖,脸有些红了。

    她跟薛蒙招了招手,说:“来,蒙儿,你过来。”

    薛蒙立在她跟前,她便仰头瞧了他一会儿,眼神中似有岁月荏苒,时光蹉跎,半晌之后,她轻轻叹了口气:“这衣裳衬你,显得皮肤白,很不错。”

    薛蒙便笑:“还不是我阿娘生的好。”

    “你也就会嘴贫,跟你爹一个样子。”王夫人说着,有些感慨,“转眼都二十多年去了……”

    薛蒙似乎料到她接下来要说什么,忽然笑容一僵,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

    但这半步又有什么用呢,还是躲不过母亲的念叨。

    果不其然,王夫人下一刻就拉着他,语重心长道:“蒙儿,今日我们是去儒风门,给南宫公子贺喜,你看看,你与他差不多年岁,是不是也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阿娘,我还没想要成家……我没喜欢的人呢……”薛蒙咕哝道。

    “娘知道你没喜欢的人啊,所以这次赴会,你得多留心留心别家的姑娘。不一定要大富大贵,国色天香,只要人不错,你中意,那娘亲就肯定给你好好张罗,找人给你说媒去。”

    薛蒙的脸红了:“八字都还没有一撇,阿娘怎的就直接想到了说媒?”

    “娘也只是提一提而已……”

    “可是我谁都看不上,阿娘你就说上修界咱们见过的那些女的,一个个长得都还没我好看,我要是娶了她们,还不是我吃亏?不娶,不娶不娶。”薛蒙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忽然灵机一动,说道,“再说了,你们干嘛只催我?墨燃比我还大一岁呢?你们怎么不操心他?还有我师尊——”

    “玉衡长老那是什么境界的人?你跟他比吗?”王夫人有些好笑,“行了,不逼你,娘也就是这么一说,要你留心看看,但你要真没看上的,那就也算了。娘还能把绑着你拜堂不成?”

    薛正雍却琢磨了一会儿,说:“不过我觉得蒙儿讲的不错,上回我就跟玉衡提了道侣一事。”

    “啊?”薛蒙一听,很是吃惊,“爹爹你跟师尊提这种事情?他没跟你翻脸?”

    “翻脸了啊。”薛正雍苦笑,“把我赶出来了。”

    王夫人:“……”

    薛蒙哈哈大笑:“我就说嘛,我师尊道骨仙风,不是天神胜似天神,像他这种人,早就断情绝欲了,要道侣做什么?”

    薛正雍叹了口气,显然还是不甘心,正欲与儿子再辩,忽然王夫人以袖掩口,轻声道了句:“夫君,莫要再说了,玉衡长老来了。”

    未散的晨雾中,楚晚宁踩着湿润的青石板缓步行来,宽袍及第,衣袖飘摆。

    他披着一件绣合欢衣袍,袍身是端正的月白色,缘口压着金丝线,随着步履移动,金线在阳光下隐隐淌动流波,束发的是一根白玉发簪,簪尾镶嵌了一朵红宝石雕成的梅花,整个人素净中染着端庄,清冷中带着孤高。

    那一刻,薛正雍忽然有些无力,嘴张了张,闭上了。

    他想,还是薛蒙说的对。

    这样的人,旁边要摆上怎样的女子,才能不被他的光华湮没,因他的气势蒙尘?

    天神走到凡间,在山门前站定,皱了皱眉,看了薛正雍一眼。

    “尊主。”

    “哈哈,玉衡啊,衣服挺合身啊。”

    楚晚宁抬手,一只线络和造型都极为繁复香囊,在半空中晃动着,他道:“和礼袍一并送来的这个香囊,和寻常的不太一样。”

    “啊,那是按临沂的绳艺打的,怎么了?”

    高高在上无人可及的天神道长,微蹙剑眉,他说:“太难了,不会系,请尊主指点。”

    薛正雍:“…………”

    他教了楚晚宁三遍,楚晚宁还是绕不过去绳结,最后干脆放弃了,薛蒙看不下去,主动请缨帮师尊系香囊,三两下就在腰间佩好了,楚晚宁瞧着,很有些意外,赞许道:“不错。”

    薛正雍在旁边又忍不住转了念头,他想,天啊,这样的人如果没有道侣,真的不会最终死于生活不会自理吗?

    过了一会儿,墨燃也来了,他脸色不太好,昨天被楚晚宁那一脚踹得太狠,又不好意思找人疗伤,别人肯定会问他这伤是谁踹的,他总不能说是轻薄了玉衡长老被踹的吧?

    只能自己打坐静疗,这会儿才总算是好些了,不至于胸口疼到呼吸都困难。

    可是他看到了立在薛正雍身边,安静地等着他的楚晚宁。这个男人穿着月白色绣金丝正服,领口压得很高,又是禁欲又是庄重——好正经的一个英俊男子。

    墨燃觉得胸腔一动,好不容易顺直了的气儿,好像又岔了,又喘不过来,乱了套了。

    “咳!”

    这可真要命,他喜欢了一个他绝不能喜欢,他发誓再也不去触碰的男人。

    重生两世的老鬼这回真就像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伙子,年轻冲动,热血澎湃,会因为喜爱之人的一个眼神,一件衣物的变更,就觉得天下大乱,风生水起,从此快乐与他有关,悲伤与他有关,心跳与他有关,呼吸与他有关,就连照进窗棂的月色,月色里踽踽独行的一只蚂蚁,吸引蚂蚁来的那一脉花蕊,都与那个人有关。

    他在这样的喜爱中觉得很煎熬,很憋屈。

    因为一花一叶都是他,但他又得不到,不能摘。

    妈的,人间处处为难他。

    把派中事务都暂交贪狼长老处理,薛正雍拿上请柬,携妻带子上路了。

    有楚晚宁出行的阵列里,只要不是日程赶,往往都是坐马车的,这次也不例外。一行人悠哉悠哉,沿着官道慢慢往临沂去,一路上游山玩水,遇到些小妖小怪,也都顺手帮着除掉。

    如此行了十来天,他们才到了岱城。

    岱城的胭脂有名,一到城中,薛正雍就先带着王夫人去买胭脂,薛蒙嫌弃他们老夫老妻还腻歪,搓搓鸡皮疙瘩,不肯跟上,和楚晚宁他们先找了个茶摊子小坐,等爹娘回来。

    故地重游,师徒三人都有些感慨。

    薛蒙道:“可惜师昧不在,不然就和六年前求剑的时候一模一样了,我们还能去旭映峰顶玩玩。”

    墨燃笑道:“你也不怕假勾陈还守在那里,见你来了,拉你进湖底再叙叙旧。”

    说道假勾陈,楚晚宁皱了皱眉头:“这五年间他似乎并无行动?”

    墨燃道:“说不好,出过几次大乱子,都是悬案,跟神武有关的,我怀疑是他,但是也没有证据。”

    薛蒙玩转着手中的杯盏,望着墨燃道:“我倒觉得那些悬案跟他没关系。你想啊,几年前他费尽心思要找精华灵体,你是木灵精华,他便撵在你后面要害你,所以他要找的应该是人,而不是武器。”

    楚晚宁沉吟道:“但是这五年间并没有活人连续失踪的事情发生。”

    墨燃托腮举手道:“我也没有遇到任何的围堵或者陷阱。不过也有可能是我这五年行踪不定,他不知道我在哪里。”

    三个人都各自沉默思索着,直到老板娘送来了他们点的茶叶与果脯,薛蒙才挠挠头道:“你们说,他该不会是坏事做多,自己玩火烧身死了吧?”

    “……”

    “别这样看我啊,一般邪门的法术不都容易被反噬啊什么的。”薛蒙咕哝着,“不然为什么五年了,他还没有什么大动静?”

    墨燃忽然道:“有一种可能。”

    “什么?”

    “你看,师尊这五年也什么都没有做。”

    墨燃话才说了一半,薛蒙就拿筷子敲他:“你什么意思?你怀疑假勾陈是师尊?”

    “……你能不能等我把话说完。”墨燃无奈道,“我是打个比方,我在想,如果那些神武被盗悬案与假勾陈无关,那么他五年间就确实没有做任何大事。那么,他有没有可能是和师尊一样,因为某种原因,比如受了伤或者别的什么理由,必须待在某个地方不能出来。”

    他讲到这里,忽然想到了什么,蓦地一怔。

    “师尊……”

    “怎么?”

    墨燃先是摇了摇头,似乎并不相信自己的这个念头,但犹豫片刻,还是嗫嚅着说出了四个字:“怀罪大师……”

    这五年间,其他高手不知道,但显然有一个人,也和楚晚宁一样困在红莲水榭里,半步都不曾离开。

    怀罪大师。

    但这个念头太过大逆不道了,怀罪大师再怎么说也曾对楚晚宁又授业之恩,墨燃其实并不清楚师尊内心深处对于怀罪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情感,因此也实在不敢太冒失。

    楚晚宁道:“不用想了,不会是他。”

    他这句话说的轻描淡写,但是没有任何犹豫。

    墨燃便立刻点了点头,既然楚晚宁不愿意说起自己少年时求学于怀罪门下的往事,那么他也绝不会勉强多问。

    他便继续思忖道:“那,还有没有其他高手,五年间从来没有现身的?”

    “孤月夜的掌门姜曦。”薛蒙道,“灵山大会,所有掌门都到齐了,就他称病不来,很少现身。”

    墨燃失笑:“那是你娘的师兄吧?你怀疑他?”

    楚晚宁道:“姜曦自视甚高,从来不甘心孤月夜居于儒风门之下,所以自南宫柳当上十大门派之首尊以来,他任何聚会都不去,也不止这五年。”

    “那就没有了。”薛蒙道,“唉,算了算了,想不通就先别想了吧,线索实在太少了,想的我脑壳儿疼。”

    正巧这时候王夫人和薛正雍回来了,天色已晚,五个人便准备在岱城找个落脚的地方。

    薛蒙道:“我知道有个客栈特别好,还有温泉池子可以泡。”

    墨燃:“……”

    他简直用脚趾头都知道薛蒙说的是哪家了,不就是少年时他们投宿的那个栈子吗?

    当年泡温泉的时候,他还没头没脑地栽进了楚晚宁的怀里……

    思及此节,他不由地轻咳一声,默默把脸扭了开去,不想被人发现自己眼里细微的赧然与期待,但心跳却不由自主地快了起来。

    薛蒙这人,说话其实总有些夸张,他喜欢的东西拼命捧,污点也看不到,他不喜欢的东西死命踩,一棒子锤死不给翻身机会,但所谓知子莫若父,薛正雍觉得自己儿子的话只能信一半,便问墨燃:“那家客栈燃儿也住过吧,觉得怎么样?”

    墨燃又咳嗽两声,不敢与伯父直视:“……是还不错。”

    “那就去住吧。”薛正雍拍板了。墨燃于是掌心盗汗,指尖因为内心的悸动而微微蜷起。

    他低下头,看似驯顺而温良地“嗯”了一声。但心里头想的却是:自己……是不是能再像当年一样,和师尊一起泡个澡……

    他不由地回忆起了水雾朦胧里,楚晚宁颀长俊秀的身子,线条凌厉紧绷,充满了诱人侵犯的张力。

    可若是真的与楚晚宁同浴,蒸汽迷离中,他真的还能忍住吗?

    商量完去处,其他人都已起身了,薛蒙吃完手上的花生,也拍拍碎末站了起来,扭头望向还坐在原地,神情有些莫测的堂兄。

    “怎么啦,走啊?”

    墨燃的表情有些微妙,不知是不是夕阳映照的原因,他英俊的脸庞似乎有些红了。

    他伸手给自己又倒了一杯茶,坚持着不肯站起来,而是有些尴尬地继续坐着,轻咳几声说道:“……点了这么多都没吃完,浪费了,你们先走,我认识路,喝完了茶我就过来。”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琴帝作者:唐家三少 2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二卷 闭着眼睛闯京城作者:月关 3将夜第二卷:凛冬之湖作者:猫腻 4将夜第三卷:多事之秋作者:猫腻 5绝世唐门作者:唐家三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