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 75.本座就是文盲,不服憋着

75.本座就是文盲,不服憋着

所属书籍: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发布时间:2020-01-06

    众人盯着见鬼, 再看那死去羽民脖子上的火红柳藤,不由地愈发群情激奋。

    “就是你!跟害死十八的时候一模一样!”

    “你为何要下此狠手?”

    “杀了他!”

    羽民上仙似乎被这样那样的聒噪吵得十分头疼,她扶着额角, 冷声道:“墨微雨,我最后问你一遍, 人, 到底是不是你杀的?”

    “不是。”

    “好。”羽民上仙点了点头, 墨燃原本以为她要放过自己,正松口气, 准备感谢她深明大义。岂料下一刻, 羽民上仙便淡淡抬了下手,冰冷道。

    “此人作恶多端还欲狡辩, 抓起来。”

    师昧从屋子里洗漱穿戴整齐, 出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墨燃被十多个高阶羽民拿法咒禁锢着, 有人正往他手腕上缠捆仙索。

    “你们这是做什么?!”

    师昧颜色顿失, 忙跑到墨燃跟前:“出什么事了?”

    没有人回答他,但桃林之中森森飘动着的尸首已经准确无声地告诉了他答案。师昧倒抽一口冷气,往后退了一步,正撞在墨燃胸膛上。

    “阿燃……”

    “不要着急,冷静一点。”墨燃盯着羽民上仙,压低声音对师昧说道, “去把伯父和璇玑长老请来。”

    眼下这般情况, 这些羽民未必还能保持理智, 如果羽民不管不顾要活撕了他,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毫无胜算,必须尽快把薛正雍和璇玑拖过来救场。

    师昧走了之后,墨燃孑然而立,目光沉炽地逐一扫过那一张张愤怒扭曲的脸孔。

    “呸!”

    突然一口唾沫星子从人群中飞喷出来,墨燃侧身避闪,但朝他吐口水的羽民离得很近,他仍是不可避免地被溅到了。

    他缓缓回头,对上一双赤红双目。

    “你害死这么多人,还想搬救兵?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

    说着掌中骤然聚起一丛炎阳烈火,朝着墨燃直掷而去!

    墨燃往后侧挪一步,那喷薄着热气的火焰烧过他的鬓角,砸在他身后的一株桃树上,瞬间将粗壮的树干齐腰焚断。

    轰——

    桃树倒了,花落满地如同风雪飞散。

    墨燃看了看那棵倒下的树,又转头看向那个羽民:“我再说一次,人并非我所杀,十日之后赤子丸炼成,你若要寻仇,那时候也不迟。”

    “十日后?再等十日恐怕整个桃花源的人都要被你杀光了!”那人怒吼道,“你换我姊姊的命来!”说着又朝墨燃扑将过去。

    墨燃再一次避开他的攻击,目光却落向了在旁边袖手旁观的羽民上仙,对方并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墨燃更是一口恶气在心里憋的慌,高声朝他吼道:“喂!老鸟儿!你倒是管管你的人啊!”

    “……”

    “妈的。”墨燃见她依旧岿然不动,忍不住咒骂一声,“在这节骨眼上装聋作哑,你是想看我活活被烧死吗?早知道你们这群臭鸟半点明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我就不来什么狗屁桃花源修炼了!还要平白无故受这般委屈!”

    上仙听了这番话,微微动容,只见得她抬起袖子,衣袂一挥,犹如彩练掠出,啪的一声又狠又准——

    却抽在了墨燃脸上。

    羽民虽与凡人形貌相似,但思想上却仍旧与人不同。

    在修真界,莫说一族之主了,哪怕是个小小的武馆,其首脑也不会在一切尚未有确凿证据时妄下定论。但羽民毕竟一半血统是兽,骨子里仍带着浓烈的兽性。

    只见得那上仙一头黑发变得赤红,根根都像在散发着滚烫的热气,她美目圆睁,森然道:

    “你师父是谁?竟教出如此不干不净的徒弟!且把嘴给我放干净了!”

    她这一说,其他羽民纷纷引吭高鸣,一双双猩红色的眼睛写满杀气,朝着墨燃逼近。

    嗖的一声!

    一枝火焰凝成的橙色箭镞破空而出,直刺墨燃心窝。

    墨燃不敢怠慢,抖开火光流窜的见鬼闪身格挡,但那箭镞其实只是障眼之术,在他偏身去阻时,一个痛失挚亲的羽民横剑而出,剑光如水,朝着墨燃后背递去!

    前有箭镞,后有长剑,原本是决计逃不掉的。

    墨燃知道这些半兽之人终是起了杀心,把心一横,脑中想起楚晚宁先前使用天问的招式,抬手扬腕——

    见鬼被甩上半空,再猛然掣紧,血红色的柳藤被舞出一道模糊虚影,以迅雷不及掩耳形成一股强大的气团,而藤条上的柳叶瞬息成了一把把锋锐的尖刀,将周遭空气与实物吸入、割裂。

    楚晚宁的绝招之一——“风!”

    以藤为风叶,以灵力吸纳身边万物。

    卷入风中,皆为齑粉,葬于风中,残骸难剩!

    “啊!!!”那羽民发出一声尖叫,之前掷出的箭镞早已被见鬼绞成碎渣,她的长剑也因离墨燃太近而被猛然卷了进去。

    “铮!”金属断裂的声音尖锐刺耳,未及反应,她自己也被吸至“风”的猩红色边沿,她嘶声道:“放开我!疯子!你这个疯子!”

    见自己族民受苦,羽民上仙勃然大怒,红衣招展,飘然而起。

    她掌中笼起一枚极纯的嫣红色结晶,袍袖鼓动,灵力灌入其中,桃花源骤然风急云涌,草木倒伏。

    一只虚无的火凤在她的感召之下隐隐现于其身后,上仙的双瞳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原本艳丽无双的面孔甚至有些扭曲。

    “畜生。”她嘶嘶道,“还不住手?”

    “你都把凤凰虚影召唤出来了,我现在停手是等死吗?”墨燃的脸在火凤庞大的阴影下被映得一暗一明,“你先停下我就停手!”

    “你——”

    羽民上仙缓缓上升至半空。

    “没有——”

    她一字一顿,血瞳死死地盯着墨燃。

    “资格——”

    “与我——”

    “论要求!”

    随着她话音落下,空气中爆裂出一声巨响,凤凰虚影清啼长鸣,盘旋着朝墨燃俯冲而去!

    “砰!!”

    又一声轰鸣,比刚才的更加可怖,仿佛一条苍龙结束了自亘古以来的沉眠,自地心深处破石腾出。

    一道金光与火凤猛烈相击,掀起层层骇人的惊涛风浪。实力微弱的普通羽民纷纷尖叫着被这暴风掀翻在地,有的直接口吐鲜血,被斥出数十丈远。

    凌霄阁一时间飞沙走石,狂风乱作,屋舍植树瞬息夷为平地!

    待到尘烟散开,一个熟悉的修长背形出现在半空中,挡在墨燃身前。

    “师、师尊……?!”

    那人一袭白衣若飘雪,广袖在风中滚滚翻拂,闻声微微侧过半张清冷剔透的俊脸,一双凤眸扫过跪坐在地的墨燃。

    楚晚宁嗓音沉凉,像是仲夏时古井里清澈的水。

    “可有伤着?”

    墨燃睁大眼睛,半天都反应不过来,只呆呆地张着嘴:“…………”

    楚晚宁来回打量他一圈,见他身上并无明显伤痕,便转头对羽民道:“你刚才,不是问他师父是谁吗?”

    他降下自己骇人的强大灵力,缓缓自半空落于地面。

    他甚至都懒得多说一个字,只冰冷极简道:“死生之巅楚晚宁,请教阁下高招。”

    “什、什么?”

    楚晚宁蹙起眉,目如沉玉。

    看来客气的话这些鸟人听不进,那正好,反正他的耐心已经所剩无几了。

    “我说,他师父是我。”顿了顿,“你伤我徒弟,可得了我首肯?”

    羽民上仙虽被尊为上仙,但只因其血统高贵,离真正的仙人差距尚远。这一击之下,凤凰虚影被楚晚宁击碎了不说,自己的胳膊也被天问划破了。她捂着伤口,指缝里不住渗出粘稠的黑色血水,面色十分难看。

    “你、你区区一介凡人,竟敢如此放肆!还有,谁允许你私闯桃花源的!你怎么进来的!!”她有些癫狂,“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

    “刷!”

    天问应诏而出,径直抽在了她脸上,打得她顿时口角破裂,鲜血直流。

    “不知天高地厚的什么?”楚晚宁冷笑,抚平方才挥柳藤时稍有凌乱的衣袖,而后单手揪着墨燃的领襟,把他提着站了起来,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羽民上仙半寸,“你倒说说,我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什么?”

    “你、你你竟敢这样做,你——”

    “我为何不敢。”楚晚宁淡淡看了她一眼,“我有何不敢的。”顿了顿,他拎过旁边的墨燃,“你听着,这个人我的,我带走了。”

    墨燃还没有从楚晚宁突然天神般降临的惊骇中反应过来,就又被“这人我的”给击了个粉碎。

    “师……师尊啊……”

    “闭上你的狗嘴。”楚晚宁虽仍无甚表情,但墨燃却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眼底正透着怒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尽给我添乱。”

    说着一巴掌拍在他脑后,带着他腾空而起,一掠便再数十尺之外,待墨燃回过神来,他和楚晚宁已经来到桃花源荒僻的城郊了。

    “师尊!我师弟还在那边——”

    楚晚宁瞥了他一眼,见他面色焦急,冷哼道:“师弟?姓夏的那个?”

    “对对对,他还在凌霄阁,我要去救他……”

    楚晚宁抬了抬手,打断他:“我早已施咒将他传至璇玑那里了,你不必担忧。”

    听他这样说,墨燃这才松了口气,抬起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楚晚宁:“师尊你怎么……来了?”

    楚晚宁原是被屋外的喧哗吵醒,见情况危急,便吞服了贪狼给他的一粒丹药,暂时得以恢复正身。但他此刻却不便和墨燃解释,只冷淡道:“我怎么不能来。”说罢抬起指尖,聚起一朵金色海棠。

    “西楼帘苇繁花瘦,一夜春风到钱塘。”

    睫羽低垂,楚晚宁朝着含苞待放的海棠轻轻吹了一下,刹那间骨朵绽放,溢彩流光。楚晚宁细长冷白的指尖一弹,低声道:“去探。”

    海棠花立刻随风飘远,很快消失在了山林之间。

    墨燃好奇道:“师尊,这是什么法术?”

    “扔花术。”

    “啥?”

    “扔花术。”楚晚宁神情肃穆,丝毫不像在开玩笑,“本来没名字,你问我,我才取的。”

    墨燃:“……”

    这人再懒,也不至于这样吧?

    “你的事,尊主已与我说过。”楚晚宁看着海棠飘远的方向,声音一如既往的沉冷如溪石美玉,“此事应与当时金成湖系出同一人手笔。这桃花源内,恐怕也早已布下了珍珑棋局。”

    “怎么可能?”墨燃一惊。

    珍珑棋局乃是前世他登峰造极的法术,十八出事之后,墨燃自己就已经试着感知过是否有这种法咒的痕迹,因为这一禁术往往伴随着杀伐血腥,一旦发动,必然杀人,所以只要仔细探查莫名而生的强烈怨气,就能知道周遭是否有人摆出了珍珑棋局。如果那个神秘人真的再次使用了这门禁术,除非他做到极致,不然墨燃没有理由会毫无觉察。

    见楚晚宁略带怀疑的目光扫过来,墨燃忙解释道:“我是说……这桃花源内好歹都是半仙,怎么可能让人轻易在里面设下禁术而毫无所知。”

    楚晚宁摇头道:“当时在金成池底,那个神秘人就操控了所有的上古灵兽,上古灵兽的战力虽不能与神兽相提并论,但跟散仙相比已是不遑多让。他既然当时就能控制金成池,现在就极有可能在桃花源故技重施。”

    “这样……”

    “嗯。”

    墨燃抬起头,颇为羞涩地一笑,露出深深酒窝:“师尊,不遑多让是啥意思?”

    楚晚宁:“…………”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 75.本座就是文盲,不服憋着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全职高手作者:蝴蝶蓝 2大主宰作者:天蚕土豆 3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三卷 初登大宝作者:月关 4琴帝作者:唐家三少 5将夜第二卷:凛冬之湖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