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目录

71.本座冤枉

所属书籍: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发布时间:2020-01-06

    墨燃脸色苍白, 难以置信地召唤出刚刚才收拢的武器, 看着一簇火光在自己掌心亮起,见鬼应召而出, 躺在他的手心。

    两相比对, 杀死了十八的那个武器,除了没有握柄,简直和见鬼一模一样,就像从见鬼上绞下了一段——难道这世上,还有第二把见鬼?!

    不及深思,忽有脚步声自远而近,以极快的速度飞掠而来。楚晚宁比墨燃沉静些,略微沉吟,目光陡然一凛:“墨燃, 先把见鬼收起来!”

    “什么——?”

    来不及了。

    一群人已经掠至了试炼之窟门口,有羽民, 有各个门派在桃花源修炼的修士,人群中甚至还有薛蒙、叶惜君、师昧的身影……似乎是有人觉察了试炼之窟这边的异样,召集了几乎所有的人,赶来此处。

    于是当众人陆续到达时, 看到的是惨死的洞外的十八, 脖子上勒着柳藤,挤到血肉里。而墨燃与一个半大孩童狼狈不堪, 显然经历过一番恶斗, 墨燃浑身是血, 手中拿着的,正是跃淌着危险火光的见鬼……

    鸦雀无声。

    不知是谁忽然喊了句:“凶、凶手!”

    人群中慢慢喧闹起来,惊慌,愤怒,窃窃私语汇聚成流,嗡嗡地震颤着骨膜。“杀人了”“凶手”“是何居心”“丧心病狂”“疯子”破碎的字句不断地重复着,攒动的人潮就像方才幻境里的尸流,这给了墨燃一种错觉,就仿佛幻境还没有结束,噩梦还在继续。

    临安城两百年前的血,仿佛还在流淌着。

    “不是……”他喉咙发干,往后退了一步,“不是我……”

    脚步一顿,有人拉住了他的衣摆。

    墨燃混乱间低下头,看到楚晚宁的一双清冽眼眸。

    他无意识地喃喃着:“不是我……”

    楚晚宁点了点头,欲将他护在身后。可是他此刻那么小小一个孩子,又能做什么?

    正焦灼着,忽然感到墨燃又往前走了一步。

    喊叫的人越来越多:“把他抓起来!还有那个小孩!抓起来!凶手!”

    “不能让他们逃了,太危险了!快抓起来!”

    墨燃反手拉住楚晚宁,将他带到自己后面,挡住他,而后低着头缓了一会儿,逐渐平复下来。

    “十八姑娘不是我杀的。你们听我解释。”

    人群中那一张张脸都是如此模糊,和前世某个他不忍回忆的时候重叠在一起。他勉强在那些人影中看到了薛蒙,薛蒙一脸的难以置信,然后他看到了师昧,师昧睁大了眼睛,脸色白的可怕,正不住摇着头。

    墨燃闭上眼睛,沉声道:“人不是我杀的,但我没打算逃。你们在抓我之前,总该听我一次申辩吧?”

    然而,即使墨燃这么说了,也并没有人会听他的。不安和愤怒弥漫在人群之中,有女冠尖声道:“你、你杀人被抓了个现行,还有什么可辩的!”

    “就是!”

    “不管怎么样把他们两个都抓起来!要是真的冤枉他们了,到时候再放出来也不迟!”

    “抓起来!抓起来!”

    薛蒙从最初的惊骇中回过神来,他出了人群,面朝着那些愤懑扭曲的脸孔,背朝着墨燃,大声道:“请诸位静一静,听我一言。”

    “你谁啊你!”

    “凭什么听你的!”

    “等等,这位好像是凤凰儿?”

    “凤凰儿?天之骄子?就是那个薛蒙?”

    “是他啊……”

    薛蒙的脸色十分难看,近乎是苍白的,他缓了口气,慢慢说道:“请诸位听我一言。这两位都是我死生之巅的弟子,我信他二人绝不会做出残杀无辜的事来。还请各位先冷静一下,好歹先听一听他们的解释。”

    “……”

    一时的沉寂之后,忽有人喊道:“我们凭什么信你?是死生之巅的弟子又怎么样,你就一定对他们知根知底,了如指掌了?”

    “就是,人心隔肚皮,就算是同门,又能有多少了解!”

    薛蒙的面色越来越差,嘴唇紧抿着,手指不知不觉握成了拳。

    在他身后,墨燃拉着楚晚宁站着,他其实从薛蒙出来时就略感诧异,前世和这个堂弟也无甚深厚情谊,总是互相瞧不上眼,后来他成了人界帝尊,烧杀抢掠无所不为,自然就和“凤凰儿”进到了水火不相容的两个阵营。

    因此他怎么也没有预料到,原来在这样千夫所指的情况下,薛蒙居然会是背朝着他,而面朝着别人的。

    墨燃心头忽的一热,说道:“薛蒙,你……信我?”

    “呸!狗东西,谁信你了?”薛蒙半侧了张脸,没好气道,“你看看你这都摊上的什么事儿!明明还比我大一岁,却要我给你收拾烂摊子!”

    “……”

    骂完之后,转头却以更凶恶的嗓音,朝那些人嚷道:“怎么着?我怎么就不了解他们了?他们一个是我师弟,一个是我堂哥!是你们懂,还是我懂?”

    “薛蒙……”

    “你们听几句解释会死吗?这么多人看着,难道耽搁一会儿,他俩便能插上翅膀飞了不成?”

    这时候,师昧也走了出来,不过他就显得没有气势多了,柔柔弱弱的,惶然道:“诸位仙君,我也能为他二人作保,十八姑娘定然不是他们所伤,请诸位听一听解释,多谢……”

    叶忘昔竟也挺身而出,他虽不为二人作保,但却比那些乌烟瘴气的人们要冷静得多。

    叶忘昔道:“即便要暂且拘禁他们,也当给其辩白的机会。如若不然,岂不是便宜了真正的凶手,万一那人正隐匿于你我之中,又该如何是好?”

    他这样一说,其他人顿时面面相觑,眼神中都多了一丝警惕。

    “……好吧!那便先容你们解释!”

    “但抓还是要抓的!谨慎为上!”

    “宁可抓错,不能放过!”

    墨燃叹了口气,以手加额,过了半晌,居然笑了。

    “没想到四面楚歌,竟也有人愿意信我。好,好,就算被抓,就冲你们三个人,我也不生气了。”

    他简单地把虚境实化,境内所遇之事,以及出来之后就看到十八被害一事给说了一遍。

    可惜修罗境打破之后,其他人再进去就完全是一个新的幻境了,因此也不能考证墨燃所说究竟是真是假,不过若是他编造的,那他要在短时间内拼凑出这样一个故事,也实在是难了些。

    因此等他讲完之后,人群之中已有大半人,显得有些动摇。

    一个身份较为尊贵的羽民低声和下属耳语了几句,然后道:“墨燃,夏司逆,你二人虽有说辞,但终究没有证据。再一切查清之前,为了桃花源的周全,还是得委屈你们被关押一段时日。”

    墨燃无奈苦笑:“行行行,我就知道会这样。你们给我吃喝供好,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这个自然。”羽民顿了顿,又道:“即日起,桃源内的修士需严加戒备,以免再生意外。眼下没有及时赶到的修士,一会儿我都会派人一一盘查询问,以排除嫌疑。另外,这件事情我会通知各派掌门,尤其是涉事最深的死生之巅,若是可以,我想请二位的师尊前来一叙。”

    “师尊?!”墨燃一听,脸色就变了。

    楚晚宁默默的没有吭声。

    “我不想请师尊来!换我伯父行不行?”

    “弟子有恙,应禀明其师。这是修真界自古以来的规矩,难道你死生之巅竟是不同?”

    “不是,我……”

    墨燃焦躁地直挠头,连连叹气,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弟子有恙,事禀师尊,这当然没有错。

    可是想到楚晚宁那神色寡淡的脸,那冰冷清寒的眼神。墨燃就觉得他即使来了,也肯定是不分青红皂白,先把自己教训一顿,还不如不要相见。

    但是无论他说什么,事情都难以改变了。

    他和小师弟一同被关了起来。

    桃花源的幽禁之地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山洞,洞口生着只听羽民命令的远古荆棘,里头终日昏暗,好在有个火塘,里面燃着施了法咒、不会熄灭的火焰。

    洞内一切从简,只有一张宽大粗犷的石床,铺着羽翼织成的金红色软垫,一张石桌,四只石凳,一面铜镜,几套碗碟茶具。

    墨燃和楚晚宁便一同被软禁在了此处。

    虽说事情并未下定论,但负责监管二人的羽民似乎与十八交好,她无端丧命,那个羽民便迁怒墨燃二人,因此生活起居上多给人使了些绊子。

    第一天晚上,那羽民还知道送些饭菜来,菜色不丰,但也够吃。然而第二日,便只随意往洞内丢了些生肉菜叶,米面盐巴,说是没功夫照顾他们的伙食,让他们想吃什么自己打理。

    “自己打理就自己打理,做饭而已,谁不会?”

    墨燃说着就气哼哼地蹲在地上,挑拣起了好用的食材。

    “小师弟想吃什么?”

    “……都可以。”

    “唉,这天下最难做的菜便叫做‘都可以’。让我看看,这里有五花肉,白菜……啧啧,这鸟人可真抠门,给的白菜全是梆子。给了些面粉和粳米,量挺多,也不知道是几日份的。”他叨叨地数着,抬头问楚晚宁,“想吃饭还是吃面?”

    楚晚宁正伏在石床上歇息,闻言略微思忖,然后说:“面。”

    顿了顿,又补上一句:“排骨面。”

    “……啊哈哈,你这可难为我了,哪里来的排骨?”

    “那就随便了,都可以。”

    墨燃盘腿坐在地上,手支着膝盖,拖着腮,想了一会儿说道:“这里料也不多,我给你做碗臊子面吧?”

    “臊子面?”

    “喜欢吗?”

    “还好吧,辣吗?”

    墨燃笑了笑:“你看,那鸟人给的东西里,连半点辣椒影子都没得见。”

    既然已经商量好了吃什么,墨燃便动手开始和面。楚晚宁个子矮,力气也不够,他便懒得惺惺作态去帮忙,只趴在床上,懒洋洋地看着墨燃揉着白软的面团,渐渐的目光温柔起来。

    突然觉得这样也很好,墨燃不知道他是谁,他便能一直这样待在墨燃身边,做饭的时候,会问他一句想吃什么,真的很好。

    甚至有些不安,觉得自己得到了太多,像是从一个叫“夏司逆”的小孩子身上偷来的。

    墨燃煮好了面,将炒熟的肉末码上。羽民给的佐料少的可怜,他也着实做不出什么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来,但面条扯的很筋道,软硬也刚刚好。五花肉切下了一层肥膘煸出猪肉,兹拉一声趁着滚烫浇在面上,拌匀了也很香。

    “师弟,吃……”他一抬眼,看到楚晚宁已经睡着了,依然是趴着的姿势,脑袋枕在臂弯,侧着脸,睫毛很长,神情安详。

    “饭了……”他喃喃地把后半截话说完,然后走到床边,摸了摸楚晚宁墨玉般的头发。

    “这样看起来,你还真的挺像师尊的。不知道你和师尊,到底跟临安楚家有什么渊源,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想害咱们,唉……更不知道师尊此刻在做什么,知道这里出的事情,会不会不分清红皂白又怪罪我。”

    说到这里,墨燃的眸色微暗,手指尖卷着楚晚宁的一缕黑发,幽幽叹了口气。

    “你是不知道他,一有事情,便总是数落我……他特别不喜欢我。”

    可惜楚晚宁睡着了,这句话像前世今生,他们纠葛了数十年的误会一样,轻飘飘地散落寂夜,无人应答。

    墨燃等面条差不多凉一些了,不至于烫嘴时,便把楚晚宁叫了起来。

    “师弟,吃饭啦。”

    楚晚宁捂着嘴打了个哈欠,睡眼朦胧地发了一会儿呆。

    “哦,吃饭……”

    墨燃把面条端过来,他爱做饭,却不爱洗碗,为了少洗一个器皿,他干脆把面条全部盛在了刚刚炒肉燥的锅里。

    楚晚宁对于这样豪放不拘小节的吃饭略感吃惊,微微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一大锅面条:“这……怎么吃?”

    “一起吃呀。”墨燃把一双筷子递给他,自己则双手合十,笑道,“比谁捞得快大赛,马上开始啦!谁能吃到更多的面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

    墨燃念叨完,眯起眼睛笑得更开心。楚晚宁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说:“你好像只要有的吃,就会特别……”

    “特别高兴对吧?”

    “嗯。”

    “哈哈,民以食为天嘛。”

    墨燃说着,也不客气,先捞了一大筷子面条,吸溜吸溜吃的腮帮子直鼓囊:“丑是丑了点,但素味道还爽素不错滴。”

    “……”楚晚宁脸色不好看,“吃饭,别吸溜。”

    “哈哈哈!”墨燃拍着大腿笑,“你这孩子,跟我师尊也太像了点儿。他也让我别吸溜,但是你猜怎么着?有一次我和他吃饭,故意甩了根骨头到他碗里,气得他哟,哈哈哈哈哈——”

    楚晚宁咬牙切齿道:“你当真放肆!”

    “对对对!就是这个反应,你怎么知道?唉哟还学得挺像,哎师弟我觉得你俩可能是远亲啊,说真的,等师尊来这里了,你找他好好问问呗?哎哎——你别跟我抢那半个煎蛋啊——”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凡人修仙传 2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二卷 闭着眼睛闯京城作者:月关 3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十一卷 南征北战作者:月关 4机动风暴作者:骷髅精灵 5官运作者:何常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