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目录

148.师尊天然撩

所属书籍: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发布时间:2020-01-06

    墨燃一惊, 没想到他会来这招,匆忙闪避,剑锋擦着前胸刺过。

    “师尊要和我切磋, 好歹先试过衣服再说,伯父还等着我回他呢。”

    “先切磋, 后试衣裳。”

    “伯父等得急, 人裁缝还在殿里, 要有不妥帖的地方得改。”

    “那就快些拆招罢。”

    “……”

    这一点楚晚宁和薛蒙倒是很像的,都是比武之心一起, 就极难压下去的主。两人一说一答间, 长剑已刷刷刷地刺过了墨燃好几处要害,得亏墨燃久经磨砺, 避闪及时, 不然人没事, 衣服恐怕要给楚晚宁划得千疮百孔。

    猛地一下剑身点在了墨燃肩头, 楚晚宁及时收势, 只拿剑侧击了他一下,冷嘲挑衅道:“墨宗师,就这点本事吗?”

    墨燃被这人逼得没办法,手里的衣裳又没处放,苦笑道:“师尊如今不打算让我了,反倒还欺负我?”

    楚晚宁目如刺刀, 剑眉微蹙:“你难道还想我让你一辈子?”

    “哈哈, 这倒没错。”

    “……你到底打是不打?”

    “好好好, 我打,我打还不成吗。”墨燃笑着,摇了摇头,手指尖光焰一起,“见鬼,召来!”

    见鬼应声而出,但楚晚宁手中只是寻常武器,因此墨燃也没有往见鬼里灌注灵力,他刚握住柳藤,正面又是一剑递来,墨燃后掠数尺,倏忽挥出藤鞭,缠住楚晚宁的剑柄。楚晚宁却毫不以为意,手腕一掣,挣开束缚,身形已如鬼魅般迅速闪至墨燃身后,长刃一横,自后头抵住了墨燃脖子。

    楚晚宁贴在他身后,略显阴郁:“你没用心,重来。”

    他软暖的呼吸拂在墨燃耳根,墨燃觉得一阵燥热,喉结在剑刃下攒动,低沉笑道:“师尊先别急着把话说得那么满,再仔细看看,我用心了没有?”

    话音方落,楚晚宁惊觉墨燃的柳藤不知何时已绕上了他的手臂,竟将他牢牢制在原处,半寸不得动。

    楚晚宁盯着自己的手臂看了半晌,忽然眼底亮起一从锐亮精光。

    “嗯?不错,前言收回。”

    墨燃笑道:“哪有想收就收的?”

    “你待如何?”

    “我想要师尊去换衣服啊。”

    楚晚宁冷哼一声:“……决了胜负再说。”

    他说着,将自身强悍灵力灌入右臂,生生将见鬼逼退,而后猛地掠后,与墨燃拉开距离,同时一道剑光闪过,凌空掠起剑气,朝墨燃斩去。

    墨燃没办法,只得提鞭再上,一时间柳藤与长剑在空中叮咚作响,两把武器都不曾喂灵,打起来没有灵流相撞焰电齐飞的壮观声势,但一招一式都极尽巅峰,行云流水,墨燃单手还拎着要给楚晚宁换的礼袍,于是楚晚宁也只用右手和他缠斗,转眼见两人已拆过百余招,竟是胶着难分,上下难辨。

    楚晚宁的呼吸沉重,一滴热汗透过他漆黑的剑眉淌下来,直逼眼睫,但他与墨燃较着劲儿,半点不容分神,那汗滴便透过睫毛,渗入眼眶中,他竟忍着不眨眼,一双眸子如夜火极光,闪着令人惊骇的光亮。

    北斗仙尊的斗性已浑然都被自己徒弟激起来了。他原本就爱酣畅淋漓的战斗与竞搏,平日里淡漠清冷,只因难遇对手。而墨燃就像一把火,轰地一声,把他这池烈酒点亮,刹那间焰照长空。

    他们打到后头,长剑竟因无法承载这样高强的冲击而发出不祥的咯吱声,最后随着两人在空中的近身一击,竟铮然嗡鸣,在两大宗师间碎成千万点铁粉晶莹!

    “剑都断了。”墨燃无奈道,“还打么?”

    楚晚宁眼中已是一片烽烟缭绕,他把剑柄一丢,白衣衣襟微敞,更衬身形挺拔,他简洁有力道:“打。”

    “……”

    墨燃还没来得及收回见鬼,楚晚宁便身形极敏,犹如拉满弦,箭出弩,又似林中猎豹,雪中鹰隼,径直朝墨燃袭来。墨燃慌忙撤去见鬼,抬手格挡,两个人复又以一种新的方式一争高低,打得难舍难分。

    贴身近战和兵刃战不一样,身形强健高大的人往往会更容易占到优势,何况楚晚宁和墨燃的身手本就已相差无多,所以这一回,楚晚宁明显吃了亏。

    墨燃笑了:“师尊,别打了,不用灵力的话,说句老实话,你打不过我。”

    楚晚宁怒极:“逆徒嚣张!”

    “不嚣张不嚣张,师尊要是生气,我就让师尊十招。”

    “墨微雨!”楚晚宁恼羞成怒,拳脚上的功夫更快更狠。

    海棠花纷纷飘落,柔如风吹雪,树下师徒二人鞭腿劲袭,无所不用其极。又是八十多回合之后,楚晚宁渐渐觉得体力有些透支——他先是在墨燃来之前练了半个时辰的剑,后来又用兵刃和墨燃打了一百多来回,真的已经十分疲惫。

    但他的眼睛却很亮,心跳也很快,一张俊脸上满是精神与辉光。

    他们越打缠得越久,力量的搏拼更胶着,楚晚宁倏忽侧身,手肘向墨燃胸肋间劈落,却被墨燃一把抓住。

    两人相互抵压,手臂和手臂都在发着抖……

    楚晚宁的胳膊被墨燃握得那么紧,粗砾修长的手指像要把他捏碎了,把他的骨头都捏断。

    墨燃的兽性与征服欲,也在这肉贴肉的厮搏中被烧了起来,他陡然一用力,终于把楚晚宁的发力制住,而后忽然一反手——

    楚晚宁猛地一惊,待回过神来,已被墨燃牢牢勒在了汗湿的怀里。

    “还打么?”身后墨燃带着笑的声嗓,他的背脊紧贴着墨燃宽厚的胸膛,心跳起伏,年轻男人的胸膛就像火一般滚烫,铁一般结实,就像烧滚的岩石,要把他整个人揉进去,揉化掉。墨燃的唇齿贴在他耳背,呼出来的气息灼热,全都喷在他裸·露脖颈后头,而楚晚宁因为挽了个高髻,没有头发的阻挡,更能感受到对方虎狼般可怖的气息,几乎就要这样把他整个贯穿撕裂的雄性气息。

    因着汗水,暴戾里黏着缠绵,湿润如春水……

    “师尊,还打么?”

    “……”楚晚宁死死咬住下唇,凤眸爬上赤红。

    妈的,他不甘心!

    正欲再战,墨燃的嘴唇却于此刻贴下来,好像是因为巧合,在自己耳垂处若有若无地蹭过去,那粗糙又热烈的感觉,让他猛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楚晚宁寒毛倒竖,咬牙切齿道:“你给我放开!”

    他的言辞虽凶狠,但身躯却不可遏制地在墨燃怀里微微颤抖着,所幸因为打斗脱力,墨燃无法辨别他究竟是因为什么而打颤,事实上墨燃自保不能,又哪里能分心发现楚晚宁的异常。

    楚晚宁听到他低沉的开口,嗓子嘶哑,很像是情·欲深浓时的声音,带着些戏谑的轻笑:“放开之后,师尊就愿意回房换衣裳了吗?”

    楚晚宁被激得凤目微红,怒道:“……放手!”

    他的回避换来对方更有力、更粗鲁的钳制,楚晚宁的胳膊被捏的几乎要错位,他身子一软,竟忍不住就那样,沙哑地,低低哼了一声。

    这一声太像是床上的呻·吟了,墨燃猛地一僵,下身立刻有了反应。他与楚晚宁的身躯此刻正紧贴着,他唯恐师尊立刻能觉察到自己又热又硬的怒张,墨燃哪敢让楚晚宁知道?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推开楚晚宁,不敢再从背后这样制压对方。

    也就是在这放手的瞬间,楚晚宁得了空,端的是煞气汹涌,抱住自己被捏疼的手臂,回首一个鞭腿狠踹,用了实打实的力道,把猝不及防的墨燃一脚撂翻在地。墨燃哪里想得到这家伙会突然尥蹶子,整个人都被踹蒙,躺在地上,觉得肋骨都要断了,疼得直皱眉。

    “师尊,你这也太……”

    胜之不武了点儿。

    后半句没敢说,墨燃勉强眯起痛的水汽盈眶的眼睛,努力抬头去看楚晚宁。

    他看到他的师尊中衣散乱,白绸衣襟因为剧烈的搏斗早已大敞,露出一片紧实光滑的胸膛,随着急促的呼吸而一起一伏。楚晚宁喘着气,他猛地扯过自己散乱的衣襟,额发散乱,鬓角疏散,因为打斗激烈,他此刻眼尾还泛着薄红。

    楚晚宁缓缓站直身子,自上而下俯视着他,下巴微微扬起,目光沉炽,威严倨傲。

    他平复着喘息,说:“你输了。个子高也没用。”

    墨燃哭笑不得,讲话的时候嘴角都有血沫子上涌:“可不是输了么?连骨头都要被师尊踢断了。”

    “……”

    他这一说,楚晚宁有点发虚,刚才打的酣畅,他也不记得自己最后那一脚有没有收势,他过去俯身按了按墨燃的胸肋:“踢哪里了?”

    “这边……”

    “疼不疼?”

    “……”疼是肯定的,但自己如今又不是十五六岁的少年郎,跟师尊喊疼像什么样子。

    楚晚宁看他脸色不怎么好,就伸手拿过了那一叠衣服,另一只手发力,想把墨燃架起来,岂料自己的力气消耗得实在太多,墨燃又沉又高,他这一拉之下没有拉动,反而整个人摔在了墨燃身上。他听得身下的人痛的闷哼一声,连忙坐起来,也顾不得多想,又去看墨燃伤势。

    “要不要紧?”楚晚宁的脸色都白了。

    墨燃皱着眉头,以手加额:“你先从我身上下来。”

    还好,还能说话,看来是没有压死。

    楚晚宁连忙准备起来,但脱力的人,往往一倒下就没那么容易起身,腿其实是软的,往往不太稳,没站住,有些狼狈地又摔坐了回去。

    这一跌,跌的不是位置,正在墨燃腰胯上,楚晚宁初时还没有留意,但他眼下穿的很少,只有薄薄一层丝绸布料,而这位置又是那么尴尬,他一动,几乎是立刻就感觉到了有个硬邦邦的硕大的东西,正剑拔弩张地,抵在了自己身下。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六道) 2斗罗大陆作者:唐家三少 3将夜第六卷:忽然之间作者:猫腻 4魔道祖师作者:墨香铜臭 5全职高手作者:蝴蝶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