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 154.师尊,我去找叶忘昔啦

154.师尊,我去找叶忘昔啦

所属书籍: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发布时间:2020-01-06

    这就很不妙了, 这一屋子人,南宫柳进来之后,王夫人、薛蒙、薛正雍, 是立刻起身、以礼相待的。

    但楚晚宁没这心情,所以依然立在窗边。

    而墨燃呢, 儒风门上辈子对他而言, 就是个被他踏平的破烂门派, 哪怕外表再是光鲜亮丽,他都知道, 下头只有一盘散沙, 没什么值得敬畏的。不过他还真没有特意要给南宫柳难堪的意思,只是习惯了, 所以压根没有想到过要站起来。

    这场面就有怪异了。

    身为主人和长辈, 南宫柳杵着, 和颜悦色地微笑, 也不生气, 脸上堆满依旧热气腾腾的熟络。

    而身为客人和晚辈,墨燃那懒洋洋的坐姿却被抓了个正着,他架着腿,靠在太师椅上,手里头还端着一杯热茶。

    薛正雍方才没有注意墨燃的举动,此时一回头, 不由地大为窘迫。

    这墨燃也太没规矩了!

    “这位是……近年来, 声名大噪的墨宗师吧。”

    墨燃茶也不喝了, 掩了盖子,抬眼道:“是啊。”

    “当真是英雄出——”

    墨燃却打断了他,笑道:“南宫仙君,英雄出少年这句话你已经在我堂弟身上用过了,就别在我身上用了吧?”

    他语气和缓,笑容温和,好像是很礼貌的样子。但他所说的内容却半点不客气,他甚至都没有站起来,讲完这句话后,他重新端起茶盏,青瓷小盖刮了刮杯沿,而后吹开袅袅升起的迷蒙水雾。

    垂落浓密纤长的睫毛,放着眼帘,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

    他年轻、英俊,高大又从容,那架势,仿佛他才是这儒风门的正主,是站在整个修真界巅峰的人,而南宫柳,不过是他座下一条狗而已。

    “哈哈,墨宗师说的不错,是区区才疏学浅,一时想不到更好的措辞,所以——”

    “哪里的话。”墨燃搁下茶盏,抬眸微笑,“南宫仙君自打进了这屋子,好话都说了一箩筐了,要是仙君不会说话,谁还能称一声会说话呢?”

    “哎呀,墨宗师的谬赞,区区可不敢当。”

    “谁说我在夸赞你了。”墨燃一双黑亮眸子望着他,笑吟吟的,“太会说话有时候也未必是件好事。”

    薛正雍有些招架不住了,他压低声音道:“燃儿——!”

    在他看来,楚晚宁和南宫柳翻脸还情有可原,至少有前因,楚晚宁也有这个身份,但墨燃……

    墨燃却没有去理会薛正雍,而是对南宫柳道:“这些恭维话,南宫仙君还是留着对其他晚辈说吧,我是个粗人,听不懂,也不想听。”

    薛正雍:“…………”

    墨燃当然知道自己这样做,伯父会不痛快,但他并不后悔。

    天下恶心人的事情太多了,楚晚宁烈火脾气,总愿意去做那个出头鸟。很早之前在罗纤纤府上除魔的时候,楚晚宁会因为陈家人欺辱一个弱质女子,不顾自己声名,将身为委托人的陈员外打的皮开肉绽。

    楚晚宁明明并没有做错什么,却总被别人口诛笔伐,说他“冷血”,说他“恣意妄为”,说他“不近人情”。

    墨燃不想让人再说他师尊“不讲礼数”。

    所以他宁愿自己比楚晚宁做的更出格,做的更过火,他只有用这样的笨办法,才把楚晚宁护在身后。所以这个屋子里,三个人都出于礼节,接受了南宫柳的奉承与好意,但墨燃却没有。

    这不是一时的兴起,自从他知道,是楚晚宁背着他,从尸山血海中爬回。自从他看到,孟婆堂的那一缕人魂,那一碗抄手。自从他去到地狱深处,将楚晚宁救回,他就发过誓——

    只要楚晚宁还愿意,他从此都和楚晚宁站在一起。

    南宫柳一连碰了两次璧,换做是别家掌门,早就该掀桌暴怒,逐客赶人了。

    可南宫柳没有,他只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乐呵呵地又和薛正雍说了几句话,倒把薛正雍搞的很尴尬,他拉南宫柳到一边去,小声道了歉,说自己管教侄子无方。

    南宫柳则笑道:“哎呀,年轻人嘛,谁还没点血性呢?我觉得墨宗师真是性情中人,好得很。”

    与南宫柳见完面后,儒风门的弟子领着一行人去别院落脚。

    墨燃一路上都在打喷嚏,薛蒙扭头看他:“你该不会是刚刚口不留德,被南宫掌门诅咒了吧……”

    “去去去,你才被诅咒呢。”墨燃眼泪盈着眼眶,“我……阿嚏,我闻不了太重的熏香,刚刚那屋子——阿啾!香料味实在太……阿啾!太……”

    “太难闻了。”

    “啊,师——阿嚏——尊啊。”

    楚晚宁递了手帕给他,皱眉嫌弃道:“擦一擦,没样子。”

    墨燃就含着泪,笑着接了绣着海棠花的手帕:“还是师尊心疼我,谢谢师尊。”

    楚晚宁被他说得有些尴尬:“谁心疼你。”

    “就是!”薛蒙不服气道,“谁心疼你,师尊最心疼的明明是我!”

    墨燃略有鄙夷:“你都多大了还跟人比这个。”转而又拿着手里的帕子,正色道,“你看,师尊之前答应要给我绣一块一模一样的,你有没有?”

    “……”楚晚宁劈手夺过了手帕,厉声道,“墨微雨!”

    薛蒙听了先是一愣,随即怒气冲冲:“鬼才信师尊会给你绣手帕,白日做梦也不是你这么做的,臭不要脸。”

    一行人说着话,来到了南宫柳给他们安排的别院,那别院有四进,薛正雍王夫人一进,其余三人各一进,庭院内曲径通幽,花影婆娑,淙淙流水声不绝于耳,端的是风雅别致。

    但墨燃刚刚还好好的,结果一看要住的是这个院子,整个人就愣住了,踌躇间,眼里不自觉的蒙上一层灰翳,等跟着众人迈进了别院当中,看到那一砖一瓦,草木山石,心情就愈发郁沉。

    这是前世的儒风门,给他留下极深印象的一个地方。

    此时再临故地,他不禁想,如果不是这辈子楚晚宁以命换他,或许他还是会走上老路,成为踏仙帝君,那么算来这个时候,他也应该率着百万珍珑棋子,将一代名门夷为焦土了。思及如此,不由地冷汗涔涔,一时间,千头万绪涌上胸膛。

    墨燃闭了闭眼睛,他揣得住情绪,早已不是当年喜怒都很锋利的少年,因此也没有人看出笼在他心中的阴霾。

    他们各自回房休息,墨燃站在留给自己的那间别院前,负手立了一会儿,却没有推门进去。

    院子里相迎的侍女有些不安,小心问道:“仙君可是对这房间不满意?”

    “哦,没有。”墨燃回神,笑了笑,“觉得这院子和我以前住过的一个地方很像,触景生情了而已。”

    “那真是巧了呢,奴婢还以为是仙君不喜此处。要是仙君另有要求,只需跟奴婢说就好了,奴婢自当尽力为仙君去做。”

    墨燃微笑道:“我没什么事,你们自己忙去吧。”

    他说完,仰起头来,看着院中足有一抱粗的百年老桂树,树荫像前世的鬼魅拂过他的眼睫。

    他睫毛微微颤抖,心中愀然。

    忽的,转身唤住了要离去的侍女:“等一下!”

    “仙君还有什么要吩咐?”

    “……我想跟你打听个人。”墨燃顿了顿,抬起眸,目光如炬,“你知不知道,有一个……”

    “什么?”

    “算了,不问这个了,换一个问问。”墨燃道,“你知不知道叶忘昔在哪里?”

    侍女道:“叶公子是徐长老的亲传弟子,他和徐长老住在一个院子里,仙君若是想要见他,去那里就好啦。”

    墨燃闻言暗松了口气,他最后一次和叶忘昔见面,是在酒楼上,叶忘昔求南宫驷跟他回去,但当时南宫驷不肯,叶忘昔就说“如果是因为我,你不想回儒风门,那么我走。”

    他其实有些挂念叶忘昔,他觉得前世叶忘昔受的苦已经够多了,叶忘昔和楚晚宁其实很像,都是九死不悔的君子,只不过一个内敛,一个炽烈,可他们都没有得到好下场。

    墨燃为自己从前所为感到悔恨,所以他希望这辈子叶忘昔能过得好一点。他不由庆幸,幸好南宫驷没有做到那么绝情,真的赶叶忘昔走。

    徐长老的别院名为“三生别院”,据说取的是“一饮孟婆水,忘却三生事”的意思,徐长老想表明人生在世能几时,该忘的东西就趁早忘了,不要留在心里徒增烦恼,反正死了之后,到奈何桥边,也都不再会记得。

    听上去是个很悲观的人,难怪教出了叶忘昔这个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闷葫芦。

    “有趣,这个鹦鹉真机灵,来,再背一段,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

    请守卫通禀,告明来意,还没绕过照壁,就听到院子中传来一个男人懒洋洋的说笑声。

    墨燃往前走了几步,看到满院阳光中立着一位约莫三十出头的男子。那人穿着件素淡衣衫,袍角处居然还打着几个补丁,大冷天的,他也不穿双鞋,赤着脚站在冰凉的石砖上,手里拿着一捧瓜子,正在逗弄一只尾羽纤长的雪白蓝眼鹦鹉。

    那鹦鹉左右扑腾翅膀,在架子上来来回回地晃动,似乎很是得意,引吭高唱道:“啊~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

    “嗯,好,不错。你比小叶子聪明,小叶子小时候可没你厉害,这段他要死要活都背不出来。”男人喂给了鹦鹉一把果仁,“来,你老子赏你。”

    “…………”

    这人跟一只鸟自称老子……

    意思就是他是个鸟人咯?

    这男人回过头来,看到照壁旁立着的墨燃,先是磕了个瓜子,然后啐掉,倏忽笑了起来,他的笑容灿烂,却又带些蔫坏的味道,在明晃晃的阳光下,整个人显得十分潇洒。

    “墨燃墨宗师吧?”他笑起来,“幸会。”

    墨燃于是笑了,也道:“幸会。”

    他笑过之后,认真打量了一番这个男人的脸,他觉得似乎有些面善,前世屠杀儒风门的时候,好像见过这个人,他是……

    “义父,你怎么又不穿鞋就到处乱跑了。”

    忽的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明明是那样轻淡的一句话,入耳却如春雷隆动。

    墨燃蓦地转头,看到叶忘昔自半月拱门后走出来,他还是那么修长挺拔,眉眼温润,手中提着一双明黄色缎履,走到青年跟前,俯身放下。

    义父?

    叶忘昔的义父……

    他心中的血液在狼奔豕突,他几乎能听到隔世的哭喊声,听到刀剑相撞,鼓角争鸣。

    “义父!!!”

    记忆中猛地翻出一张血污纵横的脸。

    是叶忘昔,叶忘昔在哭着嘶喊,声裂九霄……当年他屠杀儒风门的时候,南宫柳偷生跑路,七十二城群龙无首,霎时大乱,后来,儒风门的第一护法徐长老挺身而出,严整散沙,将墨燃原本瞬间就能摧毁的乱兵聚合在一起,与叶忘昔一同抵抗。

    他明明不姓南宫,却做了南宫掌门应当做的事情,以长老之身,与儒风门七十二城共存亡。

    他明明不是叶忘昔的亲生父亲,却在灌满了灵流的尖刀刺向叶忘昔的后背时,挡在了叶忘昔面前,以血肉之躯,护得亲手养大的孩子,一瞬周全。

    墨燃那个时候站在城墙上俯瞰,他看到了这一幕,他嘴角浮起一丝扭曲的笑——天知道他那时候有多嫉妒。

    毫无血缘,这世上竟有人能愿意为另一个人死!

    他那狭隘的内心无不震撼,无不疼痛,他嫉妒得像是要疯魔癫狂,他的眼神都是血红的。

    他在想,好,好极了,叶忘昔真幸运,他墨微雨……要是这茫茫天地间,除了他的娘亲,还能有一个人,能心甘情愿为了他墨微雨死,那么他何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

    苍天对谁都好,只有对他是那么吝啬,那么狠毒!

    他要把他嫉妒的人都毁掉,让这些抱团取暖的人都统统滚下地狱,凭什么只有他没有一天好日子,没有片刻温暖,唯一对他温柔的人,早就已经死了。

    他只有那么一点点温情了,凭什么还要夺走?!!

    他恨!

    “…………”

    回头再想,墨燃只觉得自己当年是那么傻。这个红尘里,明明也有一个人,愿意为他赴死,是他自己错过了,是他自己辜负,是他不知道。

    墨燃双目阖实,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涌动,这才再次抬眼。

    他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了,他是叶忘昔的师尊,也是叶忘昔的义父——徐霜林。

    在屠儒风门的第二天,他就为了救叶忘昔,死于战火之中。

    墨燃转过头去,心中苦涩,竟是不忍再瞧着阳光下那个笑意浓深的潇洒之人。

    他去和叶忘昔打招呼。

    “叶公子。”

    叶忘昔这才发现墨燃立在远处,不由一愣,随即笑道:“啊,墨兄也来了,好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

    其实叶忘昔这辈子跟墨燃只有数面之缘,不是很熟,于是继续微笑道:“是来找我义父的吗?”

    “……”墨燃看了徐霜林一眼,有些尴尬,摇头道,“不,我来找你的。”

    “小叶子,这院子里多久没有进来过一个找你的人了?真不容易。”徐霜林懒洋洋地笑着,又往自己嘴里塞了一颗瓜子,“你在哪里结识的墨宗师?”

    “桃花源认识的。”

    “那很好,那很好。”徐霜林笑着,把剩下的瓜子都丢到了鸟食盆里,说,“你们年轻人聊吧,我先到别的地方走走。”

    叶忘昔拉住他:“义父,你怎么又不穿鞋?”

    “哦,忘了。”徐霜林笑眯眯地穿上了鞋子,说,“这样总好了吧。”

    但墨燃却用余光看见,这男人慢悠悠的渡到了转角处,然后俯身把鞋又脱了,居然就那么揣进怀里,优哉游哉地走远。

    “………”

    这对父子的相貌和脾性,实在是违和的很,因为心法缘故,徐霜林长得很年轻,面容停留在三十岁的时候不会老,瞧上去就像是叶忘昔的兄弟。

    再结合了脾气看的话,这人有些任性顽劣,还不像是哥哥,简直像是叶忘昔的弟弟。

    所以门外那块凝重庄严的“三生别院”匾额,是在逗人玩吗?

    叶忘昔和墨燃肩并肩,沿着林荫道缓步走着。

    这个院里栽种着很多花树果树,但此时正值隆冬,万木凋零,只有一些枯黄叶子挂在树梢,风一吹,颤巍巍地拂动。

    “不好意思,上回在酒楼里,我让你见笑了。”

    “没有的事。”墨燃道,“你这些日子都还好吗?”

    话说出口就有点后悔,因为叶忘昔这种人,哪怕过得再不好,都是不会吭声的。果不其然,叶忘昔笑了笑,说:“还行,你呢?”

    “我挺好的。”

    两人关系其实没有那么熟,墨燃来找他,也只是因为想到了前世冤孽,觉得心中难受,才想来看看如今还活着的叶忘昔,真的和叶忘昔单独相处起来,却又不知道该讲些什么了。

    墨燃清楚叶忘昔的很多秘密,可这些秘密都不能说,他就实在没有什么话题可聊,两人沉闷地散了会儿步,叶忘昔问:“夏司逆怎么样?”

    墨燃愣了一下,笑了:“你还记得这名字?真厉害。”

    “他的名字,特别好记。”

    “哈哈,也是,夏司逆这回也跟来了,你之后能见到他。”

    叶忘昔略显意外:“他也来了?……可掌门应该没有请……”

    “你还不知道夏司逆是谁吧?”墨燃笑道,“我告诉你,这件事情,说来可真是话长了。”

    于是他就把楚晚宁就是夏司逆的前因后果都讲了一遍,叶忘昔听完之后愀然半晌,叹息道:“墨公子何其幸运,能得此人为师。”

    墨燃则说:“儒风门何其幸运,能得叶公子为门徒。”

    叶忘昔有些不好意思,微微笑道:“墨公子言过了。”

    他们走到了一座漆着红木的小浮桥上,这一路走来,尽是一些枯枝败叶,唯此处青翠明艳,栽种修竹傲雪迎风,高节不改。儒风门的水都施了灵力,不会冰封,因此立在桥头,脚下是溪水淙淙,两端是碧色环抱。

    墨燃回过头,看到叶忘昔低眸凝视着那晶莹溪流,黑色的眼睛里不断有浮光踊跃,人还是那个人,但脸上的憔悴,其实谁都看得出。

    南宫驷成亲,对他而言,实在太过残忍了。

    忽然就很不忍心,好像看到了那个付出良多,却得不到别人一瞬回首的楚晚宁,墨燃问他:“叶公子,不如你来死生之巅吧。”

    “什么?”

    “……”出言即觉莽撞,也知道叶忘昔会怎么回答,墨燃叹了口气,“我就随口一问,公子不必放在心里。”

    叶忘昔笑了,他原本笑起来丰神俊朗,七分英气,三分秀美。但如今还是同一个人,还是同样的笑,颧骨却已微微凹陷,七分英气还在,三分秀美却枯竭了,唯剩两池悲凉。

    他想掩藏,但那悲凉太深了,他用尽了力气,依然没有藏好。

    他笑着说:“原来墨兄,是替死生之巅来挖人的?”

    “哈哈,是啊是啊,不过,叶公子应当是不会来的,所以只是一句玩笑罢了。”

    “嗯,我义父仍在此处,我便不会走。”

    “公子今后打算怎么办?”

    “……”叶忘昔神情似有一痛,竟是不能立刻答来,今后打算怎么办?他也不知道,他觉得自己是飞蛾,南宫驷是灯火,他总想随那灯火而去,哪怕后果是破碎支离。

    可南宫驷不要他。

    “就,还在儒风门里做自己该做的事。”叶忘昔微笑道,“辅佐掌门,辅佐义父,以后,辅佐少主。”

    他顿了顿,手捏成拳,指节苍白如玉。

    墨燃心惊于叶忘昔竟能心平气和地把最后半句说出口,他竟真的能说得出口……

    “辅佐少夫人。”

    他讲完了,似乎终于不再能忍受,他垂下眼来。可是只是那么一会儿,他又抬头恭谦温雅地望着墨燃,脸上竟还是笑着,整个人如修竹般飒飒立在寒冬里。

    骤然间西风起,吹起竹林间积着的浮雪,犹如苇花四下飘飞。

    就在那一瞬间,墨燃想,不可以,南宫驷不能与宋秋桐成亲。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 154.师尊,我去找叶忘昔啦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三生三世枕上书作者:唐七公子 2绝世唐门作者:唐家三少 3狂神作者:唐家三少 4魔兽剑圣异界纵横作者:天蚕土豆 5岁月是朵两生花作者:唐七公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