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目录

45.本座知道你会来

所属书籍: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发布时间:2020-01-06

    薛蒙朝空中怒喊:“狗屁天神!你狗眼是不是瞎了?我们是擅闯的吗?我们是被掳进来的你看看清楚!”

    师昧道:“没用的, 这是他留下来的声音,他本尊根本不在这里。想来是假勾陈混淆了摘心柳的判断,让他以为我们是图谋不轨的擅闯者。”

    那声音继续道:

    “世上配得起神兵利器者, 当明白何谓仁善、何谓坚韧、不沉幻梦、不迷心智。尔等既来,便受吾一番考验。考验若过, 尔等无恙, 神武奉上, 但尔等若是自私自利,心性不坚者, 便不配为神武主人!”

    楚晚宁洇着血迹的唇齿启合, 森然道:“好个仁善……把人拿去做血滴漏,就是你所谓的仁善吗?”

    他明知勾陈上宫根本听不见, 却仍是气不过, 即使每讲一个字都呼吸沉重, 牵扯得伤口更疼, 也管不住自己这张刻薄的嘴。

    那声音自顾自地继续回荡在神武库中:“为试炼心性。尔等将陷入摘心柳之美梦幻境。若不能及时从幻境中清醒, 尔等同伴,就将鲜血流尽,葬身于此。”

    三人闻言,血色均是消退殆尽。

    师昧喃喃道:“什么……”

    意思就是,他们三个即将陷入幻梦。

    若不能及时清醒,他们三个就会永生永世沉醉在美梦里, 而让墨燃在现实中鲜血流尽而死吗?

    薛蒙哑然片刻后怒喝:“你这算什么神仙!!!若修仙就是修成你这样, 老子这辈子都不屑得再碰剑!!”

    楚晚宁也怒道:“简直荒谬!”

    “师尊!”师昧慌忙劝他, “你不要动怒,当心伤口。”

    而勾陈上宫这孙子,竟然在此时吟起诗来,慢慢道:“泻水置平地,各自东西南北流。人生亦有命,安能行叹复坐愁酌酒以自宽,举杯断绝歌路难。心非木石岂无感,吞声踯躅不敢言。”

    薛蒙简直都快要被气晕过去了:“你叨叨叨讲什么!”

    师昧道:“鲍照的拟行路难,意思是人各有命,怎能自怨自艾,以酒自宽,歌声因酒而中断。人心并非顽石,又怎会全无情感,欲说还止,欲语还休。”

    勾陈上宫长叹一声,道:“这茫茫浮世,又有几人,能舍弃毕生好梦,只为援于他人?世间杀伐不止,征战不休。若神武落入奸佞之手,皆我之过也,我创兵刃之罪孽,又该如何自宽……”

    忽然间,神武库暗了下来。空中那些飞窜着的铸件用的碎片也停止了运转。穹顶处慢慢地亮起了一层微光,似乎有星芒华彩渐次淌落,照耀在地面上。

    空中有个声音在呢喃:“睡吧……”

    这柔亮晶莹的光辉似乎有着某种惑人心智的作用,师昧和薛蒙修为不深,很快就陷入了昏迷。

    “睡过去……”

    楚晚宁咬紧牙关,强自抵御,但始神之力何其广大,他最终也是无法摆脱沉沉袭来的睡意,没入梦中。

    神武库。

    作为血滴漏,墨燃是唯一清醒着的人,他咳出血沫,隔着已经减弱的瀑布,模糊能看到后面陷入幻梦中的三个人。

    楚晚宁,师昧,薛蒙,皆已沉眠。

    墨燃听到了勾陈的话,知道惟有其中一人及时苏醒,法术才能破除,自己才能得救。

    然而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头脑越来越晕眩,身体也渐渐发凉。却无人从梦中醒来。

    可谓是报应不爽,前世这样对楚晚宁,这辈子,自己也感受了血液点滴流失殆尽的滋味。

    真是好笑。

    他们之中,谁能够放弃人生中最好的梦,最想得到的东西,前来救他呢?

    薛蒙是绝不可能的。

    楚晚宁……罢了,不想他了。

    如果有的话,那个人,也应该是师昧吧。

    他模模糊糊地思考着。但血已经失的太多了,意识就快要支撑不住。

    墨燃低头看了一眼脚下,漏到铜滴漏底部的鲜血被漏壶中的水稀释,泛着淡红色的波光。

    他忽然想知道,若是自己也掉入勾陈的幻境中,那能瞧见的,是怎样的景象呢?

    他是不是会梦到晶莹剔透的抄手,师昧温柔的微笑,楚晚宁的一句褒扬,还有初来死生之巅时,满山遍野的风吹海棠……

    “墨燃……”

    忽然听到有人在唤自己。

    墨燃仍然垂着头,觉得自己应该是快失去神志了,以至于已经有了幻觉。

    “墨燃。”

    “墨燃!”

    不是幻觉!

    他猛然抬起脸来。

    眼前的一幕却让他的瞳孔猝然收拢——

    他近乎是嘶声道:“师昧!!!!”

    是师昧!

    醒过来的人,抛却美满,舍弃幸福,在万般如意中,仍然记得他的人。

    是师昧啊……

    墨燃望着穿过瀑布,朝他走来的那个纤弱少年,忽然间,喉头哽咽。

    “师昧……你……”

    终是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墨燃闭了闭眼睛,沙哑道。

    “多谢你……在好梦中还能……还能记得我……”

    师昧涉水而来,衣衫湿透,更衬得眉目漆黑,容貌和墨燃初见他时一样温柔,和前世多少次梦里见过的一样温柔,和他遍体生寒时聊以回忆的一样温柔。

    师昧道:“别傻,说什么谢。”

    他走近了,墨燃才发现他的双足俱在流血。

    地面不知何时变得滚烫,勾陈上宫似乎打定主意要考验一个人可以为同伴做到什么地步,于是美梦诱惑之后,又是酷烈的折磨。

    师昧的靴子已经被烧穿了,他若不走,地面就保持着往常模样,但他若执意往前,每走一步,脚下就会生起一簇天火,温度不高,不会直接把人烧到无法行动,但却会让人感到绝对的剧痛难当。

    可这个温柔的人,明明自己都已经那么痛了,却在看了一眼之中,目光愈发坚定,朝他一步一步行来。

    “墨燃,你再忍忍。”

    他说。

    “我马上救你下来。”

    触上他的眼神,墨燃就知道,自己是不必说那句“别过来的”。

    这个人的目光太决绝,也太坚忍了。

    这样的神情,他以前从未再师昧脸上见过。

    若是墨燃的心情稍定,他定然会觉得蹊跷。

    师昧都是管自己叫做“阿燃”的,何时唤过他墨燃?

    他只道师昧对他好,却丝毫没有意识到,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其实并不是师昧,而是——

    是楚晚宁。

    古柳最后个一个技能,叫摘心。

    所谓摘心,就是交换人和人之间的心灵。

    当楚晚宁挣脱梦境,苏醒过来时,竟发现自己和师昧互相换了心。在摘心柳的法术下,他的神识被转移到了师昧的身体里,想来师昧也是一样。只不过师昧并未醒转,所以自始至终,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换了身躯。

    楚晚宁来不及解释,而浑然不知真相的墨燃,也就真的以为眼前之人就是师昧。

    他觉得师昧一定会强忍着苦痛趟过来,就像自己经历过死亡也唯独忘不掉他的好一样。人都是很固执的。

    可是太残忍了。

    当楚晚宁终于来到铜滴漏前,去攀那高耸的藤柳,想要到上面救墨燃时,藤柳忽然生出燃着火苗的一根根细刺。

    楚晚宁不曾预料,手陡然被烫刺,待要发力攀抓,可师昧的体魄修炼的并不结实,他猛然滑落,手上皮肉瞬间被利刺化开。

    “……!”

    楚晚宁暗骂一声,痛得皱起眉头。

    师明净这破壳子!

    墨燃:“师昧!”

    楚晚宁摔跪于地面,接触到地面的皮肉瞬间被高温灼烫,但他眉心紧蹙,却惯性地紧咬嘴唇,不曾喊叫。

    这样的神情,在他自己脸上会显得很倔很狠绝,但换成师昧那柔美面庞,却平白生出几分楚楚可怜。

    人果真是不能和人比的。

    “师昧……”

    墨燃开口,眼泪却淌下来了。

    心如刀割。氤氲模糊的视野里,他看到那个人瘦弱单薄的身体,那么羸弱的人,却一点一点的,抓着藤柳,慢慢往上爬。

    细刺扎破了他的手,烈火灼烧着骨血。

    鲜红染了一片,所过之处,都是斑驳的血迹。

    墨燃闭上眼睛,嗓音含血,一字一颤,哽咽道:

    “师……昧……”

    那个人离得很近了,墨燃看到他眼里有苦痛一闪而逝,他似乎是真的疼极了,连墨燃的声音对他而言都是一种折磨。

    因此眼前的人,神情虽倔强,可那目光,几乎可以称之为哀求。

    “别再唤我。”

    “……”

    “墨燃,你再等一等,我这就……救你……下……来……”

    几乎就是在话音落下的一瞬,他眼底坚韧的光亮浮起,像是出鞘的利刃,在那张温和惯了的脸庞上,竟是说不出的好看。

    楚晚宁衣袍滚涌,发足跃上铜滴漏。

    他已面如金纸,摇摇欲坠,除了仍有呼吸,便与死人也无两样。

    那一瞬间,墨燃觉得自己不如流干了血死了,也好过让他这样承受苦难。

    他喉咙里都是支离破碎的声音:“对不起。”

    楚晚宁知道这一声对不起,并不是给自己的。他想解释,但是瞥到了那把勾陈上宫的银蓝色佩剑,正刺在墨燃胸肋间,藤脉的灵力来源或许是在这把剑上。他担心墨燃惊异之下,受伤更重,因此仍当着他的“师昧”,问道:

    “墨燃,你信的过我吗?”

    “我信你。”不曾犹豫。

    楚晚宁抬起眼睫帘子,看了他一眼,握住了剑柄,这一剑正靠近心脉处,稍有不慎不对,墨燃是会丧命的。

    “……”楚晚宁的手有些抖,握着,却没有动。

    墨燃眼眶仍红着,却忽然笑了:“师昧。”

    “……嗯。”

    墨燃说:“……我是不是就要死了。”

    “……不会。”

    “我若就要死了,能……能让我抱一抱你吗?”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是小心翼翼,眼睛透着湿润的光亮。楚晚宁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然而想到墨燃眼中看到的是另一个人,这种柔软,又立刻凝成了冰。

    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是戏台上无足轻重的丑角,隐没在青衣花旦小生的水袖云罗之后,没有人注意到他。

    这一折感人肺腑的曲目里,他是多余的。

    又或许唯一的用途,是顶着那张勾画丑陋的脸谱,咧着油墨画成的笑,去衬他人喜怒哀乐,爱恨情愁。

    多么可笑。

    墨燃对此却不知道,他看到楚晚宁眼底的闪烁,还道是师昧不情愿,立刻说,“就抱一下。一下就好。”

    一声微不可察的叹息。

    “其实我……”

    墨燃:“什么?”

    “……算了。”楚晚宁说,“没什么。”

    他靠了过来,离的不是特别近,恐会动到那柄剑,然后他伸出手,轻轻拢住了墨燃的肩膀。

    他听到墨燃在他耳边说:“师昧,谢谢你能醒来,谢谢你在好梦中,还能记得我。”

    楚晚宁垂下眼帘,睫毛犹如蝴蝶轻扇,而后他淡淡笑了:“不谢。”

    顿了顿,又道:“墨燃。”

    “嗯?”

    楚晚宁犹如仍在梦中一般,拥抱着他,抚着他的头发,轻声叹息,“你知不知道,梦若太好,往往并不会是真的?”

    他说罢,拥抱也如蜻蜓点水,瞬即离开。

    墨燃抬起眸来,他不是很明白师昧的意思,只知道这一次小小的拥抱,是师昧心善,施舍给他的糖果。

    酸酸甜甜的,摩擦到舌根时,生起一丝涩。

    剑□□的瞬间,血花翻飞如同被狂风肆意刮落的海棠。

    墨燃只觉心口剧痛,一瞬间以为自己要死去了,万般不甘交杂于心头,忽然脱口而出:“师昧,我其实一直都特别喜爱你。你呢……”

    随着佩剑应声落地,藤柳在瞬间散开了,天穹湍流而下的瀑布戛然止息,神武库忽然间重归寂静。

    我一直都特别喜爱你。

    你呢……

    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墨燃觉得眼前猛地一阵黑。

    倒下的瞬间,他被一双染满了鲜血的手接住,倒在了师昧怀里。不知是不是错觉,墨燃看到师昧蹙着薄眉,缓缓闭上眼睛,眸边似有水光滑落。

    他仿佛听见师昧轻轻地说了句:“我也是。”

    墨燃:“!”

    是幻觉吧,不然为何师昧神情明明这样难过,却仍答允着他。

    “我也……喜爱你。”

    意识终于消散,墨燃陷入了昏迷。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雪中悍刀行作者:烽火戏诸侯 2择天记作者:猫腻 3绝世唐门作者:唐家三少 4天珠变作者:唐家三少 5海王祭作者:骷髅精灵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