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目录

169.师尊,第一禁术

所属书籍: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发布时间:2020-01-06

    “南宫絮!”

    未走的人群中, 有年岁稍长的人,猛地反应过来,惊呼道:“是他?”

    “是南宫絮……”

    “他不是早就已经死了吗?!”

    “罗枫华当年亲手把他杀死的……他怎么……他怎么还会活着?”

    叶忘昔更是惊呆了,一张俊俏的脸惨白惨白,嘴唇嗫嚅,半晌含着泪, 摇头退后:“义父……”

    徐霜林乜了叶忘昔一眼, 朝她微笑道:“小叶子,来义父身边,义父不伤你。”

    “你休想再碰她!!”蓦地有人暴喝一声,叶忘昔的手腕被一把抓住, 她回过头, 南宫驷眸子里弥漫着无尽苦痛, 淋漓鲜血, “叶忘昔, 你到我身后去。”

    徐霜林笑了:“我的好侄儿, 你这脾气怎么跟你爹半点都不像,只像你娘?”

    “你闭嘴!你不配提我阿娘!”

    “我怎么不配了?”徐霜林慢条斯理地说,“你知不知道,你阿娘曾经最喜欢的人,根本不是你爹,而是我?”

    “!”

    看到青年面庞上扭曲盘绕的震怒与恶心, 眼中迸溅出的痴狂和苦痛, 徐霜林却反而觉得享受, 他像是被这样刻骨的仇恨给滋养浇灌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你爹毁我声名,夺我一切,但是那又怎样。儒风门……儒风门——还是在他手里,走到这末日黄昏了。恨我啊,驷儿,恨我啊——大哥!哈哈哈哈——你们以为,当年那个可怜巴巴的南宫絮就这么死了?以为我会乖乖躺在坟墓里面,看你们在这阳世间逍遥痛快?”

    笑容猛的拧紧,他啐道。

    “做梦!”

    他说着,绕到气息奄奄,却不得断绝的南宫柳身前,一把搙起自己大哥的衣襟,就像搙起一滩烂泥。

    “煌煌儒风门,落到这样的废物手里,能有什么用?掌门……呵,可笑!身为掌门,不照样这么多年被我耍的团团转。我说要什么,就跟狗一样撅着屁股乖乖给我找什么?”他笑嘻嘻地拍着南宫柳鲜血淋漓的脸颊,笑得亲昵,眼神里却闪着阴森的光,“大哥,你可真是个脓包孬种,废物点心。”

    一旁的孤月夜掌门姜曦说:“阁下所图,竟只是为了毁儒风门百年基业于一旦吗?”

    徐霜林回过头来,眨了眨眼:“百年基业?那算什么,基业毁了,可以重头再来,七十二城烧完了,也可以拔地再建。唯有人心死了,便成散灰,风一吹就散了,那才痛快。”他顿了顿,竟是灿然笑道:

    “我要毁了你们所有人的心。”

    这句话说的不阴不阳,配上他春光满面的脸,端的令人不寒而栗。其他人尚未做出反应,南宫驷却再也捺不住了。

    他眼神烧着无尽的业火,充斥着绝望的焦烟,那双眼睛里只有仇恨与疯狂,没有半点生欲,玉笛声响,一头三人高的妖狼斩风破浪自林间长啸而出,腾跃至南宫驷跟前。南宫驷翻身上背,人未坐稳,影已疾掠。

    “曼陀,召来!”随着他的嘶喝,一把闪着灼灼光华的神武弓出现在了他的掌中,南宫驷夹紧了妖狼,骑在狼背上,半身挺直,臂开玉弓曼陀,他脸上闪跃着疯狂的仇恨,顷刻间已是三箭连发,直刺徐霜林的要害。

    徐霜林笑道:“驷儿,你很淘气。”

    他躲过两箭,眼见着第三箭闪不过去了,却也不急,而是一把揪过自己兄长软绵绵的半死之身,挡下了这一箭。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哪怕对方再是薄情,对于南宫驷而言,血脉之情却仍是刻入骨子里的习惯,他忍不住浑身一紧,太阳穴突突直跳,犬牙早已咬破了嘴唇,满唇齿的血……

    “还要不要和伯父玩?”徐霜林却是很亲热,笑着说,“伯父陪你。”

    “南宫絮!!我杀了你!!”

    “小孩子家家的,喊打喊杀做什么?”言语轻松,徐霜林手上的动作却分毫不缓,与自己的侄儿拆起招来。

    才不过几招,他凌厉的身手令周围几乎所有的修士都看得目瞪口呆,甚至有人忍不住想——难怪当年南宫柳接任掌门,当弟弟的心态要扭曲——这兄弟二人的法术灵力,根本是天壤之别,云泥之异,当哥的给弟弟提鞋都不够看的。

    “好厉害。”

    “南宫絮当年不是偷学他哥的法术吗?他怎么会有如此本事。”

    “简直和第一宗师不相上下……”

    有几个原本想要帮着南宫驷上去围攻他的人,此时纷纷收敛了阵势,更有机敏之徒,心道儒风门此次灾劫看来已无法可解,竟趁着乱,转身遁跑。这种心态一个传一个是极快的,短短瞬间,那些没走的修士也都跑的跑,散的散,甚至顾不得那些先前被做成了棋子,还没有恢复神智的同门师兄弟。

    转眼间狩猎林里已不剩几个人了,墨燃转头一看,只有自己,楚晚宁、叶忘昔还不曾离开——

    不对,还有姜曦。

    这倒是没有料到。姜曦是天下第一富豪,霖铃屿的掌门,世上最会做生意的商人,也是除了儒风门外,修真界最大门派的首领。

    没想到他竟愿意管这吃力不讨好的摊子。

    “姜掌门……”

    一声微带颤抖的嗓门,让墨燃更是吃了一惊,他回头看去,刚才自己竟然没有注意到,橘子树后头还缩着一个人,虽然脸色灰败,嘴唇颤抖,但却仍强撑着没有走。

    李无心?!

    作为上修界垫底门派的掌门,李无心咽了咽口水,稻谷壳般油黄的脸上泛着细汗,不甚确定地望着剩下的几个人:“一起上吗?”

    姜曦没有立刻答话,目光迅速自剩余的所有人身上掠过,而后杀伐决断道:“李庄主,你与我过来,我去将那些沉睡的棋子都救下来,你负责御剑将他们尽数带去周全之地。”

    “好,好好好。”

    “至于楚宗师和墨宗师……”

    楚晚宁道:“墨燃,你去襄助南宫驷,我将天裂补上,即刻便来帮你。”

    这道天裂与彩蝶镇的并不一样,没有成千上百的厉鬼汹涌,有的只剩下了金红色的地狱熔流,因此并不危险,只是撕裂的口子巨大,确实还是由楚晚宁来修补会比较合适。

    墨燃撤了见鬼万人棺,那二十余个被充作棋子的青年修士尽数绵软地倒在了地上,姜曦青色衣袖一拂,顷刻洒下万点药粉,平稳这些人虚弱的状态,而后侧头对李无心道:“劳烦你。”

    李无心点了点头,一柄闪着碧绿光华的重剑随召而出,他默念咒诀,原本只能承载两三人的重剑忽然一扩数十尺,半悬在空中。姜曦将那些人一一抱上剑柄,最后一个轮到薛蒙,但李无心的武器却怎么也支持不住了。

    李无心道:“带不动了,人太多,等我这趟走了回来再说。”

    姜曦看了一眼不远处,强者交锋花火四溅,灵流愈发彪悍可怖,周围的橘树纷纷倒折,摧枯拉朽,显然很快就会波及此处。

    他没办法,低头颇为嫌恶地看了薛蒙一眼,说:“罢了,你走你的,剩下这个废物由我来带。”

    言毕,沉声唤了句:“雪凰,召来。”

    他脚下刹时出现一柄通体泛着蓝色辉光的银铸长剑,佩剑“雪凰”极为华贵精致,剑柄纤细,纹饰精美绝伦,但一看就不擅长负重。不过还好,两个人的重量还是吃得消的,姜曦横抱着昏迷不醒的薛蒙,想起这个人之前是怎样出言顶撞自己,又是王夫人和薛正雍的儿子,他便难掩厌恶,嫌弃之意尽数写在脸上。

    李无心:“……”

    看姜掌门这个样子,该不会御剑到一半,挑个最高处把死生之巅的少主丢下去摔成肉泥吧?

    “看什么,还不快走。早点送出去,还需回来帮忙。”姜曦阴沉着脸道,“总不能真的让儒风门就此灰飞烟灭。”

    两把神武乘风而起,载着那些灵流熹微的青年们,朝着远处飞去。

    于此同时,楚晚宁已将地狱天裂封到最后一段,而墨燃他们和徐霜林的交战近趋白热。墨燃的实力强悍,而南宫驷更是杀心决绝,徐霜林虽然道法通天,却也在两人的合围之下变得有些招架不能。

    捉襟见肘间,徐霜林朝着叶忘昔喝道:“叶子,你杵着做什么?真要看你义父死在他人手下?还不快来帮我!”

    叶忘昔指捏成拳,神情痛苦,整个人都在细细地颤抖,却不曾上前,反倒是一步一步地往后退。

    “你当真要袖手旁观?你忘记小时候是谁把你从橘树林里抱回来,把你养大,给你名字了吗?”

    “……不是。”

    她近乎崩溃,却因自幼坚强,掌门也好,长老也罢,都将她当个男儿来养,如今遇上了这样的变故,她依旧习惯性地坚持着,她的背脊仍是挺直的,脸虽涨得血红,却不像寻常姑娘一般失声痛哭。

    但她的血肉却好像已经碎裂了,这个时候好像随便谁轻轻触到她,她浑身的筋脉皮肉都会自骨骼上剥脱,碾落成泥。

    徐霜林见她这样,暗骂一声,却也没有再逼迫她,而是转过头更凶狠地与另外两人打斗。

    “铮!”

    他手中的佩刀忽然发出刺耳的金属声,出自昆仑踏雪宫的极品武器竟再也无法支撑,于墨燃的柳藤抽击下四分五裂,断落在地。

    墨燃冷然:“你还能拿什么打?”

    徐霜林心道不妙,此时忽听得头顶发出一声幽远犹如亘古遗音的轰鸣,他猛地抬头,见楚晚宁已将天裂完全补上,狩猎林上头的夜空复又恢复原样,失去阴间灵流的地狱熔岩在刹那间散作点点金红,像林中的萤火虫一般四下飘散。

    繁星漫天,楚晚宁飘然自夜空中而落,他深色的礼袍在罡风中猎猎拂动,更衬得一张脸白如瓷胎,眉眼英俊绝伦。

    但纵使再是俊美,也遮掩不住他浑身鼎盛的杀气。

    “妈的。”徐霜林咬牙切齿道。

    一个墨宗师都已经够他受的了,再来一个楚宗师,这两人合力,放眼整个修真界,有谁能与他们单打独斗?

    徐霜林往后退了一步,猛地拿刀子划开自己的手掌,挤下沥沥鲜血,抹了个咒印在额头,低喝道:“还不来救我?拖到什么时候!”

    而后,抬手凌空一抓,指甲突然暴增数寸,他“噗”的一声径直撕破了罗枫华躺在湖面上的躯体,把他的灵核血淋淋地揪出,揣入怀中,接着迅速后跳,竟是揪着自己半死不活的兄长,撤掉脚下结界,跃入甘泉湖中,一个猛子直扎湖底……

    墨燃当即回神——那湖底插着方才开启地狱天裂用的神武“不归”啊!

    徐霜林水性极好,且光着脚,游动起来很快,即使拖着一个活死人,也立刻抓住了湖中的漆黑陌刀,而就在他冒出来的瞬间,天空中忽然再次出现一道裂口。

    楚晚宁眉宇低压:“天裂?”

    他说的并不肯定,那道裂痕很小,只有一人高,和寻常的鬼界天裂并不相同,里头没有任何阴气透出。

    徐霜林甩着水花,一掠而起,一手抱着自己的哥哥,一手握着不归,以神武之刃朝下猛地挥出一道剑气,逼得欲追他的三个人均是步履微滞。他乘此机会,扶摇而上,而那狭小的裂缝中突然伸出一只极漂亮的手来,紧紧地攥住了徐霜林的胳膊。

    “……时空生死门!”

    脑中电光火石,楚晚宁眼睛蓦地睁大了,他素来镇定自若,即便看到珍珑棋局,都不会如此震惊,但此时他脸上血色在瞬间褪得干干净净,袖下手捏成拳,错愕难当。

    墨燃则像兜头被泼了一盆冷水,他扭过头:“什么?!”

    这怎么可能?!

    这居然是三大禁术之最强,传闻中可以撕裂时间空间,使身处不同时空中的人,逆天逆命,同时出现的法术——这是修真大陆早已失帙的禁中之禁——

    时空生死门!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圣墟【万灵进化】作者:辰东 2大道朝天作者:猫腻 3将夜第三卷:多事之秋作者:猫腻 4琴帝作者:唐家三少 5神印王座作者:唐家三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