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目录

68.本座不忍

所属书籍: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发布时间:2020-01-06

    幼小的楚澜死去了。虚境却没有结束。

    黎明尚远, 噩梦般的长夜仍未过去。侥幸得存的城民们回到府内, 准备在天大亮之后启程前往普陀山。

    很难相信有人在这样的苦痛过后,还能坚持着把先前的事情继续下去。事实上楚洵似乎也真的只剩一具躯壳在行走, 而魂魄早已不在了。

    墨燃在城内走了一圈, 听到不少人在忧心忡忡,毕竟楚洵受了如此折磨,且不说他会不会心生怨恨,即便他依旧愿意带着大家突出重围,但以这样的神智,怕也是凶多吉少。

    不过倒也并非所有人眼中都只有自己,真心实意替楚洵难过的,虽然不多,但至少是有的。

    众人在这样的惴惴中捱着, 等待着天亮。

    然而比旭日更早到来的,是那熟悉的冷酷声音, 在沉甸甸的夜色里爆裂开,隆隆回荡在结界上端。

    这一次鬼王并非在和楚洵对话,而是说给城内百姓听的。

    “天很快就要大亮了,本座知道你们想趁着白昼, 举城离开。然而, 你们可当真想清楚了?普陀离此相去甚远,一日之内绝无可能到达。等到天黑, 你们又要靠着楚洵之力得以庇护。可是楚洵, 真的能护得住你们吗?”

    “娘亲——”

    有孩子听到这可怕的声音, 吓得哭了起来,蜷进了母亲的怀中。所有人都仰头看着天幕。

    楚洵立于府前,却恍若未闻,他背靠着那株海棠花树,垂闭着眼眸。

    “他的妻儿是因为你们才死,你们以为,他还会真心护着你们?恐怕他另有谋划,会让你们生不如死,好为妻儿报仇。这才是人性……本座也曾活过,也曾是人。人世间虽有仁善者,但不过只为了谋个好声名,人性本恶,所谓善人,皆有所图。若是被逼到绝路,他人的死活又何足挂齿?”

    鬼王森森的声音在不断地回响。

    “本座先前便说过,我原本不欲取你们全城性命。须知即便身为活人,也同样可为我鬼族效力。如若不信,你们且看看他——”

    随着他话音落下,结界外一片黑云滚滚涌动,却是小满站在上端。他身边还立着一个男子,四五十岁的模样,生的慈祥忠厚。

    有人惊呼道:“是小满的爹!”

    “是小满的爹啊!他爹不是死了吗?”

    “尸身都被肢解了,当时大家都瞧见了,怎会这样?!”

    鬼王道:“本座既为鬼族九王之一,虽不能于阎罗帝君般掌控生死,却也能让亡人恢复生前面貌。尔等效力于我,便可以与逝去的亲眷长伴。而忤逆于我,便会如你们的楚公子一般,亲眼见到妻子杀了孩子,痛彻心扉,却无力回天。”

    结界内一片死寂。

    “你们当真要信他吗?信他不会害了你们,给妻儿报仇?”

    “你们当真要信他能带你们逃出生天,远去普陀?”

    有人朝着楚洵看去,眼中已开始跃着阴森的光泽。

    楚洵终于抬起头,他一个人立在花树下,静静地看了他们一眼。他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良久之后,才道了一句:“事已至此,我害你们又有何用。”

    “哈哈哈哈哈哈哈——”鬼王令人毛骨悚然的长啸回荡在结界上空,“好极了,好极了,他不会害你们。若是信他,便随着他去吧。但若是信我——”

    他的声音愈发高亢,几乎要把人的耳膜撕碎,直扎进心里。

    “若你们信我,便会即刻得到褒赏。我可以让你们死去的亲人都回到你们身边,只要你们交出楚洵,只要你们把他——给我交出来!我与他怨仇深刻,与你们并无瓜葛,交出楚洵,你们不必背井离乡,交出楚洵,你们可以阖家团圆,把他叫出来,一切就都结束了。”

    鬼王幽幽道。

    “天亮前,我在城隍阁等。”

    声音消失了。

    人群从死寂,慢慢生出一丝异样的喧闹,所有人都往楚洵那边看。而楚洵也看着他们,神情平静,甚至可以说是安宁。

    有人开始无助地喃喃:“怎么办……”

    “怎么办,夫君,我好怕啊……”

    “阿娘我怕,我不想被吃掉!”

    更有甚者,压低声音道:“鬼王说的也不错……所谓善者,皆有所图,我们以前见多了这样恶心的狗官,楚……楚公子虽然眼下什么都没做,但你看他的样子,魂不守舍的,谁知道他之后会不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有人听到了他的话,竟不曾反驳,反而窃声应和:“你说的不错,别到时候他报复心起,坑害我们所有人!临阵反水,这种事情前朝又不是没有过……”

    忽然间有个汉子冲出去,嘴里喊着:“抓住他!抓住他我们就能活下来!”

    四下竟无人响,良久之后才有一个年轻女子站出来,拦在了他面前,声音细软却很坚决:“大丈夫怎能恩将仇报至此?”

    “滚开!”那汉子一把将姑娘踹倒在地,朝她面上唾了口浓痰,“你一个陪男人睡觉的臭婊子,无牵无挂的,有你说话的份?老子上有老下有小,老子不能让自己家人受委屈!楚公子,对不住了!”

    说着就要去擒楚洵。

    岂料没走一步,腿又被人死死摽住。那汉子一低头,勃然大怒:“臭婊/子你还敢拦着?你是要大家陪着你送死吗?”

    姑娘愤然道:“我虽是个勾栏女子,却也能分是非对错。猫猫狗狗都知道报恩,何况是人?”

    “去你妈的!”

    那汉子又是几脚朝她面上蹬去,直把人踢得面目青紫。这时候其他人也都朝着楚洵围了过来,尽管人群中有少数人像这青楼姑娘一般想要阻拦,但终究绵薄无力。就像激流中的一片浮叶,很快被冲刷覆去。

    “公子——公子你快走啊!”

    亦有老妪颤巍巍地朝楚洵喊道:“楚公子,走罢!走罢!莫要再为这群牲畜留着了!走罢!”

    也有稚嫩的孩童嗓音:“你们不要打了,阿娘,阿爹,不要去伤公子,你们不要去伤公子——”

    一片人头攒动,喧哗鼎沸。

    楚洵孤身立在雨中,好像看到有很多的厉鬼从地狱深处爬了出来,有那么一瞬,他是想离去的。

    可是目光落在那些哭喊着的活人身上,看着嚎啕劝阻爹娘的孩童,看着最早站出来,已经鼻青脸肿的那个姑娘,看着老妇人在风雨中颤抖着的白发,还有零星十余个背朝着他,极力阻止着的城民。

    想离开的脚步,却又停住了。

    他们是没有错的,若是撤了结界,这些人也将死去。

    原来世上最恶心的不是恶魔,而是那些懦弱禽兽,没有本事,为了苟且地活着,他们披上了人皮,混在人群当中,只要自己能活下去,便什么都做的出来,什么都说的出口。

    末了,还会道一句:“我也只是想活命呀,我也很可怜,很无助,我又有什么罪过呢。”

    他曾经以为他庇护的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良善之人,可是他错了。

    时至今日,那些畜生才脱下自己的人皮,露出一张又一张鲜红色的、丑陋的、狞笑着的脸……

    藏得好深……藏得好深。

    他不想再为那些衣冠禽兽流血流泪了,可他们是那样狡诈,藏在良善的人当中,一张张脸笑得恣意而痛快,笑着楚洵的无能为力。

    ——你必须救我们,若是你撤了结界,我们就拉着你想救的人,拉着感恩你的人,一起下地狱。

    你恶心死也没有办法。

    是你自己要做一个君子的,是你自己要做好人。

    你既然做了这样的选择,那献出自己的命来拯救大家,便是你应当做的事情,你不做,就是伪君子,就是骗子,你就是假清高,你猪狗不如。

    他仿佛听到那些人在啸叫,在高声尖笑:

    你别无选择。你别无选择!

    楚洵在那潮汐般纷乱的争吵声中,缓缓仰头,在风雨崔巍中,看了看苍穹。

    天,终于要亮了。

    一夜暴雨,已将城隍阁石阶上的血水冲刷殆尽。楚洵和那些相护于他的人,都被缚住了手脚,朝着庙堂走去。

    这场景委实是可悲可笑的,那些人将楚洵捆缚的那样牢,沾沾自喜于擒到了这样厉害的角色。可却不知道其实楚洵只要一个法咒,就能将这些绳索都摧为灰烬。

    但他并没有那么做,他最终也没有将上清结界撤去。

    临安流的血,已经够多了,他不想再为了报一己之仇,再累得无辜之人丧命。

    于是那层薄膜,便把恩将仇报的人也好,真心待他的人也好,都护在其中。他来到庙堂前,鬼王并未现身,只有一盏烛火散发着滚滚黑烟,盘扭成虚无的人形。

    “为何——不撤去结界!”在见到楚洵的一刻,那声音是愤怒出离的,“撤去结界!!”

    楚洵平静地说:“除非我死。”

    那团黑气发出一声凄厉的啸叫,嘶哑道:“楚洵你疯了!你们……杀了他——给我杀了他——否则入夜后,我要了你们所有人性命!”

    黎明来了。

    一层一层白昼之光虚弱地点燃了无尽长夜。

    鬼王在光芒中无法支撑自己,他窜逃到黑暗之中,那根燃烧着黑烟的烛火猛然颤了一下,便熄灭了。

    楚洵回过神,城隍阁建得颇高,远远望去,河山笼在烟雨里,看不清伤痕,竟是风月如旧,江南春好。

    “楚公子,对不住。”

    “非是我们心狠手辣,实在是你毁去鬼王一目,他与你积怨太深……我们迫不得已……”

    “还说那么多做什么!迟则生变,老子全家都等着活命呢,是他一个人重要,还是大家伙儿的性命重要?有道者,众生为首,己为末,他自己说的!”

    楚晚宁立在远处,遥遥看着这个不知与自己究竟是何关系的男人,心中滋味复杂难当。

    忽而一双手蒙住了他的眼睛。

    楚晚宁小声问:“做什么?”

    “不让你看。”

    “……为何?”

    “会难受的。”

    楚晚宁静了一会儿,睫毛在墨燃的掌心里簌簌颤动:“不会,都说了是两百年前的事了。”

    墨燃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轻轻叹息着:“……小傻瓜啊,那我的手心,怎么就湿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炷香,一个时辰,或是一个转瞬。

    时间在这疯狂与混乱中,都是模糊的。

    待楚晚宁睁眼的时候,上清结界已经散去了,楚洵倒在了血泊里,周围是人也是鬼,是魑魅魍魉披着人皮,在嗅着新鲜的血迹。

    喜悦愧疚劫后余生,痛苦罪恶人心如兽。

    空气里弥漫着死的味道。

    人间,亦或者地狱。

    都已不那么清晰了。

    人群慢慢散去,白昼里是不会有鬼魅的,他们急着去果腹,急着去歇息,急着去等着夜晚鬼王再次降临,去验查庙宇中死去的男子,而后给予他们亲人归来的封赏。

    庙宇中,就渐渐只剩下了那十余个悲泣着的活人。

    有那个青楼女子,有那个满头华发的老妪,有被孩子劝阻下来的一对夫妻,一个乞儿,一位书生,一个说书人,一个昔日的富家公子,一个怀抱着幼子的寡妇,教书先生,农人。

    再无其他。

    然而便就是在他们抚尸痛哭的时候,血泊之中已死的男人,却睫毛轻颤,慢慢睁开了眼睛。

    “公子!”

    “楚公子!”

    墨燃心下震颤,不忍道:“没用的……这是……”

    这个法咒于现世业已失传,却不料能在这个虚境中再次看见。

    “这是遗声咒。他已经死了,死之前对自己施了这个咒法。”楚晚宁顿了顿,道,“他有事没有做完,在世上尚有牵挂。”

    楚洵果然目光空洞,了无焦点,只淡淡地说:“鬼族险恶,其言不可信,入夜之后失却上清结界,必然魑魅横出,四下屠杀。万望诸位,逃离此处,前往普陀。”

    “公子……”

    “我已身死,无缘再伴诸位左右,然已凝毕生灵力,结法咒于灵核之中。诸位携我灵核,鬼魅自不可近身。”

    哭声更甚,近乎泣血。

    墨燃与楚晚宁更是悚然色变。

    灵核……

    那是与心脏同生的结晶啊……

    死去的楚洵缓缓抬起尚未僵直的手,依照着生前布下的咒诀,握住了埋在胸中的刀刃,抽了出来。

    而后——

    “公子!!!”周围的人都哀叫着,嗓音扭曲呕哑,浸满血泪,“公子你这是做什么——!!”

    死人的手指撕开自己胸膛的裂口,扎入自己的血肉,攫住已不再跳动的心脏,缓缓的,一寸一寸地,扯将出来。

    那心脏在淌血,在跳动着金红色的火焰。

    那是楚洵灵核之力,是蜡烛烧到最后的光明。

    “拿……着……”

    他把那颗燃烧着的心举起,平直地递到前面,不住重复:“拿着……拿……着……”

    血珠滚落,却都成了一朵一朵红色的海棠花朵,那些花朵在燃烧,绚烂夺目。

    “长路漫漫,险阻难料,楚洵命浅,不能再尽绵薄之力,万望诸君……万望诸君多自……珍……重……”

    墨燃骇然看着眼前这一切,忽觉芒刺在背,冷汗涔涔。

    伤疤……这伤疤!!

    他猛地想起,楚晚宁的胸口,贴着心脏的位置——

    也有一道疤!

    那是楚晚宁极其敏感的地方,他怎么会忘?每次缠绵床笫,当他舔舐那道淡淡的伤痕时,楚晚宁素来清冷寡意的脸庞上都会流露出隐忍的爱欲,墨燃觉得这样的神色看起来很刺激,所以总愿意这般欺辱身下之人。

    只是当时,他从未关心过楚晚宁的过去,对于这道伤疤究竟从何而来,到死他都没有开口问过。

    而这辈子,要问,也没有资格了。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惟我独仙作者:唐家三少 2界王作者:骷髅精灵 3将夜作者:猫腻 4冰火魔厨作者:唐家三少 5猛龙过江作者:骷髅精灵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