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 175.师尊,你是不是喜欢我?

175.师尊,你是不是喜欢我?

所属书籍: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发布时间:2020-01-06

    楚晚宁吃最后一个馒头的时候, 身后的门开了,墨燃捧着一堆东西走了进来,把那些东西都搁在了床上。

    “师尊, 你外袍里有些没拿出来的符纸零碎,我都给你放在这里了。”

    他说完, 就低着头又走了出去。

    他实在是不好意思直接拿着锦囊去问楚晚宁,总觉得无论对方回些什么, 气氛都会异常尴尬。更何况楚晚宁的脸皮那么薄,自己的嘴又笨, 万一哪句话说错了, 让他不高兴了, 那该如何是好。

    墨燃抿了抿嘴唇,黑眼睛里头闪着灼灼光芒,有些意乱, 又很茫然。

    他忽然生出一丝令自己都感到匪夷所思的念头——

    难道,楚晚宁……

    竟是喜欢着他的吗?

    墨燃被自己这大胆的妄念惊着了,忙摇了摇头,低声喃喃:“不可能不可能……”

    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 只缘身在此山中,说的大抵就是如此。

    如果这只锦囊属于一个墨燃毫不在乎的人,比如某个女修,那墨燃瞧见了, 定然心知肚明, 瞬间就能确定对方怀着的心意。

    ——如果不喜欢, 谁会揣着与另一个人的结发锦囊,一揣就是那么多年?

    事情原本是那么简单。

    可是一碰上楚晚宁,墨燃就乱了。人都是这样,越是在意,就越是容易胡思乱想,变得很笨,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对方一个眼神,都能抓心挠肝地纠结半天,对方沉默不语,都能从那寂静中,掘地三尺,小心翼翼地掘出停顿后头藏着的含义。

    这样一来,哪怕再简单的事情,他会反复琢磨,细嚼慢咽,品出很多七拐八弯的滋味来。

    是不是自己弄错了?

    是不是自己误会了?

    是不是楚晚宁忘记丢掉了?

    这种用脚趾头想都能给出否认的问题,他竟能忧心忡忡想个半天。他一边怔忡地出神,一边心不在焉地搓洗着桶里的衣物。水越洗越冷,心却越来越烫。

    墨燃忍不住抬头,朝屋子那边张望,糊着窗户纸的回字形旧木窗子里,透出熟金色的烛光,烛火摇曳,一暗一明,连带着墨燃胸腔里的那一株幼嫩新芽也柔软地战栗,拂动。

    如果楚晚宁真的喜欢他……

    明明曾经是那样皮糙肉厚的踏仙帝君,却只将这句话想了一半,脸就已红了。

    墨燃觉得有点热,也有点渴。

    那是水解不掉的渴,能抚平降去他燥热的,只有屋子里的那个人。只有那个人口中的甘甜,才能让他得到莫大的抚慰,得到片刻安宁。只有那个人,那个他发了誓要珍惜,要守护,要敬重的男人。

    在想到“要敬重”的时候,墨燃炽烈的胸膛里仿佛被泼了一杯水。以往他控制不住自己,对楚晚宁萌生出强烈的渴望时,他都会这般警醒自己,指责自己。

    但是今晚不一样。

    今晚的那只锦囊,像是给他心中的灼热,生生添了一把浸满松油的枯柴,助长了他的野心。

    要敬重。

    他不断地对自己说,可是杯水车薪,往日总能浇灭的念头,此刻却咄咄逼人地烧上来,把浇来的冷水瞬间蒸腾成丝丝蒸汽,熏得眼中一片恍惚。

    于是墨燃震惊地发现,“要敬重”这个法咒,对自己,终于彻底地、完全地——

    失效了。

    屋子里,楚晚宁最后一个馒头下肚,想擦一擦手指,于是走到床边,从那堆杂物里拿出海棠手帕。

    他叹了口气,心道自己这记性真是不好,洗衣服之前也不知道先把里头的东西都取出来,倒让墨燃看了笑话,也不知道他……

    “嗯?”

    还未想完,忽然在一堆符纸的遮掩下,看到根纤细红绳。

    楚晚宁心中咯噔,伸手想要去把红绳牵出来看看,但手指顿在空中,竟是不敢往前,犹豫片刻,他收了手,探入衣襟,去摸自己最贴近心脏的位置。

    一摸之下,倏忽色变。

    他的合欢花锦囊,真的不在身上!

    楚晚宁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僵了半晌,想起来了——那只鬼司仪处得来的锦囊,他平日里一直收在内襟,但薛正雍定的这件礼袍内衫的暗袋做的微微倾斜,锦囊柔滑,他怕一不小心就会弄掉,所以就收在了外衣的袋子里。

    再仔细端详那一堆杂物,他更是如遭雷殛,动弹不得。

    糖果之类的细小东西,都被摆在了最上头,下面是符纸,唯有那一根红线,欲盖弥彰地藏在最底下,藏它的人好像涨红着脸,连连摆手在说:“我没看见,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

    半晌之后,楚晚宁屏着呼吸,怀着一线奢望,握住那根红线线头,将它从凌乱的符纸中抽出来。

    ……果然。

    锦囊的红线动过了,和他习惯系的方式完全不同。

    饶是他再镇定,白皙的脸颊还是迅速涨红,耳根更是红的像要滴出血来。他把红线栓着的锦囊打开,里面那两段纠缠了多年的墨黑发缕,就像在他隐秘盘绕了多年的心思,就这样无遮无掩,落在了暖黄色的烛光里,绕指柔间。

    墨燃看了他的锦囊!

    看完之后还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把锦囊埋在了杂物的最下面!

    这个认知让楚晚宁的脑袋轰的一声,血流汹涌,内心再是无法平静,整张脸和烧红了的炭火一般烫热。

    该怎么办?

    墨燃是不是已经明白了自己深藏的心事?

    ……完了。

    墨燃喜欢的人是师明净,若是知道自己对他竟有情意,肯定会吓到他,他们两人之间如今温和柔软的关系,会不会就此土崩瓦解——楚晚宁脑海中一片马乱兵慌,手中紧紧攥着锦囊,半天才稍微冷静。

    他希望墨燃不知道。

    赌上他多年来清心寡欲的好声名,他希望墨燃什么都没有发觉——按说漫长的暗恋若有朝一日能被心爱的人知晓,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是一种解脱。但对于楚晚宁而言或许并非如此。

    他已经三十二岁了,早就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独处。

    在墨燃师昧那种芳华吐露,意气风发的年岁,楚晚宁都是一个人过来的,他没有想过如今三十多了,还能有机会与挚爱常相伴。心迹表露无疑是一段恋情的初始,但也未尝不会以失败告终,铩羽而归。

    楚晚宁把锦囊重新收好,在屋子里来回踱步,最终停在蒙尘的铜镜前。

    他抬起眼皮,往里面看了一眼,那镜子许久没用了,上头布着一层厚灰,只能照一个大概的影子。于是他抬起手来,将镜面擦拭,尘埃里露出一张并不那么完美的脸。

    铜镜上有一道划痕,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他的眼角。楚晚宁眨眨眼睛,看着自己。

    “好丑。”

    他对着镜中人,忽然很是气恼,也很是沮丧。

    “我怎么能……长成这样?”

    他知道墨燃喜欢温柔的,好看的,纤细漂亮的年轻男子。

    而自己,一项都没有做到。

    他虽然没有皱纹,但岁月在一个人身上流落的沉重,却是无法掩藏的,楚晚宁本就少年老成,如今再没有一星半点的热气,又怎么好意思和年轻人谈情论爱,何况那人还是自己的徒弟。

    若是传出去,别说自己,便是墨燃,便是死生之巅,都是脸上无光的。

    更何况自己一睡五年,师明净出落得愈发盘靓条顺,风华绝代,不笑的时候眼睛里都像落满了灼灼夭桃,再看一看镜中的那个人——

    眉眼间,只有不讨喜的戾气和傲气。

    两者一比,高下立见,傻子才会选择自己。

    楚晚宁打量着昏黄铜镜,他心想,如果时光倒推十年,让镜子里这个丑家伙在二十余岁的时候对一个人萌生爱意,或许他还会凭着一腔热血,冒冒失失地去告白,哪怕碰的头破血流也没有关系。

    但他如今已是而立之年。

    他已青春不在,只剩下了狼狈、警惕、刻薄、还有一张小孩子看了都会吓哭的凶恶脸庞。

    墨燃风华正茂,师昧倾国倾城。

    而他不过是个不再年轻的丑家伙,他什么都不敢要,只想躲起来。

    他只想安安稳稳地这样下去,两情相悦想都不敢想,能容许他一厢情愿,容许他暗恋一个人,容许他可以名正言顺地以师尊之名,对那个人好。

    他就觉得够了。

    挺满足的。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吱呀”一声,楚晚宁没有回头,从铜镜里看着墨燃拎着木桶,走进屋来。

    他们谁都没有说话,铜镜仍有些模糊,楚晚宁只能瞧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立在门口,却瞧不清那个身影究竟是什么表情,眼里又流淌着怎样的色彩波光。

    纵使对自己重复了百遍要镇定,楚晚宁的心跳没来由得很快,他不想让墨燃瞧出自己的尴尬,于是拆开高马尾,将发带咬在唇齿之间,低下头来,佯作是在镜子前重新绑缚头发。

    他觉得自己真是聪明,咬着发带,就有了不用开口和对方打招呼的理由,那就——

    忽然一只手抚上了他的耳背,楚晚宁的身子猛地一颤,压抑着,却依旧压抑不住,微微发着抖。

    他本就不常与人肢体接触,很不习惯,更何况碰到他耳坠的人还是墨燃,粗砾宽大的手掌与耳朵细嫩的皮肤厮磨,仅是一瞬,腰背便都是麻的。

    楚晚宁依旧垂着眼眸,他怀疑自己此时抬头,哪怕光线幽暗,哪怕铜镜昏沉,身后的人都能看出他红的不正常的脸。

    他只咬着发带,竭力镇定,说:“你洗好了?”

    “嗯。”

    男人的声音低沉,微哑。

    楚晚宁感觉他靠过来,离得那么近。身上有着寒夜里带来的凉气,但遮不住男性雄浑炽热的气息,这气息使得他晕眩,思潮模糊缓慢,转不过弯来。

    墨燃一边替他拢着旁边滑下来的碎发,欲语还休:“师尊,我刚刚……”

    “……”

    他要说什么?

    楚晚宁咬着发带,垂着眼帘,心跳失速。

    似乎要问的东西太难以启齿了,墨燃顿了顿,终究转了话锋:“算了,没什么。这么晚了,还扎头发?”

    楚晚宁不答,只觉得身后那具身体,贴的实在太近。

    好热。

    “是要出门吗?”

    楚晚宁道:“没,就出去洗个碗。”

    “我帮你。”

    楚晚宁道:“我有手有脚。”

    墨燃在他身后笑了一下,似乎也是没话找话的尴尬而笑:“有手有脚不错,但是师尊也笨手笨脚啊,怕是会磕到。”

    楚晚宁:“……”

    见他不说话,还以为他是不高兴了,墨燃敛去笑容,认真道:“外头水凉,你记得兑点热的端出去。”

    楚晚宁应了一声,有点像“嗯”,又有点像“哼”,含混不清的鼻音,但是很好听,落在墨燃耳中,催的他胸前里那株嫩芽黄蕊愈发张牙舞爪。他的喉结微微攒动,目光幽暗,落在楚晚宁低头时,从衣缘里露出的一段苍白脖颈。

    他觉得更是烦渴,下意识地吞咽,却又尽量地将声音放得极轻,不想被楚晚宁听到。

    墨燃深吸一口气,强笑道:“这镜子好糊。”

    “太久不用了。”

    “师尊瞧不清吧,发带给我,我替你梳头。”

    楚晚宁咬着雪青色的绸带,还没有来得及拒绝,墨燃就把那发带握在了手里,既然这样,自己总不好再咬着,只得悻悻地松了口,由着墨燃帮自己扎马尾,一边还故作张致地冷哼着:“你会不会扎?扎的不好还不是要我自己重来。”

    “师尊你忘了?在桃花源,都是我给你扎的发辫。”

    楚晚宁蓦地无言,夏司逆是他丢人的过往,他才不想再提,便闭着眼睛,蹙着眉,由着墨燃帮他梳绑。

    只是墨燃的手掌总是若有若无擦到他的耳廓,他觉得很难受,头皮发麻,喉间微渴,于是眉头蹙得更紧。

    “怎么还没好?”

    墨燃就低沉地笑:“你啊,总是那么急。别急,就快了。”

    他的声音好像比方才更近了些,就贴在耳背,楚晚宁垂在袖间的手不由地攥紧。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总觉得墨燃的呼吸仿佛有些沉重,野兽扑食前的蓄势待发的那种沉重,这让他生出一种被盯伺的刺痛感,他甚至觉得身后会有虎狼扑杀而来,将他摁在铜镜前,贪恋饥渴地咬碎他的喉管,吮吸他血管里汩汩的鲜血。

    人的感知,有时是准的惊人的,只是楚晚宁感觉到了,却因自卑,并不敢相信而已。

    他哪里清楚,如果自己此时抬头,会瞧见的就是镜子里墨燃灼亮与幽暗并生的双眸,欲望和理智在其中交锋,花火四溅,硝烟横生。

    墨燃握着那滑腻的丝绸发带,清明的自己在掌握着身子,规规矩矩地帮楚晚宁束发,而另一半暗黑的魂灵,则无不焦躁地想——

    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绑发带?

    可这发带分明绑错了地方!

    他觉得自己合该把楚晚宁粗暴地摁在在陈旧荒废的妆台前,用发带勒住他的眼睛,另一只手绕到前面掐住他的下巴,如饥似渴地亲吻他,密密实实地压着他,去汲取他口中的甘甜,去吮吸他柔软的舌尖。他分明应该激烈地磨蹭着楚晚宁的耳侧,舔舐耳后那一滴细痣,应该浓重地喘息着,贴在楚晚宁耳廓边,压低声音问他——

    “楚晚宁,我的好师尊。你为什么要藏着那一只锦囊?”

    “晚宁……晚宁……你是不是……喜欢我?”

    他渴望的心都像要撕裂开了,血都烫了,眼都是热的,是红的。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 175.师尊,你是不是喜欢我?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作者:唐七公子 2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八卷 蜀中劫作者:月关 3挚野作者:丁墨 4雪中悍刀行作者:烽火戏诸侯 5岁月是朵两生花作者:唐七公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