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目录

31.本座的伯父

所属书籍: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发布时间:2020-01-06

    为了在师尊面前表衷心, 少主打了三盘焦黑的豆腐, 并保证自己一块都不会丢掉,全部都要吃下去。

    楚晚宁十分满意, 露出了难得的赞赏眼光。

    跟在后面的墨燃一看, 不乐意了。踏仙帝君对于楚晚宁的认同有着莫名的执著,当即也要了三份豆腐。楚晚宁看了他一眼:“吃这么多,不撑么?”

    墨燃和薛蒙飚着劲儿:“别说三份,就是再来三份,我也吃得下。”

    楚晚宁淡淡道:“好。”

    然后给了墨燃六份豆腐,并说道:“你也一样,不可浪费。”

    墨燃:“………………”

    其他两个都点了,师昧自然也不例外,笑道:“那……师尊, 我也要三盘吧。”

    于是玉衡长老禁闭结束的第一天,他的三个弟子纷纷因为吃坏了东西而闹了肚子。第二天, 戒律长老找到了楚晚宁,委婉地表达了孟婆堂并不缺帮手,请楚晚宁移步奈何桥,帮忙清扫落叶, 擦拭柱子。

    奈何桥是连接死生之巅主区和弟子休憩区的桥梁, 可容五辆马车并排驰过,桥柱矗立着白玉九兽, 分别代表着龙生九子, 另有三百六十根狮首矮柱, 气势恢宏。

    楚晚宁默默扫着地,扫完之后,仔细地擦抹着玉兽。

    忙了大半日,天色渐暗的时候,下雨了。

    散了课的弟子们大多没有带油纸伞,叽叽喳喳地趟着水洼朝着住处跑去。雨点子劈里啪哒砸在石阶上,楚晚宁遥遥看了一眼,见那些少年少女们脸上带着轻松自若的笑意,在雨幕里淋得狼狈又明亮。

    “……”楚晚宁知道,如果让他们瞧见自己,那种明亮和轻松都会消失,于是他想了想,绕到了桥洞之下。

    跑在前面一些弟子来到桥前,看清景象,不由地“咦”了一声。

    “结界?”

    “奈何桥上怎么布了结界?”

    “大概是璇玑长老布置的吧。”有弟子猜测道,“璇玑长老对我们最好啦。”

    那半透明的金色结界笼在奈何桥上端,延伸铺展,气势滂沱地一直布到弟子休憩区的主步道,把他们接下来要走的路全部覆盖。

    “肯定是璇玑长老布置的,这块地方不是归他管的吗?”

    “璇玑长老真好。”

    “这个结界好漂亮,长老果然厉害。”

    众弟子抖着湿淋淋的头发,嘻嘻哈哈地推搡着躲进了结界,一路议论着往休憩区走。

    楚晚宁站在桥洞下面,听着桥面上的人声鼎沸,直到再无声响,归来的少年们都已行远,他才慢吞吞地收了结界,步履从容地走出了桥洞。

    “师尊。”

    蓦地惊闻有人唤他。

    楚晚宁猛然抬头,岸上未见人影。

    “我在这里。”

    他循声仰头看去,见墨燃斜坐白玉桥上,一袭银蓝轻铠,腿懒散地架在桥栏边沿。

    少年眉目黑的惊人,睫毛像是两盏小扇子,垂落眼前。正撑着一把油纸伞,似笑非笑地凝望着自己。

    他们一个在桥上,林叶瑟瑟。一个在桥下,寒雨连江。

    就这样互相瞧着,一时谁也没有说话。

    天地之间烟雨朦胧,缠绵悱恻,偶有落叶细竹随着风雨飘摇而下,纷纷扬扬吹落于二人之间。

    最后墨燃笑出了声,带着些捉弄:“璇玑长老,你都淋湿了。”

    楚晚宁也几乎是同时冷冷开口:“你怎么知道是我?”

    墨燃抿了抿嘴唇,眼睛弯弯的,酒窝很深:“这么大的结界,璇玑长老布不出来吧?不是师尊,还能是谁?”

    楚晚宁:“……”

    墨燃知他懒得为自己施法避雨,灵机一动,便把伞抛了下来。

    “这个给你,接着。”

    鲜红的油纸伞翩跹而落,楚晚宁接住了,碧润的竹木伞柄还染着些温度,晶莹的水珠顺着伞面滴落,楚晚宁仰头看着他:“那你呢?”

    墨燃笑得狡黠:“师尊略施法术,我不就能干干净净地回去了?”

    楚晚宁哼了一声,但还是轻拂衣袖,墨燃上方立刻撑开一方透亮的金色屏障,墨燃抬头看了看,笑道:“哈哈,真漂亮,还有牡丹花纹呢,多谢。”

    楚晚宁瞥了他一眼:“那是海棠,只有五片花瓣。”

    说罢,白衣绯伞,飘然离去。留墨燃一个人站在雨幕里,数着花瓣:“一、二、三、四、五……啊,真的是五瓣儿啊……”

    再抬眼,楚晚宁已经走远了。

    墨燃眯起眸子,站在结界之下,脸上那种稚气的笑容一点点消失,逐渐换上一层复杂神情。

    他忽然有些不明白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

    若对一个人的感情,只有纯粹的喜爱,或是纯粹的厌憎就好了。

    这场雨下了四日才停,云开雨歇时,一队车马铃响叮当,踩着积水清潭,踩碎一地天光云影,停在死生之巅山门之前。

    竹帘撩起,里面探出一柄悬着鲜红穗子的折扇。

    紧接着,一双蓝底银边的战靴踏了出来,踩着车辕,砰的一声沉重地落在地上,尘土飞扬。

    这是一个浓眉大眼,膀大腰圆的壮汉,一身蓝银轻铠,蓄着整齐的络腮胡子,约莫四十来岁的模样。他看起来很粗犷,但铁塔般的大手却偏偏摇着一把做工精致的文人扇,说不出的怪异。

    扇子“啪”的一声打开,只见朝着别人的那一面,写着——

    “薛郎甚美。”

    朝着自己的那面则写着——

    “世人甚丑。”

    这柄扇子名震江湖,究其原因,除了扇子的主人功夫了得之外,还因为扇面上写的字实在太尴尬。

    正面夸耀自己,反面嘲讽别人。

    扇柄轻摇,方圆百里都能嗅出扇主人自恋的味道,修真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扇子的主人是谁呢?正是在外面逗留了两个多月的死生之巅尊主,薛蒙的父亲,墨燃的伯父,薛正雍薛仙长是也。

    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反过来道理也是一样的,儿子是孔雀,老子必然也会开屏。

    虽然薛蒙长得眉清目秀,和他那位遒劲孔武的老爹浑然不同,但至少他们骨子里是相似的——

    都觉得“薛郎甚美,世人甚丑。”

    薛正雍伸了个懒腰,活动活动筋骨,扭了圈儿脖子,笑道:“哎哟,这马车坐的真累死我,总算到家了啊。”

    丹心殿内,王夫人正在调配药粉,一左一右分别坐着墨燃和薛蒙。

    她柔声道:“止血草四两,首阳参一支。”

    “娘,称好了。”薛蒙盘腿坐在她旁边,把药草递给她。王夫人接过来,闻了闻止血草的气味,而后道,“不行,这草和广霍放一起久了,串了味道。制成的汤药会效力受损。再去拿一些新鲜的来。”

    “哦好。”薛蒙又起身去里间翻药柜。

    王夫人继续道:“五灵脂三钱,菟丝子一钱。”

    墨燃利落地将材料递给她:“伯母,这个药要熬多久啊?”

    “不用熬,冲服即可。”王夫人说道,“待我将粉末研好了,阿燃能给玉衡长老送去么?”

    墨燃原本是不想送的,但看了一眼薛蒙的背影,心知如果自己不送,那么送药的人必然是薛蒙。

    不知为什么,他就是不喜欢薛蒙单独和楚晚宁呆在一起,于是说道:“好啊。”

    顿了顿,又问:“对了伯母,这药苦么?”

    “有些苦口,怎么了?”

    墨燃笑道:“没什么。”但顺手从果盘里抓了一把糖果,塞进了衣袖。

    殿中的人正专心致志地配药,殿门口却忽然响起一阵爽朗豪放的大笑。薛正雍大步流星地进到殿内,容光焕发,喜道:“娘子,我回来啦!哈哈哈哈哈!”

    堂堂一派之主,进来前毫无先兆,惊得王夫人差点把药勺里的粉末给洒了。她错愕地睁大美目:“夫君?”

    墨燃也起身相迎:“伯父。”

    “啊,燃儿也在?”薛正雍长得魁梧威严,言谈却十分和蔼,他用力拍了拍墨燃的肩膀,“好小子,一段时间没见到你,好像又窜了些个子。怎么样?彩蝶镇之行可还顺利?”

    墨燃笑道:“还算顺遂。”

    “好、好好好!有楚晚宁在,我就知道一定不会有闪失,哈哈哈哈——对了,你师父呢?又一个人闷在山上捣鼓他那些小玩意儿?”

    墨燃闻言,有些尴尬:“师尊他……”

    他这伯父性烈如火,容易冲动,前世伯父的死,很大一部分原因正是归咎于这样的性格。墨燃当然不愿直接跟他说楚晚宁挨了两百法棍,还被禁足了三月。正思索着该如何开口,身后忽然传来了“啊”的一声。

    薛蒙愣愣地抱着一堆止血草走出来,看到自己的父亲,喜不自禁地:“爹爹。”

    “蒙儿!”

    墨燃暗自松了口气,这对父子一相遇,必然好一番阿谀谄媚,互相褒扬,自己正好想想该怎么把楚晚宁受罚一事讲出来。

    果然,孔雀父子竖着尾羽,正不遗余力地彼此夸赞着。

    “两月不见,我儿又俊了不少。跟你爹越来越像了!”

    薛蒙长得完全不像爹,只像他娘,但他颇以为然,也说:“爹爹的身形也结实了许多!”

    薛正雍大手一挥,笑道:“这段时日,我在昆仑踏雪宫,愈发觉得天下少年郎,都不如我儿我侄!哎哟,那群娘们唧唧的人可把我看厌的,蒙儿,你还记得梅含雪吗?”

    薛蒙立刻面露鄙夷:“就是那个闭关修炼了十多年的小胖子,据说是踏雪宫的大师兄?他出关了?”

    “哈哈哈,我儿记性真好,就是他。小时候来咱们家住过一阵子,还跟你睡一张床呢。”

    “……怎么不记得,胖的和狗一样,睡觉还踢人,被他踹下去过好多次。爹爹你看到他啦?”

    “看到了,看到了。”薛正雍捻着胡子,似乎陷入了回忆。薛蒙是天之骄子,生性好斗好比,于是急不可耐地问道:“怎么样?”

    薛正雍笑道:“要我说,不如你。好端端一个男孩子,他师父教他什么弹琴跳舞的,施个轻功还飞花瓣,可笑死你爹了,哈哈哈哈!”

    薛蒙鼻尖一抽,似乎是被恶心到了。

    一个婴儿肥的小胖子,弹琴跳舞,飞花瓣……

    “那他修为如何?”毕竟梅含雪闭关十余年,这几个月刚刚出关,还没有在江湖上亮过剑。

    既然“相貌”已经把人比下去,薛蒙就要比“修为”了。

    这回薛正雍倒是没有立刻答话,他想了一会儿,说道:“见他出手不多,不妨事,反正等灵山论剑的时候,蒙儿自然有机会和他一较高低。”

    薛蒙抽动眉毛:“哼,那个死胖子,有没有机会和我交手都不一定。”

    王夫人此时已经把最后一味药粉添好了,她起身,笑着摸了摸薛蒙的头:“蒙儿不可狂妄自大,要虚怀若谷,常怀敬畏之心。”

    薛蒙道:“虚怀若谷有什么用?那都是没本事的人做的,我就要像我爹爹一般痛快。”

    薛正雍哈哈大笑:“看看,虎父焉能有犬子?”

    王夫人不悦道:“你这个人,好的不教他,都教他些坏的,像什么话。”

    薛正雍见她面容间带着三分薄怒,知道她确实有些不高兴了,便收敛了笑容,挠挠头:“娘子,我错了。娘子说怎么教就怎么教,全是娘子说的对。你别不高兴嘛。”

    墨燃:“…………”

    薛蒙:“…………”

    王夫人早年是孤月夜的弟子,据说是被薛正雍掳掠来的,这传闻也不知是真是假,不过墨燃很清楚,伯父待伯母深情一片,铁骨铮铮都化成绕指柔。而王夫人却对自己的丈夫没有那么一腔热血,她是个极其温柔的人,却总是会对薛正雍发些小脾气。

    这些年磕磕绊绊,夫妻之间谁对谁的用情更深,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薛蒙自然是懒得看自己爹妈调情,他有些被恶心到了,啧了一声,很不耐烦地转身离开。

    王夫人颇为尴尬,连忙道:“蒙儿?”

    薛蒙摆摆手,大步走了出去。

    墨燃也不愿意打扰人家夫妻团圆,正巧也可以躲开伯父的盘问。楚晚宁受罚这种事情还是让王夫人和他说吧,自己可扛不住。于是收拾了桌上的药剂,也笑嘻嘻地走了,还顺手替他们掩上了殿门。

    捧着伤药,晃晃悠悠地来到红莲水榭。

    楚晚宁受了伤,这几天身体都有些虚弱,本来布在水榭周围的结界都撤掉了,因此有人来了,他也并不知道。

    于是,机缘巧合下,墨燃见到了这样的场景……

    楚晚宁,此刻正在莲花池内沐浴泡澡。

    他自己泡也就算了,关键是,一向洁身自好的玉衡长老,他的御用莲花池子,居然还有另外两个人的身影……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将夜第六卷:忽然之间作者:猫腻 2光之子作者:唐家三少 3将夜第二卷:凛冬之湖作者:猫腻 4择天记作者:猫腻 5将夜第一卷:清晨的帝國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