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目录

37.本座见到大神了

所属书籍: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发布时间:2020-01-06

    “冷月映霜雪, 寒山抱冰池。八千高仞不得越,天涯绝处是此时。”

    薛蒙戴着鹿皮手套,拂去峥嵘巨石上的积雪, 念了一遍上面的朱砂题字,回头喜道:“师尊, 我们到了。”

    旭日峰顶终年朔雪纷飞, 此时一轮婵娟高悬, 凛凛月色映照着冰湖,寒气萧森, 冷涩凝绝, 金成湖结冰而不覆雪,恰如琉璃珠玑, 横铺天地, 银河落凡, 星垂万里, 端的是壮丽无极。竟真的犹如行至人间尽头, 皓雪白首。

    一行人来到湖边,光滑如镜的湖面流溢着瑰丽细光,有一道石堤一直通向湖心。堤旁立着一块石碑,碑上霜华凝结,石纹纵横,唯有“拟行路难”四个篆书苍遒有力, 历经千年仍然撇捺清晰, 且朱拓鲜红, 竟像是常有人润色添漆。

    楚晚宁在石堤前停下脚步,说道:“金成池求剑,一次只能进一个人。你们谁先去?”

    薛蒙迫不及待地说:“师尊,我先去!”

    楚晚宁看了他一眼,思考片刻,摇了摇头:“你行事莽撞,我不放心。”

    这时候一旁的师昧笑了笑,说道:“师尊,我先去吧,反正我大概也是化不开冰池的。”

    浩渺冰湖上,师昧沿着那条只可容一人通过的石堤,慢慢地走到尽头。

    他依照规矩,在手中凝起一团灵力,而后俯身,将手掌贴在冰面上——师昧的灵力顺着冰面不断往下传,莹莹白光在远处一明一暗地闪动着。

    墨燃屏息立于原处,十指不自觉得捏紧,陷入掌心。

    可是师昧在湖边尝试了许久,冰湖仍旧纹丝不动。他苦笑着甩手走回来,对楚晚宁道:“师尊,抱歉了。”

    “无妨,修行几年再尝试。”

    墨燃微微叹了口气,竟比他们俩都失落,但依旧安慰师昧道:“没关系,还有机会,下次我陪你再来过。”

    楚晚宁道:“话别那么多,上前去,轮到你了。”

    前世,墨燃来求剑,正是轻狂少年,对于神武无限期待。然而这一世,他不过是来取剑而已,早已知道了前面会是什么等待着自己,他没有了那种紧张和期盼。但却有一种即将与旧友重逢的温情。

    走在石堤上,跪在冰湖前。

    弯下腰,掌心触及冰面。

    墨燃闭上眼睛。

    他的无鞘陌刀……

    那把陪着他看尽天涯花,尝遍人间血的罪孽凶刃——

    睁开眸,墨燃对着湖面轻声道:“不归,我来了。”

    仿佛感知到了宿命中主人的召应,金成池冰面下忽然升起了一个巨大的黑影,那黑影在冰面下盘旋,越来越清晰,越来越鲜明。

    忽然间,千尺冰面铮铮碎裂,墨燃遥遥听见薛蒙在岸上的惊呼,声音渺远几不可闻。

    “冰面化了!!”

    浪潮汹涌,潭水冲天。一只青黑色蛟龙腾破而出,每一片龙鳞都宽有七尺,霎时间金成池面洪波翻腾,水雾氤氲,蛟龙在月光下流窜着光华,喷出一口鼻息。

    于此同时,池水边落下一道上古结界,将楚晚宁等人和墨燃分开。

    结界内,一人一龙遥相对视。

    墨燃眯着眼睛,迎着漫天水丝,仰头看着蛟龙。

    只见那蛟龙口中衔着一柄漆黑的陌刀,没有刀鞘,古拙的刀身浑厚却锋利,屈铁断金。龙把陌刀变为凡人适用的尺寸,慢慢地弓下流光溢彩的龙身,将刀搁在了墨燃跟前。

    但它并没有立刻抬头,而是用那双姜黄色的、足有两个成年男子那么高的眼瞳盯着对方。

    那蛟龙的眼珠就像两面铜镜,清清楚楚映着墨燃的倒影。墨燃屏息不动,等着它发话。

    如果事情不变,那么接下来他只需要去山脚折一枝梅花送来给它就好,老龙攀雍附雅,倒是让墨燃捡了现成便宜。

    谁料,等了半天,这蛟龙并不似前世一般,轻易便将武器赐给他,反倒是龙须舞动,一双硕大无朋的黄瞳眯将起来,然后它抬起自己的前爪,在墨燃面前的雪地上,写下两个字:

    凡人?

    墨燃一愣。

    他清楚地记得,前世这条蛟龙是会说话的,为何这世,竟成了哑巴?

    哑巴龙写完这两个字,它又立刻否定了自己,拿粗胖的鳞爪将字迹抹掉了,又写了另一串字:

    不,凡人不会有这么强的灵气,那么,你是神族?

    墨燃:“……”

    老龙思量片刻,摆了摆首,又写道:

    不是神,你身上有邪气。你是鬼族?

    墨燃心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本座不过是重生了而已,有什么好思来想去的,快把本座的刀拿来!

    老龙却像是看透了他的求刀心切,忽然抬起鳞甲狰狞的龙爪,猛然将陌刀摁在爪下,另一只爪又把原先的痕迹抹了,再添一把雪,继续写道:

    莫要见怪。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另外两个虚影,实在是生平难见。你到底是人是鬼,是神是魔?

    墨燃挑眉道:“我当然是人啊。这还用说?”只不过是死过一次的人而已。

    老龙顿了顿,又写:一个人的魂魄分裂如此。这当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墨燃见它摇头摆尾的煞是愚钝,不禁好笑:“有什么好奇怪的,倒是前辈,您这把刀,究竟要怎样才愿意给我?”

    老龙打量他一会儿,写道:

    那你便原地站着别动,让我施法瞧一瞧你的魂灵,我就把刀给你,好不好?

    “……”

    没料到它居然提了这样一个要求,墨燃微怔之下,着实有些犹豫起来。

    他在想,要是这老东西能看到他上辈子的事情,那会怎样?

    但不归就在眼前,这把陌刀的力量凶悍狠辣,是举世难得的神兵利器,若是就此拒绝,那以后再想得到也是不可能的了。

    踌躇须臾,墨燃抬头问道:“可以是可以,但是前辈,是否您无论在我身上瞧见什么,都会愿意把刀赠于我?”

    老龙一笔一画道:

    这是规矩,自然不会食言。

    不论过往我是善是恶?

    老龙又停顿一会儿,然后写道:

    即便你昔日为恶,我亦不能阻,只望你今后向善。

    墨燃抚掌笑道:“好,前辈既然这么说了,那我自然没什么好推却的。请前辈施法一观吧。”

    老龙微微抬起身躯,弓着流光溢彩的龙身,喷出一口鼻息,紧接着双瞳泛出一层鲜红色的辉光。

    墨燃仰起头,发现那层红光,其实是一层薄雾。血雾渐深,逐渐把他的倒影掩盖。过了半晌,当那雾气缓慢散开,老龙的眼中又重新出现自己站立着的身影。

    只不过这一次,墨燃猛地发现,龙眼里除了自己,还映照出了另外两个模糊不清的影子,正一左一右,幽幽立在他的背后。

    墨燃吃了一惊,立刻转头去看,可是他身后空荡荡的,下着茫茫白雪,哪里有其他人的身影?

    再转头,龙眼中的那两个人变得越来越清晰,像是沉在水底的东西缓缓浮出水面,墨燃盯着看了一会儿,陡然觉得这两个影子似乎眼熟的紧——他情不自禁地上前两步,岂料龙眼里的那两个虚影忽然由闭目的状态,变成了睁眼!

    师昧!

    楚晚宁?!

    怎么也没有料到居然会是他们,墨燃这一惊可非同小可,踉跄两步,往后倒退,磕磕巴巴说不出完整的话来:“怎么——这是——”

    老龙眼中的三个人安静地立着,面目平静,没有丝毫的表情,就这样安详地凝视着远方。

    墨燃极骇,又过一会儿,见红色血雾再次升起,龙目中的影子开始从清晰变得模糊,最后消失不见。

    老龙喷了口鼻息,龙须抖动,而后飞快地写道:

    看不透,我毕生所遇,从未见过有人的灵魂中会打上另外两个人的印记。当真怪极了。

    “我、我灵魂里……有他们的印记?”

    是。

    老龙写完这个字,停了片刻,又写道:

    我不知你有何遭遇,究竟多深的执念,才能于魂魄里都与旁人纠缠不清?

    墨燃盯着雪地上歪歪扭扭的几行字,像是被噎着了,脸慢慢涨红。

    他对师昧的执念深入骨髓,就算刻到了魂魄里,就算老龙看他能连带着把师昧一起看到,他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楚晚宁……是怎么回事?

    他对楚晚宁能有什么执念?

    难道过分的仇恨,也算是一种纠缠不休吗?

    这一人一龙都陷入了沉思当中,以至于金成池的湖水微微泛起了一丝异样的褶皱,他们都不曾发现。

    当滔天巨浪破空,惊涛裂岸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只见金成池的湖水像是被刀劈斧削般裂成两断,分别喷涌直上高天,骇浪狂潮中,两队黑压压的异兽奔踏而出,它们豹身牛首,虽然单个不如老龙体型硕大,但脑颅上犄角寒光凛冽,四爪锋芒森寒。几百只聚在一起,老龙却不怕,侧着黄瞳看去。

    墨燃道:“怎么回事?”

    老龙顿了顿,写道:勾陈上宫。

    一瞥这四个字,墨燃登时如遭雷击。

    勾陈上宫主杀伐,统天下兵器。这位始神创出了世间第一把剑,襄助伏羲荡平魔寇。

    那威风凛凛的始神,居然是这几百只牛?

    这也太惊悚了,墨燃着实无法接受,正外焦里嫩地发着呆,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苍茫的埙声。

    埙是一种十分古老的器乐,在他们这个年代,已无多少人还会吹奏了。随着这埙声渐行渐近,那冲撞奔腾的兽群缓缓停滞,最后一一曲下前腿,跪立两侧。当潮水般的兽群散后,一个穿着华服,负着长剑的男子骑着麒麟行来。

    那男子面容俊朗,眉清目秀,长着一张十分温柔的脸庞。

    他临风而立,夜雪加身,衣摆柔软飘动,手中乐器陶埙色泽沉润,十指轻按孔眼,凑在嘴边吹奏。

    随着最后一个音幽然止息,百只牛首骤然化为水露,原来它们竟是由幻术凝成。只见男人放下陶埙,来回打量墨燃一番,而后温和地笑了起来: “确是个万年不遇的奇人。也难怪望月会对你好奇。在下勾陈上宫,居于金成池内。这池中兵刃皆由我所造制。雕虫小技,见笑了。”

    虽然老龙写了一遍,这男子又自己说了一遍,但墨燃仍是难以置信,色变道:“你是勾陈上宫?”

    男子却并无不耐,微笑道:“正是在下。”

    墨燃简直要窒息了:“……就是那个万兵之主?”

    “是啊。”勾陈上宫轻轻扬起眉,眼中含笑,“后世似乎是这么称呼我的,真是惭愧,只不过闲来无事,磨个小刀缠只小鞭子什么的,倒叫人高看了。”

    墨燃:“…………”

    厉害的人谦虚起来真是太讨厌了,楚晚宁淡定自若地说“我有三把神武”,这个勾陈上宫更烦,居然管自己造的武器叫做“小刀子”“小鞭子”。他怎么不管伏羲大帝叫“小老头子”呢?

    墨燃半天才缓过劲来,说道:“那、那什么,那你不应该在神界吗?怎么在这个……这个池子里……”

    “我喜爱敲敲打打,时常搅得天帝的小清静。与其成天在神界受他的小白眼,不如自请落凡。”

    ……

    墨燃无语道:“你在这里待了多久了?”

    勾陈上宫略微沉思,而后笑道:“也还好,不过才小几百年。”

    “……几百年。”墨燃重复一遍,干笑道,“上神不觉得,有点儿小久了?”

    勾陈上宫云淡风轻地展颜而笑,并不是太在意地挥了挥自己的衣袖。

    “不算久。何况为天帝铸剑后,我神力损耗良多,在那珠玉漫天的神界,待的也是无趣,倒是这里好多了。”

    墨燃虽然对这个传说中的杀伐之神颇为好奇,但也不好多问私事,想了想,觉得另一件事比较重要,于是道:“上神,你今日出来见我,不会只是因为见我魂魄特殊吧?”

    “怎么不能?你灵力罕见,实属难得。”勾陈上宫微笑道, “只给你这把陌刀,怕是屈才了。”

    墨燃道:“哈哈,还好吧,我瞧这刀挺适合我。”

    “我第一眼,也是这么认为的。”勾陈上宫笑道,“仔细辨别后,发觉其实不然。你资质难得,颇令我好奇,所以此次我出来,是想请你入湖底小叙。我想在那千万把兵刃中,瞧一瞧那把最合适于你。”

    “…………”

    这一惊可谓非同小可,纵使踏仙君见多识广,也有些噎着了。

    万兵之主,居然请自己去……挑武器?

    勾陈上宫见他不言语,还以为他心有畏惧不敢前往,于是道:“你莫要担心,水下虽精怪众多,但都听命于我,决计不会伤你。望月可以为证。”

    老龙没作声,在一旁缓缓顿首。

    墨燃见他确实诚心相邀,不禁心下微动,说道:“那我要是去了,上神能否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方才求剑那人,是我的挚友。”墨燃说着,往结界之后的岸上一指,把师昧点给他看,“他适才求剑不得,因此我想,如果我满足了上神的心愿,那上神能不能也满足我的心愿,赐他一把武器?”

    “我当是什么,这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勾陈上宫笑了起来,忽然一挥手,通天的上古结界登时烟消云散。

    “这事情容易的很。让他们三个都过来吧。若有看中的武器,尽管拿去便是。”

    墨燃大喜过望,竟没有想到会这样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师昧能拿到神武,这比他自己将拿到更厉害的武器还要令他激动。当即答应了勾陈上宫,待师昧他们来了,又将事情与三人说了一遍,师昧和薛蒙眼睛越睁越大,就连楚晚宁都微微动容。

    勾陈上宫在旁边看着,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嗯?”了一声,盯住了楚晚宁。

    “是你?”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九卷 决战紫禁之巅作者:月关 2将夜第一卷:清晨的帝國作者:猫腻 3三生三世枕上书作者:唐七公子 4凡人修仙传 5武装风暴作者:骷髅精灵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