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目录

235.【蛟山】步穷途

所属书籍: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发布时间:2020-01-06

    “怎么……”墨燃往后退了一步,摇头喃喃, “怎么可能?竟真的是你……?”

    “不错, 正是本座。”

    踏仙君慢条斯理地端详着他, 而后笑了笑:“唔……本来还想着你重生之后,大概就不记得太多前世的事了, 但看你现在这样, 好像都还很清楚?”

    “……”

    “而且瞧你的表情,你好像多少也猜到了本座的存在。这样的话,也不算太笨。”

    墨燃嗫嚅, 他有许多话要说,那些话龇牙咧嘴都要从喉咙口汹涌而出, 但最后杀出重围的却是一声不可置信的怒喝:“可你分明死了!!!”

    “哦?”

    “早在巫山殿你就服下了□□,剧毒之王, 绝无生还可能!你死在了通天塔前葬在了花树下棺椁中,你已经死了!!”

    踏仙君轻笑:“这理由不够充分啊。”

    他说着,慢慢挑起眼帘, 露出了个尖酸刻薄的微笑, 他的眼神此刻就像猛禽的尖喙, 要把墨宗师的躯壳啄碎,击穿。

    “不如,本座来替你说一个吧?”他轻声缓语, 有着把人玩弄于股掌的从容, 轻笑道, “对, 本座确实已经死了,最能证明本座已经晏驾的人,此刻就站在跟前。”

    墨燃:“……”

    “因为你就是本座逃出生天的魂灵。”踏仙君笑了起来,“最是仁善墨宗师,隔着滚滚红尘,都有人时常来告诉本座,你的那些……怎么说,英雄善举?”

    他嗤地咧嘴。

    “你可真是太有趣意思了,我原以为你不记得太多前世过往,所以才能装的这么像个没事人。但你居然都记得。”

    “……”墨燃咬紧了后槽牙。

    “唉,墨宗师啊,你难道以为只要沉默不言,就没有人会知道真相?你难道以为只要放下屠刀,就可以从头来过?最重要的是,你难道以为……”

    踏仙君猛地下手更狠,扼着楚晚宁的脖颈,指甲深深陷入皮肉,掐的楚晚宁皮肤青紫,蹙眉含怒,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难道以为,我的世间已没了火,我还会仁善至此,让你独享光明吗?”

    “你不要动他!”

    踏仙君嗤笑:“不要动他?你不觉得这句话由你来对本座说,很荒唐?”

    他挟着楚晚宁,慢慢地,兜着圈子。

    他和墨燃在对望着。

    踏仙君在盯着墨宗师。

    墨燃在盯着墨微雨。

    前世在盯着今生。

    踏仙君在讥嘲他:“本座是怎么动他的,你难道不清楚?如今又来惺惺作态,当什么好人。”

    “别说!”

    “嗯?为什么别说?你难道觉得那些事情不有趣,不惬意?阔别多年,死生转瞬,你难道不觉得应该拿出来愉悦相谈一番吗?”

    墨燃不住摇头,他的脸色恐怕比楚晚宁此刻的更难看,他是愤怒也是无助的,是愧疚也是绝望的:“不要说。”

    “哦,你就这么想让本座闭嘴?真有意思,我们英明仁善的墨宗师,此刻好像……”踏仙君斟酌一番,吐出了三个字,“很怕啊。”

    墨燃已不能再等,他看着楚晚宁在踏仙君怀中被紧紧勒着,心中狂澜四起。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想阻绝眼前这个魔头的口舌,只想把所有的丑恶所有的过去都沉于地下,封于棺中。

    见鬼光起,倏忽袭向踏仙君,红色的星火噼里啪啦,光焰比先前任何时候都更为凶煞狠绝。

    避过攻击,踏仙君神情微变:“……天问?”

    不,说完他自己就已得出答案,这闪着红光的柳藤不是天问。

    “……你的新神武倒是很有趣。”踏仙君面色略显复杂,他盯着藤鞭看了须臾,再抬眼看墨燃时神色更冷上几分。

    “既然这样的话……”

    他说着飘然掠后,将楚晚宁交给身后一位手下,而后手一抬,召来不归,“来,跟本座对对招。本座倒是好奇,自己究竟是拿着不归的时候厉害,还是提着藤鞭的时候凶狠。”

    说着,踏仙君的手指一寸寸拭过陌刀,不归碧光涌起,灵力淬至巅峰。

    同时,墨宗师的手指一寸寸擦过柳藤,见鬼红光四溢,火焰燃至凶猛。

    “火属性?”踏仙君嗤笑一声,“虽说我是木火双属性的灵核,但我分明记得自己更擅用的是木,而不是火。你缘何转了性子?”

    墨燃缄默不答,他神情冷肃,紧抿着嘴唇,眼神中竟透着一丝凄厉。

    那是站在悬崖边,摇摇欲坠之人的一双眼。

    “铮!”

    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高挺身姿跃然而起,与半空中激烈对碰,扑杀缠斗。

    见鬼和不归在无声地嘶吼,流窜出澎湃汹涌的灵流,犹如蛟龙遇上巨鲸,洪水劈向猛兽,霎时间龙魂殿砖石四溅,走石飞沙,他们激荡的狂流甚至掀起了龙血池的岩浆,一喷数丈高,淌落一地。

    众人皆在足下附灵,不让流溢的熔岩之水烫到自己。

    踏仙君和墨宗师也不例外,他二人一番激战不分伯仲,刀刃争鸣,藤舞成风。黑色的影子扑向黑色的,血腥的眼睛盯上绝望的,一招一式尽是巅峰,焰电狂涌!

    又是一声武器的尖锐啸叫,两人足尖一点,腾于半空,藤鞭与陌刀相碰,溅起的灵力流映着两张苍白的脸。

    一个死而复生。

    一个生莫如死。

    力量抗衡间,踏仙君眸中涌起千堆雪,厉声喝道:“不归,淬灵!”

    墨宗师则咬紧牙关,低缓沉炙道:“见鬼,淬灵。”

    刹那间他们自己的灵力狂涌入神武之中,两把神武各自大放华光,烈红与幽碧扑咬厮杀——最后只听得“砰”的爆裂之音,不归劈中了墨燃的肩膀,见鬼刺破了踏仙君的左臂。

    两人均是闷哼一声,一左一右,各自落于地面,喘息着,浑然不觉得伤口疼痛,全部的注意在对方身上。他们犹如笼中缠斗的猛兽,不是你死,便是我活。

    踏仙君目光幽暗:“你这使藤鞭的一招一式,跟他太像了。”

    “他”指的自然是楚晚宁。

    墨宗师不愿与踏仙君多做纠缠,眼神杀伐:“你还不快滚?!”

    “让本座滚?”踏仙君冷笑,“墨微雨,你有什么资格?披着羊皮久了,你该不会忘记自己嘴唇上还沾着羊血了吧。”

    言不到一处,便再次腾起,绝杀交战。踏仙君疾掠而来,足下熔岩滚沸,星火四溅,但他的一招一式墨燃岂会不清楚,他犹如在看自己映在湖中的倒影,在踏仙君刀落前夕就已猛地撤后数丈,脚下亦是炎阳炽热,烈火流窜。

    他们两人进退之间,举手投足,俱是不出对方意料,眨眼间巅峰对决百余回合,竟是不相伯仲,谁也占不得谁便宜。

    墨燃的额头已沁满细汗,踏仙君亦低沉喘息着,他们依旧在盘桓,盯伺,一圈圈一轮轮兜转着。

    汗水渗到漆黑的眉宇之间,凝顿片刻,倏忽淌落。

    墨燃咬牙低声道:“你做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说过了,本座的天下已没了燧人氏,你也别痴心妄想着独吞这最后一捧火。”

    墨燃蓦地忿怒:“那也是你的最后一捧火!!”

    “但本座得不到他。”踏仙君森然道,“何况你我之间有区别吗?本座满手血腥,你就干净?凭什么本座只能一个人在长夜里醉生梦死,你却能守着师昧,守着楚晚宁,守着你那个可笑的伯父与堂弟——凭什么是你?”

    墨燃听他这么说,忽然怔了,半晌他说:“你得到过的。”

    “……”

    墨燃望着前世的自己,他一直在心里说,却一直没有道出口的话,便就这样喃喃吐露:“你得到过的,是你自己把他踩在脚下。……是你亲手熄灭了他。”

    踏仙君的神情忽然变得极其危险,他的鼻梁微微上皱,瞳水里似有恶蛟翻波,他是那么阴沉,以至于连自称都在浑然不觉间改变:“我毁了他?可笑。你又怎么清楚,不是他毁了我?”

    “你根本不知道当年天裂的真相!”

    “我不需要知道。”踏仙君森然道,“墨微雨,一切都已经迟了。我觉得这样挺好,只要他活着,是我的人,能被我捏在掌中,他开心也好,不甘也罢,恨我也好,怨我也罢。都无所谓。”

    他顿了顿:“我只要能看到他。”

    墨燃的嗓音被愤怒与痛苦煎煮着,被遮天蔽日的愧意与战栗撕扯着,他微微颤抖:“你已经毁了他一次了。你还要毁掉你自己,还要毁掉这个世界里的他……第二次吗……”

    踏仙君倏地展颜,他梨涡深深,来回打量着墨燃的脸。

    然后他说:“有什么毁不毁的?你难道不是这么想的?这个人是死是活都没关系,只要能捏在手心,怎么样都可以。”

    墨燃摇头,合了眼眸,沙哑道:“你错了。你不该这么对他,他……他是这世上待你最好的人。”

    “好荒唐。”踏仙君的笑容蓦地拧紧了,“他是世上待我最好的人?那师昧呢?墨宗师,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你合该惦记的人分明是一直温柔待你从不轻慢于你的师明净,你跟我说楚晚宁是世上最好的人?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人是你!”

    他们近身相贴,灵力嘶嘶流窜对撞。

    墨燃的眼眶是红的。

    “他待你用尽真心,只是他很笨,许多事情……许多事情都那么傻傻地做了,他不跟你说。清醒吧,你喜欢的人根本不是师昧,那么多年来你何曾心生过对师昧的旖念?你躺在巫山殿空荡荡床榻上时,想的人是谁?”

    “……本座不否认他操起来很爽。”踏仙君淡漠道,“但那又怎样。他永远替代不了师昧。”

    墨燃一听他这样说,分明是前世的自己,却怒得热血上涌,颅内嗡嗡,他咬牙切齿道:“你不许辱他。”

    踏仙君眯起眼睛:“怎么,你如今这么护着他,是又跟他搞在一起了?”

    “……”

    “这辈子,你也上过了他?”

    他狭蹙的目光就像蛇。

    两人手上的力道和灵力都没有停,强悍的术法甚至让其他棋子无法支撑,有的人甚至已蜷缩于地。

    踏仙君先是盯着墨燃看了一会儿,而后眼珠乜斜,落在了楚晚宁身上,而后他呢喃:“墨宗师,本座听闻在这个尘世间,师昧仍是好好活着的,但你就这样对他。”

    墨燃一时间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这样一个从生死门里过来的,也不知道是如何复活的家伙争辩。

    最后他道:“那你呢?如今你来这尘世间,师昧也仍是好好活着的。但我进来的时候,你为何紧抱着我师尊不放?”

    “你师尊?”踏仙君转动眼睛,神情讽刺,“呵,你师尊是本座的什么人,你自己心里有数。”

    “……”

    “你说我能不能抱他。”

    墨燃一心想让他放开楚晚宁,便说:“你这样,就对的起师昧了?”

    “师昧如此纯澈之人,自是不可亵渎。”踏仙君并不上当,懒洋洋地,“但楚晚宁不一样,他看上去高冷,不可一世,强悍又自负,但他操开来是什么浪荡模样,你难道忘了?”

    墨燃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说的这样□□又直白,竟是一愣。

    而后他却不可遏制地想到了楚晚宁在自己身下隐忍着闷哼的模样,更有甚者,虽然他并不愿意,但他却想到了前世楚晚宁在最猛烈、最大剂量的情药之下,终于屈服于欲望,与自己疯狂纠缠,主动迎合,汗水湿泞,兽一般激烈的性·爱。

    那双含着不甘与耻辱,却迷蒙着水汽的凤眼微微阖落,楚晚宁眼神失焦,嘴唇微张,不住喘息着……

    他猛地闭上眼睛,复又睁开,里头已是怒焰万丈:“我与你根本不一样!我这辈子都还……都还……”

    “都还怎么样?”这回倒是踏仙君不解了。

    他觉得自己从来不曾怜惜楚晚宁,所以根本无法想象墨燃在床上的爱恋与克制。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从对方恼怒又窘迫的眼神中恍然大悟,但恍然大悟之后更多的是怔愕。

    “你在开玩笑?”

    “……”

    “难道你还没和他……”

    墨燃银牙咬碎,见鬼红光几乎要实化,撕碎整个龙魂殿。

    踏仙君忽地哈哈大笑:“墨宗师,此刻我倒忽然觉得你我并无关联了,你还是我吗?嗯?”

    他们两个人,一个像是疯狗,一个却如忠犬。

    疯了的在龇牙咧嘴叫嚣嘲笑。

    忠顺的则沉默而赧然,固执而坚定地与他对峙着。

    只是他面对自己曾经铸下的滔天大过时,忠犬脸上那种不知所措的神情,其实真的,可怜极了,也无助极了。

    交锋缠斗之下,胜负却也着实分不出来。

    踏仙君逐渐有些腻了。

    他忽然说:“好了,陪你戏耍够了。墨宗师,见真章吧。”

    他说着,一挥手,先前听从他命令站在边沿袖手不动的那些珍珑棋子纷纷扑杀而上,墨燃刹时腹背受敌,竟是脱身不得。

    “这便是你的真章?”

    踏仙君退出激战圈,朝楚晚宁信步走去,边走还边回头冷笑道:“本座做的棋子,自然也是本座的战力,如何不算真章。”

    墨燃看着他提着不归,拿染血的刀刃轻轻拍了拍楚晚宁的脸颊,而后抬手狠狠掐住楚晚宁的脸,无不甜腻地在和对方说着什么。

    他再也无法忍受,盛怒之下,他竟忘了楚晚宁与不归之间似有某种联系,他喝道:“不归!!”

    那柄陌刀精光一闪,竟真的在踏仙君手掌中动摇起来。它似乎在犹豫也在挣扎。

    它不知道自己该听从与谁。

    踏仙君微扬眉头,低头看着自己的刀:“哦?你要听他的话么?”

    然而也就是这一声,楚晚宁忽然颅内裂痛。

    曾经做过的那些梦,那些凌乱的碎片,犹如砂石滚滚,覆入脑海。

    猩红落帐,刺鼻兽皮。

    肢体交缠。

    大殿外长跪不起,宫女的傲慢嘲笑。

    踏仙君觉察到他的异样,抬手解了他的噤声咒,道:“你怎么了?”

    楚晚宁不答,他已是痛楚难当,整个头颅都像要裂开——

    他看到遮天蔽日的骨殖灰烬,蟹青色的苍穹漂浮弥漫着死灰,一个黑衣大袖的男子站在天地之间,尸横遍野,生灵涂炭。

    “师尊。”那个男人回头,是墨燃的脸,咧着嘴,笑得邪气。

    他手里滑腻腻地捏着一个鲜红的东西。

    定睛细看,是一颗噗嗤噗嗤,还在跳动的心脏。

    “你终于来了,是要来阻止我吗?”

    他手上微一用力,那颗心脏就在他手里爆裂开来,露出里头晶莹夺目的灵核,墨燃把灵核吸纳进了自己掌心。

    他朝他走了过来,步步逼近。

    “想不到你我师徒半生,到头来,还是逃不掉这一场对决。”

    “!”

    楚晚宁猛地闭上眼睛,额角青筋突突直跳,血流狂涌。

    踏仙君觉得他神情不对,抬起指尖,触上他的脸颊,而后将他的下巴掰起:“怎么了?疼?”

    “……”楚晚宁在他指腹之下微微发着抖。

    踏仙君便愈发误会,蹙眉道:“也没怎么伤着你,你怎么变得这么不经打?”

    见楚晚宁还是不说话,他拧起眉毛,似乎想再说什么,但话未开口,就听得外头一声沉重的崩裂之音。

    踏仙君略微色变:“有人强行破了蛟山结界?”

    他目如疾电,蓦地扭头。

    但见一道杏黄色的影子飞掠而来,势头快得惊人,且路数诡谲阴森,飘忽犹如鬼魅。

    眨眼间,楚晚宁竟已被那人夺于掌中。

    墨燃道:“师尊!”

    踏仙君道:“晚宁!”

    “……”

    两个同时呼喝出声的男人对望了一眼,彼此眼中都有嫌恶,但很快,墨燃和踏仙君都重新扭头,紧盯着浮掠于空中,袈裟翻飞的那个不速之客。

    怀罪大师。

    怀罪的脸色并不是那么好看,比起五年前,他的神情枯槁了许多,但眼中的犀锐却不减半分,依旧犹如江海凝光,涟涟波涛涌。

    墨燃心下一松,他不知道怀罪为何会突然出现于此,但这个人既然愿意施展重生之术救治楚晚宁,想来也不会对师尊不利。

    但踏仙君不曾见过他,神情就显得很危险了:“好个小秃驴,从哪里钻出来的?也要跟本座为敌。”

    怀罪瞥了他一眼,目光又落在了墨燃身上。

    他似乎并没有因为两个墨微雨的同时出现而感到太多的惊讶,在他脸上,此刻更多的一种神色不是惊,而是忧。

    “墨施主。”怀罪袍袖一挥,这里人太多了,为了不让踏仙君也听到,他就以传音诀将这句话递到墨燃耳中,“我不可久留此地,你速来龙血山见我。”

    他顿了顿,补上三个字:“必须快。”

    说罢就像来时那样,去如疾风,顷刻消失不见。这些珍珑棋也好,蛟山的结界也好,竟似拦不住他。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墨燃看到分明有个修士已经拽住了他的胳膊了,可下一刻怀罪的身形已远在殿门外,那修士手中什么都没有,只余一团冰凉空气。

    踏仙君欲抢出追上,岂料这时天空中忽然传来一声尖锐哨响,他面色一凝,暗骂一声:“这个时候?”

    哨声尖锐刺耳,他眉拧成川,乜了墨燃一眼,虽有不甘,但手指还是凌空一点:“算你命大,下回自有你我交手的机会。”

    说罢率着滚滚如潮的棋子,迅速往招魂台方向撤去。

    这场激战来的凶猛,去的也湍急。

    一时间,怀罪消失了,踏仙君也消失了,龙魂殿里什么人都再没有剩下,墨燃追出招魂台外,却见得踏仙君一跃而起,朝着那黑魆魆的阵法中心掠去,那些珍珑棋子紧随其后,一个接一个,顷刻间就被无边的黑暗所吞噬殆尽。

    而那阵法也在最后一波修士进入之后,立刻皱缩扭曲,消散在了夜空之中,唯剩天边一轮峨眉月,泛着丝缕猩红。

    时空生死门关闭了。

    墨燃站在朔风飞卷的招魂台上,他看着无边夜色,看着满地狼藉,只觉阵阵寒凉,半晌都无法回神。这一切就像一场梦,可他知道不是的,他打心里头清楚明白,今天的所有,都只不过是个开端而已。

    他……是死里脱生出来的鬼。

    有些事情不过早晚,再也无路可逃。

    他曾经所犯下的滔天罪孽,如悬于头顶的利剑。

    终于向他问罪,跟他索命。

    他仿佛看到踏仙君那双狰狞到似乎泛着红光的眼,狞笑道:“赎罪?怎么赎罪?你和我是一样的。你,永远也别想着洗清你身上的血。”

    他看到前世的薛蒙在朝他撕心裂肺地吼喝着:“墨微雨!我恨不能将你千刀万剐!生世轮回我都不会原谅你!”

    他听到宋秋桐落入滚油的可怖声响与一瞬尖叫,他听到叶忘昔说煌煌儒风门七十城宁无一个是男儿,他看到徐霜林挡在叶忘昔身前脸上只有决绝与心焦——

    “义父!!”

    声如尖锥入耳。

    血流如注。

    最后,他在晃动的光影里在腥臭的往事里在昨日的梦魇里看到了一个人的身影。

    洁白的,安宁的。

    站在海棠树下,而后转过头,天光云影间,他微微笑了。

    “墨燃。”

    “……”

    “是我薄你,死生不怨。”

    他蓦地跪了下来,经历了整夜血战的他,此刻已是衣衫狼狈,浑身欲血,在那一轮青天明月的映照之下,他发了一会儿怔,随即犹如蝼蚁蜷曲,整个人都在地上弓着身子,呜咽战栗了起来。

    “师尊……师尊……”

    他哀嚎着,他哽咽着:“不是这样的……那不是我……求求你们……求求你们……那不是我……”

    “我想回头啊,我想要重新来过,付出怎样的代价都可以,求你们了……”

    “我可以把自己的心掏出来,只要你们别让我顶着踏仙君的名号去死。”

    “我真的……真的再也不想当那个人了……求求你们……”

    他想到了薛蒙,想到了师昧。

    他想到了小时候薛蒙递来的那一串糖葫芦,趾高气昂地跟他说爱吃不吃。

    他想到别离前薛蒙流泪攥着他衣襟,跟他说,哥,你别骗我。

    他想到了少年时师昧端着热气腾腾的抄手来看他,跟他说,阿燃,我也没有双亲,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好不好。

    他想到招魂台上师昧自渺双目,血泪流下,他说,其实你们从来都没有懂过我。

    然后他又想到了薛正雍,想到了王夫人。

    想到前世他们是怎么死去的,想到薛蒙浸没在血海深仇里的脸庞。

    他想到楚晚宁。

    他蓦地哽咽了。

    他的手指紧紧扒在地上,那么用力,指节磨破,皮开肉绽。

    “怎么办……怎么办啊……”

    他犹如被鞭打到皮开肉绽筋骨模糊的困兽,绝望而哀恸地低嗥着。

    此时他才陡然明白,他之前觉得踏仙君是这个红尘多出来的人,那他呢?又何尝不是。他忽然不知道天地之大,哪里才是安宁的,他忽然不知道旧友仍在,谁人又可以原谅他。

    他是多出来的。

    他蜷缩着,他颤抖着。

    他哀嚎着,他抱紧自己。

    犹如多年前在乱葬之地,在母亲腐烂的尸骨旁。

    他流着泪,不知道走到哪里才能停下,不知道哪里才是自己的家。

    这一刻他甚至比幼年时更凄惨——

    他忽然并不那么确定,他,墨微雨,究竟是谁?

    踏仙帝君,墨宗师。

    南宫家族第七代的血脉,是死生之巅捡回的二公子。

    十恶不赦的厉鬼魔头。

    与人为善的清正宗师。

    他忽然之间成了零落的碎片每个碎片的棱角都是那么尖锐足够把他凌迟千次万次将他毁于一旦刺得体无完肤。

    死了。

    活着。

    他都是一个人。

    “我不是踏仙君……”他喃喃着,冷。招魂台太冷了,每一寸肌骨都在颤抖,他闭上眼睛,眼泪潸然而落,他呜咽着,“我不是踏仙君……怎么办……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饶了我……饶了我……”

    可是该向谁求饶?楚晚宁?前世的自己?死于自己手下的无数厉鬼冤魂?还是向那颠沛流离的命运。

    谁都给不了他宽恕,谁都给不了。

    他把脸埋入掌心,在这空寂无人的天地间,终于哽咽不成声:

    “我到底……我到底还能做些什么啊……”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择天记作者:猫腻 2香蜜2香蜜沉沉烬如霜作者:电线 3雄霸天下作者:骷髅精灵 4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一卷 烽火连三月作者:月关 5界王作者:骷髅精灵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