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 282.【死生之巅】孤狼入绝境

282.【死生之巅】孤狼入绝境

所属书籍: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发布时间:2020-01-06

    丹心殿内, 薛正雍与众位弟子长老阴沉着脸, 盯着那些不速之客。

    果然这些大门派的人几乎都齐活了, 就连还算明白事理的姜曦也站在其中。他虽并不想针对某个门派,但因此事重大, 而且连日来指向死生之巅的线索实在太多了,他作为仙门魁首,也不得不率众前来。

    而死生之巅的门徒这些天被接二连三的找事,心中原本就不痛快, 今天忽然便被指着鼻子骂“早有祸心”“藏匿罪犯”, 就更是一肚子火。何况上修界来势汹汹,言语间又多质疑鄙薄,谈着谈着,空气中便已弥漫起了浓重的火/药味。

    “薛某再说一遍,死生之巅从来没有故意将禁术卷轴透露给墨燃,也没有纵容墨燃修炼此道, 没有偷炼珍珑棋子,更没打算靠此禁术一统修真界。还有,玉衡和墨燃此刻都不在派中,请诸位讲理。”

    上修界门派中, 以碧潭庄、江东堂和死生之巅结怨最深。

    江东堂如今只零落百人,都是明面上与黄啸月划清界限的, 但骨子里却未必。他们互相看了看, 便有人冷笑道:“薛掌门, 空口无凭。你虽说死生之巅是清白的, 但如今各种疑团都指向贵派。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就是。”

    “这些天闹得修真界血雨腥风的那些珍珑棋,被抓到的都跟你们死生之巅有关,如果说是巧合,也未免太过牵强。”

    碧潭庄则有人出头道:“不知诸位是否了解过,死生之巅替下修界斩妖除魔,经常分毫不取,长达二十余年。最苦最累的活他们都抢着做,做完了还不求回报,一次两次大概是出于好心,但是二十年,诸位不觉得太荒谬了些吗?”

    薛正雍怒道:“我与兄弟白手起家,建派初衷便是为了替下修界黎明百姓遮风挡雨。薛某人一片丹心,我自清白。”

    “丹心?”那人冷笑,“一片丹心薛正雍,教出了个偷学禁术的侄子,养出了一个杀人劫狱的宗师。如今这两个最大的魔头都出自你死生之巅,薛掌门有什么颜面再提丹心二字?”

    有人帮腔道:“不错。薛掌门话说的可真好听,哈哈,为黎明百姓遮风挡雨?这世上谁都不傻,没有谁会好事一做二十年且不图回报。这背后定有阴谋!”

    “还有之前那么多来路不明的棋子,绝不会是一夕制成的。说不定死生之巅这些年,明面上打着除魔卫道的招牌,私底下却偷偷养出一波珍珑棋……”

    薛蒙也在大殿内,他这些天憋了一肚子怒火,听到此处终于忍无可忍,蓦地立起,抽刀断案,杯盏哗啦倾倒,霎时满地狼藉。

    “你们编够没有。”

    “……”

    薛蒙抬眼,目光狠戾:“私底下造谣也就算了,跑到死生之巅撒野,谁给你们的胆子?!”

    江东堂是强弩之末,接连死了那么多前辈之后,推举掌门已经有些胡来了。新代掌门职的是个瞧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妙龄少女,除了漂亮一无是处,就这样居然还靠着派中几位师兄的拥蹙与疼爱上了位。

    那小姑娘一不懂规矩,二没吃过苦头,大概觉得天下人都会和她那几位倒霉师兄一样,为她的花容月貌所折服,所以娇滴滴地笑道:“子明哥哥,你不要生气嘛。”

    薛蒙:“……”

    “你一生气,就不俊俏了哟。”

    “噗!”立刻有人笑出声来。

    饶是殿内气氛紧张,听她这么一开口,不少修士脸上都有些绷不住。像火凰阁踏雪宫这样的大门派,弟子都用看痴呆一般的眼神看着这位“一派之主。”

    这姑娘愈发觉得世上男人都为她倾倒,抬了抬雪白的小脖子,自我陶醉地道:“有什么委屈不能心平气和地讲一讲呢?只要你说的有道理,以我为首,上修界十大门派的掌门都会为你主持公道。”

    此言一出,原本还佯作庄重的掌门们都有些扛不住了。

    桃苞山庄的马芸是商人,对数字反应最快,他一愣:“啥?上修界几大门派?十大?”

    踏雪宫宫主明月楼面无表情道:“她算错了。你当没听见就好。”

    马芸是个和善人,立刻“哦哦”两声,笑嘻嘻地不插话了。

    但无悲寺的玄镜长老、火凰阁上清阁的那几位道长脸色可不好看。不过,所有掌门的脸色加起来,大概都比不上姜曦的一半阴沉。

    姜曦虽然没说话,但他显然被那女孩子的“以为我首”给冒犯了,正一边摩挲着自己的掌门指环,一边郁沉地盯着人家小姑娘看。

    那姑娘还在大出风头:“我们这都是在就事论事,大家各自表达一下想法,讲一讲猜测,那也没有错呀。”

    薛蒙语气里星火四溅:“要讲故事回家讲去。在蜀中没你丫头片子说话的位置!”

    “?”

    小姑娘一愣,居然刹那间泪水盈眶,转头对身后几位江东堂的大师兄大师叔抽噎道,“他、他不讲道理——他骂我……呜呜呜嘤嘤嘤,我不就说句话嘛,他怎么这么凶啊……”

    姜曦:“……”

    明月楼:“……”

    玄镜长老:“……”

    在场有人小声嘀咕道:“江东堂算是完了。”

    “这小女孩谁啊?还不如黄啸月呢……”

    梅含雪也在人群中,他闻言摸了摸鼻子,笑道:“那不能这么说,比黄啸月好些。小姑娘至少长得不错。”

    这丫头片子一哭,江东堂立刻有她的师兄急了。有个白面书生般的人物先是给她掏手帕擦脸,随即扭头,朝薛蒙冷然道:“真不愧是这不是楚宗师的徒儿,墨宗师的堂弟。”

    如今楚晚宁和墨燃对于薛蒙而言,就好像是龙的逆鳞,哪里能提?

    薛蒙危险地眯起眼睛。

    偏生那家伙还不知道,唇齿一碰,讥讽道:“你一个罪犯之徒,魔头之弟,哪来的脸面威风凛凛?”

    话音未落,龙城光寒,蓦地指向那人脖颈!四座皆寂。

    那人没有想到薛蒙居然会直接动手,隔着寒光熠熠的刀刃,但见薛蒙眼神极冷,理智难存,不由地小脸更白,张了张嘴却也不敢再吭声。

    “是啊,我是威风。难道我不能威风吗?”

    薛蒙用刀尖戳着那人的脖颈,他气的连手都在颤抖,力道难以控制,已刺破了那人皮肤,白刃见血。

    “倒是你,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在死生之巅,对我出言不逊?”

    薛正雍见薛蒙暴起,反倒稍微冷静了下来,他沉声道:“蒙儿,你坐下。”

    薛蒙倏地回头:“我难道要由着他们说?!”

    薛正雍:“……”

    薛蒙将视线从父亲身上移开,虎狼般的目光逼视过每一个胆敢瞧着他窃窃私语交头接耳的人,他胸膛起伏,他开口,哪怕竭力维持着镇定,嗓音里仍有一丝愤怒的颤抖。

    “真是太可笑了。这么多年,死生之巅未行不义,弟子门徒四处奔波——为的是什么?名利?钱财?禁术?”

    龙城高悬,雪光潋滟。

    “诸位仙长,义士,豪杰,掌门。”一字一顿,字句破空,划破众人颜面,薛蒙赤红着眼,“我来问问你们……”

    “二十年前,无常镇即将沦为鬼镇的时候,你们在哪里?”

    “十五年前,蜀中大天裂,十室九空的时候,你们在哪里?”

    “三年前,彩蝶镇结界又损,鬼魅横行,饥民流离失所,你们又在哪里?”

    他眼神中微微有水光潋起,声嗓却兀自狠倔着,沉冷着。

    “这些年,下修界多少次向你们恳求援手,求你们怜悯相助,有用吗?儒风门当年除魔要付多少钱两才肯出手?下修界流民连饭都吃不饱,哪里有钱请的动诸位大佛。”

    众人被说的有些赧然,有人确实在低头反思,但也有人砸巴半晌,试图把污水全都往儒风门一个门派身上揽:“不错,儒风门当年确实黑心了点,但那与我们没有关系。我派降妖除魔,所求钱财也不过几百银,薛少主不可一棍子打翻一船人。”

    “哦。几百银。”薛蒙忽地嗤笑,“道长,你去蜀中的乡镇看过吗?”

    “……”

    “你去看看蜀南边陲,你去看看酆都鬼城,去看看峨眉脚下,你看看那些人怎么活,然后你再来跟我说,你们‘只’收几百银。”

    玄镜大师叹息道:“薛少主,老衲知你心中苦痛。”

    顿了顿,却话锋一转。

    “然而,不论如何,死生之巅确实出了弟子修炼禁术一事。且还有长老蓄意包庇,堵截天音阁法场,甚至为了脱难,杀害天音阁十一名修士。就这两宗罪,死生之巅也是难逃其咎。”

    薛蒙怒意愈盛,犹如黑云覆压眉间:“大师,天音阁当时下了多大狠手,你也都看到了。他们是想要了我师尊和墨燃的命!我师尊不走,还要坐在原处等死吗?!”

    他性子猛烈,这句话脱口而出,却立刻给旁人抓住了空子。

    “嗯?按这话的意思,薛少主竟认为楚晚宁和墨燃做的没错?”

    “杀了人还有那么多道理,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如此是非观念,令人齿冷,我看这死生之巅,是当真不能再留了。”

    听到最后一句,薛正雍也是气血上涌,伤处疼痛更是剧烈。他十指暗自捏紧,忍过这阵疼痛,而后盯着说话的那个人看,面目变得极其阴沉:“这位仙长恐怕是在说笑。”

    “他们没有说笑。”

    薛正雍眯起眼睛,寻着声,缓缓转过头来,他喃喃道:“姜曦……”

    从开始到现在,姜曦不曾出言污蔑,但也没有开口相帮。他一身淡青色绣银线杜若华袍,立于殿中,看不出心情。

    姜曦其实并不想趟这滩子浑水,但再不开口,恐怕场面会愈发焦灼,所以他才动了动睫毛,抬眼道:“按修真界规矩,若有弟子修习禁术,无论该门派是否直接授意,皆属教官不利,监察无方。”

    薛正雍脸色煞白。

    姜曦接着道:“为杜绝后患,一经发现,此类门派当立时遣散门徒,强令锁闭。这一点,薛掌门不会不清楚。”

    确实不会不清楚。

    但是,这一条规矩虽然拟定,百年来修真界却没有真正遵循过。

    一个门派有多少弟子?每个弟子做了什么干了什么,怎么可能管得过来?回首前尘,无论儒风门、孤月夜、甚至无悲寺、上清阁,哪一家没有出过几个修习三大禁术的人?譬如怀罪生前就以重生之术而闻名——谁会因此去围攻无悲寺,要让方丈闭寺?

    这条规矩说白了只是为了约束,却从来不去兑现。只有今日这种情形,墙倒众人推,他们害怕死生之巅藏有阴谋,才会抬出这一纸空文,逼着死生之巅倒派。

    薛正雍没有答话,只是形容灰败,盯着姜曦,似是被围到绝境中的孤狼。

    半晌,他问姜曦:“你不觉得这很荒唐吗?”

    姜曦答:“我觉得荒唐。但令文如此,我无法可替贵派辨。”

    “令文……”薛正雍蓦地笑了,指节摩挲着座椅边缘的兽首浮雕,闭目长叹,“二十年了。上修界的令文还是说严便严,说宽便宽,一点也没变。”

    姜曦似乎本身对这件事便心有抵触,抿了抿唇,没再多言。倒是旁边其他几个门派的尊主开始出头,说道:“请薛掌门遵循令文,就此解散死生之巅。”

    “触罪当罚,薛掌门心中有数。”

    “凡事都要按规矩来啊,你们闹出了那么多事情,难道还敢说自己是清白的?”

    一片嗡嗡声中,有人转头又对姜曦道:“姜掌门,我们来之前就已接了各大城镇的状诉,死生之巅这次是难逃其咎,你是众门仙首,好歹再表个态吧。”

    姜曦:“……”

    众人的视线俱集中在了他身上,姜曦眉宇低蹙,过了一会儿,缓声开口:“贵派确实存疑甚多,而今时局动荡,不可轻纵。薛掌门,死生之巅依律当作散派处置。若是今后你得了自证的证据,那也可以再……”

    他话未说完,就听得一声怒喝:“姜曦,你莫要欺人太甚!”

    “……薛少主。”姜曦生性散漫,向来我行我素,如今被令文架着做事,原本就心情恶劣,此时居然还被一个小家伙指名道姓地说在“欺人太甚”,不由情绪更差。他额角青筋微动,继而眯起眼睛,“跟你讲过很多次了,长辈说话,晚辈要学会闭嘴。你也是二十多岁的人了,但待人接物比起同样是少主出身的南宫驷,恐怕差了不止一截。”

    薛蒙听他言辞刻薄,更是怒火中烧,一脚将自己面前立着的那个修士踹开,径直朝着姜曦扑掠过去,猛地拽紧了姜曦衣襟,将他狠狠摁在梁柱上。

    目如刺刀,心血如潮。

    他不无恨生的:“姜曦!!你还好意思拿我和南宫驷比较?你自己怎么不与南宫柳比试比试?”

    姜曦受到了冒犯,愈发神情冷然:“看在你年幼,先提点你一句。放手。”

    薛蒙浑然不加理会,他已被逼得有些疯狂,咬牙切齿地继续道:“在我看来,你比南宫柳更不配做众门之首这个位置!你黑白颠倒,好赖不分!!你……你……”

    众人悚然,孤月夜的弟子甚至根本来不及反应,他们从来不信有人会对一派尊主无礼至此。

    他死死盯着姜曦冰冷的眼,银牙咬碎。

    “姜曦,你个畜生。”

    这还了得,丹心殿瞬间炸了锅。

    “薛蒙!你放肆!你一个晚辈,怎么和尊长说话的!”

    “什么天之骄子,修养都吃到了狗肚子里!”

    姜曦微微抬了抬下巴,眸中幽光流淌,他盯着薛蒙看了一会儿,而后慢慢抬起手,捉住了薛蒙揪着自己的那只手,只一用力——

    咔嚓。

    分筋错骨的脆响。

    “唔!”

    “蒙儿!”

    姜曦犹如弃置残渣,冷冷将薛蒙甩到一边,仔细抚平了自己衣冠褶皱,而后才开口。

    不是对着薛蒙,是对着薛正雍。

    “薛正雍,你可真是教出了个好儿子。”

    薛蒙一只手被捏到脱臼,却仍怒嗥着要冲上来,但这回孤月夜的人可不会让他如愿,纷纷拔剑阻拦。

    姜曦终于没了耐心,眉宇间簇一团火,厌烦道:“散派。”

    “散派!”

    “死生之巅必须散派!”

    黑压压的人群逼过来,没什么比恐惧一样事物能让人更团结,不同的嘴里都在重复着同样的意思——

    死生之巅今日必须解散,此等魔窟,不能留。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 282.【死生之巅】孤狼入绝境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大道朝天作者:猫腻 2光之子作者:唐家三少 3香蜜2香蜜沉沉烬如霜作者:电线 4将夜第三卷:多事之秋作者:猫腻 5神印王座作者:唐家三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