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 294.【死生之巅】痴缠风雨夜

294.【死生之巅】痴缠风雨夜

所属书籍: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发布时间:2020-01-06

    这里不是谈话的好地方, 踏仙君挟着楚晚宁, 一路疾风骤雨,顷刻回了巫山殿。檐角上薛蒙他们已经不在了, 想来也是,梅含雪那般聪明的角色,知道什么叫暂退。

    抬脚踹门, 他们裹着湿漉漉的风雨,进到温暖干燥的大殿内。

    先前为了等楚晚宁而留的那盏灯已经熄了。

    踏仙君不在意, 飞蛾既然不扑火,他也可以勉为其难当个捕猎的蜘蛛,八螯森森, 将猎物带到自己的巢穴里。

    他猛地将楚晚宁推到在床上,自上而下睥睨着那个一言不发,面色青白的男人,眼神冰冷。

    他觉得自己有很多话想说, 可动了动嘴皮子, 最后吐出来的却是不咸不淡, 幽幽森森的一句:

    “怎么着,难道本座非得成为他那样的人,你才愿意抬头再看本座一眼?”

    他掰起楚晚宁的脸, 强迫那双漆黑的眸子与自己对望。触手之下,那张脸又湿又冷。

    “楚晚宁, 你最好弄清楚一件事。”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 “这世上已经没有墨宗师了。哪怕你再是不舍, 他也回不来。”

    楚晚宁似乎被针刺中,一直麻木的神色竟有隐约的颤抖。这样的反应无疑让踏仙君愈发妒恨,他忽地心头火起,欺身堵住对方冰凉的嘴唇。

    从接吻到宽衣都驾轻就熟,眼前的男人是个硬骨头没错,但他啃了那么多年,自然知道该怎样下口,将其拆吃入腹。

    反抗的招式和前世如出一辙,踏仙君几乎是轻而易举地就化解了他的攻势,而后拿过床头早已备好的丹药,不由分说地往他唇边送去。

    “好歹是阔别重逢,本座不想看到你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来,吃下去。”

    见楚晚宁蹙眉挣扎,他眼神发冷,手上的力道大的近乎残忍凶暴,把楚晚宁的嘴唇都弄得流血了,才勉强将丹药塞进口中,而后又立刻俯身,含吮住那两片薄薄的唇瓣。

    他粗糙的舌头伸进去,抵着那颗化骨柔肠的药,湿润而强硬地推入楚晚宁喉中。

    “唔……”

    浓重的铁锈腥气在唇齿边化开,那柔软湿润的舌头将药丸抵到咽喉口,楚晚宁挣脱不能,终于将它整个吞入腹中。

    墨燃松开他,他便一下子弓起身子剧烈咳嗽起来,恶心地阵阵干呕。

    “喉咙这么浅?”

    “……”

    “你替他咬的时候,怎么没见得你要吐出来?”

    楚晚宁蓦地色变,回头睁大眼睛,犹如白日见鬼,盯着踏仙君那张苍白的,带着讥谑的脸。

    “怎么,你以为你和他的那些事情,会没有人知道吗。”踏仙君说着,神情又是得意又是恼恨,“其实你们做的那些勾当。本座比谁都清楚。”

    他说着,脱去被大雨淋湿的衣袍,上了床。柔软的兽皮毡毯立刻陷落,他宽阔匀称的肩背微弓起,胳膊撑着,俯视躺在自己下方的那个男人。

    湿漉漉的额发垂下来,雨水滴在楚晚宁脸颊上,映入踏仙君眼眸中。

    踏仙君眼神幽暗,俯身,伸出舌尖,舔掉那晶莹的水珠。

    他感到楚晚宁的身子蓦地绷紧了,于是轻笑:“你怎么还是这么敏感。”

    “……”如果说,昔日里楚晚宁还会怒斥,让人滚开,那么此刻的他哀莫大于心死,只是咬着下唇,不吭声也不辱骂。

    只是手指尖也好,浑身的骨骼也好,仍是忍不住微微发颤。他恨极了这种身不由己。

    见他难受了,踏仙君反倒开始从容不迫,看着身下之人因为怔愕与药性而逐渐涨红的脸,缓声缓语道:“说起来,他没怎么进过你后面吧?”

    手往下游曳,附耳低语:

    “告诉我,你那里,还是和以前那样紧吗?”

    明明长着张英俊的脸,却说着如此下作龌龊的言语。他的嗓音越来越蛊惑,指尖也抚摸地越来越肆意,药性在他的爱抚下被催发的愈加鲜明,踏仙君望着那张朝思暮想的面容,喉结滚动,嗓音沉炽。

    “你要不回答,我就自己进去试一试……让我看看,你里面有没有想我……”

    那药是好药,生效极快,楚晚宁此刻已是背脊酸麻,浑身上下使不出一点力气,只能任由着踏仙君嵌身进来,把自己的双腿架在肩头。

    他蓦地阖了眼,睫毛颤动。

    和曾经的墨燃并不一样,踏仙君从来懒得多做前戏,少有温存。楚晚宁可以清晰地听到他脱掉衣袍,紧接着灼热已抵住他,蓄势待发,亟待侵略。

    这时候外头忽有人敲门:“陛下,圣手前辈请您——”

    “滚出去!”

    与暴喝声一同响起的是瓷盏碎裂的声音,他在那个不知轻重缓急的侍从进门前就抄起旁边的茶盏砰地砸了过去。

    殿门立刻关上了,再也没有人胆敢进来搅扰。

    踏仙君粗糙的拇指摩挲着楚晚宁的嘴唇:“你看,这里就只剩你和我了。也只能有你和我。”

    外头风雨交加,雷鸣电闪。

    不知过了多久,屋内的动静才逐渐平息。

    重重放落的帘帷下面露出凌乱滑落的锦被,被窗外森然焰电照的明暗不一。这暴雨一直没有停,反而越下越大。

    楚晚宁在暗夜中睁开眼睛,身边的男人已经睡着。或许是因为那么多年的相伴成了习惯,又或许是因为踏仙君以为喂他吃了软筋散就很安全,总而言之,这个男人睡得很安稳,没有任何的防备。半边健美匀称的身体还压在他身上,沉重地令人喘不过气来。

    楚晚宁侧过了头,看着男人的脸。

    时空生死门刚刚裂开的时候,他也与踏仙君接触过,还记得那种冰冷的触感与死寂的胸膛。

    可是此时紧贴着他的人是有心跳的。

    那颗被挖出来的灵核,重新在踏仙君体内聚成了心脏一般的物件。

    ——不要多想,墨燃已经死了,不论哪个尘世,都已经死了。

    楚晚宁在这缓慢有力的心跳声中,这样告诉自己。

    墨燃已经死了。这只是一具无魂无魄的躯体。

    你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心硬如铁,手掌中聚起辉光,可是那光芒时明时暗,最后又熄灭掉。

    楚晚宁无声地凝视着这个近在咫尺的男人。

    光线很昏沉,踏仙君阖着眼睛垂落睫毛的时候,就更加难以辨认是前世还是今生。

    楚晚宁忽然觉得,此时其实像极了他们在无常镇第一次同眠的那个雨夜。那一天夜里,其实他也醒来过,他也曾经靠过去,轻轻吻过墨燃熟睡的脸。

    不。……不不不。

    墨燃已经死了……哪怕有心跳,也是一具尸体,哪怕会说话,也失去了魂灵。

    死了。

    可为什么他还会记得转生之后的事情,为什么他眼里的情绪如此真切饱满,为什么……

    楚晚宁栗然,不能再想下去。

    咬牙,手中光芒迭起,怀沙召出,凝成一把寒光熠熠的金色短剑。翻身只在一瞬间,他闭上眼睛不管不顾用尽气力狠心朝着踏仙君胸口刺去!!

    “嗤”地一声,直没剑柄!

    楚晚宁蓦地睁眼,身边已寥然无影。怀沙化成的利刃洞穿了床榻,削铁如泥的神武最终并没有刺到那个行尸走肉的帝君。

    雨水太湍急,东边一扇窗年久失修,在这风雨飘摇夜里猛地弹开,倾盆大雨灌了进来,阴风一阵阵。

    裂天的苍白闪电杀进屋内,雪亮的寒光映亮卧榻边一张瘆人的脸。

    “本座还曾天真地以为,你大概是不会再动手了。”

    “……”楚晚宁慢慢回头。

    踏仙君靠在床柱边,赤/裸的胸膛有一道浅浅划痕,那是方才闪避时擦伤的痕迹,他对此毫不在意,只冷淡地看着楚晚宁:“想不到你还是要杀我。”

    他欺身过去,速度快得惊人,顷刻间就捉住了楚晚宁的腕子,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他径直将楚晚宁的胳膊别到脱臼。

    “是不是很意外,我好像比之前任何时候都厉害?”踏仙君盯着楚晚宁痛到苍白,但依旧一声不吭的面容,淡淡的,“这些拆招,你都没有见过吧。”

    他顿了顿,似乎有些自嘲:“其实也没什么可意外的。如果让你一个人待在这里。什么人你都不熟悉,什么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每天最有趣的事情就只剩下了练功。这样过个七八年,你也会大有精进。”

    怀沙的光华失去了,湮灭成细碎的影子,重新融入楚晚宁的骨血之间。

    踏仙君朝他微微一笑:“师尊,曾经,我的招数都是你交给我的。但现在不是了。”

    “……”

    “他重生了多久,我差不多就在这个世界煎熬了多久,如今我还获得了他的灵核。”他说着,生着厚茧的粗糙拇指揉了揉楚晚宁的眉心,“凭师尊的能耐要杀我,不可能的。”

    过了一会儿,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于是道:“师尊可能还不知道,我这些年,在这个破败不堪的红尘里都做了些什么吧?”

    他语气亲昵,始终都没有再称自己为本座。

    “我这就带你去看看。”

    他要带楚晚宁去的地方并不远,也就在死生之巅的后山,下修界结界薄膜最弱的地方。

    之前那番打斗,他的衣衫都已湿透,楚晚宁的衣物更是被他撕得不能再穿。不过踏仙君对此并不担心,他双指一拈,以灵蝶传令,片刻之后刘公捧着一叠烘洗干净的衣物趋入殿来。

    楚晚宁在帘幔后面透过缝隙看到多年未见的老仆,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陛下,衣裳送至了。”

    “这些旧衣服,也就只有你知道放在哪里,收拾得倒挺快。”踏仙君淡淡地,“搁着吧。你退下。”

    知道此刻楚晚宁就在帐中,老仆的手因此有些微微的颤抖,他虽很想再看旧主一眼,但由于不合礼制,所以依旧低垂着头颅,在地上磕了,蹒跚着步出殿去。

    衣服很合身,它们不可能不合身,因为那就是楚晚宁前世的旧物。

    墨燃架着修长的腿坐在旁边,不做声地看着楚晚宁在帐后穿戴,他的眼神有些模糊,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就像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楚宗师死了那么多年了,恨透了他的踏仙帝君还是不肯将那些衣物焚烧掉。

    明明是谁都再也用不着的东西。

    雨还是很大,夜空中黑云翻滚,异象丛生,但踏仙君懒洋洋地撑开了一张防雨结界,将自己与楚晚宁笼罩其中。一路走过亭台楼阁,过眼处都是天昏地暗的暴雨,景致和仆人的面目都显得那样模糊不清。

    “陛下,宗师。”

    “参见陛下,宗师。”

    走过三生殿,在奈何桥上便已经能够看到后山浮起的不祥红光。踏仙君走在前面,这时候回头似笑非笑地瞥了楚晚宁一眼:“死生之巅立派于阴阳交汇处,结界最是微弱,以前你经常来补,不过,你有没有感到过除了鬼气之外的其他气息?”

    楚晚宁不答,但手指在袍袖下已捏成拳。

    他多少已经知道自己将会看到什么--师明净撕裂时空生死门,掌控珍珑棋局,纵横两个尘世,最后要做的事情定然不会太简单。

    “……”

    “你既然到了这个红尘里,想必也经过了不少村落城镇。”踏仙君步子慢下来,与他肩并肩走着,语气平和地像在话家常,“是不是觉得那些村子也好,镇子也罢,都安静地可怕呢?”

    两人一起经过通往后山的狭窄羊肠道,拂开垂落的茂盛藤罗花。

    前方再一个转角,就是后山山崖了。

    踏仙君忽然停下了脚步,站在拐角处,崖壁后面仿佛正燃烧着熊熊烈火,映得山石赤红。他侧过半张脸,那诡谲的红光蔓延到他眼底,他咧了咧嘴,朝楚晚宁绽开一个腥甜的灿笑。

    “本座多年成就在此一展。师尊,请吧。”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 294.【死生之巅】痴缠风雨夜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剑来作者:烽火戏诸侯 2择天记作者:猫腻 3官运作者:何常在 4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六卷 大道之行也声色犬马作者:月关 5星战风暴作者:骷髅精灵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