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目录

195.师尊最厉害啦

所属书籍: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发布时间:2020-01-06

    听到有人唤他, 叶忘昔回过头来。她神情虽然憔悴,但精神气却并没有墨燃想象中那么差。

    见了墨燃,叶忘昔垂眸, 与他一礼,依旧是男子礼数——她改不掉这个习惯, 说道:“墨公子。”

    墨燃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身边的南宫驷。

    他不由地问:“你们……这是从哪里过来的, 怎么这一身都是血……”

    叶忘昔道:“我们从临沂出发,途中遭遇厉鬼邪祟, 难免衣冠不整, 抱歉。”

    墨燃正欲再问, 薛正雍道:“燃儿来了?也好,都进来说吧。”

    楚晚宁自进了屋子,就不再去看墨燃, 而是径直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整顿衣冠,望向南宫驷。

    他与南宫驷虽无师徒之名,却也有启蒙之恩, 他看了南宫驷片刻,心中难免酸楚,但出口却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你们都还好吗?”

    自儒风门亡派以来,这是第一次有人见到他们, 会问他们过得好不好。

    南宫驷的眼眶刹那就有些红了, 他猛地把头低落, 掌捏成拳,闭目忍了好久,才克制住想要在楚晚宁面前落泪的冲动,沙哑道:“没、没事,都还过得去。”

    楚晚宁却轻轻叹了口气,垂下了眼帘,没有再多言。

    他并没有信南宫驷的话,临沂路远,两个年轻人这样摸爬滚打过来,怎可能不受苦。

    薛正雍很心疼,帮着解释道:“玉衡,你方才没有来,是这样的,南宫公子和叶姑娘发现了一些线索,特意赶来告诉我们。”

    “听说了,与徐霜林有关?”

    “嗯。”

    楚晚宁道:“坐下讲罢。”

    墨燃便去搬了椅子过来,但南宫驷和叶忘昔觉得自己身上又脏又臭,并不愿意落座。楚晚宁也不勉强他们,顿了一会儿,问:“那天临沂一别,你们后来去了哪里?”

    南宫驷道:“我和叶忘昔因劫火,迫至一河之隔的薇山暂避。”顿了顿,继续道,“薇山地势荒僻,不便传讯,叶忘昔又受了伤,所以大火熄灭后,我们休养了一阵子,然后才回到了……回到了儒风门。”

    如今听南宫驷提及这个自己初入红尘投身的门派,已是物是人非。楚晚宁也说不清是怎样的滋味,半晌,叹道:“那里应当是寸草不生了。”

    “宗师说的不错,寸草不生是真的,但是废墟之中却爬出了一些东西。”

    楚晚宁抬眸问:“什么?”

    “这些虫子。”

    南宫驷打开自己面前有一只血迹斑斑的口袋,敞开一半,虚掩一半,里头装满了嗡嗡乱窜的小虫,绿壳有黑斑,三大两小一共五个斑点,虫尾散着淡淡血腥气。这些虫子大多数都还安分地拥在袋子里,似乎怕光,但有少数已经飞了出来,停在丹心殿的墙壁上,廊柱上,爬过的地方洇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痕。

    墨燃识得这种虫子,噬魂虫。

    这种虫子只生活在临沂儒风门附近的血池里,是一种活不活,死不死的虫子,靠吃人肉和灵魂为生。

    几乎所有的长老都觉得这种虫子极其恶心,禄存甚至直接拿帕巾捂住了口鼻,他受不了这种臭味。

    “我们在废墟之中发现了这些噬魂虫。”南宫驷道,“我原以为是附近血池里的虫子被吸引了,所以飞了一些到这里来,但后来发觉不是。”

    “怎么说?”

    “虫子太多了。我和叶忘昔走过儒风门七十二城,砖缝里,泥垢里,骨灰里,密密麻麻都是这种噬魂虫。我们觉得不对劲,仔细查看之后,发现不但有成虫,还有幼虫。……宗师应当明白我的意思。”

    楚晚宁不了解蛊虫,初时还有些怔忡,但随即细想,便就想通了。

    血池在薇山旁边,与临沂隔了一条大河,噬魂虫翅膀之力薄弱,成虫闻到死人的气息扑腾过去几只,这勉强能说得通,但是幼虫呢?

    幼虫怎么可能自己长着腿淌过河流,越过山川,怎么可能自己来到儒风门的焦土之上。

    楚晚宁蹙眉道:“有人提前放置于此?”

    “嗯,我是这么觉得的。”

    贪狼长老在一旁听了,恍然大悟:“这种噬魂虫能储存灵力,灾劫过后,怨灵遍地,临沂修士众多,虫子吃了修士的魂灵,就成了一只一只储藏了不同属性灵力的种子。有了这成千上万的种子,哪怕不需要用自己的法术,也可以驱动大多数的阵法。”

    那么放虫子的人会是谁?有谁能事先预料到临沂这场劫难?有谁需要外界灵力?

    没有人回答,但答案不言而喻。

    只有始作俑者,徐霜林,或者该称他原名,南宫絮。

    薛正雍道:“所以上下修界这段时日,一直靠着法术痕迹来寻找徐霜林,结果他用的根本不是自己的力量,而是虫子的?”

    南宫驷道:“嗯,确实如此。”

    薛正雍沉吟道:“唔……探测法术,从来都只能探测人的,确实探测不了兽类妖类的痕迹。如果徐霜林用了这个办法,的确能掩藏踪迹很长时间。”

    他又问贪狼:“能靠追踪虫子,找到徐霜林的下落吗?”

    贪狼道:“不可能,噬魂虫下通幽冥,吃饱了魂灵碎片后,它们就全部往地下走,根本查不出去向。”

    听到此处,薛正雍忽的想起了什么,说道:“既然往幽冥走,为何不去问一问怀罪大师?他应该能知鬼界事。”

    楚晚宁却立即道:“不必去问他。”

    “为什么?”

    “找他也无用。”楚晚宁道,“他不愿插手红尘,什么事都不会说的。”

    楚晚宁曾是怀罪的亲传弟子,此时此刻他这样斩钉截铁地说出这句话,众人虽然迷惑不解,但总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大殿内瞬息又陷入了沉默。

    半晌,薛正雍喃喃道:“那该如何是好?既然徐霜林能利用蛊虫的灵力躲避搜捕,我们再怎么查都是无用的,难道就由着他去?”

    楚晚宁提议道:“换个搜捕思路,行不行?”

    “怎么说?”

    “尊主,徐霜林走的时候,带走了三样东西,你可还记得是哪三样?”

    薛正雍一一掰数道:“罗枫华的灵核、南宫……”他看了南宫驷一眼,心中暗叹,放轻了声音,“南宫掌门、还有一把神武。”

    楚晚宁道:“好,一个人做事总会有他的目的,他在急着逃离时,仍然坚持要带走这三样东西,绝不会是闲着无聊。那么依尊主之见,徐霜林此人,带走他哥哥做什么?”

    “嗯……报仇?”

    “那他拿走神武,又是为了做什么?”

    薛正雍想了想:“靠五种纯澈灵力,撕开鬼界裂缝。”

    “撕开鬼界裂缝是为了得到罗枫华的灵核。”楚晚宁道,“他没有必要撕开第二次。”

    “那是为了什么?”

    楚晚宁说:“我觉得有一种可能,他是为了重生术。”

    薛正雍愣了一下:“但重生术……不需要五种至纯灵力也能施展,怀罪大师不就曾经施展过吗?”

    楚晚宁摇了摇头:“怀罪曾说,世上重生之法并非完全相同,所以尊主不必以他施展的作为参考。”

    贪狼听到这里,冷笑一声:“玉衡长老空口无凭,如何就敢妄自揣测,徐霜林做这些是为了修炼重生禁术?”

    楚晚宁道:“凭他带走的最后一样东西,罗枫华的灵核。”

    大殿之中,楚晚宁的声音平稳低沉,有条不紊。

    “多年前,我曾在彩蝶镇审过一个枉死的姑娘,那姑娘年幼时曾遇到一个浑身是血的疯子,塞给她橘子吃,还说她的眼睛长得很像自己一位故人,那个疯子最后还说了一句话——临沂有男儿,二十心已死。”

    二十岁,那是南宫絮被栽赃,被众人抨击永世不得翻身的年纪。

    那一年灵山大会,他意气风发,心高气傲,觉得只要凭借自己一身才华,毕生努力,就能拥有公平公正,拥有所有自己应当得到的东西。

    可是他倾尽努力,得到的却只有一世骂名。

    手中利刃,心中抱负,竟敌不过哥哥舌灿莲花,溜须拍马。

    他恨。

    恨到深处无处可申冤,所有人都在嘲笑他,指责他,唾弃他。

    最终活人成了死人,死人成了厉鬼。

    厉鬼从残山恨血里爬出来,要向这世上所有正人君子,讨回自己应得的公道。

    “这个疯子而今不用多说,就是徐霜林,那么故人是谁?罗纤纤的眼睛像谁?”

    “长得相似又都姓罗……”薛正雍愕然道,“该不会是罗枫华吧?”

    楚晚宁道:“我觉得应当是罗枫华。在金城湖底,徐霜林尝试着珍珑棋局与重生两样术法,珍珑棋局是为操纵他人,重生是为了谁?他一共才带走两具躯体,南宫掌门的,罗枫华的,总不至于是为了南宫掌门。”

    薛正雍喃喃道:“但是他复活罗枫华做什么?罗枫华不是曾经陷害过他的人吗?”

    “人心难测,不可妄言。”楚晚宁道,“不过他带走罗枫华的尸身,除了使之复活,我想不到别的用途。”

    众人便都默然了,仔细思量,他们都觉得楚晚宁分析的确实不错,可依旧是无凭无据。说到底,这些终究只是他们的推论而已,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只有此刻不知隐匿于何处的徐霜林自己才能回答了。

    散会之后,墨燃思忖良久,当天晚上,他去暖阁找到了薛正雍。

    薛正雍在查阅典籍,翻看一些与“噬魂虫”有关的内容,希望能得到些追查徐霜林下落的线索。

    “伯父。”

    “燃儿?这么晚了,还不去睡觉?”

    “睡不着,有件事情想问问伯父。”

    薛正雍抬起下巴,示意他落座。墨燃也不啰嗦,开门见山地问道:“伯父知不知道,罗枫华……也就是徐霜林的师父,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罗枫华啊。”薛正雍皱起眉,苦思冥想了半天,摇了摇头,“我与他接触得很少,具体也说不上来,大概就是……端正,刚毅,公正,寡言少语但脾气其实很好,做事情也有魄力,不会拖泥带水,他当儒风门掌门的那段时日,还曾派弟子来下修界伏魔除妖过。”

    墨燃道:“所以总而言之,他除了谋篡了南宫家的掌门之位,其他地方都没有什么诟病,对不对?”

    薛正雍叹了口气:“对啊,岂止是没有诟病,他根本就是个好人啊,我都想不明白,像他这样的人,怎么会对自己的徒弟下这么狠重的诅咒。”

    墨燃沉吟片刻,忽然道:“伯父有没有觉得,你方才对于罗枫华的形容,有点像一个人?”

    薛正雍愣了一下:“你是想说玉衡?……得了吧,玉衡脾气哪里好了。”

    “不是,是另外的人。”

    “谁啊?”

    墨燃道:“叶忘昔。”

    “啊……”薛正雍慢慢地,虎目睁圆了,三个字在他唇舌间无声地咀嚼,再缓言道出,“叶忘昔……”

    这个人宽仁而刚毅,坚韧而不屈,和记忆里那个只当了短短一年左右掌门的罗枫华,确实十分相似。

    “像吗?”

    “……像。”薛正雍逐渐的就有些惊讶,因为叶忘昔与罗枫华性别不同,年岁相差又大,在儒风门的地位也不一样,所以他先前根本没有把这两个人摆到一起比较过,此刻被墨燃这么一提点,才惊觉这两个人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模一样。

    薛正雍越想越吃惊,尘封已久的回忆一一浮现,他甚至能模糊地记起罗枫华还只是儒风门客卿的时候,穿着的衣服和叶忘昔惯穿的那一套都极为相似。

    还有两人的言谈举止,讲话语气。

    甚至是拉弓的方式——

    年轻时他也见过罗枫华挽弓,那次是庆贺南宫柳生辰,儒风门也邀请了薛家俩兄弟,薛正雍记得那飞雪连天之中,罗枫华只三指紧勾弓弦,尾指绷起,箭镞嗖的破空而出,划破茫茫白絮,百步外的一只雪妖兔应声倒地。

    周围人都在夸他弓法了得,罗枫华只是温柔地笑了笑,随意将弓箭反手一挽,挎在左手手臂上,指尖下意识地摩挲着弦身。

    那是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自在逍遥,最后的收尾也与别人那种威风凛凛、声势浩大的不一样。

    薛正雍在旁边看了,觉得惊艳,心里便记住了。

    此刻忽然想起,天裂之战时,叶忘昔和南宫驷一同使弓箭,南宫驷的羽箭凌厉,但薛正雍却没有太多印象,倒是叶忘昔,一轮飞羽箭用完,总是会习惯性地把弓挎到左臂臂弯,反手一挽,指尖亦是下意识地摩挲弓弦。

    自己当时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似乎觉得那温柔而流畅,潇洒而自若的架势,像极了某个人。

    他猛地一拍脑门,说道:“哎呀,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简直如出一辙!”

    墨燃扬起眉道:“什么如出一辙?”

    “射箭的样子,罗枫华简直跟叶忘昔太像了,一模一样,一模一样!”

    墨燃看着薛正雍惊叹连连的样子,不由地笑了,但是他说:“伯父此言差矣。”

    “啊?哪里错了?”

    墨燃道:“因果错了。”

    “因果?”

    “嗯,不是罗枫华像叶忘昔。”墨燃叹道,“是叶忘昔,像极了罗枫华。”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底的光泽很亮,他觉得自己这次终于可以确信了,一定没有猜错:徐霜林的重生之术,就是要复活罗枫华。

    他虽然不知道儒风门当年的旧事里,到底还隐藏着多少秘辛,但是两辈子了,上一世徐霜林可以为了叶忘昔而死,这一世负尽儒风门唯不负她,为什么?

    他不认为徐霜林只是单纯的因为叶忘昔是自己的义女,就不忍心下手。

    徐霜林这个人,看上去洒脱的很,说什么“临沂有男儿,二十心已死”,给自己住的地方定个名字叫“三生别院”,一副要把前尘过往都忘在脑后的德性,甚至给义女取名字,取的都是那么赤·裸裸。

    忘昔。

    忘掉昔日的自己,故人,忘掉过去的仇恨,恩情。

    但徐霜林却在不知不觉间,把叶忘昔培育成了那个怎么也忘不掉的倒影,把这个被人抛弃的孤儿,养育成了另一个人的模样。

    这个殷切希望自己忘掉所有往事的人,却或许自始至终,都活在了回忆的泥淖里。

    至此,墨燃心里已隐约有了猜测,大约是因为自己也曾在黑暗里疯魔,他觉得自己对徐霜林举止的预判,应当要比其他人更准确一些。不过,他的这些想法都不太方便与别人说,只能自己先这么估摸着,静观其变。

    第二日,翻遍典籍无果的薛正雍又召来的众人,说道:“毒虫异兽是孤月夜的长处,在儒风门旧址发现了噬魂虫,不如先通报姜曦。”

    璇玑赞同道:“天下第一药师寒鳞圣手在姜曦麾下,让他想办法查,应当不会有错。”

    但楚晚宁却皱了皱眉,问叶忘昔:“叶姑娘,你从小到大,可曾见过你义父豢养过任何毒虫毒兽?”

    “不曾。”

    “那么医术与驯兽术呢?可曾涉猎。”

    “他……只养过一只鹦鹉,其他莫说是异兽精怪了,便是普普通通一只幼犬,他都没有心思收留,医术就更是薄弱了。”

    楚晚宁听完,对薛正雍道:“噬魂虫一事,先别告知孤月夜。”

    “为何?”

    “徐霜林既然不擅长医术,也不擅长驯兽术,那么喂饲驱使蛊虫的就不一定是他,而多半是最后裂缝里伸出来的那只手。”

    “你是怀疑孤月夜……”

    “结论不可妄下。”楚晚宁道,“但谨慎总是对的。”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惟我独仙作者:唐家三少 2海王祭作者:骷髅精灵 3天珠变作者:唐家三少 4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十卷 白衣天下作者:月关 5亲爱的戎装(军装下的绕指柔)作者:折纸蚂蚁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