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目录

102.师尊的师尊

所属书籍: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发布时间:2020-01-06

    师尊, 你理理我。

    这是他们在通天塔初见时,墨燃说的第一句话。

    那时候,楚晚宁闭着眼, 墨燃唤他,他掀起了睫毛帘子。

    这也是他们在红莲水榭别离时, 墨燃说的最后一句话。

    那时候, 楚晚宁闭着眼, 墨燃唤他,他却再也没有抬头。

    一句话, 从通天塔飘零了半生, 飘到荷花池边,终于尘埃落定。

    这些年的恨也好, 爱也罢, 就都散去了, 就都冷透了。

    墨燃喝完了最后一坛梨花白, 走下了死生之巅的南峰, 走到了自己的末日余晖里。第二日,义军攻上巫山殿,却发现为祸天下十年之久的踏仙君自裁身亡,享年三十二岁。

    到如今,两辈子过去了。

    墨燃睁开眼睛。

    他在通天塔前的花树下睡了一宿,醒来时, 整个人尚是茫然无措的, 不知今夕何夕。

    他只是下意识地喃喃着:“师尊……你理理我……”

    然后他才想起来, 这一生,楚晚宁,也已不在了。

    前世他过惯了苦日子,楚晚宁是陪他走到最后的一个人,这辈子他不想再当个恶人,可是楚晚宁也看不到了。

    大概是上苍也于心不忍,又或许冥冥中自有天定,前世楚晚宁早已恶心透了他,所以这辈子,他做了第一个离开的人。

    墨燃把胳膊遮住眼睑,忍着喉头细碎的哽咽。

    他听到远处传来薛正雍焦急的喊声,伯父在找他,伯父在喊:“燃儿——你在哪里?燃儿!”

    师昧也在唤着他:“阿燃,你在哪里……你快出来吧……”

    “燃儿,你回来陪陪玉衡!你不要做什么傻事啊,燃儿!”

    陪陪玉衡。

    陪陪他……

    墨燃于是从地上爬起,踉跄着,跌跌撞撞地循声而去。

    他不能垮掉,他不能垮掉——他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幕后黑手尚未揪出,且不说天裂之变随时可能再一次重演,便说遭此劫难,死生之巅损失惨重,百废待兴……薛蒙已经痛的失去了神智,痛的再也爬不起来,他不能垮掉。

    他便忍着,捺着。

    他告诉自己,不痛了,不痛了。

    楚晚宁的死,他经历过不止一次,不痛了。

    不痛……

    可是怎么可能不痛!

    三千多级长阶,他背着他匍匐着爬回来,怎么可能不痛……

    耗尽最后一点灵力,把全身的灵流都给了自己,怎么可能不痛……

    明明自己也受了一样的伤,为了不拖累徒弟,做出一副断情绝意的模样,自行离去……怎么可能不痛……

    还有前世,楚晚宁受的伤其实与师昧无异,只是他不说而已,他不说,墨燃也就不会知道。

    他依然对着楚晚宁怒吼,对着楚晚宁发泄无尽的恨意,他把楚晚宁伤病未愈时辛苦为他包的抄手统统翻落在地。

    楚晚宁在他面前矮下了身,低下了头,去一个一个地拾起来,全部丢掉。

    怎么……可能……不痛……

    怎么可能不痛啊!!

    他挖了楚晚宁的心!怎么可能不痛啊!!怎么可能……

    墨燃走不下去了,他在原处忍了很久,平复了很久,浑身都在颤抖,浑身都在战栗。

    好痛。

    他把脸埋进掌心,咬紧了嘴唇,把哭声和着淋漓鲜血一并吞下去。

    过了很长很长时间,他才把自己的心绪勉强抚平。

    他仰起头,眼眶通红,然后深吸一口气,缓缓地,走下了无尽长阶。

    不能垮掉。

    “伯父。”

    “燃儿,你到哪里去了?你可要急死我了,要是你出了什么三长两短,我以后九泉之下,还有什么颜面去见玉衡?”

    “是我不好。”墨燃道,“我没事了,让伯父挂心了。”

    薛正雍摇摇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拍着墨燃的肩膀,半晌之后道:“不怪你,不怪你,你比蒙儿强很多了……唉……”

    墨燃沙哑地问:“薛蒙呢?”

    “病了,高烧不退,刚刚喝了药睡下,幸好睡了,他醒着就哭,怎么劝都劝不住。”薛正雍显得很疲惫,“无间地狱天裂一事,在修真界激起轩然大波。上修界也开始派人纠察事情始末,但幕后之人处理得极为干净,彩蝶镇在血战中几乎已被夷为平地,竟是半点线索也不得知。”

    听到这个消息,墨燃却不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那个人的本事显然已经在众人的预料之外,甚至在他的意料之外。

    能要了楚晚宁性命的人,做事情又岂会轻易落下把柄。

    “上修界,他们打算怎么办?”

    薛正雍道:“为了这件事,他们决定各派表率,于灵山之巅商谈。我明日就要启程……但是蒙儿这般模样,我实在放心不下……”

    他说的不错,彩蝶镇一事,就连天下第一大宗师楚晚宁都命殒其中,上修界就算再是冷漠,也不可能坐视不管了。

    “布下阵法打开结界的人究竟是谁。”

    “他缘何要这么做。”

    “此人下一步动静又该是什么。”

    这三个诘问犹如兀鹫般盘绕在每个人心里,谁都想知道答案,但调查了半天,仍旧是一筹莫展,没办法,只能携起手来。

    墨燃道:“伯父放心去吧,派中诸事,我会帮着伯母一并打理。”

    “那就好,那就好……唉……苦了你们了。”

    薛正雍走了,而薛蒙整日介魂不守舍,积压的宗卷委托就全都落在了墨燃肩上。

    墨燃全身心地浸淫到案牍之中,不敢有片刻倦怠,因为只要他停下来去想,停下来稍作休息,那强烈的苦痛与后悔就会把他拖下深渊,拷问着他残破不堪的魂灵。他恨不能日夜俯首卷前,借以摆脱内心无休无止地愧疚与折磨。

    无间地狱裂时,凡间阴气大盛。许多蛰伏许久的妖邪们借此东风重出江湖,为害四方。这些日子,向死生之巅求援的委托函简直堆成了小山。墨燃忙碌其中,废寝忘食,往往是黎明时就赶往丹心殿,到了深夜才回去休息。

    不过即使这样,他还是会在汪洋书海中,冷不防地,被楚晚宁留下的碎片扎中。

    “……青僵兴风作浪,凤陵村八十二户老弱,不胜其扰。幸有贵派长老所制机甲‘夜游神’,可暂御邪祟。然终非久长之策,还请……”

    烛泪缓缓滑落,灯蕊爆出一串花火。

    待墨燃回过神,才惊觉自己竟已对着这一张书函发了良久的呆,手指摩挲着“夜游神”三个字,想起的是红莲水榭里楚晚宁扎着马尾,咬着锉刀,专注地给机甲人上桐油的模样。

    墨燃长叹一口气,指尖点上额头,轻轻揉过。

    忽听得有人敲门。

    “师昧?”

    披着素淡白衣的秀美青年走了进来,把端在手中的托盘在墨燃案卷旁放下,卷袖拨亮了蜡烛,而后温声道:“阿燃,忙了一天了,吃些东西吧。”

    “……也好。”

    墨燃苦笑着,把卷宗放下,捏了捏隐隐抽痛的眉心。

    “我炖了一碗参鸡汤,炒了几碟小炒。”师昧将菜布好,隔着碗试了试温度,“还好,都还暖着。”

    两人吃着饭,师昧见他额角一缕碎发散落,衬得一张英俊脸庞颇有几分憔悴,便伸出手来,替他捻好。

    “阿燃。”

    “嗯?”

    “那天……你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墨燃心里头乱得很,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看了他一眼问道:“哪天?”

    “……”师昧抿了抿唇,垂下眸道,“就是天裂那天。”

    “……”

    “你说你去帮……帮师尊补天裂,有一句话,如果等你回来,还想跟我说,就……”声音渐渐轻下去,头也低下去。

    灯花烛海里,师昧晶莹如雪的耳坠似乎有些红了。

    墨燃久久凝视,却半晌说不出话来。

    对师昧,他觉得自己无疑是深爱的,可他眼下真的没有这个心思,一点都没有。

    他确实是臭不要脸,是不拘小节,他也确实不把世人诟病放在眼里,不知道义礼数为何物。

    可这不意味着他没有心。

    “对不住啊。”良久沉寂后,墨燃轻声道,“我心里难受,我想……如今不是谈这些的时候,所以那件事,我以后再告诉你,好吗?”

    师昧蓦地抬起脸来,一双秀美眸子满是愕然。

    墨燃苦笑一声,伸出手,犹豫片刻,揉了揉师昧的头发:“我这个人总是很笨,这些天又有那么多事情要处理,我……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静下来把所有事情都捋清楚。我怕我太草率。”

    饶是烛火温暖,也遮不住师昧面色渐渐苍白。

    “草率?”

    顿了顿,他忽的笑起来。

    “阿燃,那时生死离别,性命攸关,我原以为你要说的,是深思熟虑透了的事情。”

    “是。”墨燃蹙起眉头,“那件事我在心里揣了很久,从来都没有改变过,可……”

    “可?”

    “……可不是现在。”

    手在袖间捏成拳,墨燃说。

    “不是现在,师昧。你不知道,那是件很重要的事,我不想在这样难受仓促的情形下告诉你,我……”

    “少主!”

    忽然一位下属冒冒失失闯进来,却见到在丹心殿处理门派事务的人是墨燃,又忙低头行礼道:“啊,墨公子。”

    遭此打断,师昧脸上的薄红也退了,甩齐了衣袖,前倾的身子复又坐回去,整个人变得淡淡的,显得很素净。

    墨燃没注意到他情绪的变化,抬起眼帘:“什么事?”

    “山门外有贵客来访,特、特来禀奏。”

    “贵客?”墨燃说,“十大门派有头有脸的人物眼下都在灵山,哪里来的什么贵客?”

    那弟子似是畏惧似是激动,整个人都有些语无伦次,过了半晌才涨红着脸说:“是、是无悲寺的怀罪大师!!”

    “什么?!”

    纵是踏仙帝君,墨燃也不由得蓦地站起,师昧也惊到了。

    “怀罪大师?”

    无怪墨燃如此震愕,这个怀罪大师,在修真界根本是个形如传说的人。

    这个人,早已修成正果,理当飞升。然而当天界大门向他敞开时,他却立地合什,说自己堪不破滚滚红尘,放不下一生执念,洗不清早年罪恶。最终天光消失,莲华凋敝,怀罪大师袈·裟破旧,芒杖轻点,飘然而去,终是未曾成仙。

    在他拒绝飞升之后,便去无悲寺闭关冥思,转眼人间已过百年。

    百年后,修真界只闻其名,不见其人。江湖上见过他的前辈,已然屈指可数。

    墨燃上辈子将人间闹了个翻天覆地,却也和怀罪大师无缘一面。因为怀罪真的已经太老太老了,在墨燃登顶人极的前一年,他已于一场春雨中圆寂,无人知他享年仙寿。

    岂料重生之后,怀罪大师竟会深夜造访。

    一时间脑中闪过无数念头,虽不知他究竟要来做什么。但一时间,墨燃却想起那些关于怀罪大师的传闻。

    怀罪……怀罪!

    他怎么就忘了怀罪大师!

    前世师昧丧命时,他因学识浅薄,竟不知道修真界还有这样一位通天彻地的前辈,后来登基之后,听下面的人禀报,才知道三大禁术之一的“重生”之术,世上是有人练成的。

    那个人便是怀罪。

    他急着去无悲寺请人前来,想要替师昧回魂,可是派去的人返回时,却告诉他,大师已经圆寂了,他错失了让师昧重生的最后机会。

    可此刻这个传说中的人物还活着!还活着!!

    他怎么就忘了!怎么就能忘?

    墨燃心头大颤,整个人都发起抖来,他蓦地起身,眼中光焰亮起,急道:“快请大师进来!”

    那前来禀奏的弟子还没来得及答应,墨燃又道:“不,还是我去外头迎他。”未走两步,却忽见得外头黄影一闪。

    烛未动,火未动。

    半点风未起。

    没有任何人看清,甚至眼力如墨燃,也没有瞧见他是怎么进来的,一个头戴斗笠、袈·裟半旧的僧人已岿然立于丹青殿内。

    他形影如雷电,停的位置正好在墨燃跟前,距离近的有些突兀。

    “深夜叨扰,不劳墨施主移步。”

    一道低沉和缓的声音自竹笠檐口缓缓传出,墨燃和师昧听了,俱是一惊。

    这声音,哪里像个百岁老人该有的?

    不及思索,便见得那僧人除了青笠,大殿灯火中,只见得那是位约莫三十余岁的男子,生的形相清癯,丰姿隽爽,双目灼灼,锐利却不逼人,而是平和清朗的,仿佛江海凝光。

    “……你是……”

    僧人双手合十,低低行了一礼:“阿弥陀佛,贫僧怀罪。”

    谁都没有预料到,怀罪大师最起码一百多岁的人了,瞧上去居然比薛正雍还要年轻,一时四下哑然。

    但墨燃与修行一道,却并不笨。他想到怀罪本就是放弃了飞升,自留凡间的人。除了最后的脱胎渡劫,本就已与神仙无异,因此心下稍缓。但目光却更无法自他身上移开。

    怀罪不欲惊扰更多人,于是只他们三个在丹心殿坐了。墨燃亲自给大师奉了热茶,怀罪接过,低低谢了,却不喝,只将茶水搁在紫檀小几上,而后缓然抬头。

    他虽十分温和客气,却并不绕弯,但是单刀直入道:

    “墨施主,请恕贫僧冒昧,但贫僧今日前来,是为了一个故人。”

    墨燃心跳猛地快了起来,他觉得眼前阵阵发晕,指节猛地捏住了案角,力道那么大,几乎要将桌几捏碎。

    他紧盯着怀罪大师的脸,前世的种种言语再次雪片般袭来——

    “据说世上唯有一人曾成功使出过三大禁术中的重生之术,但传闻终究是传闻,也不知是真是假……”

    “那怀罪大师人在何处?就算付出再多代价我也要救师昧回来!”

    “陛下有所不知,怀罪……已在多年前归寂了。他一生未有任何著述,关于重生,只留下一句‘逆天换命,凶险之至。’,除此之外,片语未存……”

    那些零碎的言语湍急地刮过耳廓。

    “怀罪大师深杳人鬼轮回。”

    “传闻中他可与鬼界互通有无,若他尚在人间,明净师兄或许可以还魂,只可惜,唉……”

    “怀罪大师便是那尚在阳间的鬼,阴阳之事,皆不出其左右。”

    墨燃深吸一口气,惊觉自己嗓音居然有些颤抖。

    “故人……故人……”

    他喃喃着,目光逐着怀罪大师的一双清澈眸眼。

    墨燃轻若蚊吟,背襟甚至渗出细密的汗,他低声问:“谁为故人?”

    僧人缓缓立起,昏暗的烛火中,他脚下竟然没有影子。

    单薄的黄袍袖角垂落,衣裳半旧,却也不见褶皱,飘在风里像是憧憧鬼影。这大师当真是教人看不透路数的。

    墨燃简直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他也不由得跟着怀罪站了起来,两人对面相看着。

    “大师。”若是此刻能有一面明镜高悬,他便可瞧见自己眉眼间,竟不自觉地生起一丝奢望,又因这奢望,再起一缕哀求,“谁……为故人……”

    是他吗?

    是他吗?

    怀罪忽地打下睫毛,叹息合十:“小徒楚晚宁,七日前殁。今夜是他回魂之夜,贫僧不忍白发人送黑发人,特来死生之巅,求墨施主怜悯,还老僧一个徒儿。”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猛龙过江作者:骷髅精灵 2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六道) 3三眼艳情咒作者:骷髅精灵 4绝世唐门作者:唐家三少 5岁月是朵两生花作者:唐七公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