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目录

67.本座心恻

所属书籍: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发布时间:2020-01-06

    城隍庙是楚洵法力所能及的边缘, 城隍庙台阶仍能受结界护御,但庙宇本身却已经无法被结界笼罩。

    庙堂内,灯火昏幽。

    十余个已重修出肉身的鬼魅分立两边, 一个红衣女子被绑缚着,背对着众人, 仰头正望着案几上供奉着的神像。

    在她身边, 小满垂眸而立, 手下制着一个稚嫩小儿。

    楚洵失声道:“澜儿!”

    这孩子不是别人,正是楚洵的儿子楚澜。墨燃心中一紧, 那半块花糕的滋味似乎仍在唇齿之间, 他见小公子受制,欲上前去, 却被楚晚宁拦下。

    “别去。”

    “为什么!”

    楚晚宁看了他一眼, 轻声道:“都是两百年前就死了的人了。如今这幻境已化现实, 我恐你会受伤。”

    “……”墨燃这才想起确实如此, 无论自己再做什么, 死了的人都是死了的,什么都无法更变。

    小公子在结界外哭喊着,含混不清地直嚷:“阿爹!阿爹救我!阿爹救澜儿!”

    楚洵嘴唇微微发抖,朝小满厉声道:“你这是做什么?我并不曾亏待于你,你放开他!”

    小满却置若罔闻,兀自垂着脸, 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 只是抓着楚澜的那双手却能瞧出他内心的犹豫, 他左手虎口一点黑痣,手背青筋暴突,不住颤抖着。

    此时太守府聚着避难的城民也都纷纷追来了,众人瞧见庙内景象,都不住又惊又怒,纷纷私语道:

    “那是公子的儿子啊……”

    “怎么会这样……”

    小满手起刀落,松了红衣女子的绳索,那女子回神,缓缓转过头来,她生的极其美艳,清若芙蕖,延颈俊秀,只是面色苍白若纸,嘴唇却嫣红如血,朝着楚洵莞尔一笑的模样,竟是瘆人大过妩媚。

    虚无缥缈的烛火照亮了她顾盼生情的容颜,在看清她面容的一刻,楚洵也好,身后人群里年岁稍长的一些人也好,全都僵住了。

    那个女子笑容中染着一缕凄楚,她柔声道:“夫君。”

    墨燃:“!!”

    楚晚宁:“……”

    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楚洵已故的发妻!

    楚夫人眼波流转,要从小满手里牵过儿子。小满初时不肯,然而楚夫人身为鬼族,脱开禁锢后力量远胜于他,稍加用力便把孩子夺了过来。可惜她在孩子未曾满月时就染了疫病去世了,因此小公子从未见过娘亲模样,一时间仍是哭闹不止,口中直喊爹爹,要让楚洵救他。

    “乖孩子,不要哭了,娘亲带你去寻你爹。”

    楚夫人一双纤若秋苇的玉臂搂起孩子,将他抱起,缓缓走出庙门,沿着被雨水浸湿的青石台阶,一路行至上清结界前,立在楚洵面前,眉间似喜似愁,似悲似欢。

    “夫君,一别经年,你……你过得好不好?”

    楚洵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垂落着的指尖在不住颤抖,一双凤眸望着结界后面的女子,眼眶渐渐地便红了。

    楚夫人轻声道:“澜儿都这么大了,你也沉稳许多,和我念想里的,有些不一样了。……让我好好瞧瞧你。”

    她说着,伸出手,贴在结界上,却因鬼魅之身,不能越过,只隔着华光流淌的一层屏障,默默瞧着后面的人。

    楚洵合上眼眸,睫毛却已湿润。

    他也抬起手,隔着结界,与楚夫人手掌相贴,复又睁眼,两人生死相望,宛如昨日。

    楚洵哽咽道:“夫人……”

    一家人自多年前便阴阳相隔,所度天伦之日,却是掐指亦能算清。

    “院旁那年我栽下的海棠花,可活了么?”

    楚洵笑着,眼中却是泪光涟涟:“都亭亭如盖了。”

    楚夫人似有喜色,温声道:“那真好。”

    楚洵也尽力而笑,说道:“澜儿最喜欢那棵海棠树,春天的时候,总是在树下玩耍。他和你一样喜爱海棠花,每年……每年清明……”他说道这里,却再也无法再作欢颜,额头抵着结界边缘,泪水不断滚落,已是泣不成声,“每年清明,他都摘一朵最好看的,要放在娘亲墓前。婉儿,婉儿,你看到了吗?每年……每年你都看到了吗?”

    到最后,哽咽破碎,字句泣血,竟是怆然恸哭,再无君子之姿。

    楚夫人亦是红了眼眶,只不过她因是鬼身,无泪可流,但神情凄楚,却也令观者扼腕。

    一时间四下寂静,再无人说话,都默默看着眼前景象,有人在低低啜泣。

    然而这时,空中却传来一个森然冰冷的嗓音。

    “她当然是知道的,不过很快,就会不知道了。”

    墨燃脸色陡变:“是鬼王!”

    楚晚宁亦是阴沉至极:“无耻小人,竟是不敢现身!”

    鬼王嘶嘶而笑,犹如尖锐的指甲撕拉锅底,听得人毛骨悚然。

    “林婉儿已是我鬼族一脉,原本我并不愿伤她,但你要与我作对,毁我一目,我便要挖你心肝,让你痛胜于我!”

    话音落下,庙宇中的十余名鬼族森森开口,各念咒符。

    “凡心已死,前尘泯灭——”

    楚夫人蓦然睁大双眼,颤声道:“夫君,澜儿,接过澜儿!!”

    “凡心已死,旧人泯灭——”

    “澜儿!快!快去你爹那里!”

    楚夫人推搡着孩子,想要把他递过结界,可是小公子却是与鬼怪一般被那层薄膜阻拦在外,竟是不得返还。

    小满立于庙栏前,自上而下俯视着他们,面目似是悲伤又似痛快,原本还算俊秀的脸几近扭曲。

    “没用的。我依照鬼王的吩咐,在他身上打了鬼族印记,他现在和鬼怪一样,进不去上清结界半步了。”

    身后的咒声犹如潮水诵弘,不断起伏着:“凡心已死,明识泯灭——”

    “夫君!!”楚夫人已是惊慌至极,她搂着怀中的孩子,在结界外敲打着,“夫君,你撤了结界,你撤掉结界,让澜儿进去,你护住他,你护住他——我——我快要……我……”

    “凡心已死,慈心泯灭——”

    “夫君——!!!”

    楚夫人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双目圆睁,不住颤抖着,脸上已有血红咒印渐渐爬上,“孩子——澜儿……你答应过我的,要照顾好他……撤掉……求求你……撤掉……夫君!!”

    楚洵已是心肠俱碎,几次抬手欲施术,却终究复又垂落。

    楚澜在外面嚎啕大哭着,满面是泪地仰着头,伸出小手哭喊着:“阿爹,你不要澜儿了……吗……阿爹,抱抱澜儿……爹爹抱……”

    楚夫人不住地搂着他,亲着孩子的脸颊,母子俩一个跪着,一个哭着,都在求楚洵打开上清结界,让孩子过去。

    人群中忽然有人大喊:“公子!不能啊!不能撤了结界,临安的余下的数百城民都得死——这是鬼界的奸计!公子!你不能撤啊!”

    “是啊,结界不能撤!”求生之欲令一个又一个的布衣纷纷跪下朝楚洵磕头,也都是期期艾艾一片哀声,“公子,求求你,结界不能撤!撤了大家都会死的!”

    “夫人,求你了……”更有人朝楚夫人跪拜起来,“夫人,你慈悲为怀,你菩萨心肠,我们都会感恩戴德一辈子,求求你,不要让公子撤了结界,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求求你……”

    刹那间,除了太守府近卫和极少的一些百姓没有跪地恳求之外,剩余的人都哭喊一片,声势顷刻盖住了结界外楚夫人和小公子的央求。

    楚洵便如立于尖锥之上,又如被上万把尖刀刺中肺腑,刀刃在血肉里生出逆刺,把五脏六腑都捣碎。

    前面是妻儿,身后是百人之命。

    他在这样的煎熬中,仿佛已经死了,被烈火吞没,骨骼都成了灰。

    偏偏鬼怪的诵吟之声不停,却愈发尖锐。

    “凡心已死,七情泯灭——”

    “凡心已死,六欲泯灭——”

    楚夫人脸上的纹咒越来越多,从她白皙的脖子一路往上攀,几乎覆盖了整个面容。浸入到她眼睛里。

    她喉咙里似乎已经很难发出完整的声音,只绝望地看着丈夫,破碎地喃喃。

    “你若是……我……会……恨你……你……把澜儿……我恨……我……”

    咒纹浸眸,她柔弱的身子猝然一颤,似是剧痛难当,紧紧闭上双眸。

    “我——恨!!!”

    陡然一声凄厉的尖叫,尾音却成了兽类般的嘶嗥!

    楚夫人猛然睁开双眼,眸中一片血腥,原本柔美的杏眼里竟并生出四个瞳仁,密密实实地挨着,挤掉了所有眼白的位置。

    “婉儿!!”

    楚洵悲痛至极,一时间竟忘了上清结界必得由施咒者站在其中方能生效,只想去与爱妻聚首,然而就在他即将迈出结界的一刻,忽然一箭破空,嗖的声既准又狠地扎入了他的肩膊,将他本欲伸手的动作生生阻去。

    竟是太守府一个青年,仍保持着挽弓射箭的姿势。

    青年兜鍪猎猎,朝楚洵义正辞严地道:“公子!你醒醒!你平素教我们有道者,众生为首,己为末,难道这些都是空口白言?事情一落在你自己肩上,你就要为了一人生死,赔上百人性命吗!”

    青年旁边一个老妪颤巍巍道:“你、你快放下弓,你怎可伤公子,凡事、凡事都是公子的抉择,公子已经仁至义尽,又、又怎么可以……你们这是忘恩负义啊!!”

    然而这边未及争执完,忽听得前方一阵惊叫。

    楚夫人竟已全然狂化,她原本是那样慈爱地搂着自己的孩子,然而此时却与野兽无异,她仰天嗥叫,口中流涎,牙齿陡然增长。

    楚澜在她怀中,已经哭哑了,然而破碎哽咽间,却断续地喊了一声:“阿娘……”

    回应他的是楚夫人血红的利爪,整个扎穿了他的咽喉!!!

    天地间,就此没了声音。

    血花在一朵一朵地飘飞。

    仿佛那一年,海棠花开了,楚夫人抱着新生的孩子,站在窗扉前看着院中芳菲温柔,嫣红散落。

    娘亲温柔地摇着臂弯里的孩儿,轻声哼唱:“红海棠,黄海棠,一朝风吹多悠扬。小童相和在远方,令人牵挂爹和娘。”

    红海棠……黄海棠……

    当年她怜爱地抚摸过楚澜的手,此刻却在撕裂着楚澜的头颅,四肢,皮肉。

    一朝风吹多悠扬。

    大雨瓢泼,鲜血横流,母亲吃了孩子的肚肠。

    小童相和在远方。

    城隍庙阁檐角巍峨,宝相庄严,万法慈悲。

    那年小儿新生,娘亲在城隍阁前跪下,温热纤长的素手合十,钟声响起,雀鸟四散,香烛氤氲间她长身磕下,祝愿她的孩子福寿安康,长命百岁,一世安宁……

    令人牵挂爹和娘。

    血肉都碎了,楚澜的心脏被掏出来,被楚夫人贪婪地嚼食着,新鲜的血水顺着她的嘴角蜿蜒而下。

    “啊啊啊啊啊!!!!”楚洵终是崩溃了,他跪在地上,他抱着头,不住地磕着地面,血流入注。他撕心裂肺支离破碎地嗥哭着,他跪在雨里跪在血里跪在妻儿面前跪在临安城的百姓面前,他跪在神像之下,跪在泥淖之中。

    他跪在罪孽里,跪在圣洁中。

    跪在感恩里,跪在仇恨中。

    他佝偻到尘埃里,魂魄都撕裂了,都泯灭了。

    同悲万古尘。

    过了很久之后,才有人终于颤颤地发声。

    “公子……”

    “公子节哀……”

    “公子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楚公子大义,真是好人呐!真是好人……”

    有人搂紧了自己的孩子,捂着孩子的眼睛,不让他看到这狰狞的一幕。此刻才敢把手松下了,苍白着脸对楚洵说:“公子,我们的命都是你救的,夫人和小公子,一定能……能升入极乐……”

    另有人唾骂道:“抱着你的的孩子滚远点!你怎么不和你孩子升入极乐?!”

    那人便怯怯地退远了。

    只是这些争吵,都隔得那么远,楚洵觉得自己已经死去了。听他们的声音,就好像隔着前尘汪洋传来。

    暴雨里那个男人一身污脏,那一层透明的薄膜将他和他的妻儿长远分隔,白骨森森,涕泗纵横。墨燃看着眼前的景象,忽然想起上辈子,自己滥杀无辜时,是不是催生了不止一个的楚洵,不止一个的楚澜,不止一个的楚夫人……

    他忽然低头去看自己的手。

    一瞬间,恍惚看到了满手的鲜血。

    可是一眨眼,又发现依然是冰冷冷的雨,滴在掌中,汇聚成流。

    他微微发着抖。

    可下一刻,手掌就被拉住了。

    他似是从噩梦中猛然惊醒,转眸看到小师弟正关切地望着自己。那个孩子的模样和死去的楚澜是如此相像。

    墨燃缓缓跪下来,与他齐平。似是罪人在魂归者面前请罪,一双沾染着雨水和泪水的眸子望着他。

    楚晚宁没说话,抬起稚嫩的小手,摸了摸他的头。

    “都过去了。”楚晚宁轻声说,“都是往事了。”

    “是啊。”过了半晌,墨燃才凄然一笑,垂下眼帘,喃喃着,“都是往事了。”

    可即便都是往事。但也都是他做过的,他虽不曾杀害楚澜,但又多少个与楚澜一般的人因他而死?

    墨燃越想越心惊,越想越痛苦。

    为何会心狠手辣至此……为何会一意孤行至此……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岁月是朵两生花作者:唐七公子 2斗罗大陆作者:唐家三少 3武装风暴作者:骷髅精灵 4雄霸天下作者:骷髅精灵 5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六道)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