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 173.师尊,有人要赶我们走

173.师尊,有人要赶我们走

所属书籍: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发布时间:2020-01-06

    他像抱着个烫手山芋, 不知怎么办才好,见越来越多的人往他这里张望,耳朵尖不由地就尴尬地涨红了。正在这时, 一双手伸过来,从他怀里接过了那个小孩, 楚晚宁松了口气,回头:“墨燃?”

    “嗯。”墨燃把小孩儿换到一只手臂弯里, 托抱着,另一只手空出来, 揉了揉楚晚宁的头发, 他面色沉静, 大约见了临沂的凄苦景象,眉宇间隐约压着一丝悒郁,只是望着楚晚宁的时候, 他多少想勾起嘴角,别让自己的表情瞧上去太难看。

    他要笑不笑的模样,并不如其他时候帅气,但却莫名让人觉得很温暖。

    “你都和岛上的人说好了?”

    “嗯, 说好了。”

    “临沂这场大火恐怕没有四五天是熄不掉的,在这之前我们都得暂留在飞花岛,这岛上屋子不多,我们带了这么多人……”

    “问了村长, 说挤一挤, 都还住得下。”

    要墨燃去交涉这种问题总没有错, 他更清楚该怎么和人沟通,长相什么的……想想之前帮忙收割稻子的时候,村里那些姑娘瞧他的眼神,也知道他比自己讨喜的多。

    楚晚宁默默地思索了一会儿,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儿,点了点头,道:“辛苦你了。”

    “跟我就别说辛苦了。”墨燃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糖果,心中了然,转头笑着哄怀中那个还不杳世事的孩子,“你呢,你怎么就哭了?”

    “我要阿娘……要爹爹……”

    墨燃见他还那么小,走路都尚且蹒跚,爹娘却丧生火海,再也回不来,不由酸楚,便拿额头蹭了蹭他的脸,低声宽慰道:“爹爹阿娘……有些事情,要过些日子,才能来陪你。你要乖,他们看到你才会高兴……”

    他抱着哄了一会儿,那孩子竟逐渐安定了许多,虽然还在抽抽噎噎,但总不至于再大喊大哭了。

    墨燃低头看着睫毛挂泪的孩子,楚晚宁则拿着糖果,静静地立在旁边看着他。

    这个男人的侧颜很是好看,线条硬朗干脆,若放在水墨篆籀里,便是颜筋柳骨,落笔遒劲雄浑,书成挺拔卓绝,轻而易举道出一张英俊绝伦的脸来。

    他的棱角很硬朗,睫毛和眼神却是柔软的,宛如春叶舒展。

    楚晚宁有些出神。

    所以当墨燃把头探过来,咬住他指端的糖果时,楚晚宁猛地收了手,惊得睁大了眼睛,问:“干什么?”

    糯米糖那么小一颗,男人的脑袋凑近了迅速叼走,自然而然嘴唇会碰到他的手指尖,甚至温热湿润的舌尖不小心舔到了他的指腹,楚晚宁只觉得浑身一麻,那迅速而微小的亲密接触,却足以令他脊柱都窜起酥/痒,犹如新芽破了种子,顶开沉默的泥土,将闷闷的土地顶到松软……

    墨燃含着糖果,朝他笑了笑,转头对那孩子眨眨眼。

    他一仰头,将糖果卷进口中,喉结滚动,然后对孩子说:“你看,不是什么可怕的丹药,是糖呢。”

    楚晚宁:“……”

    他刚刚在神游,没注意听那小孩子和墨燃在讲些什么。

    这时候才重新将目光落在了孩子身上,那小孩怯怯的,却又认真地盯着墨燃看了一会儿,半天小声惊讶道:“啊,真的是糖呀……”

    “是啊。”墨燃笑着说,“这个仙长哥哥这么好,怎么会抓你去炼丹呢?”

    楚晚宁再次:“……”

    由于前一晚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也太悚然了,墨燃并没有困意,安顿好了救出来的男女老幼,天已大亮,他一个人走到飞花岛的滩涂边,早晨的海岸线会退回很远的地方,露出潮汐涨时所看不到的滩涂。

    独处的时候,重重心事就涌上来,笼在他眼底,成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霾。

    他脱了鞋,沿着湿润的海岸线缓缓走着,脚印踩在湿润的泥沙上,在他身后留下两串歪扭痕迹。

    其实关于徐霜林,还有很多他想不明白的地方,比如为什么大冷天的,那家伙却不爱穿鞋,总愿意赤着脚到处走来走去。

    墨燃是个藏匿了很多过去,总也不被人善待的人。

    或许正因如此,他能很清楚地明白徐霜林不惜一切,想要毁掉儒风门,想要毁掉江东堂,甚至搅乱整个上修界的心态。

    被打压,被排挤,那并不是最痛的。

    最痛的是被亲近之人背叛,最痛的是明明什么错事都没做,明明曾经怀着一腔热血,想要励精图治,成为一代宗师,却在修真界第一重要的“灵山大会”上,被千夫所指,说他耗费全部心血所创的独门法术,乃是窃其兄长……

    受尽嘲笑白眼,永世不得翻身。

    墨燃知道,这场浩劫过去之后,修真界必将面临这一次重新洗牌,对于那些无论是脸面还是身上都饱受创伤的门派而言,他们都会想:徐霜林真是个疯子。

    或许只有曾经也磨牙吮血杀人如麻过的墨微雨,才会在这静谧漫长的海岸线上,在一个人静静散步的时候,忍不住去思索。

    徐霜林,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这个疯子,年少的时候,是不是也曾意气风发,在橘树林里苦练过剑术,待夜幕降临后才疲惫又满足地回去,袖子里揣着摘下的一只鲜甜橘子,带给自己那位总在偷懒的哥哥吃?

    那时候的他,并不知道哥哥虽一无所成,却能凭三寸之舌,让自己于修真界再无立锥之地。

    这个疯子,是不是也曾埋首法术卷轴之中,苦思冥想,认认真真地蘸着笔墨,写下一段略显青涩的见地,然后不满意,咬着笔杆,复又陷入深思?

    那时候的他,也不清楚,其实无论自己怎么努力,到最后的结果,都是污名落身,永无希望。

    墨燃闭上了眼睛,海风吹拂着他的脸庞,阳光落在他的睫毛上,镀一层金边。

    他想到了三生别院,一饮孟婆水,忘却三生事,徐霜林给自己住的地方取这个名字,仅仅只是随性而为吗?

    还有前世,前世的徐霜林蛰伏在儒风门,也应当和这辈子是同样的目的,但那一次,他却在烽火之中为了叶忘昔战死……

    叶忘昔。

    这个名字,也是徐霜林给她起的。

    忘了什么?

    他是曾经试图想要忘掉那些不公正不公平的岁月,忘掉昔日的仇恨与辉煌,忘掉那一张张面目丑恶的脸吗?

    还有徐霜林费尽心机,从无间地狱拖曳出的那具尸首,罗枫华的尸首。

    他要这具尸首做什么?

    幻象里,徐霜林跟南宫柳说,只有得到施咒人的灵核,才能彻底破除戒指上的诅咒,但从最后的结果来看,徐霜林真正的目的绝不是为了帮助南宫柳解开诅咒。

    空间裂缝,珍珑棋局,重生之术……

    还有最后从裂缝里伸出来的那只手。

    墨燃隐隐觉得有哪个地方非常不对劲,他眉心紧蹙,思索着。

    忽然,他蓦地睁眼。

    他想到一件事情——

    当年在金成池边,老龙望月死时,曾经说过:“那个神秘人,在金成池以摘心柳之力,修炼着两种秘术,一是重生术,二是珍珑棋局。”

    那时候它并未提及“时空生死门”。

    也就是说,对于徐霜林而言,他在乎的只是重生和珍珑两个法术,珍珑不必多说,是为了行事方便,操控棋子。

    重生呢?

    他想要谁重生?

    墨燃想了想,觉得答案有两个,一个是容嫣,一个是罗枫华。

    听徐霜林的言语之意,容嫣曾经喜爱的人其实是他,后头因为某些变数,她最后与徐霜林断绝,反而嫁给了他哥哥。

    但是再仔细推断,又觉得应当不是她。

    如果徐霜林当真喜爱容嫣,喜爱到想尽办法也要让她复生,上辈子又为何能杀掉她唯一的儿子?

    更重要的一点是,这家伙很早就以“霜林长老”的身份蛰伏在南宫柳身边了,如果他是为了用重生术让容嫣复生,那当初在金成池边,为什么不直接阻止她被献出去祭祀?

    不是容嫣。

    墨燃转过头,望着被旭日染红的大海,细碎潋滟的波涛不断蔓延涌起,潮汐正在随着太阳的东升,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回升涨,天地之间一片金碧辉煌。

    是罗枫华。

    墨燃几乎可以笃信,南宫絮要复活的人,是罗枫华。

    儒风门的事情远还没有表面上露出来的那么简单,就像这海潮涨落,那些破碎的贝壳,色彩危险艳丽的海星,都在天明之时,被滚滚浪潮覆盖在水波之下。

    海水涨的很快,细碎的砂石被海浪冲刷着,蔓延至他漫步的滩涂。

    足下忽然一凉,墨燃低下头,浪花已经翻涌上来,拍打着他的脚背。

    “哗——”

    他动了动修匀的脚趾,觉得有些冷,反身想要走回沙滩上穿鞋,一回头,却瞧见楚晚宁从漫天红霞中向他走来,神情淡淡的,单手拎着被他随意扔在沙地里的鞋袜,递给他。

    “怎么光着脚,这么冷的天。”

    墨燃随他走到了沙坡高处,在巨石嶙峋的一片石滩岸边坐下,抖干净脚上沾着的泥沙,重新穿上鞋。他忽然觉得有些宽慰,虽然他这辈子在楚晚宁身上,注定得不到那种想要的爱意,但是楚晚宁依旧是世上最好的师尊,会关心他,照料他。

    看到他赤着脚走来走去,会忧心他着凉。

    “儒风门的事情你怎么看?”

    “没那么简单。”

    “我想也是。”楚晚宁的眉头自昨晚开始就几乎没有舒展过,纵使此刻有着短暂的平和与安宁,他的眉宇之间依然洇染着悒郁,他看着墨燃穿上鞋袜,复又将视线投向那茫茫大海。

    海平面冉冉升起的旭阳烧出一片绚烂金红,和极远处,临沂未熄的大火交织在一起,竟是难分彼此。

    “徐霜林被空间裂缝拉去了哪里,实在难查。”楚晚宁道,“若是他存心不想让人发觉,销声匿迹,恐怕十年八年都没有人能捉得住他。”

    墨燃却摇头道:“他忍不住十年八年,精力恢复后,应当就会有所动静。”

    “怎么说?”

    墨燃就把自己的猜测跟楚晚宁讲了一遍,又说:“罗枫华的尸身,不是真正的肉身,是在无间炼狱里重修的‘义肢’,离开鬼界,缺了阴气供养,很快就会溃烂腐朽。所以我猜最多一年,就算他准备的不齐全,也会有新的动静。”

    楚晚宁没有作声。

    他做事或是思考,素来慎之又慎。对于这种说不准的事情,他不会像墨燃这样大胆假设。但是听一听墨燃的假设,却也是无妨的。

    “那只手呢?”楚晚宁问,“最后接南宫絮走的那只手,你有什么猜想?”

    “……”墨燃摇了摇头,“第一禁术,我知道的太少了,不好说,不知道。”

    这句话却不是真的,虽然墨燃不想再对楚晚宁说谎,但有些事情,他实在无法和楚晚宁明言。

    他不敢说。

    真的,他从记事起,有过的安稳日子就少的可怜,两辈子加在一起,恐怕都不会超过一年。

    一个颠沛流离了几十年的人,忽然让他坐下来,给了他一壶热茶,一捧篝火,他怎么舍得再起身离开,怎么舍得亲手打碎这一场好梦。

    所以他只能说,不知道。

    但心里却躁动不安,他几乎可以肯定那只手的主人,不会那么简单。否则前世的徐霜林为什么没有这么快做出搜集五大灵体,肆意屠戮的事情来?如果不是有重生回来的人授意他,蛊惑他,按正常的事情发展,徐霜林在这个时候应当还没有想好究竟要怎么复活罗枫华……

    更何况,当年金成池,徐霜林操控的白子曾经对楚晚宁说过:“你若以为世上通晓三大禁术的人只有我一个,那么你恐怕是活不了太久了。”

    墨燃觉得徐霜林一定清楚,有些原本不该存活在这个世上的人,来到了这个世界。但同时他又觉得,徐霜林虽知有重生者,却不知道自己也是重生的。

    不然在儒风门大打出手的时候,他为什么不直接揭穿自己的老底?他那个记忆卷轴,只要取得一些墨燃的记忆,往劫火中这么一放,饶是楚晚宁待自己再好,恐怕也不会再要这个徒弟。那么一切就都结束了,他墨微雨会永无翻身之日。

    徐霜林为什么不这么做?

    两种可能:

    第一,他出于某种原因,不能够这么做。

    第二,则是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底牌。

    但无论是哪种情况,墨燃此刻都很被动,他手上掌握的线索实在太少了,如果对方小心谨慎,不再暴露出蛛丝马迹,那他恐怕只能站在明处等着,等那一把泛着寒光的刀子,随时刺向他的后背。

    墨燃抿起嘴唇,浓深的睫毛垂落,轻轻颤动着。

    管不了那么多了,上辈子他活在仇恨之中,自私自利,做尽了疯狂事。这辈子,无论结局如何,他都想尽力地去过好每一天,尽力地,去弥补那些亏欠的人,尽力地保护好师尊、师昧、薛蒙,保护好死生之巅。

    尽力地,去留住这曾经求而不得的片刻暖意。

    正兀自出神,忽有渔民匆匆忙忙跑来,对墨燃他们喊道:“不好了,两位仙君,出事了!”

    墨燃一惊,手臂在地上一撑,立刻跃起来,问道:“怎么了?”

    “岛上的大户主前些日子出海,今晨刚刚回来,她、她听村长说了事情经过,对村长的处置很不满意,大发脾气,说什么也不肯让那些老人孩子住在空出来的屋子里。这会儿她已经把所有人都赶出来啦,你们带来的那些人,都,都在外头站着呢。”

    渔民心肠好,说着说着眼眶就有些湿润了。

    “真可怜,这大冷天的,连件衣服被子都不愿意给……大户主还说……”

    楚晚宁也站了起来,脸色阴郁:“她还说什么了?”

    “她还说……方才这些临沂来的人,吃了飞花岛的干粮,喝了飞花岛的水,要……要跟他们清算钱两,如果没付清,就……就抓起来,统统当奴隶……留在岛上使唤……”

    他话还没说完,楚晚宁已是盛怒,月白色华袍翻飞,朝着岛心村寨疾行而去。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 173.师尊,有人要赶我们走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天珠变作者:唐家三少 2三眼艳情咒作者:骷髅精灵 3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八卷 蜀中劫作者:月关 4全职高手作者:蝴蝶蓝 5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三卷 初登大宝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