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目录

77.本座十分尴尬

所属书籍: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发布时间:2020-01-06

    楚晚宁和墨燃离开了桃花源后, 四处打探大小门派的集市何时开,赶了几天路,这天晚上, 他们在一个小镇的客栈里落了脚。

    自桃源出来,好不容易才得了休息, 墨燃早就回自己的房里去了, 楚晚宁坐在桌前, 拨亮了烛蕊,在明亮起来的暖黄色光晕里细细打量着手中的一只瓷瓶。

    那白玉瓷瓶里, 装着三十余枚金光粲然的丹丸。

    所幸璇玑来的时候, 把这瓶药带给了他,不然他还真的不知道该以何身份与墨燃相处。

    “这是贪狼新炼的药, 大概有三十来颗。”当时在桃源山洞中, 璇玑是这样对楚晚宁讲的, “他查阅典籍, 改了些配料。一颗能支持你恢复七日正常体态, 这瓶药够你用很久了,拿着吧。”

    “替我谢过贪狼。”

    “不用说谢。”璇玑摆手笑道,“我看贪狼自己脸上绷的严肃,心里指不准有多好奇你的病状。对了,他让我叮嘱你一句,这个丹药药性还不稳定, 莫要大喜大悲, 不然容易失效, 可记好了。”

    楚晚宁正出神想着璇玑说过的话,忽听得客栈的门被笃笃叩响,立刻把瓷瓶收起来,熄灭了青瓷炉内燃着的熏香,这才缓缓道:“进来。”

    墨燃刚洗完澡,披着件细葛浴袍,擦拭着一头黑玉般的长发进了楚晚宁的房间。

    “……”楚晚宁咳嗽一声,所幸脸上仍是淡淡的,“怎么了?”

    “我那个房不好,我不喜欢。师尊,我今晚能凑合在你这里打个地铺吗?”

    见墨燃言辞含糊,楚晚宁又不傻,自然觉出蹊跷,问道:“有什么不喜欢的?”

    “反、反正就是……就是不好。”说着偷偷瞄了楚晚宁一眼,咕哝道,“隔声太差。”

    楚晚宁素来秉性高洁惯了,皱着眉头居然不明白墨燃指的是什么。他径自披了外袍,赤着足来到墨燃房间,墨燃没法儿阻拦,只得跟在他后面。

    “虽是简陋了些,但也不至于无法安睡。”楚晚宁站在屋内看了一圈之后,如是责备道,“你怎的如此娇气了?”

    话音未落,忽听得一墙之隔的地方传来一阵猛烈的撞击声,似乎是什么重地跌落在了地上。

    墨燃实在没脸听,趁着事情尚未更糟,上前拉住楚晚宁的袖角央道:“师尊,咱们还是快些走吧。”

    楚晚宁蹙起眉:“你这是怎么了?有何不妥吗?”

    墨燃张了张嘴,然而还没等他整理好措辞,就听得隔壁又传来一阵娇笑:“常公子好讨厌,尽会欺侮人家,嗯啊,别、别这样……啊!”

    “嘿嘿,宝贝儿,你胸口的牡丹真漂亮,让我好好闻闻是不是有香味。”

    墙板果真是薄得很,连那边衣衫簌簌的声音都清晰可闻。男人粗嘎的喘息声和女子甜腻的嘤咛混杂在一起,简直不堪入耳。

    楚晚宁最初居然没有听懂,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一双流丽美目蓦地睁大了,紧接着他的脸迅速由白转红,由红变青,最后铁青着脸骂了句:“不知廉耻!”忿然甩袖而去。

    “噗。”

    墨燃没忍住,低低在他身后笑出了声。所幸楚晚宁十分尴尬,连走路都是同手同脚的,没有听到墨燃的嘲笑。

    待到回了房,他默默喝完一盏茶,这才勉强可以故作镇定,对墨燃点了点头:“如此污言秽语确实对修行不利,今晚你便留我这里吧。”

    “哦。”其实在桃花源陡然见到楚晚宁出现,而且对方丝毫不疑他,还百般护着他,墨燃便是惊喜的,此时安顿下来,不由得心情大好,烛光下师尊那张素来清冷的脸似乎也显得可爱了许多。

    墨燃弯起眼睛,盘腿坐在地上,支着下巴仰头望着楚晚宁。

    “……你看什么?”

    “好久没见到师尊了。想多看看。”少年的嗓音带着盈盈笑意,目光也是温亮的。

    仔细瞧来,楚晚宁……真的长得好像夏师弟啊。

    楚晚宁瞪他:“有功夫看我,不如去擦擦你的头发,湿漉漉的怎么睡觉。”

    “毛巾忘在隔壁啦。”墨燃笑道,“师尊帮帮我?”

    “……”

    薛蒙以前受过一次伤,胳膊好些日子抬不起来,那段时日他洗了头,都是师尊帮忙擦拭的,师尊擦头发总是很快,因为他可以很好地控制灵力,把手中的巾帕给迅速捂热蒸干。

    楚晚宁垂眸看了手脚俱全的墨燃一眼,冷哼道:“没病没痛,我为何要帮你?”

    但却还是招手让他过来了。

    夜间烛火正暖,映照着墨燃俊美无俦的年轻脸庞。

    墨燃坐在床榻上,重生已近一年,正是少年窜个子的时候,这几个月来,他已经不知不觉地长高了很多,此时与楚晚宁的身高竟也所差无几。

    这样的高度,让楚晚宁替他擦起头发来并不方便,于是墨燃就双手向后撑着,矮了矮身子,楚晚宁则立在床边一脸不耐地揉搓着他的长发。

    墨燃心满意足地打了个哈欠,眯起眼睛享受这难得的安宁。

    窗外偶有三两声蛙鸣。

    “师尊。”

    “嗯。”

    “你知不知道,我在羽民的幻境之内,回到了两百年前的临安,见到了一个叫做楚洵的人。”

    擦拭的动作丝毫不停顿:“我怎会知道。”

    墨燃揉着鼻子笑了起来:“他和你长得好像哦。”

    “……天下容貌相似的人多了去了,有什么好奇怪的。”

    “不是的。”墨燃认真道,“他跟你差不多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师尊,你说他会不会是你的先祖啊?”

    楚晚宁淡淡道:“也有可能。不过,这是两百多年前的事了,有谁说的准。”

    “他还有个儿子。”墨燃自顾自道,“长得跟夏师弟也好像,我觉得这事儿太凑巧了,师尊,你说夏师弟会不会是你失散的亲戚?”

    “我没有亲人。”

    “都说了是失散的嘛……”墨燃嘀咕道,他靠楚晚宁靠的很近,能闻到那令人安心的海棠花淡淡幽香。

    真好闻,无论上辈子还是这辈子,楚晚宁身上的气息对他而言似乎总有安定心神的作用,前世他在血雨腥风中归来,唯有把脸埋进师尊的颈间,才能赚取那片刻人世喘息。

    无论他自己愿不愿意承认,他已对楚晚宁的气息上了瘾,戒也戒不掉。

    他闭上了眼睛,在这样熟悉的宁静里,渐渐放空神识,有些不知今夕何夕。

    上辈子,空旷无人的巫山殿里,他杀了人回来,淋了浑身的雨,明明是那样罪孽深重,却反倒湿漉漉得是无家可归的弃犬。

    那时候他就坐下来抱着楚晚宁的腰,把脸埋在对方腹部,一遍一遍地要让楚晚宁抚摸他的头发,只有这样才能勉强镇住他趋于疯狂的内心。

    那些旧梦明明都已经隔着前尘,往事如海了。

    可合了眸子,又好像就在昨天。

    楚晚宁见这个一直在念叨的家伙不说话了,于是垂下眼帘,看到的是一张在昏黄烛火中沉静的脸。

    虽然眉宇间仍有些青葱稚嫩,未脱孩子气,但五官已经长开,能看到那种轮廓分明的英俊。就像是云蒸霞蔚间模糊显露的花骨,带着年轻人要命的新鲜和朝气。

    楚晚宁的手微微一顿,心跳似乎快了些许。

    鬼使神差的,他轻轻唤了一声:“墨燃。”

    “嗯……”

    出神的墨燃也含糊地应了,似乎有些疲惫,把脸贴过来,和上辈子一样靠在了楚晚宁腰间。

    楚晚宁:“……”

    咚。咚。咚。

    密集的心跳像是沙场上的战鼓,震得他有些头晕目眩。

    楚晚宁抿了抿嘴唇,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继续擦拭着墨燃的头发,把最后一点水汽蒸干。

    就这样过了许久,他丢了毛巾,顺手再把墨燃额前的几缕碎发捋了捋,沉声说道:“好了。去睡吧。”

    墨燃睁开眼睛,黑得发紫的眸子有须臾的恍惚,而后才逐渐变得清明。

    他终于回过神来,想起自己刚才居然惯性地靠了楚晚宁的腰,而楚晚宁竟也没有推开他,不由得猛吃一惊,呆愣愣睁大眼睛的样子,很像一只傻狗。

    楚晚宁原本还有些不自在,见他这样,反而忍不住笑了。

    墨燃见他居然在笑,虽然笑容浅淡,但确确实实是在笑的,不由地眼睛睁得更圆滚了,他坐直了身子,顶着稍显凌乱的头发,忽然很认真地说:“师尊,你身上有一种香味,很好闻。”

    “……”

    顿了顿,他忽然皱起眉头,似乎在努力回想着什么,然后他想到了,神情便有些愕然,喃喃道:“好奇怪,夏司逆身上……怎么也有这个味道?”

    楚晚宁的脸色倏忽一变。

    还没等墨燃反应过来,他就把毛巾甩在墨燃头上,直接把人拎着丢下了床,冷声道:“我乏了,滚下去睡觉。”

    墨燃冷不防被丢了个四脚朝天,躺在地板上愣了半天,才一骨碌坐起,揉着鼻子,也没生气,老实地起身打地铺去了。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琴帝作者:唐家三少 2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六卷 大道之行也声色犬马作者:月关 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六道) 4将夜作者:猫腻 5猛龙过江作者:骷髅精灵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