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 280.【死生之巅】善恶口舌中

280.【死生之巅】善恶口舌中

所属书籍: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发布时间:2020-01-06

    第二日清晨, 阳光洒进了轩窗。

    楚晚宁睁开眼, 被褥是暖的, 一个人的温度可以暖两个人的躯体。他安静地看着墨燃的脸庞, 在他眼里这就是世上最俊的人了, 是最好的人。

    他没有动,他在想,今天当烹什么粥好?

    昨天的已经喝完了, 墨燃饿死鬼投胎一般喝了整整四碗, 一点都没有剩落。

    他亲了亲墨燃的脸颊,问:“再给你做一些, 好不好?”

    男人睡得很沉,漆黑的睫毛垂落在那里,像两卷蒲草般温柔, 温柔地好像下一刻就会睁开眼眸,笑吟吟地拉过他, 对他说:“饿啦,晚宁去给本座煮一碗粥。”

    又好像会深情而缱绻地告诉他:“师尊做的什么都好, 我都会喜欢。”

    尸体早已冰冷了,脸颊吻上去是凉的,一点温度都没有。

    楚晚宁没有哭。

    他起身, 给墨燃盖好被子, 然后他去院子里拾柴生火, 他认认真真地烹煮, 好好地做饭。

    水开了, 雾气弥漫上来,米粥咕嘟咕嘟地翻腾着,冒着细小的泡泡。他用漏勺撇去浮沫,加了些盐,又盖上木盖焖煮着。

    已经重生过一次的人,是不能再被重生术救回第二次的。

    楚晚宁茫茫然立在灶台边,他神识里有那么一刻的清明,这一刻的清明就几乎要了他的命,他忙遏制着指尖的颤抖,抬手去揭盖——

    粥煮了,总会有人喝的。

    他如今有着墨燃的零碎记忆,墨燃孩提时很穷困,吃不饱饭,得一只热气腾腾的饼都是能开心一整天的事情。

    墨燃不会浪费的,所以也总会醒来。

    粥煮好了,他又去院里清扫积雪,而后折了一枝新的腊梅,带回去剪掉枝梢,浸在陶土小瓶里养着。

    梅花香十里,这样墨燃走在路上,还能闻见人间。

    不,他的意识又混乱了。

    什么走在路上,什么闻见人间……墨燃分明还好好地躺在这里,和昨日和前日和几天前一模一样,只是面庞更清癯消瘦,脸色更苍白。

    他还会醒的。

    两辈子了,无论是怨是憎,是爱是怜,自他们相遇后,墨燃就从来没有主动离开过自己。所以渐渐地,墨燃浸透了他的生命,成了风,成了时辰,成了流过指隙的泉,披于长发的光。

    他是他的日夜晨昏,是他的一世红尘。

    楚晚宁漫步在这红尘里。这个尘世,雪还会落,蝉还会鸣,秋荷还会死,夏花还会生,一切如旧,所以墨燃怎么会离开呢?

    他愿意守着他,伴着他,一天又一天,等着他醒来。就像前世的墨燃与楚晚宁的尸身定下了契约,这一生阴阳倒错,楚晚宁也做了与踏仙君相同的事情。

    “只有我走的那一天,你才会离去。”

    曾经站在红莲水榭里,墨燃一身黑袍,这样对长眠的楚晚宁说道。

    “陪着我。”

    而今,南屏深谷中,楚晚宁一袭白衣,竟与当年的帝君重叠。

    他伸出手,抚上墨燃毫无血色的脸庞:“……陪着我。”

    金光起,他的灵力流转到那具尸身体内,从此之后,哪怕碧落黄泉,天上人间,只要世上仍有楚晚宁在,墨微雨的尸身便不会腐朽烂去。唯有多年之后,楚晚宁离世,灵力的流转终止,他们才会一起消亡。

    化成灰,散作齑粉,零落成泥碾作尘。

    他与他一起离去。

    天音阁圣殿的炭火熊熊燃烧着,在墙壁上透落明暗不定的光影,木烟离独自立在大殿中央,负着手,闭目阖实。

    忽然,殿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

    木烟离没有回头,淡淡地:“你来了?”

    “来了。”那人摘落斗篷帽兜,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庞,正是师昧,“木姐姐不去后殿看看?”

    “没什么可看的。”木烟离道,“不过就是你给人开胸膛剖脑子的事情。血腥气太重,我受不了。”

    “那有什么办法,药宗一道,本就如此。”师昧笑了笑,“哪怕是孤月夜的姜曦,给死人动起刀子来也不会满室清香啊。”

    木烟离皱了皱眉头,并不打算和他多谈论剖尸体割活人这种事情,于是问道:“说起来,你这术法施展了也有几天了,踏仙帝君究竟什么时候能彻底重生?”

    “重生算不上,他体内也只有一片识魂了,顶多就是个活死人。”

    木烟离乜过美目,说道:“我们要的也就是个活死人。越听话的越好。……那些灵核碎片怎么样,都还派的上用场吗?”

    “差不多,虽然不是完整的,但力量一样大的可怕。”师昧说,“墨燃确实不愧是禀赋第一的修士,足够为我们开道了。”

    木烟离叹了口气:“希望这次莫要再生意外。”

    “生不生意外还很难说。”师昧道,“我正在施法把灵核在踏仙君的体内复原,最起码还要十天,这十天里,我希望木姐姐去替我做两件事。”

    “你说吧。”

    “第一,等踏仙君完全复原后,我们就要去做那件大事。届时这些修士再傻,也会知道墨燃说的是真话,恐怕会携手来阻止我们。”师昧顿了顿,“虽说虾兵蟹将不足为题,但人多了,总是头疼的。”

    “所以呢?”

    “上修界战力虽强,但经验不足。关键是死生之巅。我希望木姐姐放出些消息,先挑起死生之巅和众门派的争端,把这个门派提前瓦解掉。”

    木烟离道:“楚晚宁劫囚,墨微雨逃跑,这两个原本都是死生之巅的人,要做文章也不难。何况死生之巅之前就已经备受攻讦,不少人都想要逼迫他们散派。这个好说。那第二件事呢?”

    “第二。”师昧叹了口气,似是惋惜,“替我杀一个人。”

    “谁?”

    “我自己。”

    木烟离倏地回头瞪他,火焰的光芒照亮师昧眉目温柔的脸庞:“前世的你?”

    “嗯。”

    “你疯了?你认真的?他再怎么说也是……”

    她顿住了,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她看到师昧抬起蒲草般柔软浓密的睫毛,露出下面一双黑瞳,杀机已盛。

    “他再怎么说也是我?”师昧笑了,“这话是没错。可他也是个叛徒。”

    “……”

    “如果不是他把楚晚宁放走,会有人来劫囚吗?”

    “……”

    “如果不是他后来扰乱踏仙君的神识,楚晚宁能把那个半死不活的墨燃带走吗?”说到这里,师昧眼中闪过一丝森寒,“也亏他背着我学了些术法,一个瞎子,隐匿踪迹跑的倒快,没让我活剐了他。”

    木烟离忍不住道:“我知道他这件事做的不地道,但他毕竟是我们的族人。”

    “他就是我,这两个红尘最终注定会叠加在一起,有一个我就足够了。”师昧步上台阶,站在木烟离身旁,“就像你,前世的你已病故。但有如今的木姐姐助我,也是一样的。”

    “可是你也不至于非要杀他,我们一族受的苦难已经够多了。”木烟离有些焦急地盯着师昧的眼,“阿楠,我们发过誓的,只要是族中的人,便该相濡以沫,相互扶持,不能自相残杀。”

    师昧将目光转开去了,他没有说话,望着龙蛇腾舞的火苗,半晌才道:“我之前在蛟山也是这么想的,我疑心谁都没有疑心过他,所以到最后才给了他可乘之机。说到底,他跟我已经不一样了。”

    “……”

    “我依旧是华碧楠与师明净。”师昧淡淡的,最后合上眸子,叹息,“但他呢?他只是记得自己是师明净,早就不记得华碧楠是谁了。”

    火焰噼啪,有橙色的星火爆溅出来。

    木烟离最终摇了摇头:“你说的第二点我做不到。他已经为了我们失去了一双眼睛,如今我们不再容得下他,楚晚宁他们也不会再接受他——他哪里都去不了了,什么都做不成,你又何必急着要把他赶尽杀绝,就因为他背叛了你?就因为他和你最后选择的路不一样?”

    师昧不语,良久,微笑:“你一向杀伐果断,怎么忽然心软了?”

    木烟离蓦地抬起头来,她眼中闪动着痛苦:“因为他也是我弟弟,他也是你啊。”

    她的脸庞因这俗世里的情绪而终于变得不再那样冰冷,不再宛若一尊石像,一座冰雕。

    “阿楠,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没办法对你下手。我做不到。”

    炭盆里的火舌幽幽上窜,舞成交错的红绸。

    师昧叹了口气:“……算了,这件是私事,你要不愿意也就随你。但第一件事情,事关成败,请木姐姐务必办的妥当。”

    木烟离闭上眼,此时此刻恰好晚钟响起,自阁顶的角楼庄严栖落。这口天音阁的老钟自建派起已历千百年,音色依旧浑宏。在这袅袅不散的钟声里,木烟离缓声开口。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天音阁这番对话后的第二个夜晚,上修界碧潭庄忽然发生了一起连环杀人血案。此事尚未彻查,火凰阁、无悲寺、孤月夜等门派就接二连三地也出现了类似的案子。

    很快地,单一的恐怖事件变成了循环的,人们很快发觉了问题的关键——

    珍珑棋。

    到处都是珍珑棋。

    乡镇巷陌,华都仙门,无一幸免。

    这些失去神智的棋子越来越多,到处杀人放火,修真界各门自顾不暇,再没有余力去管百姓死活。

    一天天地,鲜血染红了河流,一座又一座城池成为荒城,这场灾劫比先前任何一次天裂都来得更为可怖。

    因为人们甚至都不确定幕后黑手是谁,不知道该如何终结这突如其来的大杀戮。但大部分修士都认为这场灾难是由至今下落不明的楚晚宁与墨燃一手策划的。不过也有人心存怀疑,比如此刻聚在破庙里的一群流民,他们议论道:“若说是墨燃捣鬼,倒也可信。但楚晚宁为何要帮着他?”

    “谁知道呢,或许是为了分一杯羹?”

    又有人说:“我觉得并不止分一杯羹那么简单。那天劫法场,你们也都瞧见了,如果只是普通的师徒,至于会那样情绪激动?依我看来,楚晚宁和墨燃的关系根本就不正常。”

    “啊……你是说?”

    “龙阳之好,师徒相/奸。”

    上下唇齿一碰,不吝秽语污言。

    围坐在一起的那些人便纷纷露出了极为惊愕又极为厌恶的神情,喃喃道:“不会吧?他可是北斗仙尊……”

    “那你们别忘了当年楚晚宁补天裂的时候不小心死了,他徒弟墨燃可是冒着性命危险去地狱救他的。虽说师徒情深,但这是九死一生的事情,换你,你做的到吗?”

    对方便沉默了。

    篝火堆里有一个豆荚烧裂,发出了脆硬声响。

    “还有蛟山那一次,你们听说了吗?师明净被掳走之前,曾经讲了一段话。”

    “什么?”

    “具体不太记得了。当时情况危急,许多人都没有细细咀嚼,后来仔细一想,总觉得字里行间都透着股暧昧。”

    有人皱眉道:“但听说师明净就是华碧楠,他的话能信吗?”

    “一派胡言!”

    众人被这一声怒喝吓了一跳,转头见一个男子怒目圆睁:“这种话怎么能当真!分明是墨燃在给师明净泼脏水!”

    “李兄何必如此激动……”

    那男子道:“我缘何不激动?我这性命就是师明净救的!”

    “啊……”

    “当时我就在蛟山,华碧楠给我们下了一种叫做钻心虫的蛊毒,如果不是师明净用瞳疗术给我解开,我早就命殒当场了!如果师恩公就是华碧楠,他何苦要替我们解咒?”

    这彪形大汉越说越激动,最后眼眶竟然都湿润了。

    “恩公为了救我们,被华碧楠伤了眼睛,至今生死不明,却还要被墨燃污蔑,我……我替他不值。”

    他说着,竟嚎啕大哭了起来。破庙内的其他人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都是面面相顾——

    一边是师明净和天音阁,一边是墨微雨和楚晚宁,两边都有疑点,但显然后者疑点更多,更值得怀疑。

    人群中有个女修,这时候望着明暗跃动的火塘,忽然低声说了句:“其实……那天在蛟山上对抗徐霜林时,我也在队伍里。师明净做的事和墨燃做的事,我都看到了,他们俩都不像是坏人。”

    “但他们俩之中,总有个人在说谎吧?”

    女修摇了摇头:“谁在说谎这个事关重大,我不敢妄断。但我想说我亲眼瞧见的一件事情。”

    瞧见众人纷纷把目光向她转来,她有些赧然,轻咳一声,说道:“那个时候大家都受伤了,墨燃和楚宗……楚晚宁的状态也不好,坐在旁边休息。我无意中瞧见,墨燃偷偷伸出手……去摸了楚晚宁的脸。”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 280.【死生之巅】善恶口舌中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岁月是朵两生花作者:唐七公子 2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九卷 决战紫禁之巅作者:月关 3惟我独仙作者:唐家三少 4善良的死神作者:唐家三少 5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作者:肉包不吃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