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目录

94.本座再见天裂

所属书籍: 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发布时间:2020-01-06

    南宫驷面色不悦, 目光沉炽,像翻滚着铁水。

    他的视线逡巡而过,在墨燃烈红色的神武上停驻片刻, 旋即移开。

    “这谁?”

    叶忘昔道:“他是死生之巅的公子,姓墨。”

    “墨?”南宫驷皱了皱眉头, “几年前刚捡回来的那个?”

    “嗯。”

    南宫驷瞥了叶忘昔一眼:“你认识他?”

    “桃花源曾同住一院。”

    南宫驷冷笑一声,也不知是什么意思。只是叶忘昔见他这般反应, 清俊脸庞苍白了几分,睫毛垂落, 而后抿唇不语。

    “既然他要再等, 那买他个面子好了。”南宫驷说道, “小小年纪就是神武之主,我倒想看看是他有什么能耐。”

    墨燃却没空理会儒风门,他回过身去, 衣袂在风中猎猎翻抖。结界已经破了,剩下的时间不会太多——

    楚晚宁,你还没好吗?

    唰!罗纤纤的指爪勾破了纱帘,白帛飘飞, 素色缎子被震成千片落雪。

    楚晚宁只觉一阵极为熟稔的气息袭近,蓦然反应过来,睁大了双眼:“天问?!”

    不。

    不是天问。

    他与她交手,她身上有种似极了天问的灵力。

    陈家大宅内帐如薄霭, 锁着一个生魂, 一个厉鬼。堪堪交手十余招, 楚晚宁心中谜团逐渐云开雾散,陡然间想通一节,醍醐灌顶,骤时明白。

    “摘心柳……”

    罗纤纤早已死了,火化成灰,当时就只能依靠着陈老夫人的肉体作祟。没理由现在反而能化出原貌。

    那个神秘人,是拿了一段摘心柳的枯藤,给她暂塑了个居舍,用以还魂。

    外头烹熟的人心,蒸腾的烟雾。金,水,火,土,都在等着罗纤纤这个“木”,摘心柳之身。

    那人究竟要做什么!

    难道他费尽心机,只为让罗纤纤能重得肉体,杀去鬼界与陈伯寰双宿双飞吗?谁能为了她做到这个地步?

    她的亲人早就都死了。

    亲人……

    亲人!!

    楚晚宁心中一动,血液激涌。他忽然想到了自己当时见到罗纤纤时,她与自己说过的一段话——

    她有一个哥哥,很多年前,便走失了……

    是他吗?

    “挡我者,不可活!”

    罗纤纤是实体,楚晚宁是生魂,虽然她的灵力远不及他,但以实对虚,终究一时难分高下。

    眨眼间,她鲜红的指爪又直朝着他的心腔刺来,恐魂魄受损,楚晚宁蓦地闪避开,反手在她额角一点。

    “没用的,你试多少遍都一样!净化咒伤不到我!”她狞笑着,仰天长啸,引召四面八方的彩蝶镇尸群。

    “尔等孤魂野鬼,何不听我号令!咸集于此,饮血屠戮!”

    可怕的嚎鸣声骤然响起,彩蝶镇杂乱无章,胡乱暴动的无心僵尸听到她的召唤,纷纷朝着陈宅涌来。

    僵尸如潮水,此起彼伏,嘶吼如惊涛,淬于风中。这令人遍体生寒的吼喝声,便如那沙场呐喊,刹那间传遍百里,无论结界内外,皆能听清。

    界外,众仙士尽是悚然。

    界内,楚晚宁孤身应战。

    他只影一人,魂魄伶仃,一袭白衣立于罗纤纤对面。她在纵情长笑,眼底尽是疯狂与凶煞。他君子如竹,闻百鬼行来而不色变,只是眉宇压得很低,眸间似笼一层阴霾。

    “罗纤纤,你还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的一些话吗?”

    “嗯?”她似乎没有想到他会这样问,不由微愣。

    楚晚宁在她出神间,已是白衣招展,掠上了陈宅庭院之顶,一双纤尘不染的丝履落在檀黑瓦沿。

    “你曾说过,你从未想过要当个厉鬼,也说过,你并不曾想害人。”

    余音落,四野风飒。

    楚晚宁举目望去,黑压压的尸潮自八方涌来。他微微蹙起眉,忽然间广袖一召,阴风吹着生魂的衣摆簌簌翻飞。

    他两手之间,蓦地亮起一笼金色辉光。

    “得罪了。”

    忽然间,万道柳藤拔地起!!

    彩蝶镇血水横流,死尸遍布的地面,瞬时裂开千万道口子,一根又一根粗壮的柳树破土而出!它们无不流溢着耀目金光,犹如成千上万的锁链,将疾奔的尸群一一扼住!

    楚晚宁双目阖实,长发在溪石寒雪般的面容前吹得纷乱。

    他低沉道:“天问,万人棺。”

    蓦然抬眼,目如焰电。

    那排排金色垂柳,忽然光明大炽,无数茂密的枝叶丛丛生出,将那些犹在咆哮挣扎的僵尸困顿其中,紧接着,每一棵柳树都裂开了一道缝隙,随着裂缝洞开,树木将死人统统裹挟其中,猛然封印。

    万人棺。

    最大的一株垂柳,自陈家宅院中心拔起,似利箭逐风,追着不断闪躲的罗纤纤而去。

    但那罗纤纤得的是摘心柳做的身子,摘心柳、天问、见鬼,乃出一体,都是勾陈上宫自神界带入凡间的树种,一时间天问化出的万人棺竟追不上罗纤纤那娇小迅敏的身影。

    她艳红的绣金凤袍在风中翻滚如浪,巨柳随之越拔越高,刺破结界,直冲霄汉。

    结界外的人被这裂空之木惊得哑然,有灵力弱的,已经支持不住,被宗师级强悍的气息镇得双膝发软,扑通跪地。

    随着天问之灵化出的柳树越长越高,几可上接皓月,楚晚宁的灵力已释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彩蝶镇周围的修士有的已眼瞳流血,就连南宫驷这样的修为,竟也难以呼吸,胸闷心慌。

    南宫驷咬着牙:“死生之巅,竟有这样的人物?玉衡长老?”

    李无心在旁边定着心气,他毕竟是一庄之主,尚且能撑,说道:“南宫公子,这个人,是楚晚宁啊!”

    “什么?!”

    南宫驷在如此强压下,陡然惊骇,竟“哇”地吐出一口血来。

    “是楚……宗师?”

    “少主,莫要再多言。”

    见他受伤,叶忘昔抬起手,点了南宫驷两个穴位,又输与他些许灵力。岂料南宫驷并不领情,猛地挣开他,狠狠一抹唇上的血,道:“你别碰我。”

    “……”

    “叶公子,还是我来吧。”宋秋桐是蝶骨美人席,所受影响不大,她盈盈上前,一双眸子娇怯地望了望叶忘昔,小声自荐道。

    叶忘昔却不似与她初见时那般友善,竟然没有去理睬她。

    宋秋桐在他这里碰了钉子,又转头去水眸汪汪地看南宫驷,南宫驷对她的态度却比初时好了不少,但也道:“不需你帮忙。我只是多年未见故人,一时吃惊。没那么虚弱,你要有闲暇,照顾别人去。”

    这边宋秋桐与儒风双公子的事情,墨燃却是没有注意到。

    他已落回楚晚宁的躯壳旁边,仰头见楚晚宁的生魂与罗纤纤斗得正酣,再看那枚被几千株柳树暂封的尸群,不由心惊肉跳。

    需知这样的法术,即使是正常状况下,用起来也是极耗灵气的。何况楚晚宁尚在灵魂出窍?

    这个人的实力,究竟是多深不可测……

    未及想完,忽听得一阵裂空惊呼。

    摘心柳的枯藤终是敌不过天问,罗纤纤在高空孤月之下被柳藤缚住,繁茂的枝叶很快将她吞噬到无法看见,参天巨木将她包裹到裂开的树洞里,然后那直参云霄的古柳才慢慢地低矮,慢慢地降下,最终于寻常古木大树齐平。

    此时结界已尽数碎裂,然而天问化成的万人棺锁着那一具具僵尸,因此一时间并无危恙。

    薛正雍不敢松懈,指挥死生之巅其余人等分别镇守于每棵柳木前,以防万一。而其他人则随大流直奔陈宅大院。墨燃因情况紧急,也没有多想,打横抱起了楚晚宁冰凉的身体,也朝那边过去。

    众人赶到时,锁住罗纤纤的那株古柳已变成了实实在在的一口棺材,她躺在其中,面目时而狰狞,时而悲切,眼神时而凶狠,时而哀伤。

    她口中不断变换着两种嗓音,一种是疯狂的,直喊着:“为何阻我!!为何阻我!你们都该去死!都该死!!”

    一种又是柔弱无助的:“阎罗哥哥,是你吗……来的人是你吗?求你……救救我……我不想伤人……求求你……”

    那两种嗓音往复交替,良久后,棺内一片死寂。

    到此时,楚晚宁生魂的灵力已近极限,不能支撑,但他竟靠着心念,最后往棺内女子的眉心一点。

    “汝乃何人?”

    女鬼合着的眼眸缓缓睁开了,里头依旧一片猩红。

    李无心失声道:“不好!!”

    正欲劈身上前,取了卿卿性命,却被楚晚宁凌空一点,一道雷霆落下,阻了他的路。

    “楚晚宁,你——!”

    楚晚宁不曾理他,盯着棺中缓缓坐起的那个娇弱少女。

    她舒开血红眼眸,然而里面却没有半寸杀气,反倒是茫然慌张的,低声道:“妾身,罗纤纤。”

    楚晚宁听到她的回答,终是松了口气,睫毛垂落,生魂渺去。

    过了一会儿,墨燃怀里的男人轻轻动弹了一下,墨燃忙把他放下,让他靠在廊柱旁,单膝跪地,与他平齐,说道:“师尊,你回来了?”

    楚晚宁的凤目有瞬间失神,过了一会儿,才慢慢笼起焦点。

    他看了墨燃一眼,灵力耗得多了,他又是灵核单薄的人,因此显得有些虚弱,脸色并不比生魂出窍时好多少,还是那么的苍白。

    “嗯……”楚晚宁应了,原地靠了一会儿,这才慢慢地扶着廊柱起身。

    他缓步走到罗纤纤面前,低眸望着她。

    罗纤纤微微张大了小嘴,怔愣地看着他:“阎罗哥哥……我怎么会在这里?发、发生了什么?”

    “旁且不多说。”楚晚宁虽有些虚弱,但目光却炯然锐利,他单刀直入地问,“告诉我,给你做了这个身体的人是谁?此事事关重大,你可还记得?”

    “我……”

    楚晚宁等待着,指甲因为紧张,而近乎掐断在石柱上。

    “不是很清楚,但有些印象……”罗纤纤喃喃道,“是个男子,他……他……”

    一边的薛蒙也着急:“再想想!”

    罗纤纤费力地回忆着:“我当时混混沌沌,实在没有看清他的脸,但是我听到他的声音,有点北方的腔调……好像是……好像是……”

    “啊!!”她忽然惊呼,面露恐惧之色,“我想起来了!是他!是他!!!橘子!!偷橘子!!!”

    “什么橘子偷橘子,乱七八糟的……”薛蒙嘀咕道。

    但楚晚宁却当即明白了——她说的是,她小时候遇到的那个砍掉了橘子树的疯子!

    临沂有男儿,二十心已死。

    是谁……

    临沂,难不成会是儒风门?

    是……

    然而此时,天空中忽然炸响一声惊雷,笼在彩蝶镇上方的珍珑棋局忽然红光大盛。

    薛正雍道:“不好!”立刻高喝道,“看紧了身边的万人棺!!恐是那个布棋局的人已经发觉,要动静了!!!”

    彩蝶镇霎时飞沙走石,烟尘四起。

    众修士严阵以待,以背相抵,长剑当胸。

    楚晚宁眸色一暗,对罗纤纤道:“起来!你体内有那人留下的一枚白子,莫要再受制于他,我替你驱出,白子落后,你马上离开,自去地府轮回,绝不可再于凡间久留!”

    说着掌心凝光,朝罗纤纤心口凌空拍去。

    然而灵力过处,竟并未感到珍珑棋局的白子之力。

    楚晚宁蓦地一凛,忽然一阵寒意涌上心头,电光火石间,他几乎是下意识觉察到危险,朝罗纤纤道:“快走!”

    来不及了。

    “啊!!!!”

    只听得一声尖锐惨叫。

    天空的珍珑棋局阵心,一道血光击落,以雷霆之势劈在了罗纤纤柳藤做成的躯体上。

    “轰!”

    火光欺天!

    “罗纤纤!”

    少女的身影在火海中很快变得扭曲,渺然,一缕香魂升上天空,与焦臭的浓烟混在一起。

    魂与烟颤绕,烟与魂凝合。

    原本罗纤纤站着的位置,忽然冲天而起一道碧色光阵——

    “木灵精华?!”

    楚晚宁刹那间血色褪的干净,目光狠极凶极,他想错了——他想错了!!想必罗纤纤生前必是个木灵气极高的人,那个幕后推手根本不是在以金火水土供养木属性的摘心柳,而是在等着怨气聚合成惊雷,劈于罗纤纤身上,让她的怨魂,成为暂活·摘心柳的源泉!

    金木水火土,五灵俱全。

    他要做什么,眼下都可以做了……

    楚晚宁仰头看着天空,每个人都看着上方,木叶萧瑟,一时间平静得可怕。

    而后,忽然之间。

    大地震颤!!

    几乎是和墨燃他们曾经在桃花源幻境中看到的临安古城一样。

    彩蝶镇的上方,撕开了一道巨大的紫黑色裂口,里面像是裹挟着无数血雨腥风,死病怨痛,犹如一道恶魔之眼,缓缓睁开。

    李无心指着那个裂口,颤声大喊:“无间地狱——无间地狱的结界——破、破了!!!!”

    “彩蝶镇上方的天穹已裂,鬼界之门开了!!”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惟我独仙作者:唐家三少 2星战风暴作者:骷髅精灵 3将夜第五卷:神来之笔作者:猫腻 4择天记作者:猫腻 5大主宰作者:天蚕土豆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