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目录

第167章

  宣太后披衣起身, 一手撑着额头, 虚弱道:“翟媪,十一郎还在么,唉, 我怎么一睡就醒不过来似的。你别摆出这幅样子, 快扶我起来……”

  翟媪紧闭嘴唇, 扶宣太后走到窗前, 不满的指着对面廊下的身影:“喏, 还没走呢, 也不知那汤药有没有熬干…咦, 那不是少商么,她怎么躲在角落里…”

  永安宫的内庭结构是为凹字形, 底部是坐北朝南的正殿与正居,不过宣太后这几日恰好搬到通风更好的东面内寝居住,对着窗户正看见对面廊下的霍不疑, 同时也看见缩在转角后面的少女, 泫然欲泣的望着药炉前的青年,瑟缩不前。

  站在窗前, 清爽温暖的风夹着春天独有的蓬勃花草气息柔柔的打在脸上, 宣太后笑了笑:“少商长大了, 她走的弯路也太多了,自己找来的罪也不少……嗯,里头也有我的‘功劳’。有些事情,没想清楚就是没想清楚, 她性情这么急躁,慢慢来也好。翟媪,将羽兜拿来给我披上,今日春光这样好,我想出去走走…呃…”

  话没说完,她软软的倒了下去,翟媪大惊失色,无比惊恐的尖叫起来,凄厉的呼喊响彻内庭,对面的青年与少女闻声,一齐飞奔而来。

  ……

  轰动一时的‘袁沛包庇刺客’一案终于落下帷幕。

  袁沛受到了与楼垚大伯一样的处罚,革职罚俸,并发还原籍闭门思过,不过差别在于袁沛临走前,父子二人同时受到皇帝召见。

  陛见后,皇帝先痛骂袁沛行事糊涂,全无朝廷重臣的章法,着实该重重责罚;然后语气一变,皇帝又表示理解袁沛对义兄的情义,若霍翀也受人欺骗做了错事——虽然他那睿智果敢犹如天神的义兄绝不可能这样,他也会难以抉择。

  袁沛不住叩首,表示悔过。

  袁慎:……话都被您老说了,别人还说什么。

  其实袁沛不愿冒霍不疑的功劳,不过听儿子袁慎劝说‘若真说开了,袁家获罪事小,说不定会害霍不疑落一个‘欺君’的罪名’,他才按捺下来。

  当着皇帝的面,袁沛几次欲张嘴道出实情,然而都被皇帝扯开话题,于是袁慎隐隐怀疑皇帝其实什么都知道。

  余下请辞的袁氏子弟基本都留任原职,不过袁慎坚持从尚书台离开,表示要回论经台重新读书,以明确为人做事的道理,将来更好的报效君父。

  最棘手的是对于第五成的处置——他的确是受人所骗,但也的确行刺了翁君叔,并且翁君叔是因为他才露空被射杀。若放了他,翁家过不去,若杀了他,未免有些可惜。

  第五成还算硬气,表示任杀任刮,凌迟腰斩他都受着,绝不皱一下眉头;不过纪老头看他耿直勇武毫无心机,倒起了爱才之心,于是自作了一个主张。

  他让第五成肉袒上身,背负尖利沉重的荆棘枝条,于无人夜晚去翁家请罪,言道,只要翁家夫人与少公子点个头,他立刻去死,绝无二话,但若留他一条性命,无论是将一身绝学倾囊相授,还是几位公子将来任官办事,他都鼎力相助。

  翁夫人并无主见,但想这人故意挑无人看见时上门,并无要挟求饶之心,可见磊落。

  翁少公子和那位老夫子颇有眼光,心想与其杀了这个糊涂虫,还不如留个有用之人,对家族将来的助益更大。于是翁少公子次日便上疏皇帝,表示冤家宜解不宜结,第五成既是受人诓骗,罪不在他,何必枉造杀孽。

  这份奏折写的漂亮极了,既明辨是非又宅心仁厚,从皇帝到朝野纷纷对尚处弱冠之年的翁少公子表示赞赏,可谓名利双收。

  如此这般,谁也没料到,这个来时气势汹汹的案件,会以这般温情脉脉的结局了结。

  宫外和风细雨,宫内却凄风苦雨。

  以前为了让少商别老督促自己休息进食,宣太后总玩笑自己大限将至,不过这回,是真真正正的大限已至了。从那日起,宣太后已昏迷数日不醒,除了偶尔能迷迷糊糊的吮吸汤水,别的什么也吃不进去,不用听苦瓜脸的侍医报告,少商就知道这个日子还是来了。

  这段日子,皇子公主们来来去去,但霍不疑只要得空就来永安宫帮忙,看着少商为宣太后喂食擦身不得停歇,累的人瘦了一大圈,他很是心疼,但从未阻止。

  昏迷到第六日,宣太后忽然醒了,而且神志清楚,笑意柔和。

  “我想见陛下,少商,帮我去告诉岑安知。”她如是说道,少商心中咯噔一下——这是回光返照了?

  自六年前废后起,皇帝虽远远见过宣太后,但从未进过永安宫一步,此时听闻传报,立刻知道情况不好,顾不得还在商议政事,急匆匆赶了过来。

  踏入内寝,看见宣太后面颊塌陷,蜡黄病弱,皇帝不禁悲从中来。他坐在榻边,低声道:“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告诉朕,朕总要替你办到。”

  宣太后微笑道:“我这辈子都替别人活了,前半辈子顺着母亲舅父,后半辈子顾着幼弟儿女,到了这个时候,若还要替别人说话,也太没意思了。……我想说说我自己,说说陛下。”

  皇帝含泪静听。

  少商默默走开,安静的退到屏风后头,谁知看见越皇后不知何时站在那儿,眼眶发红,想出去又不敢的样子。

  宣太后道:“小时候读书,读到始皇帝某日出游,车盖云集,骏马健儿,高皇帝和楚霸王见了,对那气派艳羡不已,一个说‘大丈夫当如是’,一个说‘彼可取而代之’,唉,这是生来要争夺天下之人啊——可我知道,陛下不是这样的,陛下从不艳羡人家的气派权势。”

  皇帝破涕为笑:“朕自小就被邻人说胸无大志,只惦记着门口一亩三分田。”

  宣太后微笑着摇摇头:“陛下不是胸无大志,而是安于平凡。这世上的大能分成两种,一种如高皇帝楚霸王这般,雄心勃勃的要改天换地,还有一种,如陛下,虽然文韬武略无人可及,却并无心争雄天下。”

  “我在陛下身边待了几十年,我知道陛下心中依然是那个喜爱耕读的磊落少年郎。若不是天下大乱,若不是陛下的兄长非要扯旗起事,我知道,陛下是愿意一生闲居乡野的,然后迎娶越妹妹,生几个宁馨儿,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就此平淡一生。”

  皇帝热泪盈眶,紧紧握着宣太后的手:“知我者,神谙也。”

  宣太后伸出枯槁般的手,轻轻抚摸皇帝的脸颊:“陛下,你没有对不住我,你待我情深意重,我这辈子都报答不了。我不敢反抗舅父,幸亏遇上陛下这样仁厚温柔的英俊少年豪杰,不然就是个大腹便便凶暴卑劣之人,我怕是也嫁了。”

  “陛下,遇上你,是我此生有幸。”

  “神谙…朕,朕…”皇帝哭倒在宣太后膝前。

  宣太后吃力的抬起皇帝,四目对视:“陛下,您这一生,对得起江山社稷,对得起功臣百姓,更对得起我,唯独越妹妹,您辜负了她。”

  皇帝挂泪而笑:“你不是说今日不说别人么,还是忍不住了?”

  “我与越妹妹壁垒分明的过了几十年,她也算不上别人。”宣太后无奈的笑了下,抬头正视皇帝,认真道,“陛下,于我而言,当年不论是不是陛下,舅父要我嫁,我终归会嫁的,可越妹妹不一样。陛下是皇帝也罢,是农人也好,飞黄腾达抑或是田园牧歌,她要嫁的,只是陛下这个人。”

  屏风后,少商侧头看去,越皇后用锦帕紧紧捂着嘴,泪水滚滚而下。

  “陛下为天下安宁舍弃了许多,越妹妹何尝不是。”宣太后有些续不大上气,“不能因为她泼辣爽直,大大咧咧,陛下就以为她不会往心里去,不曾痛彻心扉。我知道,她暗里流的泪,只有比我更甚。”

  皇帝哽咽难言,只是用力点头。

  宣太后虚弱道:“以后的日子里,陛下要与越妹妹好好的,就如你们还在乡野时那般亲密,就如我从不曾来过……”

  越皇后再也无法忍耐,一阵风般从屏风后奔出,痛哭着扑在宣太后塌前。

  宣太后抚着越皇后的头发,柔声道:“本来我也要去请你,你自己来了,倒省下少商再跑一趟。……陛下,叫我与越妹妹说说话罢。”

  皇帝点点头,步履不稳的走了出去。

  越皇后满脸是泪的抬起头:“阿姊放心,只要有我在一日,保管宣氏无恙。”

  “谁指望你了。”宣太后喘着笑起来,“有子端在,他稳重能干,我放心的很。现在我要说别的。”她深吸气,一字一句道:“阿姮,东海王十九岁那年遇刺,我从未疑心过你。”

  越皇后定定看她:“我知道。当年西宁悼王夭折,我也从未疑心过你。”

  两人对视许久,同时坦然而笑。

  越皇后拭泪笑道:“我知道你的为人,所以才不顾有心人撺掇,将孩儿们都交到你手上。”

  宣太后道:“我也知道你从未猜疑过我,才不怕外面风言风言,敢于放手彻查宫闱,找出前朝潜伏下来的鬼祟之人。”

  “神谙阿姊……”越皇后将脸贴到宣太后枯瘦的手掌中。

  宣太后用另一手轻轻拍她:“我知道,我知道。若你不是你,我不是我,若你我只是寻常相识的小姊妹,那该多好……”

  她们两人,性情迥异,立场相反,却暗自欣赏对方,数十年不曾猜忌。

  说了这么多,宣太后明显疲乏的厉害,她歪歪靠倒在隐囊上,费力道:“少商,你在哪里,快过来!”

  越皇后发觉她目光涣散,竟有些看不见了,心中难过不已。

  少商赶紧从屏风后出来,跪倒在榻前:“娘娘,我在,您吩咐吧。”

  “少商,吹一曲罢,我想听你吹笛了。让越娘娘也听听,对了,让陛下和孩儿们也都进来……”宣太后上气不接下气。

  越皇后心急,不等少商出去传报,自己哒哒的跑出去将皇帝拉进来,后面随着默不作声的众皇子公主,霍不疑也跟在其中。

  少商调试了几下短笛,徐徐吹了起来——基调还是当年桑夫人教她的那支《竹枝调》,不过后半段被少商重新编过,轻快欢悦的前调后是沧海桑田的怅然,听的人百般感慨。

  宣太后无神的望着虚空,气若游丝的呢喃:“……其实阿父也爱吹笛,可总吹不好。陛下,我的身体是要入葬皇陵的,能否允许我割下一束头发,让少商烧成灰,带回到我年幼时随父隐居的山坡,顺着风势洒出去。我自小羡慕阿父那样随心自在的日子,可我这一生总不得自由,事事由人主张。”

  “但愿来生得逢太平盛世,使我免于颠沛之苦,但愿来生父母既康且寿,使我免于忧患之苦,但愿来生能青春作赋,山野颂歌……越妹妹,我的愿望是不是太贪心了。”

  “子昆,你不要老是戒慎恐惧,荣辱又如何,豁达些活着才能长久。翟媪就由淮安王奉老罢,他现在长大了,我很是欣慰……子晟,我没有怪你,你是好孩儿,你也苦的很,你一直很孝顺我,待东海王也很好。”

  “少商,你被我拖累了这许多年,最后再劳烦你跑一回罢……”

  床榻上的女子在悠扬低徊的笛声中结束了一生,侍医取回在宣太后鼻端试探的绒毛,跪在皇帝面前禀告结果。皇帝溃然坐倒,老泪纵横,越皇后在旁无声流泪。

  周遭的皇子公主连同宫婢宦官们同时大哭,发出轰然声响。

  少商跌跌撞撞的从内寝出来,像个迷路的孩童一般,漫步目的的乱走一气。

  在很多人看来,宣太后都不是一个好长辈,她自怨自艾,沉迷往事而疏忽管教儿女,可对少商而言,她要的就是这样不理智的庇护,毫无缘由的信任。

  这是她一生期盼而不可得的溺爱。

  从今往后,再也没有那个温柔的声音修补她荒芜粗粝的童年,宽容的将满身缺点的她笼在自己袖中,再也没人会那样无条件的给她遮风挡雨。

  从今往后,她必须自己撑起来了。

  最后,霍不疑在一处墙角下找到了蹲在地上的女孩,她正无声嚎啕。他心头一片酸软——她最不爱在人面前哭泣,这习惯至今未变。

  作者有话要说:  我居然提早完成了,明天是晚上更新,记住啊啊啊啊!!!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aka潤物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23895599 2个;传说中的凌波、江離、陶子、人面桃花、ga、jamielx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珍旎、冥姬、深海之澈、春泥、珺琦、书暮晴、坂田银时、elsie、款款而行、叶河图、vivi、冰冰的果然冰、晒太阳的懒猫、叶叶头2008、尘归尘土归土、应呆呆、林绡、杨柳人家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个;陆野 3个;时光铭记的,宁静过往、阿茶、小丽、花骨朵儿、立夏、suelin、红米肠、燕麦、蓉 2个;辛夷花开柳稍黄、黛月儿、燕子、三七分粉蒸肉、羽羽毒行、南方有乔木、19654668、芙蓉毛球、鸿雁、21109940、小兔子、桃之夭夭、尺素流光、28254350、四月大人、青杏小、34678867、家有三宝、举杯邀明月、张莹、芒果超甜、怪兽、77、ran、薇薇加菲猫、萧九、4166、大c、shirely、熊猫猫、叶河图、爱上麒麟、寒江雪、妞妞牛、momo、糯米、叶子、风中游人、丽格海棠、鱼粉、14644890、书香童年、果果、虹、bibi、苏菲娅、、二乖喵、琴的風、云清、青瞳、左佐右佑、荷花淀、p、字塔开灰机、love 柚子、小九点咩、小透明、澄镜、sophia?、图婭?、水优、7581、繁缕、小丸子的小丸子、圆嘟嘟、扫把娃娃、lin、弥影月、nancy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瓶;瓶;漫 慢 138瓶;潇潇、温晚滟滟风华 100瓶;棉花 99瓶;风肖肖 90瓶;21519773、大鱼 80瓶;芸芸众生中的芸芸 瓶;离南往北 63瓶;子全 瓶;在水之南、楚冰儿3923、永不言弃、芋圆、不偷懒、行乐须及春 50瓶;昆仑蔷薇、童墨熙 48瓶;种地吃饭 47瓶;小么小二娘啊、tretre、爱看书、meiling、杨不杨 40瓶;囧蟹 35瓶;我站走马灯!、rr、立青 30瓶;我爱榕泽、瓶;曼曼清扬之肉肉、瓶;23650323、叶子 24瓶;碧海清天、安宝的面包酱、15774429、柊枣、八喜、sue、不在、春暖花开、梧桐、丽致芭蕾、胆小的小土豆、啾住一只小可爱、快乐达人、只说甜甜的话、23、“为什麽小姐 ,,、喵了个猫、鸳鸯锦、鱼家小肉丝、古色画卷、应呆呆、德鲁比、东风好、易艾薇、老猫、四二二、兰色鸢尾、陆小果、坐看云起日落、彭麻麻的乖女儿 瓶;祥云瑞彩弢迹 瓶;曾丽云、he万岁 15瓶;洁儿 瓶;瓶;丫 11瓶;默默、秋天的池水真是冷啊、、虫虫妈、不会游泳的鱼、鱼爱柠檬、sophie、黑儿、496367、是耶非耶、青泫殛、26129918、阿果果、ddmm35、浅浅流云、9890、秋波儿、670、唯心而语、文刀亦心、lisa的豆豆、33193017、妞啊妞、0289、血气如草、、eyed、牛腩爱芋艿、ibao、小鱼江山、33156307、淇水在右、安宇宝贝、明湛粉、君雨沫、大喵喵、野原新支文、家有宝贝、灵非灵、六道、熊猫猫、行世者、丛心所欲、紅葉、风轻舞、瓶;ime 9瓶;白日做梦、wuli臭臭、wendy510200 8瓶;darry 7瓶;原意、自由过火 6瓶;珍珠83、家有niania妹儿、叨叨妹、坨坨、29018278、君紫苏、端午棕香、朱朱、mycissy、喜欢一切故事、青色、22棉花糖、安详的眉毛子、春天的雨73、蓝樱、nata0576、金边乌云、南有乔木、咪嗦、烟花三月、桃子味酸奶、锦瑟明明 5瓶;コイキング、雨雪霏霏 ercorn、贝尔太太、laye、落木萧萧、青青柠檬、会飞的鱼、may19 3瓶;myadam11、云海烟波、′mua.〢婲落、十月、我家有萌宝、419673、你大爷我永远是你亲大 2瓶;静默颓败、龙七魁、筱梦、ily、风影、二乖喵、小为姐、4617、黛月儿、禾叶、我点燃烛火温暖岁末的、袁善见、秃头看文老阿姨、人在鲁文、泥煤妮玛尼耶耶、murraym1999、忍者神丹、菲菲、等到花儿都谢了、读者之中、wujiang、软风、zwylp、桃花源、西瓜、木页、富贵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云中歌3 2莫负寒夏作者:丁墨 3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4迷雾围城(人生若如初相见)作者:匪我思存 5影后今天离婚了吗作者:亿万君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