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目录

第114章

  自打在乡野土屋中醒来, 少商一直饱受管束, 差别只是普通管束严加管束以及盘丝大仙管束,皇后和三叔母对她只是普通管束,只要不出大事就成;萧夫人是严加管束, 不但不能出事, 也不许出口并出手;至于凌不疑……那也不必说了。

  这回难得没有长辈在身边, 少商弃车骑马, 顶着初晨的清冽寒意, 意兴盎然的吹起了短笛, 曲调活泼灵动, 快慰畅意。吹笛需要气息平稳有力,然而马背颠簸, 吹出来的笛声便一时高入云霄一时一脚踏空,听的周围人十分难受,可是吹奏者本人却是开心的不得了, 一路迎风招展, 欢天喜地。

  程少宫恹恹的缩在马车中,被这灵魂笛声摧残的脸色发青。

  连万萋萋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骑马到少商身旁:“不就是出来一趟么, 你就这么开怀啊。”

  少商放下短笛, 可爱俏皮的鼻尖冻的有些发红:“没人管束着出门,多么难得啊!”

  “有什么难得的,只要带足了侍卫家丁,我爱上哪儿就上哪儿。阿父老说嫁了人的女子最可怜, 看看我大母就知道,叫我在娘家多高兴高兴。”万萋萋毫无同理心。

  “那萋萋阿姊索性别嫁了。”

  “可是阿父又说,嫁不出去的女子更可怜。”

  少商一阵无语,叹道:“万伯父真是好人,萋萋阿姊,我要是投胎做了你家第十四个女儿就好了。你看看我,以前就不用说了,阿母八百年发这一回慈悲心肠让我出门游玩……”

  程少宫趴着车窗,闲闲道:“你真以为这回让你出门,是阿母大发慈悲啊。”

  少商疑惑:“难道不是?”

  “你答应骑马不吹笛我就告诉你。”

  少商岂是会受威胁之人,飞起一脚踹在车壁上,马车随即晃动两下,程少宫犹如娇花般的惊呼起来,然后少商转头就去问次兄程颂。程颂正在车队最前方与府兵领头说话,被万萋萋一个飞哨叫了回来,得知缘由后十分爽快的解答起来,于是三人一同缩进车队末尾的一辆空马车中。

  “为了免去些许麻烦。”程颂道。

  少商一脸懵懂。

  程颂不知从何讲起,斟酌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奇货可居’这个典故。”

  “次兄也来考我学问!”少商有些悲愤,“我知道这个典故,但别问我出自那本书行吗,读书不多难道就该天打雷劈啊!”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程颂连忙摆手,“阿母的意思是说,因为你的缘故,我家如今也有些奇货可居了。”

  “怎么说?”万萋萋也是一头雾水。

  “小妹,你如今多久见一回陛下?”

  “差不多隔日就能见到吧。”

  “那你多久能与陛下说上话?”

  “只要见上了就会说话啊。”

  少商觉得莫名其妙,“可那又如何?陛下贴身的岑安知,以前陪伴娘娘的骆家阿姊,都时常能见到陛下啊?”

  程颂挠头道:“岑内官就不说了,便是虞侯也不敢小看他。不过那位骆娘子嘛,阿娘查过了,其实她并不经常面圣,就算见到了陛下,也与寻常宫婢无异,不经陛下问询不得开口。”

  这是宫廷的规矩,上位者没开口底下人都不能先说话。少商赶紧道:“我从来没有随意发言!”除了皇老伯训话时自己的辩解。

  “可你一发言就灵光啊!”程颂道。

  万萋萋一拍手掌:“是不是我阿父的事?”

  程颂点点头:“阿母说,以前小妹常能面圣,人人都只是观望,看看是不是另一个骆娘子。可这回万伯父的事出来后……小妹,你知道么,这几日家中访客多了三倍,也莫名其妙送来了好些重礼,阿母说,再过两日,怕是请托之事就要来了,若是全都回绝不免得罪人,还是让你出门游玩吧,等凌大人回来,把这难题交给他。”其实凌不疑是天子近臣,更加说得上话,怎么没人敢请托他呢,柿子捡软的捏而已。

  “我也没说什么啊?阿母说了,陛下本就没想立刻处罚万伯父啊。”少商头大如斗。

  称颂道:“后来阿母也说了,像黄闻这样严谨又得圣心的御史上奏弹劾,照往常的规矩,陛下应该会先着人押送万伯父回都城待审……要审案情,伯父总得进一趟廷尉府吧!可被你三两下一求,不说押解回都城了,陛下连案件都没下发给廷尉府,只叫伯父回来‘述职’——小妹,你不懂官场,这其中差别可大了。”

  万萋萋听了,愈发感激少商,抱着亲爱的把子啾啾亲了好几下,满口道谢。

  少商张大了嘴巴,一时无言——所以,皇老伯其实对自己很好?抑或是沾了凌不疑的光?还是两者兼有?

  “大约陛下觉得这只是件小事吧,也没当回事。”她犹豫道。

  “是小事啊。陛下下令押解是小事,抬手放过也是小事。”程颂继续道,“所谓朝中有人好做官,紧要关头,有个能在陛下跟前说上话的人,简直千金不换。可这世上有几人能说动陛下呀。上回陛下赦免了窦校尉的不敬之罪,就是大公主的驸马向陛下求下来的情。”

  少商道:“大驸马善解人意,能言善辩,陛下的确很宠爱他。”

  “如今有一堆人要和我们家结交,若只是结交也不怕什么,虚以委蛇嘛,阿母并不惧怕,可若是有人托你在陛下跟前说话,那怎么办?”

  少商额头冒汗,点头如捣蒜:“阿母说的对,凌大人不在都城,我还是出来的好。等以后我们底气足了,也不怕什么了。”

  万萋萋正要去搂少商亲昵致谢,车门忽被一下拉开。

  “——你们三个躲在这里作甚?!”裹着白狐皮裘的程少宫怒冲冲的站在车外,“管事找不到你们,只能来找我!”

  “什么事?”程颂问。

  “有客来了,找小妹的。”

  一听这话,车内三人齐齐瑟缩了一下。

  “不会吧,追到这里来了?”少商很惊慌,若真是有权势的人家来请托,自己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小妹别怕,我先去看看。”程颂沉声道。

  “还是我去吧,我姓万,他们为难不到我头上来。”万萋萋作势欲下车。

  “你们推来推去的干什么!”程少宫拢了拢皮裘,不耐烦道,“是楼垚,还有那位何氏娘子,他们要回都城,刚好和我们碰上了。”

  车内三人的脸色又是一变,程颂和万萋萋相视一笑,少商有些忐忑。程颂道:“既然是阿垚,小妹就去见见吧。”当初和楼家婚约期间,他还是很喜欢这位未来妹婿的。

  少商想了想,下车去见人。

  程少宫看向车内:“次兄和萋萋阿姊不过去吗?”

  万萋萋斜眼:“他们三人之间有旧日纠葛,有话要说时我们过去干嘛。少宫,你也该长大了,别老是三岁孩儿的脾气。”

  程颂笑道:“萋萋你想多了,他哪是三岁啊,才两岁,还兜尿布呢,呵呵呵……”

  万萋萋一起跟着笑。

  程少宫冷笑道:“你们想清楚,凌不疑虽走了,但留了一队侍卫给小妹,成日护送进出宫门。这回出门,他们也编入了我们的车队。我们由着小妹去见楼垚,你们说凌不疑会不会知道?他知道了会怎样。”

  万萋萋首先哎呀一声,程颂变色道:“你刚才怎么不说!”说着两人赶忙跳车追出去。

  “——脑子是好东西,你俩成婚后至少得凑出一个来!”程少宫冲着他俩的背影吐槽道。

  程颂和万萋萋赶到时,少商正在说:“……你不用担心,我一点事都没有,反倒那些推我落水的都遭了秧。”

  楼垚站在少商面前三步处,低声道:“大家对我说,你订了亲,你我还是少见面的好……”

  少商有些难受,曾经两人有说不完的话,如今却仿佛说什么都尴尬。

  程颂大步上前,迫不及待的拍着楼垚的肩头:“阿垚啊,好久不见,你变的许多啊!”

  楼垚如今又瘦又高,然而以前如同阳光般蓬勃的英气似乎蒙上了一层薄纱,连笑容都有些郁郁的。他对程颂的用意心知肚明,释然道:“子孚兄长,听闻您与万家娘子定下了亲事,我这里先道一声贺了。”

  万萋萋也上前几步,东张西望道:“咦,楼公子,尊夫人呢?我与她也许久不见,十分想念,不如找她来一道说话?”该死的程少宫不是说两口子一起来的吗。

  这时,一旁停靠的马车忽的掀开侧面帘子,露出一张高傲秀丽的面孔。何昭君道:“我在这里,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万萋萋一时语塞,少商上前一步,淡淡道:“没什么,我们只是想知道,眼下天寒地冻的,你们这时从城外回来,是不是又吵架了?”都腊月了,就算何昭君赌气在外,楼垚也必须把她接回来了。

  一阵惨惨的寒风吹过,众人皆默。楼垚尴尬道:“不,不是……”何昭君打断丈夫,对少商道:“看来你和楼垚是说不成话了,不如我们聊聊,让你兄长和阿垚说话。”

  “正有此意。”少商很利落的提裙上车。

  “我先说吧。”何昭君一点没变,说话又急又快,不过多了几分淡定,“我没和阿垚吵架,我们是出城去看我继母,她病了。”

  少商一点头:“没吵架很好,不过就算这回没吵,你们也一定常吵。”

  何昭君沉下脸来:“别人夫妻的闲事你少管!”

  “我的确不该管,不过我看你不顺眼,就想你不开心,你不开心我就开心了,所以你不爱听什么我就说什么。”少商哪里是按牌理来的人。

  车内一阵沉默。

  “看来,你我无话可说了。”何昭君道。

  “不错。”

  少商起身要下车,手按在车壁上停下了动作,低声道:“人心是肉做的,要忘记一个人没那么快。这还不到一年呢,我已经忘的差不多了,阿垚也会忘记的,你多费些心。”

  何昭君沉默,从手上退下一只镶红宝石的黄金臂环,递到少商面前:“这是亡父留给我的最后一次生辰礼,多谢你的宽容之情。”

  少商看看她另一只手上同样光华四溢的臂环:“其实,你不觉得送礼应该送一对么?”

  何昭君:……

  行出司州境内,一行四人始终说说笑笑,互相吐槽,可惜由于萧夫人的厉行约束,他们放过沿途许多找乐子的机会。直至临近徐郡,他们在官道上遇见刚刚启程两日的老万同志。

  作者有话要说:

  半夜起来更新的,这两周单位忙成狗,真心一点独立的时间都挤不出,腹稿都整理好了,就是没时间码字,十分痛苦。

  我会加紧更新的,大家包涵。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22545630 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咕噜大胖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32105733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27546101 3个;kd、小胡同学、彩虹深处、烟树隐隐、絮听了了、然然、taytay503、辛夷花开柳稍黄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镜湖散人 3个;36638506、南风入我怀、遥遥锦鲤送尺素、bobo 2个;丽格海棠、妞妞牛、晴空之蓝、芙蓉毛球、幻蓝、微风、春泥、初阳楼前桂花树、张莹、4454、我爱巧克力、h、36409027、如意娘、鱼粉、badcatoo7、瞌睡的猫、琴的風、瑶瑶、四月大人、侧帽饮水、鸿雁、冰、21619175、夜雨芭蕉、jy、江河湖海哈哈哈、晒太阳的懒猫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瓶;14094772、双面爱东漓、薇薇加菲猫 50瓶;悠悠哉哉 40瓶;叶子 、燕麦、七略、瓶;慢半拍 28瓶;31026151、夜雨芭蕉、813124、小行星、sissiidun、悠闲肥朗、福星高照、123相声、一林一林、为赋新词强说愁、瓶;玫瑰 17瓶;欢欢喜喜 15瓶;濯云舟? 14瓶;家有niania妹儿、momo、彩彩、“为什麽小姐 ,,、61、执与1314、书香童年、.、笑笑爱土豆、神马都是浮云、3407515、酱油饼、金琦、大懒猫、喵大爷、34780662、小依德、喵哇种子爱吃鸡、江河湖海哈哈哈 10瓶;大c、小羊爱星空 8瓶;daniel&joy c 6瓶;23380301、读者之中、喝糖水吗、24121924、施施礼、淼、血气如草、书荒精 5瓶;奈林酱 4瓶;千离、白加黑 3瓶;heartmoon 2瓶;禾叶、秃头看文老阿姨、ssy、栗子、yanandc、莫孤鸿、p、小为姐、微凉、19579251、狗狗的妈妈2008、無法飛翔的翅膀、ellena、酸奶大闸蟹、筱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薄荷荼靡梨花白作者:电线 2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3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4不负如来不负卿作者:小春 5余生请多指教作者:柏林石匠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