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目录

第166章

  此后数日, 少商在永安宫静待, 没等来袁氏一案的变化,倒等来了程母病重不起的消息,程萧夫妇不敢再耽搁, 已经派人让程止等人向上峰告假回家了。

  这期间, 二皇子里里外外跑个不停, 各路人马轮番登场, 太子殿下有些不大高兴。在他看来, 如今朝廷最要紧的莫过于度田国策的施行情况, 偏偏总有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抢夺度田令的舆论版面——比如某人的订婚退婚以及花样翻新的绯闻。

  皇帝好笑的拍拍儿子:“子端啊, 你以后就会知道,施政之能莫过于‘润物无声’, 大凡雷厉风行轰轰烈烈,便是成功了也多是事倍功半。”

  太子想了想,道:“父皇, 儿臣也想替翁公报仇, 可依儿臣看来,袁沛只是糊涂念情, 并无不臣之心;如今闹的翁袁两家势同水火, 何必呢。”

  皇帝道:“嗯, 其实以后你也会知道,朝廷不怕世家有隙,只怕他们齐心协力——有龃龉不要紧,为君者在上面压着些就是了。”

  翁君叔生前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故旧敬慕者不少,当年他死于刺客之手,家族及其附庸不能说是不愤慨遗憾的,如今的激烈举措倒有一半是为了泄愤;然而胶东袁氏亦不是默默无闻之辈,不是随人拿捏欺凌的。

  少商担忧的刑讯逼供并未发生,盖因纪遵虽有酷吏之名,却并不愚蠢,听完第五成的供词就基本厘清当年因由——显然是第五成被骗去行刺翁君叔后袁沛得知真相,知道义兄受人利用,于是派出人马趁乱将当年一同去行刺的诛杀干净。

  袁沛入狱后也对这些供认不讳,并表示自己有错愿听凭朝廷发落,但拒不承认翁家部众添加上去其他罪名。

  到第五日上,少商跟着二皇子去探了一回监,还有模有样的挽了个圆滚滚的食笼,里头的香甜之气不断往外冒,引的一路上的狱卒纷纷侧目。

  因饴糖珍贵,这时的人们不易食得,然而少商知道,若论叫人心情愉悦,还得数甜食。于是她使出浑身解数,各种甜蜜如梦幻的馅饼酥果千层糕轮番上,裹上厚实的密封油布,既易于保存又能解乏耐饿。

  少商与二皇子进入囚室时,正撞上富态的安阳世子指着铁栅栏怒骂:“……袁沛关在哪里你会不知道?!好好好,既然如此,你就替你老子招了吧,是不是与公孙氏逆贼早有勾结?!去年朝廷征讨蜀中时,你家是不是里通外贼啊?!”

  二皇子张望一遍,发觉不见袁沛,轻声道:“原来袁家父子被分开羁押啊;唉,看安阳族兄如此愤慨,只怕此事麻烦。”

  少商低声:“殿下放心,安阳世子不足为虑。”她看袁慎衣衫还算整洁,估计袁氏家仆可以进来服侍,于是放下心来。

  “你怎么知道。”二皇子奇怪。

  “他若有本事,就去骂主犯了,不会在这里纠缠阿慎这个添头——可见他连关押袁州牧的囚室都进不去。”

  二皇子莞尔。

  袁慎端坐草席,正色反驳:“世子不要血口喷人。当年我袁氏投陛下时,陛下将不出百兵不逾万,然而袁氏上下认定陛下雄才大略,乃匡扶天下正道的明主仁君,便毫无犹豫的投入麾下。照世子所言,当年陛下势单力孤时袁家倒愿意鼎力相助,待陛下即将一统天下时袁家反而去勾结不剩几日的公孙氏?世子殿下,难道袁家满门皆是蠢货不成!”

  安阳世子一噎,二皇子赶紧踏前一步道:“这些指控荒唐无稽,难怪前日父皇将这些奏折压下了。”

  安阳世子正要开口,鼻子先于眼睛察觉到了少商的存在,吊着眉梢:“哟,这不是永安宫宫令程小娘子么?听说你家正与袁氏退亲,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莫不是余情未了?霍不疑也不管管你么。”

  这等程度的非议在少商这里都够不上及格线,她将食笼交给二皇子,纤腰款款的向安阳世子行了个礼,哀哀道:“妾身见过世子殿下。唉,妾身命苦啊,满腹委屈说都说不出来。”

  安阳世子看着女孩婷婷袅袅的身姿,有些眼直,不自觉柔和了语气:“咳咳,有什么委屈,你不妨说给本世子听听。”

  袁慎在铁栏后翻了个白眼,接过二皇子递来的食笼,熟门熟路的抽|出最下一层,咦,怎么是王八汤?她是不是故意的。尝一口,嗯,咸鲜美味,菌菇可口,心情好多了。

  少商掏出细麻帕子按着眼下,温婉的站到安阳世子侧旁:“唉,世子有所不知,贱妾命苦啊,这些年来定亲退亲已是三进三出,并且每位未婚郎婿都会惹上官司,前途未卜,是以外面人都说贱妾是扫把星呢!”说着,作势欲泣。

  安阳世子怜香惜玉之心大盛:“哪个蒙了心肝的王八蛋胡说八道!这些年宫里人人都知道你服侍宣太后尽心尽力,陛下夸你多少回了!什么扫把星,楼犇和霍不疑自己寻死跟你有什么关系,难道你不与袁氏定亲,袁沛就不作孽啦?八竿子打不到嘛!”

  “真的么?”美貌的少女眼眶发红。

  “千真万确!”安阳世子都快忘了此行目的了,总算还顾忌着霍不疑,不敢靠女孩太近。

  “然而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啊。”

  “那些非议你的都是嫁不出去的丑八怪!”

  “殿下真是仁厚君子。”

  “唉,不敢当不敢当!”

  “贱妾好久没听这么窝心的话了,世子殿下的心地这样好,妾都不知该说什么了。”

  “说什么,什么也不用说!快把眼泪擦擦,诶哟哟,这可怜的!”

  二皇子在旁摇头苦笑,袁慎面无表情的咬开蜜糖酥饼,源源不断的甜蜜果浆流了出来,嗯,再看这肥头大耳的安阳世子都不那么可恶了。

  “世子殿下如此仁厚,贱妾也不得不说两句肺腑之言了。”少商引着安阳世子坐到一旁的胡凳上,自己也坐到一旁,“翁公大人在世时,是陛下麾下少有的文武双全之才。文能雄辩滔滔,招降拥兵自重的诸侯,武能纵横捭阖,率领大军征讨。世子殿下有这样的舅父,想来也是与有荣焉。”

  安阳世子重重叹气道:“我生平最敬佩之人就是舅父!……哦,还有陛下。”

  “可偏偏天有不幸,翁公遭刺客屠戮,而翁家少公子尚未及冠,如今翁氏的大事小情看来都要落在翁家二大人身上了……”

  安阳世子不悦道:“二舅父不贤,不给翁家惹事就不错了!这回主张替舅父讨公道的是追随舅父几十年的一位老夫子,也是他联络的各门各家。”

  少商击节赞叹:“唉,贤臣忠仆,门风可敬啊!”

  安阳世子面露自得之色:“这位老夫子为人忠厚,他为了报舅父的救命与知遇的恩情,决意一生辅佐翁氏。”

  “说的好,天下难偿还者,唯恩情耳!”少商大声应和,“正因如此,贱妾才不得不劝说殿下啊。如今事情再清楚不过了,第五成受骗行刺是真,袁州牧蓄意掩盖是真,然而袁家图谋不轨却是无稽之谈……殿下以为陛下心里不清楚么?”

  安阳世子迟疑了。

  “世子与翁氏遗族的愤慨之心贱妾感同身受,可殿下啊,逝者已矣,您得为活着的人想想啊。妾在宫里常听人说,安阳王爷总爱夸赞世子几位庶弟贤能,唉,妾身斗胆说一句,若是翁大人还活着,哪能叫世子受这份委屈啊。”

  安阳世子沉着脸,重重捶腿一下。

  二皇子眼睁睁看着族兄被一步步绕进去,忍不住隔着铁栏与袁慎耳语:“她一直这样么?”哄起人来跟真的似的。

  袁慎板着脸:“……时不时。”其实是‘经常’,自己只要稍有不慎,就会被她飞舞如蝶的纤睫和红嘟嘟的小嘴忽悠住。

  “……好在妾听说翁氏少公子读书有成,想来翁家再兴指日可待,不过那之前殿下可要替翁家撑着些啊。”少商继续忽悠。

  “怎么撑?”安阳世子油然而生一股受人看重被人期待的责任感。

  “袁州牧杀人灭口,替义兄遮掩罪责,说起来,是法不能容但情有可原,是吧?”

  “……也是。”安阳世子犹犹豫豫的。

  “陛下为人最是顾念情分,是吧。”

  “不错。”

  “既然如此,有罪就罚,有错就改,朝廷的法令也不是摆着好看的,以陛下对翁公的情分,怎会轻易放过元凶罪魁,袁州牧必然会受该有的处罚。殿下何必枉做小人,非要添上些子虚乌有的罪名,反倒叫陛下觉得殿下不宽厚不仁义。您说是吧?”

  安阳世子恍然道:“程小娘子说的有理啊!”

  少商赶紧朝一旁看戏的二皇子使了个眼色,二皇子上前一步道:“程宫令说的不错,我与兄长自小一道玩闹,自知兄长生性耿直,不是个有心眼的,可不防外面人议论啊——再说了,兄长以为父皇会喜欢落井下石之人么?”

  安阳世子连忙摇头。

  少商再添一把火:“这回既是袁家倒霉,也是殿下的机会。殿下应当长兄如父,一面妥善安抚翁氏妇孺,一面劝说翁家部众故旧,让他们稍安勿躁,以理服人。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胡搅蛮缠只会伤了情分,结下仇怨,更会堕了翁公生前的英名啊!陛下看见了,也会觉得殿下贤德仁善,是不是呢。”

  安阳世子被说的一愣一愣,一忽儿摇头,一忽儿点头,然后恍恍惚惚的走了出去。

  二皇子目送族兄离去,笑道:“倒没看出少商有这本事;也不知安阳兄长会不会照办?”

  少商道:“若那老夫子真有世子说的那么厉害,应当知道我所言不虚。”袁家也不是好惹的,若翁家非要整死袁沛父子,两家必成死仇。

  她视线转到铁栏杆内的袁慎,笑道:“怎样,今天的点心特别好吃吧。别说我不讲义气,我把这几个月熬出来的糖料一股脑都加进去了!”

  袁慎斜乜:“难道不是从去年起宣太后就不能多吃甜食了么。”

  “看不上就别吃了,还给我!”少商立刻翻脸。

  “不还!好端端的被你退了亲,吃你些点心怎么了!”

  眼看两人要斗嘴,二皇子忙打圆场:“诶诶好了好了,先说正事,先说正事!善见,这事你家怎么说?”

  袁慎敛容,黯然道:“父亲说了,的确是他行事不妥,看来处罚免不了——这件事真论起来,是父亲欺上瞒下,侍君不诚。唉,只盼父亲能逃过这一劫。”同属世家子弟,人家是坑爹,他是被爹坑,真是命也运也。

  “总罪不至死吧。”二皇子道。

  少商撇嘴:“难说,当年那位跟陛下顶嘴的韩大人也罪不至死,不还是自尽了么。”

  袁慎道:“我怕的也是这个。若是事情越扯越大,父亲为了不连累我们……”

  “所以最好快刀斩乱麻。”少商道,“对了,梁州牧呢?他怎么说。”梁老伯现在是袁梁两家官位最高之人了。

  袁慎迟疑道:“……从舅父这几日没来,只在第一日跟父亲说,除了认下遮掩杀人,表示悔过,别的什么也别说——他自有主张。”

  少商疑惑:“梁州牧没跟你说他的打算么?”

  袁慎也如是想,嘴里却说:“程宫令今日来探访,慎感激不尽。余下之事袁家自会料理,就不劳程宫令费心了。”他心里的气还没过呢。

  少商瞪着眼:“袁大公子,有句话妾不知当讲不当讲。”

  “当不当讲都别讲了。”

  “……你也别吹嘘让我做什么三公夫人了,若我生为男子,我做三公,你做夫人!”

  二皇子忍不住,扶墙爆出一阵大笑,袁慎脸上铁青,着实精彩的很。

  那日囚室中不欢而散后,少商又等了三四日,梁州牧终于行动了,他将一女二男三位证人送到纪遵手中,尔后替袁沛求情。

  没错,是求情,不是辩白。

  话说公孙僭主有一胞弟,名叫公孙宪,精明狠毒,主管死士斥候暗算等事宜,便是他策划了刺杀翁君叔一事;他不但刺杀了翁君叔,南路大军的陈大将军也是死在他派出的刺客手中(少商觉得朝廷的安保工作可以再加强些)。

  吴大将军因两位同僚接连被刺狂怒不已,在攻破公孙氏都城后,不但尽诛公孙氏及其党羽数族,还纵兵劫掠,焚烧宫室。皇帝气的半死,来不及奖赏吴大将军的征蜀功劳,先罚他回家反省思过(被捉去代班的崔祐很有意见)。

  就在吴大将军忙于发泄怒火时,公孙宪却领着心腹死士,乔装逃出蜀都,快马往南越而去。皇帝闻讯很是不安,公孙氏毕竟割据十余载,在蜀中不能说毫无声望人脉,若叫公孙宪逃入沼泽密林,再勾结南中一带的部族首领,势必成为肘腋之患。

  然而蜀中地形繁复,追杀公孙宪的几路人马均毫无所获,正当吴大将军一筹莫展时,忽有地方官吏来报,公孙宪及其心腹死士被发现死在某山脚下一处冷僻驿站中,死状颇惨。

  梁无忌交上来的三名证人中的女子,便是诓骗第五成的那位好友的遗孀。

  那女子道:“公孙宪那狗贼以我们夫妇的独子为质,要挟亡夫诓骗第五大侠,事后亡夫也是懊悔不已,不久就病逝了,留下书信可证其事。”

  第五成这二十多年都忙着死磕袁沛,偶尔路见不平帮助百姓,的确从未和任何政治势力有过交情,再加第五成家资富庶,他也不必贪图财帛,纪遵表示这话可信。

  而梁无忌带来的另两名男子,则是公孙宪惨死之地的驿站差役。

  ——因蜀路崎岖,山川阻隔,消息难通,他们当时奉行的还是公孙氏政令,于是高兴殷勤的接待了因逃亡而疲惫不堪的公孙宪一行人。谁知当夜就有一群蒙面人闯入,一场血腥厮杀后制住了公孙宪及其死士。

  驿站中的仆从与差役吓的瑟瑟发抖,好在那群蒙面人虽然彪悍,但并未伤害驿站众人,反而告诉他们公孙氏已败亡,让他们赶紧叫上官去投诚。

  两名证人清楚的记得,蒙面人中领头的那位武艺超群,起初只是骑在马上冷眼掠阵,谁知真打起来竟能徒掌开碑裂石——生生将他们驿站前贴告示用的一座石碑拍的粉碎。在断公孙宪四肢后,那领头人曾高声说过‘为义兄赎罪,替两位同僚报仇’的话,随后才取贼首级。

  “大人若是不信,可问驿站中其余人等,小人绝不敢虚言。”两名人证道。

  纪遵又询问数位曾在袁沛麾下任职过的武将,他们纷纷表示袁沛的确有开碑裂石的掌力,于是纪遵将审案结果一五一十写下来,送到皇帝御案上。

  舆论为之一变。

  人人俱想,袁沛虽然包庇自己义兄,但也不是一味隐瞒搪塞,人家至少追杀掉了的元凶罪首,也算有担当了。若让公孙宪逃入瘴气密布的南中,届时重兵难至,你翁陈两家再想报仇,也是千难万难了。

  次日朝会中,哪怕如吴大将军这样坚持惩罚袁沛的重臣,口气也不复以往凶粝愤怒;而之前就替袁沛说话的朝臣,更觉得袁沛功大于过,不但无罪,还应受赏。

  纪遵秉公直言:“袁沛糊涂,为替义兄遮掩罪责杀人灭口,此为有罪;然而他暗中追索诛杀公孙宪,既替翁陈两位大人报了仇,又为朝廷去一大患,此为有功。功过相抵,轻罚轻放皆无不可,请陛下圣裁。”

  纪老头的意见获得大多数人的赞成,然而,这世上难的就是‘皆无不可’么。

  究竟如何‘轻罚轻放’,众臣罕见的犹豫了——再对袁沛喊打喊杀显然不合适,可若就这样释放袁沛,毫发无伤,许多人又不解气。

  纪遵发表完意见,提着朝服就回了廷尉府,先将袁沛换至常室羁押,再把袁慎先放了。

  袁慎回家沐浴更衣,然后与梁州牧及幕僚商议了足足一日,众人无不希望能将此事的罪责减至最轻,这样才不会影响袁梁两家之前的打算。

  之后梁州牧便去联络各方亲友故旧,请他们帮袁家求情,而尚在‘停职查看’的袁慎却打算去找少商。梁州牧取笑道:“是不是旧情复燃不要紧,好歹先谢过程娘子帮忙,这几日淮安王很为你父亲说了些话。”

  袁慎绕过北宫守兵,直接从上东门进入永安宫,却发现翟媪绷着脸,小宫婢们捂嘴轻笑。他问怎么了,一名小黄门忍笑道:“霍侯来了,程娘子躲在庖厨不肯相见呢。”

  袁慎心头一动,翩翩展袖拱手:“也好,我正有话与霍侯说。”

  宽肩螂臂且蜂腰的俊美青年独自坐在空无一人的廊下,面前放着一尊隐隐闪着火光的小药炉,青烟冉冉,药香悠悠,他手拿一把女孩子用的小巧便面,轻轻扇着炉火。

  袁慎脱履上阶,缓缓走过去。

  霍不疑向后微微侧头,尚未看见来人便叫了出来:“袁侍中?”

  袁慎绕到霍不疑面前:“你怎知是我。”

  霍不疑道:“你走路的声音很好认。……请坐。”其实他能辨认很多人的脚步。

  袁慎提袍坐下。

  春深意浓,霍不疑舒展的靠在栏杆上,宽阔的袍袖垂下如帘:“其实少商不用躲我,我今日是来看宣太后的。”

  袁慎道:“太后娘娘还在昏睡么?”

  “是。”

  气氛沉默,袁慎有心发问,却不知如何开口,霍不疑悠然的先开了口:“听说程家已退还你家送去的文定信物,你家也该退还程家信物了吧。”

  袁慎气不打一处来:“你如今倒火急火燎的,之前几年都做什么去了!装出一副死心模样,与骆家娘子传的满城风雨,人人都当你们要成了!”

  “袁侍中兴许不信,在边寨时我的确死了心,盼着你与少商花好月圆,顺顺当当的缔结良缘——此后我也不想成婚了,只远远的看着你们就好。”霍不疑不疾不徐道。

  “不想成婚?”袁慎失笑,然而看霍不疑神色肃穆,不似玩笑,他烦躁的问道:“既然如此,你现在又为何苦苦纠缠呢!”

  霍不疑道:“后来我仔细想想,我还是不能看着少商嫁给别人,是以你们还是散了的好。”

  袁慎:……

  天已聊死,有事烧香。

  袁慎暗暗憋气,霍不疑再看他一眼:“袁州牧也太隐忍了,若他早早将真相告知第五成,便不会遭此牢狱之灾,更不会妨害你们袁梁两家的打算。”

  袁慎警惕的四下看看:“霍侯何意,我们两家有何打算。”

  霍不疑轻勾了一下嘴角:“你放心,翟媪还气恼于我,吩咐不许任何宫婢宦官过来服侍。”

  顿了顿,他继续道,“令尊与梁无忌分掌一州兵马钱粮,这样并不妥当。于是这回你父亲进城述职,原是打算向陛下请辞,并换取进入中枢。是也不是?嗯,这打算很是不坏,明降暗升,里外周到。”

  听到自家长辈隐秘的打算被对方轻描淡写的说了出来,袁慎心头一凛:“霍侯这话家父绝不敢当。”

  霍不疑笑了下:“不是就好。”

  袁慎忍不住:“为何‘不是就好’,难道家父不可进入中枢么?”

  “不是‘不可进’,而是不进去更好。”霍不疑侧头望向庭院中的花树,白皙修长的颈项上隐现几脉暗青。

  袁慎张嘴欲言又止住,霍不疑没看他,只继续望着花树:“你年少成名,陛下屡屡夸你博学多才,行事谨慎,朝中诸臣之子多有不及,如今汝父也要进入中枢,再加上雄踞一州的梁无忌,还有遍布郡县的曲氏子弟——你以为别人不忌惮么?”

  他回过头来,定定看着袁慎:“你们三家已预备好要与丰饶功臣分庭抗礼了么?”

  “不,不,这怎会……”袁慎大惊。

  “听说梁州牧这两日正四处游说,广邀名士重臣替令尊说情?”霍不疑笑了笑,“听我一句劝,莫要如此。”

  袁慎心中大震,因梁无忌是长辈,他虽隐隐觉得不妥,但并未如何反对。他收起心结,诚恳道:“请霍侯不吝赐教,我家应当如何行事。”

  听袁慎改了口气,霍不疑颇有几分欣赏,然后道:“汝父子与在朝的袁氏子弟应当一齐请辞,坦诚罪过深重,如今懊悔不已,自请闭门思过。”

  “以退为进么?”袁慎惊喜——其实他也是这么想的。

  “非也。”霍不疑道,“你是以退为进,令尊是真的退。”

  袁慎笑容一滞。

  “第一,令尊年事已高,几十年来伤病不少,就算进了中枢也熬不过陛下身边那帮年富力强的心腹重臣。第二,袁州牧毕竟有错在先,不罚不足以服众,你们想全身而退不是不行,而是是失大于得。第三,你们倘若尽力忍让,陛下和太子会将汝父子看做至诚君子,那些老江湖们也会放下戒备,待你日后复出,也会宽宏待你。”霍不疑道。

  袁慎思索片刻,再道:“陛下将来真会再度任用袁氏子弟?”

  “自然。陛下虽对功臣亲厚,但也不愿一家独大,若有其他势力制衡,何乐不为——说不定,只有令尊需要闭门思过。”

  “既然如此,也许陛下为了制衡朝堂,会否了我们父子的请辞。”

  “令尊欺上瞒下,事后找补,若是群臣效仿,陛下该如何?罚,还是罚一下的好。罚过了,你们袁氏以后就能轻身上阵了。”

  袁慎沉吟不语。

  “袁侍中还记得楼家吧。”霍不疑道。

  袁慎酸溜溜道:“与少商定过亲的人家,就算我忘了,霍侯也不能忘吧。”

  霍不疑不理他的轻嘲,面不改色道:“当年人人都说陛下宽厚,楼犇做出那等丧心病狂之事,竟只是流放罢职楼氏兄弟。却不知,还不如杀几颗人头的好。”

  “此话怎讲。”

  “楼家隐秘曝之于众,兄弟阋墙,叔侄嫌恶,楼氏两房虽为至亲,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防算计着对方——如此虚伪做作无情无义的家族,以后朝廷举孝廉,或是谕旨征召,都不会再有楼家子弟的名字了。”

  袁慎点头:“不错。除了楼垚这一支,至少数代之内,楼家难再涉入朝堂。”这才是对楼家毁灭性的打击。

  霍不疑用一支竹箸轻轻支起药罐盖子,查看镬中汤药的熬煮情形:“争是不争,不争是争。等过上几年,丰饶功臣渐渐老去,袁侍中的锦绣前程就来了——不过,你要是以为我别有用心,不理睬我的劝告也行。”

  袁慎气难平,忍不住道:“你抢夺我的未婚妻子,害的我家成了全城的谈资,难道还指望我对你深信不疑么。”

  霍不疑放下竹箸,继续轻扇炉火:“不错。因为我是这都城中最盼着你好的‘外人’。”

  袁慎啼笑皆非,忽的心头一动,道:“是以,你替家父杀了公孙宪?”

  霍不疑淡淡看他一眼。

  袁慎继续道:“我问过梁家舅父,他说那些人证的来龙去脉,是某夜有人以飞箭射入他屋中的,此后他才能循迹索证——是不是你所为?”

  廊下一时静谧,一支花蕊繁碎的紫藤花枝斜斜探入檐下,霍不疑身形高大,仰头可触。他望着头顶的花藤,轻声道:“不错,是我杀了公孙宪一行人。”

  “你,你这是…为何…?”袁慎心情复杂。

  霍不疑伸手摘下一朵小小花球,在强劲的手掌中轻轻颠动:“……在边寨安定下来后,我就着人查访少商的近况。在想娶她的人中,你是其中翘楚,不但真心爱慕她,也最有毅力才干,将来少商十有八|九会嫁给你。从那时起,我开始暗中注意袁家。”

  “去年征蜀之战时,我察觉令尊举动有异,一番寻根究底,才知道第五成糊涂闯下大祸。米已成炊,当时就让令尊认错也无济于事了,于是我费了许多力气追踪到公孙宪一行人,赶上前去将人都杀了,并留下些活口做人证。”

  袁慎觉得喉头堵塞,发声艰难:“你,你是为了…为了少商…?”

  霍不疑抬起头,静静的承认:“不错。我曾说过,我是最盼着你好的人——这是真话,无论是之前,还是如今。之前,我盼着少商嫁你后一生无忧,你们父子若出了事,她怎么办。”

  袁慎怔住了。

  他记得梁无忌转达的证人之言——公孙宪的心腹死士凶悍无比,领头那位能开碑裂石的蒙面武士也受伤不轻;蜀道崎岖,霍不疑带着伤,漏夜冒雨疾驰数十里,只是为了……?

  “如今,我希望少商对你不要一直心存歉意,若你过的不好,少商说不定又要去给你送王八汤乌鸦汤什么的,那我该怎办?”

  袁慎:“……没有乌鸦汤。”

  “哦,是么。我离开近六年,许多事都不知道了。”霍不疑神情自若,然而隐含的酸意简直喷薄欲出。

  这次袁慎没有笑,也没有讥嘲。

  他木木的着履下阶,低着头往外走去,在永安宫门前被少商一把抓住。

  “诶诶,我才知道你来了,你家的事怎样了,你都被放出来了,想必无有大患了吧。尚书台议论纷纷……呵呵,你知道么,安阳世子替你说情了,也不知哪位教了他一段大仁大义的说辞,什么‘臣虽怨恨袁氏,然人才不可多得,为大局着想,臣愿捐弃前嫌’,呵呵呵,笑死我了,可惜没人看见前几日他在廷尉府骂你的样子……”

  听着女孩喋喋不休,袁慎心中却一片迷惘。

  他一直觉得太过情深不是什么好事,情深难抑让他那勇武洒脱的父亲意气消沉,让他贤惠痴心的母亲伤痛一世,让他自幼孤寂,然而……

  “少商。”他忽然出声打断女孩,“公孙宪不是我父亲杀的,是霍不疑杀的。他故意冒我父亲的名,将来好保全袁家,全是为了你!”

  少商霎时惊呆如人偶。

  袁慎一口气说完:“有一个人,于孤寂苦寒之中,于毫无希望之时,依旧在暗中看着你,护着你——你听清楚了么,我不领他这人情,可是你得领!”

  说完这话,他再不顾二十多年的教养仪态,拔足疾奔而去,不想让女孩看见他盈眶欲出的热泪。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加量了啊,所以明天不知有没有更新,就算有,估计也很晚了。

  记住啊啊!!!!!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陆野、9001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freesia77、二香戊、深海之澈、yyy、冥姬、静谧、陆野、suelin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iri 3个;丽格海棠、燕麦、卡卡楚灵、红米肠、琴的風、立夏 2个;raysnow、光阴断层、二乖喵、水优、嗷嗷嗷很凶、ilquaner、鱼粉、kikikiz、小丸子的小丸子、yue、花骨朵儿、圆嘟嘟、暖暖、orange、幻蓝、举杯邀明月、长天一色、灰灵、33794454、迷糊、gwenlin、款款而行、薇薇加菲猫、拿酒来、bobo、温翘、momo、小透明、石榴魚、谢大掌柜的、泉如青蚨、芒果超甜、酒窝、西北野狼、几多流云飞、如意娘、妞妞牛、关大今天更五章、苏曼苏菲、37063431、大大小熊啊、叶河图、豆不眠、迪迪、澄镜、叶子、9175、桃之夭夭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白开水 200瓶;枯藤老树 瓶;枣枣妈妈 90瓶;风过千山 86瓶;言渊ll 70瓶;诗酒趁年华 63瓶;幸福游戏、青青草 60瓶;七月雨不停 瓶;ty 42瓶;sylvianana、似水流年、in、冬望 40瓶;iris、我站走马灯!、智慧、瓶;阮阮爱糖果、瓶;我想背唐诗 27瓶;35466490、艳阳天 24瓶;kyokkkk、兮兮洛、5155、律璃、子荀、猪猪、、33906433、柠檬水、y、风潇潇雨绵绵、dder、天天、橘子在北、xxyy、从容的天空、nnad、←珍£惜√、晨曦轻语、书荒(?o?o?)老书虫、闲、芃芃黍苗、油菜妈妈、猪妈 瓶;菲菲、敏敏丫、无雨、胡乱唱歌 15瓶;如约而至 13瓶;兰色鸢尾、瓶;myf24587、易水柔寒、阿兔、小红、25660289、木子、姚腾岳、ao、糊涂大大、阿部、tinalindachill、杏仁鹿、20061902、岭、人间好季节、关大今天更五章、梦醒时分′冷桐花、三胖子、塑料经济学、勿念勿妄、荣、蔷薇小院、蒹葭苍苍、ruth、风雨过后、玲珑、rebecca、苏锦瑟、hebaozhimu、凤歌、河河、阿六、c、runlet、默默、白、知晓、可爱的小仙女苏、卷卷大人、暗窗红雪、fsh4477、禾禾草、画纱、陌上缓行、喵大爷、昌弘、、躺着真好、肆玥、an、pipi2001bj、茕茕白兔、k、黛月儿、瓶;孤单的晚灯 、顾里 6瓶;幸运星、熊熊妈、iaoyu、云起云笙、喜欢一切故事、lyl、颖砸、随遇而安、rex、坨坨、燕麦 5瓶;小喜 4瓶;8626014、丹若伋潆、 bone、阿达慢三拍、jjjaaa、软风、73 3983、我家有萌宝、云海烟波、温柔、桃花源、书香童年、lily、可镁 2瓶;蓁蓁、zwylp、葵宝儿、人在鲁文、读者之中、立夏、木木、da、金边乌云、20529167、今夕何夕、安久、二月的窗、独钓寒江、小牛、等到花儿都谢了、筱梦、duwann、西瓜、木偶波儿、禾叶、小为姐、快乐阿泽、富贵、蒲扇、、龙七魁、yanandc、平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婆婆的镯子很值钱作者:陈果 2轻狂作者:巫哲 3佳期如梦作者:匪我思存 4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5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