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目录

第122章

  楼犇一案的最大后遗症恐怕就是太子在朝中的文臣势力受到了巨大打击。

  原本楼太仆隐隐是拥护太子的文臣势力的首领, 如今他这一系倒台, 太子犹如去了一边臂膀。自案发后,太子一直闷闷不乐,这日少商要去给楼家众人送行, 他也跟着去了。

  本来凌不疑也想去, 少商委婉的劝他还是不要往人家伤口上撒盐了;凌不疑也不和她争辩, 扭头就随太子一道出现在城外十里亭前。

  少商无奈的问太子:“殿下, 您知道这桩案子是谁主审的吧, 现在楼家死的死散的散流放的流放, 您还把他带来送行, 是怕楼家人伤心的还不够么!”

  太子尴尬道:“子晟说,他是对事不对人, 楼家上下深明大义,一定不会介怀的。”

  少商简直无力吐槽:“他说您就信啊!”——都把人全家给兜底翻了,还让人家理解他, 跟凌不疑相比谋财害命都很讲道理了!

  太子温和的反击:“原先你也对楼犇犯案一事将信将疑, 后来听母后说子晟从小到大就没做过没把握的事,你不也急匆匆的去找安成县主了么。”

  少商:……咱们就不要互相伤害了好吗。

  少商本想对刚刚丧兄又即将远行赴任的楼垚慰勉一番, 不过有凌不疑在一旁虎视眈眈, 她只好退而求其次的去找何昭君道别。两人本没什么交情, 不过前些日子事急从权合作过一下下,此时少商对着何昭君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那日我那么唐突的去找你,没想到一说你就信了,还立刻去找故旧叔伯搬救兵, 我还当要费去一番唇舌呢,真是没想到你这么信我。”她没话找话。

  何昭君今日一身英姿飒爽的骑装,更显得利落俏丽。她淡淡道:“阿父教导过我,人这一辈子,可以蠢笨可以怯懦,但一定要会看人。当初看你抱着肖世子的头颅瑟瑟发抖时,我就知道你的性情了——何况,就算你说错了,我不过是白饶了叔伯故旧的一份人情罢了。”

  少商抗辩道:“谁瑟瑟发抖了,我只是怕血迹弄脏了我的新衣裳!”现在想起那犹带温热的头颅她还要做噩梦呢,想想自己真是不计前嫌的好人。

  何昭君笑笑,也不去反驳。这时前边传来一阵男子哭声,两女侧头去看,只见楼经大伯带着几个儿子正跪在太子跟前又哭又说。

  少商扁扁嘴道:“怎么没见大夫人,在马车里么。”

  何昭君讥讽一笑:“你还不知道吧,不过也没几人知道,前几日大伯父将大伯母休了。”

  “什么?!”少商一惊。

  何昭君道:“二兄临终前的那些话传出来了。他虽闯下大祸,但毕竟是楼家这辈最出挑的子弟。族中叔伯要找大伯父理论,问他是不是真的阻拦了二兄的前程,才酿成大祸。然后大伯父就休了大伯母,罪名是‘不悌不贤,离间骨肉’,两日前已将她遣送回娘家了。”

  少商心中鄙夷:“大夫人都一把年纪了,此时休回娘家,难道还能改嫁?啧啧……真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啊。”

  说完这话,少商目光触及不远处在和凌不疑说话的楼垚,也不知凌不疑又忽悠了少年些什么,只见楼垚感动的热泪盈眶,只差对旗宣誓了。她又赶紧道,“不过阿垚不是这种人,他是能共患难同富贵的!”

  “我知道。”何昭君仿佛猜到她心中所想,目光顺过去看看丈夫,笑道,“你放心,阿垚既没有怨恨凌大人,也没有颓唐不振。他心中自有一杆秤,知道自己二兄所为实在不堪,哪怕不是凌大人揭发,也不能见容于天地人心。”

  少商既欣慰又伤怀,叹道:“阿垚就是这样光明磊落,大道直行的人。”

  那边,太子已将楼经扶了起来,似乎在劝慰。

  少商不满:切,滥好人!

  何昭君冷笑道:“我家这位大伯心思倒转的快,这就打起新的主意来了。”

  “什么新主意?”少商问。

  何昭君道:“根子明明坏在大伯父身上,可如今遭流放的却是君舅和阿垚的亲兄弟们,若不是陛下勒令他们闭门思过,他还想让阿垚带他几个儿子一道赴任呢。”

  “他也厚的起这个脸皮?!”少商有些气愤。

  “自然厚的起。”何昭君讥诮道,“二兄自戕后第二日他就来找阿垚哭了一顿,满口推脱自己的过错。如今看来他是将宝都压在太子殿下身上了,就算陛下不待见他,等将来殿下登基,没准就能起复了!”

  “别做梦了!”少商冷着脸,“我和凌大人都还没死呢,让他起复是给自己找仇家么!”从今天起她就要在滥好人太子跟前开启谗言模式。

  “我亦如是以为。”何昭君满意的笑了。她等的就是这句话,楼经既然能挡住楼犇的前程,等他起复后难道不会阻碍楼垚么。

  少商隐隐觉得何昭君和以往有些不同,试探道:“此去任上,必有诸多难处,你……”

  “不必说了。”何昭君干脆道,“我已经向几位曾经远任过的叔伯打听好了,医药星卜吃喝睡住侍卫辎重,该备的都备下了,一时采买不到的叔伯们也都先送来了。君舅虽要不日流放,但他多年外任,一应人手书册都齐全,过阵子君舅就会让他用了多年的老幕僚都给阿垚送来。”

  少商看她目光清澈坦白,并无半分阴翳之意,反倒精神抖擞,暗暗称奇。

  何昭君看向远方覆盖着白雪的官道,再不复当年娇蛮任性的小女孩模样。只听她沉稳道:“我生于富贵安耽,少时无论闯了什么货都有阿父兄长为我兜着,本以为此生无忧,谁知父兄却尽皆战死;后来又嫁到了楼家这样殷实稳健的大家族,谁知一朝事败,弄到这般田地。我算是看明白了,靠天靠地不如靠己,没准……”她笑的满心舒畅,“这样我还更痛快呢!”

  顿了顿,她压低声音:“阿父没把何家与幼弟托付给继母,也没托给旁支叔伯,他托付给了我。我都不知道,原来在阿父心中我居然是能担当的起事情的。”

  少商莫名感动。有时候,爱与信任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力量,给予孩子面对一生的勇气。

  临到分别时,太子见何昭君矫健的飞身上马,如同一只轻快的燕子,不由得眼眶发热,他犹记得这是身经百战的何将军独特的上马姿势。

  何昭君昂然坐于马上,目光自信而坚强,对少商道:“来日相逢,我请你饮酒吃肉!”

  少商欣然允诺。

  回程途中,太子心绪低落,便邀请凌不疑和少商共乘。

  少商一直没找到机会和楼垚说句话,心情也不怎么样,喃喃道:“想想也有趣,楼家曾经最籍籍无名的幼子,何家曾经最刁蛮任性的幺女,如今却要挑大梁了,真是人生如戏啊。”

  “谁说不是。”太子感慨道。

  “太子殿下,妾有一言禀奏。”少商忽然一脸正经。

  太子一个哆嗦:“好好说话,不要这幅样子。”

  “楼经此人,实是一个假仁假义的伪君子。”少商正色,“不论现在,还是殿下将来得登大宝,殿下都不应再用这人了!”

  太子为难的叹了口气:“他的确有不妥之处,但他到底为孤开蒙……”

  “难道没他姓楼的,殿下这辈子就不识字了不成!”少商一身泼辣,对着太子这样的老好人,人类不知不觉就会放肆起来。

  看太子被自己吼的不响了,少商深吸一口气,继续道:“殿下不要担心没了楼经,朝中无人支援您,只要殿下自己立身正直,心意笃定,储君之尊本就能自成一面旗帜,引来天下贤才!到那时,何愁无人可用……”

  “好好好。”太子摆着双手,苦笑道,“其实子晟也不赞成孤再用楼太仆了,你不用这么着急上火,有子晟呢,一顿饭的功夫,子晟能想出十八个计策叫孤永远也用不成楼经,你且稍安勿躁。”

  凌不疑原本一直靠着车壁闭目养神,闻言看了太子一眼。

  少商一怔,喜道:“真的吗,凌大人你这么诡计多…啊不,足智多谋啊…”

  凌不疑端不住冰霜般的神色了,怒目直视,看似很想捏死女孩。

  太子想起他年幼时老成持重的样子,十几年来何曾有过这样鲜活的人气,背过身去憋笑。

  少商见凌不疑凑过身来,赶紧缩缩的躲到太子身后:“你想做什么,殿下在呢,你可别乱来!”

  太子侧着身子,冲自己背后无奈道:“你现在想起孤的用处了?!”他虽板着脸,但却想,自己若有这样一个淘气调皮又懂事的女儿或幼妹,平素日子必然开怀。

  “殿下累了,该歇息了,你随我去另一辆车!”凌不疑伸手就要来抓女孩。

  少商着急道:“我跟殿下的话还没说完呢!”

  “楼经的事不用再说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当然有!”少商卖力大喊,然后绕到太子身前,正色道,“殿下,妾有一言相问。”

  太子忍笑:“孤听着。”

  “殿下最近殴打太子妃了吗?”

  话音刚落,凌不疑就抚额侧头,不忍猝睹;太子一脸呆滞状。

  少商却振振有词:“我听说太子妃自从被拘禁后,殿下好吃好喝供着她,还将东宫一侧的园子划给她闲逛散心。不单如此,我听说太子还预备给她一份厚厚的产业,便是她将来被废了,也能继续锦衣玉食。是也不是?”

  太子面露尴尬。

  少商忿然道:“殿下,妾并非刻薄偏狭之人……”

  凌不疑很适时的呵了一声,表示不赞同。

  少商不去理他,继续道:“妾并非刻薄偏狭之人,可妾以为,所有人都该为自己所做之事付出代价。太子妃阴害曲夫人,让曲夫人苦痛委屈了十年,难道不用受罚?!”

  “我知道殿下若是薄待太子妃,人家可能会说您凉薄无情,别的妾也不争了,殿下就去打太子妃两顿吧,算是略施薄惩了。”对于某些性质恶劣但又无法判重刑的罪责而言,狠狠打一顿比什么都管用。

  “殴打妇人岂是君子所为。”太子低声道。

  “男子殴打妇人当然是不对的!”少商道,“可有时情势所迫啊。像我那位前二叔母,真真一个歹毒的泼妇!二叔父教她她不听,骂又骂不过,送回娘家娘家又宠溺,休又休不了,整天撺掇我大母算计家父家母,闹的家里鸡犬不宁,除了打她两下还能怎样!不是我说,当初要是我二叔父狠狠打二叔母一顿,没准后来都不会绝婚了。”

  “俗话说,小人畏威不畏德。有些人啊,就爱欺负好人!殿下您看我,当初刚进宫时,我都不敢正眼看您,可现在,我都敢撺掇您殴打太子妃了,这简直是犯上呀!可见,上位者还是得有些威严的……”

  凌不疑在旁噗嗤一声。

  少商怒怼:“你别老打岔,我这跟太子说正事呢!”

  太子之前的愁云一扫而空,转身闷笑去了。

  ……

  回到长秋宫,太子先向皇后问安,然后略略叙述了适才车中所言,笑道:“如今想想,子晟遇上少商挺好的。少商说话虽没什么规矩,但却是句句为儿臣好的心里话。有时候儿臣觉得,他俩就像我自己的亲弟妹一般。”

  皇后笑的欣慰:“是呀,有时我见了少商,又好气又好笑,骂也不是夸也不是,一时想打她一顿手心,一时又想贴肉心疼。”

  这时少商将凌不疑送走,颠颠的踏进内殿,见太子欲言又止,满脸狐疑:“殿下跟娘娘说什么呢,怎么妾来了就不说了。”

  太子没好气的瞪她一眼:“孤说你坏话呢!你现在越来越不像样了,三天两头的告假。孤现在正撺掇母后也狠狠打你一顿,照你说的,打一顿比怎么教都管用!”

  “殿下!”女孩不忿的惊呼。

  皇后莞尔微笑。

  ……

  此时正旦已过,元宵将近,按出战前和凌侯约定好的,凌不疑要带少商往城阳侯府一行。皇后不予置评,依旧悉心给二人预备了见面礼。少商看看那些好看不好用的金玉之物,问道:“娘娘也不喜欢凌侯夫人么?”

  凌不疑道:“我年幼时,人人都夸淳于氏谦卑自守,愿意为妾侍奉脾气暴躁的阿母,只有娘娘说她是自甘下贱。有一回我睡着了,还听见娘娘说,倘若她是淳于氏,哪怕儿女成群了,只要能走,她掉头就走。”

  想起帝后妃三人之间解不开的结,少商重重的叹了口气。

  次日一早,少商随凌不疑来到凌侯府邸,一时觉得吃惊。

  她一直以为凌侯这样斯文俊秀的中年伯伯的家宅,应该布置的清雅闲散,带上几分书卷气才对。谁知到了才发现,城阳侯府从庭院到屋宇,全都建造的毕恭毕敬,一丝不苟。没有雕梁画栋,没有弯曲斜翘的飞檐,连案几枰台全都方方正正,没有半分多余的纹饰。

  这种气氛还和凌不疑那座军营式的宅邸不一样,凌不疑府明显是一种懒的花心思布置最后去繁就简的结果——反正府中也没女眷,将家宅当军营管理还更容易些。

  而城阳侯府中的肃穆规整气氛却像是刻意维持的结果,在这个热烈放飞的年代,少商神奇的感受到了一种异样的约束感。

  凌不疑的大父大母早已过世,城阳侯府如今住着凌侯三兄弟,三兄弟虽各自娶妻生子,但至今不曾分家,外面人皆道凌家手足和睦,孝悌传家,实在堪为世人楷模。

  对着一群‘长辈’,少商规规矩矩的向他们行礼——凌家不但宅邸规整,连人丁都很规整。凌氏三兄弟都是一妻三妾,儿女数人,排排坐在少商面前时,连神情都差的不多的温煦和善,仿佛一个模子里浇筑出来的人偶。

  哪怕在外面各种白莲做派的淳于氏,此时都一副端庄沉默的样子,只有在介绍自己长子时热切了几分。凌不疑的大弟约莫十五六岁,生的和凌侯甚像,身形高瘦,面目俊秀;相互行礼时,他似乎偷偷看了少商几眼,然后少商看见淳于氏在袖子下拧了儿子一把。

  淳于氏按捺不住,终于说了自己长子已定下亲事,而对象竟是裕昌郡主!

  “裕昌郡主?!”少商吃惊,下意识的想去看凌不疑,才想到刚才凌不疑被凌侯叫走了。

  她掰起手指头做算数:裕昌郡主比凌不疑大一岁,凌不疑又比凌二公子大五六岁,所以——“嗯,我记得裕昌郡主今年芳龄……”

  “新妇大几岁怕什么,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嘛!”淳于氏抢先道。

  少商扯扯嘴角:“嗯,这一下子就抱了两块半的金砖,果然好姻缘。”

  凌二公子心理素质过硬,居然一点羞赧之意都没有,还有几分炫耀之情。

  淳于氏洋洋得意道:“没错,缘分真是天定的!数月前皇后寿辰那阵,我儿在宫门外等候侯爷,谁知迎面撞上匆匆出宫的裕昌郡主,就此结下不解之缘!”

  少商努力回忆——嗯,记起来了。仿佛当时自己刚和凌不疑吵了一架,然后凌不疑又将上赶着来的裕昌郡主说了一顿,最后皇后说裕昌郡主哭着跑出宫去了……于是,凌二公子就趁机抚慰上了?能攀高枝找老婆,嗯,果然家学渊源。

  “当时裕昌郡主是不是在哭啊?”她问。

  淳于氏一惊,掩饰道:“程娘子这是何意?”

  少商道:“没什么意思,那什么……汝阳老王爷答应这门亲事了?”

  淳于氏笑道:“老王爷是男人,小儿女的姻缘还要看王妃……”

  “可是老王妃不是去城外道观修行了么?”少商笑眯眯的。

  淳于氏脸上一僵:“初嫁从父母,再嫁由自己。总之郡主自己愿意,老王爷又能说什么!”

  少商哦了一声:“那可真是姻缘天注定了。不知喜事定在何时啊?”所以是当不了你的老婆就要当你的弟妹么,裕昌郡主也是真爱了。

  淳于氏笑道:“还要等二叔先办呢。程娘子不知道吧,子晟的二叔就要和虞侯家结亲啦!”

  这时凌二叔父赶紧解释:“并不是虞侯之女,而是虞侯的侄女。再说了,子晟也定好亲事了,自然要等子晟的婚仪办妥了,才轮到下头的孩儿。”

  “子晟还是对婚仪上心些的好,喜恶什么的都早些说了,免得到时有不如意的,都来埋怨我……”淳于氏嘟囔道。

  “子晟的婚事不用你插手!”凌侯从外面进来,后面跟着凌不疑。

  凌侯面色不善,竟当着阖家的面斥责起淳于氏来:“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子晟的婚事陛下自有主张,你将我的话当耳旁风了么!”

  淳于氏立刻正襟危坐,低声下气道:“侯爷说的是,是妾僭越了。只是妾想着子晟终究是侯爷的长子,咱们总不能一点都不……”

  “要给子晟添东西也有我,总而言之,你一丁点都不要插手!这是我最后一次吩咐你,记住了没有!”凌侯毫不留情。

  淳于氏很是难堪,但仍然柔顺的躬身称喏。

  ——违和感又来了。

  少商诡异的觉得凌益与淳于氏并不像外面传扬的那样情深意重难舍难分啊,看淳于氏对着凌侯,比在宫里面对皇后都更畏惧几分,着实奇怪。

  训斥完妻子,凌侯招呼凌不疑和少商往屋外走去,绕过庞大空旷的庭院,来到凌府西南角的祠堂,仆从早在那里清扫擦拭,并准备好香烛贡果。

  挥退众仆,凌侯只带着儿子和少商踏入森森幽冷的凌氏祠堂,一通伏倒起身进香磕头祝祷念叨后,仪式算是告一段落,然后凌侯引着儿子与未来儿媳到祠堂偏厅暂歇。

  偏厅里烧着一座炽热的火炉,炉缘还热着一壶酒和一罐酪浆,另几碟点心。三人围炉坐下,凌不疑安静的为凌侯斟酒奉上,又给未婚妻倒了一碗热腾腾的酪浆。

  凌侯一饮而尽,开怀道:“列祖列宗知道你这样出息,我们凌家复兴有望,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了——说起来,我们凌家在前朝也是响当当的名门望族,谁知一再败落,到最后几无立身之地,要不是子晟的舅父帮扶,唉……”

  少商侧头去看,只见凌不疑垂睫不语。她忽然发觉,在凌侯面前凌不疑似乎分外沉默,上回战前送铠甲也是这样,总是凌侯絮絮叨叨的说,凌不疑安静的听着。

  凌益似乎也不介怀儿子这样,只是一径的唠叨。为免冷场尴尬,少商只好有一搭没一搭的应和。

  “前朝几位陛下可都不是好说话的君主,说句严厉都是轻的,尤其那位武皇帝,听说用丞相如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能从前朝幸存至今的世族有几家啊,都不容易!”说起这位走位拉风的帝王老兄,教导少商经史的几位博士常是愤慨不能自抑。

  凌侯失笑的险些呛酒:“韭菜?哈哈哈,少商说话有趣,难怪陛下和娘娘都喜欢你!”他叹了口气,“你说的是,我们凌家能幸存至今,如今犹有翻身之力,已是天幸了!”

  他转过头,对着儿子:“子晟,你别嫌为父啰嗦。你这回在寿春立功,为父很是高兴,但你身上又添了几处伤啊?年少时逞能不当心,年岁大了一身病痛啊。我听说陛下又让侍医住到你府里去了,说要给你好好调养,就算你什么都不说,我也料到你伤势不轻!”

  少商想起凌不疑肩背上的创口,小小的叹了口气。

  “听为父一句,该闪避时就闪避着些,天下这么大,能人这么多,不是什么事都非你不可!按下了葫芦浮起了瓢,功劳是永远立不完的!天地无限,你却是肉做的,怎能一径奋力搏杀呢。”凌益苦口婆心的劝说。

  凌不疑继续低头不语。

  某方面来说,少商有些赞同凌益,但她内心深处又有些矛盾,便期期艾艾的反驳道:“话不能这么说,陛下让凌大人多立些功劳,也是想找由头给他加官进爵多多封赏嘛,想叫凌大人未来荣华富贵……”

  “谁说非要立功才能荣华富贵啊!”凌益藉着几分酒意,眼中放出异样的光芒,“谁说非要血肉搏杀才能加官进爵?”

  话音落下,偏厅死一般的寂静。

  少商惊诧至不能言语,自她能了解这个世界侯,她所认识的男儿们,下至乡野的农夫走卒,上至程老爹,万伯父,何将军……甚至那个身败名裂的楼犇,都在这片天地间奋力拼搏,用自己的才智,运势,乃至阖家性命,上求得君主赏识,下赢得部曲宗族的繁茂。

  虽说目的功利了些,但相比死水一潭的酱缸文化,少商能欣赏到这种热烈积极的进取精神——今日,她听到凌益的这番话,仿若跌进了一个异世界,完全不知如何回应。

  “刹那光辉看似光耀无比,辉映穹苍,但过去就过去了。冠军侯英雄一世吧,可他英年早逝之后,谁来庇护家人宗族?活到最后,才是活的最好!”凌益一字一句道,“子晟,少商,我们三个骨肉血亲,父子夫妻,乃是至亲的一家人,我今日把话挑明了。”

  “陛下的意思我清楚,将来你和少商生下孩儿,定然要挑几个姓霍,给子晟的舅父承袭香火。霍翀兄长那也是天神转世的人物,我的孙儿跟他姓我没什么过不去的!可是子晟啊,你断断不能学你舅父,陛下对你再好,你也不能真把命豁出去了!”

  “好好活着,活的越长越好,像鼄蟊一般慢慢织网,联结世族权贵,繁衍子息,待到枝繁叶茂,待到风云平息,那就轮到我们了!”

  少商看着凌益儒雅和善的面庞,听他发出呵呵自得的笑声,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心底发毛的隐惧——因为,她并不能说凌益的话是错的。

  凌不疑始终没有说话,只是一杯接着一杯的给凌益斟酒,最后凌益醉倒在炉边,还是凌不疑将他搀扶回居所,交给仆从们。

  之后,凌不疑谢绝了午膳,捉着少商就要离开城阳侯府,凌家两位叔父倒也没苦劝,只是装了大大的一车回礼。

  临出门前,凌二叔似乎想拜托凌不疑什么事,拉他到一边说话。凌三叔则对少商扯起了家常:“程娘子别被长兄吓着了。其实长兄最疼爱的就是子晟,他与霍夫人婚后数年无子,我与二兄的儿女都能走会跳了,他才有了子晟,真是拿他当心头肉啊,谁知……”

  他叹了口气,“虽说长兄后来也有了旁的儿女,可只有子晟是他亲手抱着捧着喂饭哄睡过的,真没想到他们父子如今会生疏至此啊!”

  少商无话可说,只能应景的跟着叹口气。

  回程途中,凌不疑问少商:“你以为今日父亲的话如何?”

  少商道:“我就知道你要问我!唉,好吧,我只是想起了我三叔母。去年年初滑县不是遭了兵祸么,老县令为了护佑百姓而战死,当时三叔母说,她对我叔父爱逾性命,但倘若叔父也遇上了同样情形,她宁肯叔父也在城外抗敌,好过躲在城内苟且偷生。”

  凌不疑目光一亮,赞道:“桑夫人真乃女中豪杰!”

  少商点点头:“但是凌侯的话其实也有道理,活长些总比短命强啊。不过倘若真是事到临头,躲无可躲,也不能真当缩头乌龟啊。所以嘛,你以后少冲锋陷阵,好好给我待在家里调养身体才是要紧!适才我翻了你家族谱,除了你大父大母是因为遭灾受罪,其余祖宗都活了好长啊!哎呀,也不知你阿母家的祖先寿数几何,我好像听崔侯说过,似乎霍家也出了好几位寿星。你也给我效仿效仿,可别死在我前头了!”

  凌不疑又笑又叹:“你知不知道,你其实有个很有趣的异处。”

  “什么异处?”

  “无论原先和你说的是多么正经之事,最后总会被你绕到离题千里,定力差点的,到末了都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少商摸摸脑袋:“那你原先想说什么?”话说其实程老爹才是歪楼的高手,自己怎么好学不学偏学了这个。

  “没什么,我都忘了。”凌不疑一扫适才的阴郁,笑的十分可气。

  作者有话要说:

  这阵子的气温真是乌鸡鲅鱼,忽冷忽热,周围咳嗽一片,我都想去太空过一阵了。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江離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35597120 2个;然然、辛夷花开柳稍黄、大爱西红柿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au三木子、p 2个;我应该换个名字、llpphhddxx、冯安、冰、春泥、花七、幻蓝、樱桃大丸子、晴空之蓝、款款而行、关大今天更五章、琴的風、绕指柔、安娜苏苏、辛夷花开柳稍黄、微风、鱼粉、in、21619175、薇薇加菲猫、、絮听了了、atoo7、花骨朵儿、晒太阳的懒猫、丽格海棠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路过 86瓶;金鱼娘亲 瓶;米粒 32瓶;七略 16瓶;幸窪、二得没烦恼、瓶;糖豆崽崽 13瓶;静待花开、萌萌哒火星人在地球嗨、水水水桔子、kd、隔壁小彭、东风好、白发多时故人少、2223724、微雨、安倍晴雪、桔子、寂言、未末、明泽、alice、  局外人。、5910、神马都是浮云、ie ma?、冯婉清 10瓶;123、黄桃啦 9瓶;我站走马灯!、yayay 7瓶;辛夷花开柳稍黄 6瓶;bear、唧唧复唧唧77号、丫丫、069、五彩缤纷、追时不来、卡卡、aa*^_^*紫喻 5瓶;34667653、施施礼、冬望 3瓶;沉默的人、爱洛斯、唯伟、阿糖、123 2瓶;白萝卜、小为姐、天空中的一尾鱼、小嫁妆、禾叶、宇宙正义使者饭桶少女、鱼找水、秋天、sherilynyue、微凉、宝木草西央、mycissy、酒窝、静默颓败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抱住锦鲤相公作者:立誓成妖 2第三部 光芒纪·颖耀作者:侧侧轻寒 3云中歌2 4千娇百媚作者:伊人睽睽 5先婚厚爱作者:莫萦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