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目录

第109章

  此时, 少商正与袁慎正在案发之地查看。她对着梁尚靠着死去的那面墙看了半天, 奇怪道:“既然是一刀扎心,这墙上怎么没多少血渍啊?听说尸首上出的血不少啊。”为什么墙上没形成喷溅式血迹。

  袁慎道:“我曾去看过尸首,行凶的是一把短短的匕首, 只扎到胸腹, 并未扎穿躯体, 是以大舅父的背后没有透出血来。”

  少商哼了一声:“听起来像一名孔武有力的男子作为。”

  “亦可以是用劲巧妙的女子。”袁慎唱反调。

  少商白了他一眼, 继续问:“除了致命的刀伤, 令舅父身上还有旁的伤痕吗?”

  袁慎皱眉:“旧伤不提, 舅父的双腕上各有几圈簇新的抓痕。可案发那日的清晨, 舅父刚与舅母有过争执,舅父欲对舅母动粗时, 两名武婢曾扣住舅父的双手……是以仵作也不能断定行凶之人有没有扣过舅父的手腕。”

  少商小心翼翼道:“那什么…仵作有没有剖开令舅父的肚腹看看…”

  袁慎不悦,甩袖道:“少商君何出此言。自来死者为大,请仵作验尸已是无奈之举, 还要开膛破肚, 岂不是罔顾人伦。舅父到底是外大父的嫡长子,他若尸骨不全, 梁家满门羞矣!”

  少商连忙举手讨饶:“好好好, 当我说错。不剖就不剖嘛!我只是想知道令舅父那日究竟吃了些什么。”这年头的仵作也就看个死亡时间吧。

  袁慎不生气了, 若有所思道:“……你似乎从一开始就认为杀我舅父的另有其人,舅母与幼桐是无辜的。”

  “没错。”少商点点头,“昨日我来这里时就这么想了。”

  “这是为何?”袁慎不解。

  “其一,令舅父是正面中刀, 就算背后没有透血,可正面呢,那样大的伤口,正面下刀之人怎么可能不沾一点血迹?可幼桐那日披的绒氅和穿的衣裳都没有一点血污。我让人去审问过其余的奴婢,发现幼桐并无隐瞒或毁弃血衣之举。”

  袁慎笑道:“少商君真是高见。好吧,那还有第二点么?”

  少商道:“其二嘛,因为凌大人同我说,曲夫人和曲家他还是多少了解的,这桩命案应该不是他们所为。他比我聪明,相信他总没错。”

  袁慎有气,一下走开,站到窗边,又回身讥讽道:“既然他什么都对,你还来这里做什么?在家里乖乖等着他结案就是!”

  少商也不生气,笑笑道:“因为我与他想的不一样。我认为应该追寻蛛丝马迹,擒拿真凶,还太子殿下和曲夫人一个清白。”

  “而凌不疑却不是这么想的。”袁慎目带戏谑。

  “不但他不是这么想的,恐怕袁公子你也不是这么想的——你们想的是怎样完满的将事情平息。”少商平静道,“不然以袁公子您的聪慧,就不会至今坐视了。”

  袁慎目色闪动,片刻后,微笑道:“少商君,此事之后波谲云诡,深不可测。多查一分未免牵连过甚,少走一步却容易无功而返。其实,可能凌不疑才是对的。”

  少商毫不在意道:“凌大人是对的啊,你们都是对的啊,可我也是对的呀,我不过是想知道梁尚究竟是怎么死的……大家各行其是就是了。”

  袁慎侧首一想,笑道:“也对。……不过,少商君近来脾气倒是好了不少,这若是换在以前,不出三句话就要与在下吵起来了。”

  少商想了想:“嗯,大约我遇到了对我很好很好的人吧。”

  袁慎脸色骤冷。

  “……以前我从未想过要嫁给凌大人这样的人,我俩吵架比和好的时候都长。”少商望向北墙,三扇品字形的小圆窗外,湖水清寒,波光渺渺,“可是现在想想,好像我来这世上走一遭,若是没有遇到他,就好像少了什么似的。”

  “所以,袁公子,我与凌大人还会吵架的,不是为了你也会是为了别的什么。可我们恐怕是不会为此而分开的……你还是好好去相亲吧。”

  袁慎嘴里苦涩:“那你还让我陪着你来这里?”

  “因为我没见过令舅父的尸首啊?总得找个人问问嘛。再说,你也在这里留不长了。”

  “什么叫留不长?”袁慎疑惑。

  少商转回身子,笑眯眯道:“你且等一等,我估摸着差不多了…诶,来了…”

  一名梁府管事模样的老仆匆匆进屋来,朝袁程二人行礼,然后道:“袁公子,几位老大人在前面吵的厉害,州牧大人请您过去安抚安抚。”

  袁慎看看少商,少商笑的一脸无辜。袁慎瞪了半天眼睛,想想又觉得自己无聊,摇摇头,长袖一展,就随那老仆出去了。

  跟着梁府管事进来的梁邱飞喜上眉梢,十分殷勤道:“小女君,您要什么帮手,尽管吩咐卑职就是!姓袁的果然靠不住,适才您就不该邀他一道来查案!”

  “你算了吧啊!还不是因为你家少主公!”少商反唇相讥,“我昨日就想去看梁尚的尸首,可你家少主公说,但凡他还有口气我就休想去!真是好笑极了,我尸首见的少啊!”

  梁邱飞立刻辩解:“话不是怎么说,战阵上看见一片尸首,与细细寻摸一具尸首,那可是两码事!”

  “我又不会亲手去摸那尸首,让仵作查验我看着嘛!”

  “验尸时要脱去全身衣物,梁尚是个壮年男子,让让让您看那个,别说少主公了,卑职也宁肯瞎了算了!”

  “少废话!若是我昨日就查验了尸首,早就发现梁尚口中那枚玉蝉了。就是因为你们这些迂腐的男人,才险些耽误了大事!现在你给我滚出去,我自己一人就行了!”

  屋里隐隐传来争执声,袁慎止步回头,仿佛听见女孩娇俏的嗓音。

  那梁府管事回头看了看,笑道:“这位程小娘子倒是貌美伶俐。”

  袁慎低声嗯了一下,然后再次起步。

  从年少时起,他就细细筹算过妻子人选,家世,门第,名声,父兄官秩,姻亲牵连的势力派系,还有品性,才学,容貌……他都想过。娶错妻子祸延三代,是以他一直都十分谨慎。

  现在他已经二十一岁了,婚事不好再拖了,于是他按照自己的需要,像筹划朝政方略一样,按部就班的挑选‘合适’的妻子人选。

  温柔爽朗的,端庄明理的,才貌双全的……他挑了又挑,拖了又拖,总也不能满意。起初他自己也不明所以,现在想想,大约她们都不是程少商的样子吧。

  可那又怎么样呢?一子慢,满盘皆落索。曲泠君有句话说对了,日子还得过下去。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相去复几许,相去复几许……日子终究还是得过下去的。

  ……

  少商在屋内细细寻摸了一遍,推动书架,抚摸案几,甚至试着从窗台爬出去,俱无异常。然后她走出这间屋子,站在远处看看。

  这座书庐其实并不是只有一间,在梁尚遇害的屋子左右各有一间耳房,三间屋子以‘一字型’结构笔直相连。正中那间最大最敞亮,东侧那间砌有两座小小的炉灶,当主人需要时可在里头煮食烫酒,西侧则是一间中等大小的杂物间,堆放了些吊索板梯案几之类的旧物,上面还盖着厚厚的粗布。

  小厨房擦拭的甚是干净,灶内有残余的柴薪,想来近日曾用过;那间杂物间却积着厚薄不一的灰尘,有些器具似是常取用,粗布有经常掀起的痕迹,地上还有杂七杂八的脚印。

  少商不死心,又回到凶屋,将差不多每样东西都挪移一遍,看看会不会突然出现什么暗道,均一无所获。于是她又拿宝石小匕首,用刀柄一一敲击四面墙壁,听听是否有空心的声音,依旧毫无所获。四面墙均是实心砖木墙,可能彼此厚薄有差异,但整体一面墙的声音都是一样的。

  少商有些沮丧。她坚信梁尚绝不可能平白死去,可是如果没有第三个人进过这屋子,那梁尚又是怎么死的呢!

  梁邱飞看她疲惫,不无得意的凑过来说话:“小女君若是累了,不妨先去歇一歇。照卑职看来,小女君索性回宫静待,等着少主公的好消息就是了,胜于在这里一遍遍的走来走去,就这么点大的地方,小女君您还没摸够啊。”

  少商本就身心俱疲,闻言恼羞成怒,推搡着将人赶了出去,喝令梁邱飞及其余众侍卫都在外面站着,不许过来打扰她。

  气呼呼的把人赶走后,少商忽的心头一动——就这么点大的地方?

  她有主意了。

  少商先是走到屋外,从东到西,从外面将三间屋子的总长度以步伐量了一遍,接着分别步量三间屋子的室内长度。她为怕有误差,一气走了三遍,然后取平均值,果然——

  三间屋子的外部总长度平均95步,小厨房13步,杂物间22步,书房44步,差额16步,去掉中间四堵墙的厚度,哪怕算宽些,也至少还有五六步的长度不见了。

  这些空间去哪里了呢?

  小厨房狭小不说,还有常有人进出,兼水火交加,所以……少商将眼光投向了那个黑乎乎的杂物间。走进去后,少商发现屋里着实昏暗,外面明明阳光明媚,可这里只有南墙上那口高悬的小窗能透进几丝光线。

  少商朝东墙走去,也就是隔着书房的那面墙。她燃起一支小小的火折,细细观察这面墙壁。和梁尚遇害的屋子一样,这里的墙都用木条隔成边长为一米左右的方格,一面墙差不多有十几个这样的方格,这是以前十分流行的建筑模式,可以支撑墙面不会变形。

  少商低下头,举着火折子观察墙边的地面。因为发生命案后,为了将梁尚的尸首抬出去,奴仆曾冲进这里取用过竹竿担架等物,地面脚印凌乱。但少商注意到,有两枚脚印比较特别,因为它们只有大半个,而且足尖朝墙,距墙只有一步之遥。

  为什么会有这种脚印呢?如果是快跑时留下半个脚印,那毫不稀奇,可足尖朝墙,难道是一头装进墙里去了?少商略略一想,笑了——这是有人以双掌推墙,沉气用力时的姿势。

  于是她将火折在旁边一放,试试看自己能否推动,如果不行就去叫那碎嘴子的梁邱飞吧。用尽吃奶的力气推动,少商本来已打算要叫人帮忙了,谁知掌下一动,那墙面居然被她推的凹陷下去一个洞口,刚好是两个方格。

  她一阵愕然,举着火折子小步走了进去,四下一看,全明白了。

  难怪在书房里她怎么敲都没有异样,因为这件密室根本就是两件屋子之间的一个夹层,恰似一块方糕裁下一条边边。它的宽度与三间屋子一样,长度却只有三四步。

  火折子上的光影晃动扭曲,而且没有持续方向,想来这密室应有数处通风口。外面的声音清清楚楚,但里面的声音外面却似乎无法听见。适才少商近来时仿佛踢倒了什么,外面的侍卫和家丁也无人注意。

  少商听见梁邱飞正吩咐奴婢准备午膳,另外要加一壶果露,最好是石榴味的。少商笑了,心想这碎嘴子还算心细,知道自己爱吃石榴,可这大冬天哪里去弄石榴啊。

  少商回头,看见自己适才进来之处,那面小门朝里装有两个精铁所铸的把手,估计是当里面的人想出去时,可以拉这把手。

  她举着火折子去看密室对面那堵墙,很轻易的也发现了一对精铁把手,她原本想去拉,想了想后,她改为侧身用肩背去推,一阵用力,墙面洞开,明亮的光线直直射入密室。

  ——果然功夫不负苦心人,这里正是梁尚遇害的书房!

  少商犹如吃了十八个人生果,疲惫俱消,通体舒畅,喜不自胜!难怪她在梁尚的书房怎么找暗道密室都没用,因为这道暗门只能从密室这一边打开嘛!

  她自顾得意了一阵,正想喊梁邱飞过来,忽然身后传来格勒一声响动,不等她回头,一只阴冷有力的手掌一把将她提进了密室,然后呲呲两声,密室东西两扇暗门都被关上了。

  ……

  “其实,我从不好奇梁尚是如何死的。因为说到底,能布下这样的天罗地网,将曲泠君的行踪都算计在内,非梁家人不能办到,也不是一个人能办到的。”凌不疑道。

  梁无忌黑着脸,一言不发。

  “如今事态还未扩延,廷尉府还能给梁家留下几分面子,等到天子一怒的时候,将梁家上下的奴婢捉起来好好审问一番,难道会查问不出来?”

  梁无忌叹道:“我知道,与其让廷尉府的人来问,还不如老夫自己问。只是,一旦兴师动众的查问起来,梁家的声誉……”

  “难道现在梁家的声誉就很好么?”凌不疑讥诮道,“自己家里兴师动众,胜于廷尉府大兴刑狱。州牧大人,凌某人言尽于此。总之,今日之内州牧大人不能给我一个答复,明日一早纪大人的手下就会上门来拿人。”

  梁无忌愠怒道:“今日之内?你也太心急了……”

  “事情拖的越久,太子殿下就越受其害!等个十天半个月,都城里人人都听信了太子的谣言,那时州牧大人再查个水落石出也没用了!”

  梁无忌山穷水尽,重重一拍案几,大声道:“行,我这就将可疑人众捉起来审问,日落之前就给子晟一个答复!”

  “州牧大人痛快。”凌不疑微笑道,“我就静候佳音了。待事成之后,我设宴向州牧大人赔今日不逊之罪。”

  梁无忌连连摇手:“唉,这也不必说了,家门不幸家门不幸……”

  此时,一名眉清目秀的少年侍卫忽然不报闯入,一头跪倒在凌不疑面前,嘶叫道:“少主公,大事不好,小女君小女君她…她不见了…!”

  凌不疑面色大变,一把抓住那侍卫,厉声道:“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看住她的么!”

  梁邱飞抬头,羞愧的满脸是汗:“小女君一直在书庐的三间屋子里走来走去,我等始终守在屋外。片刻前还看见小女君进门出门的,谁知一转眼就在不见了!屋外那么多人,除了我们,还有家丁侍婢,怎么会…怎么会…?!”

  凌不疑猛的回头看向梁无忌,神情安静,眼中却似烈焰熊熊:“……州牧大人,今日在下怕要大大得罪尊府了。”

  ……

  阴冷静谧的暗室里,只有那支小小的火折子闪着微弱的光芒,一名家丁穿着的男子站在火光下,脸上的横肉微微凸起,愈发显得狰狞可怖。他朝少商缓缓走近,发出桀桀的低笑,仿佛在玩弄掌心里的小虫子。

  少商被逼到狭长密室的尾部,背贴着墙壁,努力让自己站直些。她忽道:“梁公子觉得杀了我,自己就能安然无恙了?”

  梁遐咯咯短笑一下,犹如夜枭之声:“没人知道这处密室,我宰了你,等风声过后再来处置你的尸首,谁能知道?”

  “梁公子为何不问问凌大人去哪儿了?我在这里找来找去,他却与你的堂兄密谈至今,你说他们在谈什么?”少商额头冒汗,强自镇定。

  梁遐一愣,又冷笑道:“你不必来诈我!”

  “我没有诈你!”少商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发抖。

  “其实大家都被曲夫人与太子之事迷花了眼,包括严明的纪大人,盖因太子身份高贵,牵涉极大,哼哼,这些做官的总喜欢将事情往大处想。案子越难办越好,牵涉之人越高贵越有成就!可是再想想,也许事情根本没这么乱七八糟呢?也许只是有人想利用曲夫人与太子来掩盖自己呢?”

  梁遐面色渐渐发青:“难道凌不疑也猜到了?”

  少商都不敢擦汗,继续微笑:“想想令兄死了,谁能得最大的好处。其实不是曲夫人,而是你。令兄的儿子才几岁,梁州牧都四十六七了,至今无子。如今令兄一去,梁州牧除了你立你为未来家主,别无他法。”

  “既然你们都知道,为何还不来捉我呢?”梁遐忽然冷静下来,狞笑出声。

  少商假作无奈,叹道:“因为我们不知道你究竟是如何杀人的啊!唉,你终究是梁家公子,所谓刑不上大夫,难道将您捉去廷尉府拷打一顿么。自然要证据才能定你的罪啊!唉,可叹人人都夸凌大人惊采绝艳,却至今想不出你究竟是如何行事的!”

  梁遐哈哈一笑,得意道:“那是自然!这个法子是……”他忽停顿了一下,继续笑道,“是我苦心筹谋出来的!若非你这小女子到处乱摸,任谁想破了头也想不到!”

  “小女子不解其意,请梁公子不吝赐教。”少商装的楚楚可怜,只盼‘反派死于话多’的定律能生效,梁邱飞虽然碎嘴子,但还算心细,不到半刻钟就要看看她在干嘛。

  “那日,我清晨潜入这密室,一直等到中午时分。我听见兄长大骂幼桐那小贱人,又推倒了书架。等幼桐走远后,我推墙出去,兄长大吃一惊。他从不知道这密室,我也是无意间发觉的。我假作玩笑,趁说话时一刀刺死他,将他推到墙边坐好,屈其双腿,让尸首看起来像是在书箱里待过似的。再往酒壶里下些迷药,然后躲回密室,脱下外袍,换上家丁的衣裳。等下午曲泠君发现尸首时,外面乱作一团,我趁机混走。”

  “好计策!”少商十分捧场,“看来外面的人都错看公子您了。您不止武艺高强,还足智多谋,堪称文武双全啊……”

  梁遐嘎嘎笑的得意,然后脸色一沉,步步逼近:“你不必拖延时间,呵呵,不过看你生的如花似玉,不如死前叫我快活快活……”

  少商原本十分害怕,一听这话,倒有些意动。原来要先强健啊,那岂不是有机会……?她的手指悄悄摸到腰间的那把宝石小匕首。

  密室本就黑暗,那小匕首又被万老伯打造的花里胡哨,满是金玉珠翠,而且两头翘翘,犹如新月一弯,一般人看见都以为只是类似玉璜形状的女孩配饰。

  梁遐正要扑过来时,外面已吵杂起来,只听侍卫此起彼伏的呼喝着——

  “程娘子呢,程娘子不见了!”

  “这间我看过,人不在!那间呢?”

  “也不在!”

  “快将这三间屋子封起来,不许人进出,阿飞你快去报少主公!”

  梁遐面色铁青,少商挺直身子,冷笑道:“你就算杀了我,也出不去了!”梁遐大怒着扑过来,嘴里大喊:“你这小贱人!”

  少商一个屈身打滚,从他胳膊底下钻过,冷声道:“你我远日无仇近日无怨,你何必非要跟我过不去。不如放了我走,我保证定不说出你的事就是了。等侍卫们撤走后,你再出来溜掉,岂不美哉。”

  梁遐一愣,清醒后大怒道:“我会信你?!你这狡猾的小贱人,纳命来!”

  少商瞧准了位置,猛的朝插在墙壁上的火折子扑去,一下踩灭后将火折藏入袖中。

  密室里黑成一片,偏偏梁遐也没带火折,只能在黑暗中一边大骂,一边摸索着捉少商。少商身形纤小,听着梁遐粗重的呼吸声,东钻西躲,梁遐居然一时也抓不到。不过他很快想明白了关键,于是从狭长的密室一头抓起,手脚张开挥动,一步步往前逼近。少商终于无法躲避,被梁遐抓在手中。

  梁遐凶心大起,手按在少商脖子上打算掐死她,而此时此刻,少商也将小匕首捏在掌心,欲在梁遐的颈动脉上划拉一刀。

  这时,外面响起了一个清朗却急促的青年声音,这是哪怕在万人之中也不会被人忽略的声音——

  “人在哪里!”

  “少主公,三间屋子都翻遍了,程娘子真的不在啊!”

  “子晟,程娘子是不是往别处逛去了,并未告知众位侍卫啊。”这是梁州牧的声音。

  “不会。她虽年少,但心思缜密。便是在宫中行走也甚少不带宫婢宦官,何况在这种地方,她绝不会不告而别!”

  梁遐和少商的动作齐齐停了。

  少商眼珠一转,道:“你还是别杀我了,拿我做的人质吧。”

  梁遐恶狠狠的一笑:“他们找不到这里的,我杀了你,等躲到天黑,他们人散了,我再逃出去!”

  少商正想说连自己都能找到这密室何况凌不疑,忽听外面一阵叮了哐啷的声响,仿佛什么极沉重的铁石之物。

  凌不疑声音虽听似平静,但声量却高出不少:“州牧大人,多有得罪了。来人,动手罢,将这三间屋子拆了!”

  梁遐彻底呆了。

  少商也有些傻眼,喃喃道:“我怎么没想到拆房子呢?找什么密室暗道,没头苍蝇似的,拆了不都清楚了吗。”

  这时外面的人越聚越多了,还夹杂着尖利的女声惊呼。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尤其洪亮:“凌大人三思啊!梁府百年家宅,你怎么可以……”

  “这是梁家的祠堂么?这屋里供了你家祖先么?是吾妇的性命要紧,还是这书庐要紧,这位梁老伯,凌子晟今日记下你了,待来日再行讨教!哼,别说这区区三间砖木屋子,就真是你梁家的祠堂,我今日也拆定了!”

  那个苍老洪亮的声音立刻断档了,四周哑然无声。

  凌不疑似乎冷笑一声,然后不断催促快快拆屋。梁遐和少商都能听见头顶与左右都响起密集的敲打锤击之声,也不知仓促之间,凌不疑从哪里找来这许多重器。

  “我觉得你还是出去吧。”少商好心的提醒,“现在出去还能算你自首,不然等到被掀了屋顶再出去,岂不失了气概?”

  梁遐绷着脸,听得四周叮咚哐啷的声音越来越近,他两手牢牢扣住少商,以肩背去推靠着书房的那道暗门,然后高喊着走了出去——“人在我这里,你们都住手!”

  少商觉得形象很重要,百忙之中还看看自己,发现除了滚来一身灰土,衣裳倒还齐整。

  拆房暂时停止,梁遐挟持着少商走出屋外。

  在黑暗的密室中待久了,乍然重见天日,少商差点感动的掉泪,妈呀,这次可闹大发了。

  屋外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最里面一圈是凌不疑的侍卫,各个满弓搭箭,箭簇直指梁遐,中间一圈是梁无忌的私兵,刀剑出鞘,严阵以待,外面一圈是梁府的家丁。

  这三圈外才是梁府的各路亲朋好友家丁奴婢吃瓜群众。

  凌不疑原本高高站在对面的家塾二楼,统领全局,见到梁程二人出来,他顾不得从回头从转梯下楼,直接从二楼跃下。

  犹如摩西分开红海般,三层侍卫私兵和家丁纷纷让开,现出一个缺口,凌不疑大步踏了过去,袁慎也急急忙忙想进来,却被梁无忌抓住了,担心他一个文士难避刀剑。

  “你不许过来!不然我捏死她!”梁遐后退一步,满面惊恐。

  凌不疑面色苍白,眼中隐隐焦急:“你先将人放了,别的好说!”

  “放了她我还有活路吗!凌不疑你别把人看扁了!”

  凌不疑微微抿唇,伸手往后一抬,只见两名侍卫押了一名老妇过来,少商定神一看,正是梁媪。凌不疑道:“你将她放了,我也不为难汝母!”

  这时又有一名站在家塾中的老者出声:“凌大人,何必为难妇道人家呢?她到底是梁家妇人啊,我们梁家可是百年……”

  袁慎着急道:“三叔伯您就别说话了!若是皇后派遣来查问的这位小娘子有个闪失,那就是藐视皇恩,梁家也就百年为止了!”

  那老者只好讪讪的闭嘴。

  梁媪被扯下堵在口中的布团,对着儿子哭喊道:“遐儿,你怎么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啊,是不是他们冤枉你啊!你怎么会杀你兄长呢……”

  话音未落,只见梁邱起已从那夹层密室中出来,手里拿着一件血衣,高高举起给众人观看,口中高呼:“少主公,那密室里不但有这梁遐行凶时的血衣,还有食水,以及几件替换的家丁衣裳!”

  事情很清楚了,梁无忌以及一众梁家耆老俱是脸色铁青,既羞又惭。

  凌不疑道:“人赃并获,你还待如何?还是赶紧降了,免得让族人和老母受辱!”

  梁遐已知罪责难逃,索性豁了出去,大吼道:“我不降,我死也要找个垫背的!你要杀这老媪就杀好了,我绝不动容!”

  自来穷凶极恶的匪徒也少有不顾父母的,梁遐这一叫,梁氏族人俱是颜面无光,暗叹怎么生出此等祸胎孽障来!

  凌不疑神情冷漠,利索道:“来人,先折了这老妇人一条手臂,看看梁公子动不动容!”

  此言一出,人人吃惊,拿一个老妇人威胁是一回事,真的是动手是另一回事,在场的两百多人心中俱想‘这凌不疑果然心狠手辣’。

  梁遐虽适才口出狂言,但看见亲娘的手臂被一名侍卫拿在手中作势要拗断,也不免心神动摇,手掌微微离开了少商的脖颈。

  就在此时!——少商感到自己的喉管一得了自由,立刻亮出袖子中匕首,向身后的梁遐腰际扎去,瞬时刀下见血,梁遐痛呼一声,少商趁机滚到地上。

  不等梁遐再扑向少商,凌不疑不知何时在手指间捏了几柄薄如柳叶的飞刀,前后四柄如飞虹般射了出去,两片正中梁遐快要碰到少商肩头的右掌,另两片分别扎入他的左掌和左腕。

  少商耳边是梁遐如豪猪般的痛呼声,没头没脑的滚在地上,然后被飞扑过来的凌不疑一把抱在怀中,再抬头时已是凌不疑那张苍白清隽的面庞。

  一众侍卫立刻上前,在他二人身前围成一面人墙,护的密不透风。

  凌不疑颌骨紧绷,眼神凶狠,将女孩抱的死紧,不顾四周还是弓弦紧绷,就直接开骂了:“我的话你从来不肯听是不是!我叫你不用来你非要来,我叫你小心你偏要自作主张,你要是没命了你该怎么办?”

  这是一句充满语病的问题。不过少商此时顾不得挑刺,因为男人强健的臂膀肌肉紧绷,抱的她浑身骨头痛。少商梗了半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抽抽着哭诉。

  “适才在里面我以为要死了,心里只想着你。想要是能死前见你一面就好了!知道你来救我,我心里高兴的死了也愿意!我把你当做我最最亲的人,最能依靠的人,现在我又累又害怕,你却只记得骂我。早知如此,我还是死在里面的好……”

  凌不疑之前看女孩满脸灰土,额头不知在哪里磕肿了,水汪汪的大眼蓄满了泪,早就心软了一半,此时听了这话,另一半也软化成一腔温水了。他暗叹一声,脱下自己的大氅将女孩包起来,抱在怀中轻声哄着。

  可惜,无所不能的凌大人在这方面修炼不够,翻来覆去只能哄女孩‘好了好了别哭了我不骂你了’云云,不过胜在他美貌体健声音动人,少商也勉为其难接受了。

  作为有四位红颜知己的梁邱起,满怀怜悯的看着自家少主公。

  作为没有四位红颜知己的梁邱飞,一脸茫然。他隐隐觉得程家小娘子并非这么柔弱容易害怕的,适才她扎梁遐又狠又准,滚在地上多么利落,不过…也许…呃,他也不知道。

  袁慎看见少商脱困,原本想过来问几句,看见凌程二人依偎在一起,他脚步一停,立刻回头而去。

  这些年来,都城里出身高贵的小女娘们曾经不下十次的向凌不疑展现过她们的柔弱,或掉水池,或挂树梢,或垂悬崖……纷纷期待凌不疑出手相救。然而凌不疑也身体力行的不下十次表示过,他是真的不吃‘卖弄柔弱’这套。

  袁慎想:其实只是人不对吧。只要人对了,她柔弱还是泼辣,狡黠还是蠢钝,世故还是天真,凌不疑都肯吃的,而且甘之如饴。

  这边厢小儿女之间的你来我往,不过须臾之间,何况侍卫围在前面,满场众人并未多加关注,盖因梁氏母子实在太抢戏——

  梁媪疯狂嚎叫,趁适才少商脱困时的混乱,挣脱侍卫扑到儿子身边去了。她摸着梁遐的伤处,声声哭嚎‘我的儿,你怎么鬼迷心窍了啊’。

  梁遐愤怒,一把推开她,大吼道:“都是你的错!你从来不将我看在眼里,在你心中只有兄长一个儿子,就是因为生下了梁尚,你才得以被阿父扶正,不然你只是个侍妾!所以你把梁尚当做心头肉,成日捧着疼爱都嫌不够!”

  众人闻言哗然。

  当初梁太公为了让儿子身份更硬挺些,刻意隐瞒了梁媪的出身,假作她是续弦另娶的,这事除了梁无忌和梁夫人等少数几人,族中竟无人知晓。

  “那我是谁,我是什么?!你多生一个我,只是为了给兄长做个补件吧!那年兄长病重,你忽然对我好起来了,可是后来兄长病一好你就又撇下了我!梁尚明明资质平庸,是个无能的废物!可是你,大堂兄,还有阖族的人,都拿他当宝!最好的学塾,最有名望的夫子,甚至连成婚,他都能娶望族曲家里最有身份最具才貌的女儿!而我呢,只能随便讨个寻常官吏之女!凭什么,凭什么,我与他一母所生啊!”

  站在远处的曲泠君面如金纸,簇拥在她周围的曲氏家丁与婢女们都对梁家人怒目而视。不是说嫡庶不能婚配,名震春秋的赵襄子还是庶出的呢,哪个敢看不起他了,但你老梁家不能骗人哪!

  梁媪跪在地上,抱着梁遐的大腿声声痛哭:“我怎么会不把你当一回事呢!可是你兄长自小体弱,我我…纵然如此,你也不该害了他呀,你们是同胞手足啊…”

  梁遐大怒,一脚踢开亲娘,疯了似的叫骂:“我落到今日这个田地,都是你的错!本来我已经把罪过栽给曲氏了,如果在族中悄悄的自行发落,还能有什么事?!那帮老东西又不敢得罪皇家,给曲氏一条白绫事情就结了!就是你,就是你!去外面张扬了一次又一次,为了你心爱的大儿子,硬生生将事情闹大,害我落到这般田地啊!”

  凌不疑轻轻冷笑一声。

  少商听见了,低声问:“怎么了?”

  凌不疑凑在她耳旁道:“无论这老妇人张不张扬,都有人会将事情闹大的。”

  少商似懂非懂。

  凌不疑怜爱的摸摸怀中女孩的头,抬头时已是神色肃穆。他吩咐左右:“我要活的。”

  梁邱起一声呼喝,众侍卫齐齐回箭背弓,纷纷从腰间取下绳索铁链,打算生擒梁遐。

  这时,一道凌厉如闪电的疾矢飞过,一支灰羽长箭正中梁遐的咽喉,箭力强劲,箭簇穿透血肉后竟生生钉入梁遐身后梁柱上,箭羽犹自嗡嗡颤动。

  众人皆惊,循声回头去看,只见梁无忌在自己私兵的簇拥下,高高的站在土坡上,右臂持弓,左手虚搭,弓弦犹自轻颤。

  一时场内静谧,针落可闻。

  梁媪瞪着儿子怒目圆睁的尸首,半天才反应过来,正要朝梁无忌恶毒的诅咒怒骂,梁无忌嗖嗖又是两箭,一前一后射在梁媪身后的石墙上。

  因为适才凌不疑拆屋,那石墙早被砸碎了一大半,梁无忌这两箭恰好将一块摇摇欲坠的圆石撬出,圆石掉落,正砸在梁媪的头上,梁媪立时被砸晕在地,发不出声响了。

  梁无忌面无表情,气势凛然。

  众人这才记起,自家这位沉稳寡言的家主大人,年少时也曾是豪侠一方的无双英雄,只因后来入了仕途,才一年年谨慎小心起来。

  梁无忌放下强弓,看向凌不疑:“我与你进宫面圣,亲自谢罪。”

  凌不疑道:“……好。”

  作者有话要说:

  五一那天我整天都在码字,所以这才是劳动节的真谛吗?

  后天再见。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木偶波儿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米饭米饭呼叫米饭、茉莉时间、小2笔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辛夷花开柳稍黄、彩虹深处、绿叶子、然然、_无心睡眠、kd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0180651 3个;遥遥锦鲤送尺素 now、流流千里、妞妞牛、诺薇娜、9175、绿叶子、sophia?、丽格海棠、酒窝、、seraph、鱼粉、mbjinjiang、绕指柔、默默、纯宝宝、24801306、薇薇安cw、恋恋风尘、丹若伋潆、doris亚亚、南空、絮听了了、棉花、可乐喵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瓶;梦中 瓶;夏箜 70瓶;胖胖兔 60瓶;苏晓、姽魅、瓶;妞幸福、兔妈妈 40瓶;doris亚亚 39瓶;凛、shirely、瓶佰、紫幻雪影、燕麦 30瓶;数学什么的就是逼死人、苏苏、风入松慢、抹茶、jojo、失落的山鬼 瓶;云起 13瓶;我什么都不想说 12瓶;晓宇、、sshimei、山抹微云、panda、飞禽走兽妈、qiangw、棉花糖、山间月、隅君、薇薇加菲猫、鸦云、、阿埋、白萝卜、月下疏影、荼三三、n、不思进取随遇而安、大猫大猫、123、伊、、張小寧、茶朵、丘丘、木木、16875910、应呆呆、abeautyu、曾经的阿良*^_^*、风铃、淮南 10瓶;odycoco 9瓶;烟树隐隐、丹若伋潆 7瓶;3955411、数裡稀、荆禾、aiueo、雨落平川、南空、青苔绘碧痕、半夏、蒜香奇普、神马都是浮云、北方以北 5瓶;4523885 4瓶;18674810228、实果子、laye ssy、虞徵羽 .、秃头看文老阿姨、三禾、葱葱、zoey、书香童年、静默颓败、风影、自在、小为姐、一坨梨花。、限食物字内、am11、绒杳袅袅、maris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千娇百媚作者:伊人睽睽 2为爱而生作者:伊能静 3三千鸦杀作者:十四郎 4华胥引(唐七公子) 5帝皇书 上卷作者:星零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