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目录

第88章

  自来婆媳关系复杂, 何况是淳于氏这种继婆母, 少商本来还在担忧未来可怎么相处,可昨日见过霍君华后她彻底改了主意。她不但不想伺候淳于氏,而且还想彻底摆脱之——

  步骤一:先激怒淳于氏, 越粗俗越好, 然后淳于氏就会向凌侯告状甚至在外传扬。

  步骤二:鉴于执行人楚楚可怜的白莲长相, 到处哭诉淳于氏为难自己捏谎造谣。

  步骤三:必要的推波助澜, 可编些继母对嫡长子居心叵测的段子, 以供群众发挥想象。

  结果一:下限是凌不疑虽然心知肚明但会很快乐的给执行人撑腰, 上限是皇帝勃然大怒, 新仇旧怨一起爆发。

  结果二:顺势就终结了即将到来的‘婆媳相处’,大家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  *  *

  总策划:程少商。

  主执行:程少商。

  辅助执行:萧主任, 凌不疑。

  后盾支持:凌不疑&皇帝&皇后……

  吃瓜群众以及若干脂粉:程老爹以及亲友团,可根据自身技能水平酌情安排戏份。

  以上。

  然而算计不是计算,不可能像套入公式一般处处妥帖, 没等少商想出如何了这个局, 先在长秋宫中遇到刚用完早膳的皇帝。

  此时皇后正在为皇帝整理袍服玉带,皇帝看见低着头如鹌鹑般老实的小姑娘, 当即皱眉道:“朕怎么有好些天没看见你了, 当初皇后不是说一旬休一日吗?这都休憩几日了。嗯, 朕记得你的休沐日是在,在三日前罢。”

  少商暗叹一口气。这皇帝也不知怎么搞的,训她都训上瘾了,顺路固然会日行一训, 不顺路绕道过来也要隔日一训,难道她看起就那么不靠谱?

  “回禀陛下,陛下说的极是,大大前日妾在家中休憩。”

  “那后来呢。”听到‘大大前日’四字,皇帝努力不弯起嘴角。

  少商道:“大前日,妾家中不是为凌大人办定亲筵么,家父邀了好些亲朋挚友呢。”你个臭老头,前些天你自己赐了那么多酒你忘了啊!

  “为何定亲筵不与休沐日在同一日?”皇帝提着腔调,故意冷眉峻眼,引来皇后用力束了一下他的腰。

  “因,因为…定亲筵要要要准备呀…”当然是为了多休息一日,大家都是道上人,皇帝老伯您需不需要这么较真啊。

  “那定亲筵是你办的?”皇帝继续为难。

  “不不,那什么…妾稍微帮了下手,要紧的是多看看,多学学,长些见识…”

  皇帝耷眉拉眼,一本正经:“上回程楼两家定亲,难道你就没有看看学学?到了这回怎么还不能亲自张罗呢。”

  皇后手上用力抽拉玉带,几乎将皇帝的早膳给勒出来。

  少商脸都绿了:“呃,妾妾…那个学无止境,愈学多就愈发觉妾实在是无知,是以要多看多学几次,呵呵…”

  皇帝自幼父母双亡,但生性开朗明快,可惜起事后一路艰难险阻尸山血海,登基后更是须为天下表率,只有在少数几个老兄弟面前还能玩笑一二,想想已有许多年不曾如此促狭了。

  他本想说‘你若是多定几次亲岂非知识更加渊博了’,不过看到皇后不赞成的目光,只好转言道:“好,那办完定亲筵呢,你怎么还不进宫。”

  少商松了一口气,赶紧回答:“前日,凌大人领着妾身去拜访霍夫人了。”

  皇帝眼中的笑意顿了一下,皇后手上的动作也停了,过了片刻,帝后才双双复原。

  皇帝道:“霍夫人近来如何?”

  少商道:“夫人有些清瘦,不过看着气色倒还好。哦,崔侯也在。”

  皇帝没有说话,神色有些郁郁。

  少商见状,赶紧将最后一颗炸|弹熄火:“唉,从杏花别院出来,妾亦是怅然,想到这人间悲喜,无可奈何,妾久久不能释怀。是以凌大人又为妾向娘娘告假一日,让妾…诶,那个平复心绪,平复平复…”

  皇帝复笑:“你平复什么心绪,小小孩儿知道什么是人间悲喜无可奈何,装模作样,不就是躲懒懈怠,当谁不知道呢!”

  少商正要说出淳于氏之事,谁知大长秋曹成来请皇帝移驾了,言道尚书台几位大人已至。皇帝颔首,又勒令女孩好好读书,将之前几日的功夫都补回来,然后起驾离宫了。

  少商连忙对皇后道:“娘娘,昨日凌侯夫人上我家了!想到霍夫人如今的情形,我一看见她就气不打一处来,于是就说了些负气的话。”

  皇后虽温和却并不笨,闻言上下打量了女孩一番,含笑道:“你得罪了凌侯夫人,想要陛下和我给你撑腰?”

  “娘娘,您别说什么得罪不得罪的,我那是伸张正义!”少商谄媚的扶着皇后的胳膊往内殿走去,“难道您喜欢凌侯夫人啊。”

  皇后白了她一眼:“喜不喜欢另说,你也该好好管住自己的嘴了,一逮着机会就胡说八道,戏谑无行。在我宫里尚且无妨,若是出去了,看人家骂不骂你。”

  “我也就在娘娘身边才说的,您看我出去哪会那么说?”

  “在我这里也不许信口开河!”

  “那我什么时候能说自己想说的话啊,家里?可我现在待宫里的时候比在家里长多了,好憋气呀。”

  “我说你能放言时,才许说!”

  “……好吧。”

  因为缺课四日,这日上午少商学的分外勤勉,不知过了多久,正觉饥肠辘辘,翟媪过来刚说要传膳,殿外的小黄门却忽来传报:汝阳老王妃携凌侯夫人来了。

  皇后顿了顿,道:“传。”

  汝阳老王妃还是那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不过今日却穿了全幅王妃仪装,披帛挂玉,系五彩锦缘;她身后亦步亦趋跟着的淳于氏也是一般的庄重打扮,双眼红肿,想是哭泣许久所致。

  少商看了一遍,暗切一声。

  汝阳老王妃略略弯曲一下身子,算是行过礼了,于是跪坐在皇后身旁的少商也有样学样的向老王妃弯了弯脖子,接近于平角。不过淳于氏还算上道,老老实实的行足了礼数。

  “不知叔母今日所来何事?”皇后一脸的冷淡端庄。

  汝阳王妃冷冷一笑,指着她身旁道:“老身今日就是为了这个小贱人来的!”

  “王妃慎言!”皇后冷声道,“少商在予身边数月,素来温良恭俭,仁善豁达,从未有何不妥之处。叔母今日一来就气势汹汹,未免过了。”

  少商头愈发低了。她自来被人数落惯了,难得受这样凶猛的夸奖,不免有些脸红。

  汝阳王妃用力拍膝:“老身说的句句属实。昨日,凌侯夫人好心好意去程府拜访,赠与田地侍婢,不但没落着半句好话,还被这贱婢羞辱一番!皇后,你今日若不处罚这贱婢,恕老身不能服气!”

  老妇声量响亮,几乎震动殿宇,淳于氏很很配合的在后面抽泣几声。

  少商心中轻蔑。想道你服不服气关我p事啊,就是你断气了也不关我事呀。

  皇后侧瞥了少商一眼,才道:“我素信少商,想来她不至于如此……”

  “娘娘!老身敢对天起誓!”老王妃声嘶力竭,口沫横飞。

  此时人们对鬼神之事甚是笃信,皇后一时气弱,思绪一转,便道:“这等家事还是请越妃一道来参详……”

  “皇后!”汝阳王妃刻意一字一句道,“你是六宫之主,责罚晚辈这等区区小事,难道还要过问一个妃嫔?!”

  翟媪忍不住了,开口道:“娘娘想请谁就请谁,王妃未免手伸的太长了吧。”

  “贱婆子放肆!”老王妃大喝,凶狠异常,“贵人说话,也轮得到你一个奴仆插嘴,皇后就是这样放纵,这等奴婢就该狠狠掌嘴!”

  老太婆气势惊人,少商却在心中暗暗给她鼓劲,盼她继续作死。

  皇后面如冰霜,只有略快的气息显示她心中恼怒。她忽道:“少商,你有什么话,当着王妃和凌侯夫人的面,尽可放言。”

  此言一出,少商眼睛都亮了。

  淳于氏脸色一变,她领教过少商的胡搅蛮缠,汝阳王妃却犹自嘶叫:“皇后,老身都带了苦主来了,你赶紧责罚她就是,还让一个小辈来和老身对嘴不成!”

  “哟,老王妃可真霸气呀!这知道的是您气急攻心,不择口舌,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您才是这天下之主,六宫领袖呢。”少商慢吞吞的走前几步,跪坐到皇后右前方。

  “你个小贱人说什么呢!”老王妃指着她骂道。

  少商道:“娘娘想宣越妃娘娘,您不让;娘娘想多问两句,您就要她立刻责罚我。哟,您可比陛下厉害多啦,陛下和娘娘都是有商有量的,哪有您这幅威风啊。今日下午有一位博学的老儒生要来给我接着讲礼数,回头我就问问她,老王妃这幅做派,不知合不合礼数啊!”

  汝阳王妃立刻涨红了脸。

  “哦,我忘了说,这位老儒生有位从弟是在御史大夫手下当差的。”少商盯着那张猪血色的老脸皮,心中异常快慰。

  今天之事往小了说只是皇族家事,但倘若抖到朝堂上去,那立刻会引来一群犹如嗅到血误气息的蝇虫。汝阳王妃再自持年长尊贵,也不愿意撞上这口钟。

  “都是妾身不好。”一直扭着素帕抽泣的淳于氏忽然开口,“老王妃是为了替妾身张目,才激愤至口不择言,万望娘娘原宥!”说着便连连磕头,不时额头便红肿起来。

  皇后侧首避开,只好道:“恕你无罪。”

  汝阳王妃淬毒的眼神扫向少商:“好厉害的嘴,果然是狡诈多端,长舌厉口,凌侯夫人就是叫你羞辱了一番,你可知罪?!”

  “知什么罪?我从未说过羞辱凌侯夫人之言。”少商道。

  “老身敢起誓……”

  “您起誓有什么用啊,您又不在当场,没看见没听见,都是凭凌侯夫人一面之词。说不得,您也是受了蒙骗呢。”这等程度的辩词,少商简直连脑子都不用过。

  汝阳王妃一时语塞,淳于氏立刻扑上前道:“妾身也敢起誓,妾身以性命起誓,那日程少商确对妾身百般羞辱,污言秽语……”

  “你的誓言切不可信。”少商轻飘飘,“像你这般品性之人,自不会将神明放在心上。”

  淳于氏一口气的堵在喉头,她不愿就自己的品性话题说下去,只能向皇后大喊道,“当时妾身还带有二婢,她们可以为证!”

  少商笑起来了:“诶哟,夫人您行行好,那两个侍婢是您花钱买来的,还不是您说什么就是什么。若是如此,我也可以从程府找些奴仆来,说您那日意图不轨,让我在凌大人饮食中下些不干不净的东西,好叫他无后而终,将来凌大人偌大的家底还不都归了您膝下之子么?别说二婢,就是二十个婢女,我也给您找出来作证,如何?”

  如此一番天马行空狗屁不通的诡辩说将出来,别说汝阳老王妃有些傻,淳于氏气的几乎满腔气息要蒸腾而出,却只能指着她:“你,你这…你这个狡言欺诈的…”

  好容易顺过一口气,她立刻流泪跪告:“皇后娘娘,程娘子这番诛心之论妾身断断不敢领受。这话非但不能说,连妾身连想都不曾想过。倘若这些话有丝毫流了出去,妾身再难立足人前啊!请娘娘明鉴,若是不能还妾身一个清白,妾身宁肯一死!”

  皇后面有难色,正要张嘴说些缓和话,少商迅速对着汝阳王妃道:“王妃明鉴,倘若我也敢起誓,说凌侯夫人确有谋害凌大人之心,您会否主持公道,也狠狠责罚凌侯夫人?”

  汝阳王妃不由得一缩。当年之事她扪心自问,也不敢说淳于氏没有半分私心,是以这个包票她还真不敢打,只能顾左右而言道:“你起什么誓,适才凌侯夫人也起了誓,你怎么就不肯认!”喘了一口气,她放柔口气,“你只是个小小孩儿,偶然口误也是有的,长辈怎么会和你计较呢。好好认了错,这件事就揭过了,好不好。”

  少商冷笑,心想你哄三岁孩子呢,一旦她认了错,后面的责罚还不由她们起哄。

  她道:“王妃此言差矣。我可是老老实实听长辈吩咐定亲的,不敢比凌侯夫人这等自己张罗婚事的,更何况,她吃霍家的,喝霍家的,寄居霍夫人身旁多年,扭头就趁人家不测顶了她的位置。所以呀,我发的誓可信,她发的誓,不可信!老王妃,您是不是年纪大糊涂了啊,这么点事都想不明白?难道……”

  她忽然变了口气,挤眉弄眼道,“老王妃您当初也和凌侯夫人一样的…啊…?”

  “休得胡言!”

  “不可造次。”

  ——汝阳王妃和皇后齐齐出声。

  前者脸色紫红的险些要扑过去殴打少商,后者拧着眉心,又想笑又是叹息不已。

  淳于氏瘫软的向后坐倒,满心气恼。来了,又来了,她就知道只要一让这小女娘开口,无论什么事都会变成对她过去的讨伐。不过,事已至此,她不得不为自己辩白几句。

  “当年之事,妾身虽有过错,可君华阿姊也是逼人太甚了。早些她是为侯爷纳过妾的呀,为何就不能容下妾身。”她声声泣泪。

  汝阳王妃立刻来摇旗呐喊:“正是正是,不过区区一名妾侍,霍君华都不能容忍,这是何等嫉妒恶毒啊……”

  当着皇后的面,少商可不敢说什么床榻不床榻的,便道:“霍夫人是如何想的,我是不知道。不过霍夫人就是这么一副脾气,大家也不是第一日知道的,当年既然逼到这份上了,凌侯夫人为何不让一让?毕竟,人家夫妻是近十年的情分啊,凌侯夫人您就算在霍夫人母子一失踪就与凌侯,嗯那个…那个,发生了情愫…满打满算也不过一年左右罢了。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反正是做妾,哪儿不能做啊,对吧?难道……,夫人您其实和凌侯也有好些年的情分啦?”最后一句,她几乎要笑出来了。

  淳于氏脸色渐渐发白,浑身发抖。

  她这几十年来也遇过无数刁难,但从未遇过少商这样的对手。盖因不要脸的没自己身份高,不敢来发难;身份比她高的,不至于撕破脸皮。

  汝阳老王妃彻底呆住了,这是哪里来的刁钻女子,简直就是个不要脸皮的小泼妇!

  淳于氏脸色惨白,向皇后恭敬道:“娘娘,妾虽出身卑贱,但也容不得这程少商如此羞辱诋毁,娘娘若不发话,妾身只能一死了之了。”

  “唉,夫人壮烈,不甘受辱,真是令小女子赞叹佩服。若是十来年前夫人肯去死一死,霍夫人也不会愤而绝婚了,今日许多事恐怕就不一样了。”少商又幽幽的来插嘴,淳于氏目中怒火熊熊,恨不能上去活活掐死着小贱嘴皮子。

  “这样罢。”少商捏拳捶掌,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你我不妨一齐起誓。夫人若不敢死,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夫人若真去死了,就叫……”

  汝阳王妃和淳于氏虽然都没打这个赌的意思,但此时都提起了一颗心。

  “……就叫凌大人一生纳不了姬妾!”少商一口气说完,“如何,这个誓言够毒辣了罢。”她简直越说越欢快。

  皇后赶紧侧首轻咳,翟媪直接噗嗤出来,结果被口水呛到了连连咳嗽。

  淳于氏惨白的脸又被气红了,指甲几乎抠破掌心。

  汝阳王妃到底年纪大了,一个憋气不过就直直往后倒去,淳于氏连忙上前接住。

  这时,殿外忽也传来几段隐约的笑声,众人连忙回头看去,只见越妃迈着娇滴滴的小步子轻快的迈进殿来,后面跟着双手负背的皇帝——两人进来时,越妃嘴角含笑,看了看少商,道一句‘原来子晟新妇是这样的’,皇帝则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

  再后面进殿的,则是一身正装的老不正经汝阳王,他手中揪着一位身着朱红官服的中年男子,拉拉扯扯的将人拖进殿内,大长秋曹成跟在一旁连声劝说老王爷放手。

  最后面一人,竟是凌不疑。他缓步进来,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少商,没有说话。

  少商这下彻底萎了,迅速缩到皇后身后,端正的跪好,一脸老实又巴交。

  淳于氏十分机敏,看到这么一长串人进殿后,立刻察觉到情况不妙,今日之事怕不能善了了,当下再不敢讨要什么公道,惶恐的跪到侧边,腾出空路让帝妃经过。

  只有汝阳王妃犹自不知死活,嚷嚷着:“陛下,你适才可听见了。这小贱婢满口胡言乱语,简直有辱体面,你可要好好责罚……”

  “叔母!”越妃连坐都不坐了,上来就开片子,“上回宫筵时我怎么说的来着,您要对淳于氏怎么样我管不着,您若是觉得自己脸面够,自去行事即可,可你若是想到宫里来指手画脚,却是不能够!”

  汝阳王妃对上越妃,气势都弱了几分,不由得放缓了语气:“我何曾指手画脚,可这程少商终归是小辈,难道我这做长辈的连问一句都不能了么!难道恳求长辈疼爱,不是小辈应有之责吗!”

  越妃呵呵假笑几声:“叔母还真是说话不嫌口气大。难道少商是因为你喜欢,子晟才去求亲的?女莹你倒是喜欢了,可子晟不喜欢,她嫁过去了吗?”

  “不许拿女莹说事!”汝阳王妃大怒,又朝丈夫大吼道,“你是死人吗,看着孙女叫她编派也不啃声!”

  “老媪闭嘴,轮不到你来教训老子!若不是你整日鼓动女莹,我早给她择一个好郎婿再家里!”汝阳王的嗓门也不是一般大。

  皇后揉了揉被震的发麻的耳朵,轻声道:“叔父,您先和虞侯坐下,有话慢慢说。子晟别愣着,扶老王爷坐呀。”

  凌不疑依言行事,让老王爷和虞侯坐下后,很自觉的挪步到少商身旁坐下。

  少商小心的侧头,以口型道‘对不住,我可能又闯祸了’。

  凌不疑飞快的捏了一下她软软的小耳朵,也以口型道‘你不闯祸才是怪事’,想了想,又道‘放心,有我呢’。

  少商放下心来,正想再说两句俏皮话,皇后忽回头横了他们一人一眼,他们只好噤声。

  “……霍君华是什么人,当初你也恨的什么似的,为何今日却为她说话!还不是有意和老身过不去!”汝阳老王妃团团看了一圈,发现唯一可能的友军居然只有越妃。

  “叔母,我自小什么脾气,你是知道的。”越妃沉着脸,“霍君华和我的恩怨是一回事,可她从来没对不起凌家过,更没对不起她儿子凌不疑!”

  “她对凌益情深意重,从头到脚帮扶凌家。可凌益呢,妻儿生死未知还没一年呢,就跟淳于氏不清不楚,他对得起霍家吗?至于十一郎,当年兵荒马乱,缺衣少食,他们母子流离失所。霍君华把皮裘裹在儿子身上,省下口粮给儿子吃,这才熬了下去。那个时候凌益在哪里?哦,他正张罗着要迎娶继妻了!”

  她刻意嘲弄,“霍君华寻回来时,瘦的皮包骨头连我都认不出了。她再品行不堪,也是个好母亲。她没有对不住儿子,那么凌不疑也不能对不住她,去讨好什么淳于氏!就是凌益发话也不行!今日我把话放这了,回去我就向陛下皇后请奏,淳于氏以后非召不得入宫!”

  淳于氏低头听着,难堪之极,几乎跪坐不住。她此时深恨自己沉不住气,今日来寻程少商的晦气,结果自讨苦吃。

  汝阳老王妃脸上又青又红,巡视一圈众人:“好好,你们今日是来故意来打我脸来了!”

  说着她忽拔下头上数根发笄,用力颠踏晃动几下,披散下一头保养极好的头发,对着皇帝撒起泼来,“陛下,淳于氏再不好,也对我有救命之恩,今日你们羞辱她,就是羞辱我!皇帝今日若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长秋宫中,看看天下人怎么说?!”

  “你要死?”汝阳王捂着胸口,不禁又惊又喜。

  老王妃立刻反口,大叫道:“死前我先到外面去叫屈喊冤,看看陛下如何对待庇护他们兄妹几个长大的叔母,看看他的好名声还保不保的住!”

  皇帝面色不悦,汝阳王则去揪虞侯的衣襟,吼叫道:“你看你看,她就是这么一个疯妇,一有不如意就要死要活的撒泼。当初我要休妻,是你说什么糟糠之妻不下堂,还给我出个馊主意,说什么‘分居不休妻’,让我去城外做什么修士,我连《道德经》都没读清楚,却去修什么道,真是苦也!好好,我不休妻了,我现在绝婚行不行,我要绝婚!”

  虞侯哭笑不得,连连唉声。

  “你敢?!”汝阳王妃立刻冲过去,揪扯丈夫的衣袖,又打又捶,哭哭啼啼的痛骂起来,“我为你生儿育女,操持家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还有两个儿子为陛下打仗死了,你们居然敢这样待我!”

  汝阳王用力掰扯开老妻,也骂回去:“打仗哪有不死人的,他们虞家没死人么!那也是我的儿子,难道我不心疼,只有你一天到晚到处念叨,简直不可理喻!”

  说罢,他转头对虞侯嚎道,“就是囚徒也有个刑期啊,我实是受不了了。家产儿女我都和这老媪一人一半还不行吗,家财都给她也行啊,我可再也受不住她了!总有一日,全家都叫她给害死了……”

  老王爷虽言语夸张,但言下之意人人都知道。

  虞侯苦笑道:“并非晚辈有意为难老王爷,可陛下如今兴盛儒学,老王爷若开了这个口子,休弃了糟糠之妻,那群儒生还不定如何议论呢……”严重点,还可能牵扯到皇帝对一干功臣的态度问题上。

  这时,越妃忽开口道:“叔父最爱热闹,修什么劳什子的道法,照我看啊,应该叫叔母去那三才观里修心养性才是。”

  虞侯抚掌笑道:“娘娘说的是,这倒是两全之法。”其实他也有这个意思,就是做臣子的不好张口而已。

  话说到这份上,众人一齐以目光请皇帝示下。

  皇帝缓缓道:“老王妃年迈昏聩,时有疯癫之举,致使君前失仪,就送去三才观好好休养吧。曹成,你从宫里调拨些人手去三才观……好好照看叔母,不要让外人前去打扰。”

  汝阳王妃无力的瘫软在地,满心惶惑,似乎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

  淳于氏更是惊恐无比,僵在原地丝毫不敢动弹。

  少商看了看她二人,忽凑到凌不疑耳边:“陛下想收拾掉汝阳王妃多久了。”——皇帝这是计划多久了啊,她只是想提前隔离继婆母而已,相比之下,皇帝可志向远大多啦。

  凌不疑目如深潭,也看了她一会儿,微笑着轻道:“就在那日宫宴之后。”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申明一下,凌侯的名字是凌益,前面我写错了,写成了凌固,有空再去修改啊。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越吃越肥 1枚、杏花 1枚、光阴断层 1枚、aqi3926 1枚、琴的風 1枚、llpphhddxx 1枚、丽格海棠 1枚、辛夷花开柳稍黄 1枚、mbzy 1枚、水孩儿 1枚、咩兔子 1枚、bobo 1枚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鱼粉 1枚

  感谢投出[深水□□]的小天使:木偶波儿 1枚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瓶、向北 151瓶、时间的缝隙 瓶、小玩意 瓶、了了 瓶、小涵 瓶、瓶、瓶、瓶、圈圈圆圆圈圈 20瓶、芷蘅清蕴 瓶、没名字 19瓶、顾瓶、侠倚 瓶、妮妮米 10瓶、宝哥哥 10瓶、温柔 瓶、柠檬 瓶、55 10瓶、傲慢与卑微 10瓶、雪兔儿 10瓶、_无心睡眠 10瓶、雪泪 10瓶、苹果 10瓶、芒果 10瓶、我想瘦50斤 10瓶、轻薄的兔子 10瓶、智慧 10瓶、光阴断层 10瓶、笑千千 10瓶、焱焱 10瓶、安安 n 10瓶、人形猫 10瓶、宅 10瓶、雪域玲珑 10瓶、嘟嘟妈咪哄 10瓶、文子 10瓶、伊若 10瓶、蔓糖霜笙 10瓶、牛腩爱芋艿 8瓶、14623267 5瓶、木马圭 5瓶、丫丫 5瓶、倦鸟 5瓶、书呆子一枚 5瓶、上善若水 5瓶、唧唧蟹 5瓶、linda 5瓶、墨临恤 5瓶、琉璃水漪 5瓶、风影 3瓶、待初晨 3瓶、谆谆不语 3瓶、漫岩 3瓶、慕_拂晓 2瓶、西西细细 2瓶、julylin 2瓶、风动令君香 2瓶、关大的小迷妹 2瓶、mosquito583 1瓶、水的味道 1瓶、越吃越肥 1瓶、如意娘 1瓶、十万个黄少天 1瓶、安久 1瓶、33794454 1瓶、23437716 1瓶、读者之中 1瓶、舞夜玄 1瓶、冰 1瓶、一诺 1瓶、21519843 1瓶、mycissy 1瓶、水舞月 1瓶、桃花源 1瓶、皮皮滚 1瓶、陌想夏然 1瓶、华丽丽 1瓶、小为姐 1瓶、奶奶的,我要赚钱!! 1瓶、西西 1瓶、禾叶 1瓶、hehe 1瓶、小捷 1瓶、飒飒速归 1瓶、水孩儿 1瓶、好好说话 1瓶、特特的小姨 1瓶、尚楠楠 1瓶、18489304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风月不相关作者:白鹭成双 2治愈者作者:柠檬羽嫣 3安乐传(帝皇书)作者:星零 4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 5古董杂货店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