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目录

第147章

  按照袁慎原本的计划, 少商睡到日上三竿, 他在程家蹭一顿午膳,两人下午再去冬柏陵园,回城时早已天黑开灯市了。谁知少商今日偏早起了, 于是多出两个时辰不知如何打发。

  袁慎在肚里一巡, 想着若先送女孩回程家, 天晓得再出门时会不会后头跟来一长串老老小小。不妥, 这样很不妥, 于是他提议去袁家用晚膳。

  少商欣然允诺——既然考虑嫁这家伙了, 还是要多了解些袁家的好。

  到达袁府时已是金乌将坠, 壮丽斑斓的云霞将天际染成深秋时的枫叶颜色,晴朗而干燥, 全不见前几日的湿寒。路上行人纷纷说这是天公作美,为今夜的灯市开恩呢。

  袁慎已让家仆提前快马回去报信,是以当少商下车时, 袁府家丁婢女已整齐的排列成两行在门口静候, 如大雁般向后展开的两排羊皮灯,在朦胧的昏黄中显得分外华美。

  少商难得心虚, 这五年来袁慎上永安宫找自己, 她要么是不给开门, 逼急了也只给开偏门,对比袁府这样庄重正式的迎接,她觉得自己好像在占人便宜。

  于是她低声道:“其实你家开侧门就行了,不用这么隆重的。”

  袁慎立刻理解到别处去了, 不悦道:“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怕被人看见你我在一处?!”

  少商叹道:“你能不能不要老把人往坏处想,其实我只是不好意思。”

  袁慎神色稍霁。

  两人由众多奴婢簇拥着往里走去,少商落落大方的欣赏这座府邸的风貌,犹如翻开一本古旧的书卷,庭院疏阔,山石覆雪,数十株苍健挺拔的巨木经冬不凋,厚实的叶片坠落在积雪上发出沉沉的欸乃声,到处都散发着一种令人舒适的陈旧感。

  据说一百多年前,袁家的祖先奉当时的皇帝之命来这座都城任官,一任就是数十年,于是把妻儿老小都接了过来,将小小的院落慢慢拓展成如今庞大的规模。

  后来皇老伯定都这里,其他权贵之家要么是另行购买家宅,要么是由皇帝赐下原先逆臣的宅邸——不论何种情形总要稍事翻修,只有袁家府邸还是原汁原味,所以这里有一种别家都无可比拟的古朴底蕴。

  稍事梳洗,一名衣着不俗的和善老媪亲自服侍少商更换服饰。她并不多话,只是一直微笑的看少商,察觉到女孩好奇的目光,她才道:“我是公子的傅母,姓王。”

  袁州牧总共一个儿子,她口中的公子自然是袁慎了。

  “王媪不用去服侍袁公子么?”少商被看的不好意思。

  王媪笑眯眯道:“公子主意大的很,又爱挑剔,穿什么衣裳配什么玉饰,十岁起就不容别人给他做主了,老奴才不去找晦气。”

  少商笑了,她喜欢这样有趣的老人家。

  用膳的正堂已是灯火通明,袁慎装扮一新的站在门旁,银冠锦衣,人如美玉。

  少商微微凝滞了一下,随后微笑着迈步进堂——刚才王媪虽那么说,但袁慎衣饰的细微处依然不难看出年长女性关怀的痕迹。比如袁慎虽爱青玉,但这种天气,他就会佩戴触手温润的羊脂玉。

  不像霍不疑,虽然皇老伯恨不得将私库敞开了给养子装扮,但有些细节是无法顾及的。数九寒冬,他的里衣还是虽名贵却沁凉滑腻的纯丝衣料,七月流火,他会直接睡在万金难换的玉席上,却不知要先铺一层薄薄的宣麻来隔绝寒气。

  少商微不可查的轻叹一声。

  过不多时,袁慎的父母缓步而至,袁慎领少商给他们行礼问好。

  梁夫人少商五年前就在见过了,还是老样子,美貌却淡漠,哪怕值此元宵佳节,依旧是一袭白衣,只有腰侧那一挂如血般鲜红的玉坠醒目异常。

  她今夜大约是给儿子面子,频频冲少商微笑,还问候了程家众人的身体状况,对于亲妈这种超水平发挥,袁慎表示十分满意。

  袁州牧的眉眼与儿子很相似,少商知道他只比梁州牧大两岁,却头发花白,神情疲倦——正旦过后,皇老伯照例又召了一批封疆大吏来都城述职,袁州牧正在此中之列。

  少商叩拜后,他让人捧出一盘金玉作为见面礼,语气温和的让少商多吃些。

  酒菜上席,袁家三口和少商举箸用膳,行动间,少商发现袁州牧袖下的手臂似乎缠了绷带,她轻声询问袁慎,袁慎撇了下嘴角,悄声回答:“阿父在来路上遇刺,不妨事的。”

  少商点点头,心头升起另一桩疑惑。

  当初听袁慎说他是独生子时,她以为袁慎的意思是梁夫人只生了他一个,袁州牧在任上怎么可能不纳妾生子,哪怕梁州牧也有姬妾生的女儿。谁知后来袁慎明确表示,他父母都只有他一子,于是少商结合梁夫人挂念前夫的传闻,自行理解成‘襄王有意,神女无情’。

  可是从今夜袁氏夫妇的举止来看,简直是‘相敬如宾’的标准化体现,看来非但神女没什么意思,襄王也是兴趣缺缺——这是怎么回事呢。

  酒肉撤下后,奴婢们端上甜点与果酿,四人正说说笑笑,忽闻外头一阵喧哗,侍卫们仿佛在喊‘站住,快拦住他,张网张网’……

  少商有点奇怪,遇上不长眼的盗贼闯空门,侍卫不是应该喊‘放箭放箭’的么;不等她回转思路,头顶的房梁上哗啦啦一声巨响,屋顶似乎被什么重物锤开一个大洞,然后一个手提巨大双锤的魁伟身形一跃而下。

  袁慎几个箭步上前,一把将少商扯到自己身后,这时侍卫们已冲了进来,将袁氏夫妇和他俩团团围住。

  细碎的瓦砾,积年的灰尘,食案上溅起的汤汁和果酿,稀里哗啦的落了少商一身,她连连咳嗽,同时还要呸呸吐出扑进嘴里尘粒,觉得自己真是无妄之灾!

  袁慎冷声道:“第五成,你有完没完,刺杀朝臣本是重罪,阿父已经既往不咎,你还要变本加厉么!来人啊,弓|弩手何在!”

  袁州牧着急的连连摆手:“阿慎,你先别说话,谁也别动……兄长,你别乱来,这里是天子脚下,都城重地,真把事情闹大了就不能善了啊!”

  那满脸虬须的魁伟汉子冷笑连连:“袁沛,你这负心薄幸无耻忘义的小人,你当我怕死么!有种将我一刀杀了,不然我定拿你的人头祭奠合仪妹妹的在天之灵!”

  少商一手扶着袁慎,一手用力拍打自己灰蓬蓬的头脸和衣裳,没好气道:“这位壮士您谁啊!您若是刺客呢,这会儿早就万箭穿心了,还容你废话;您若是侠客呢,就与州牧大人另约时间了结恩怨,莫牵扯别人啊;若你是走错路的食客,那……那就当我没说!”

  袁慎原本绷着脸,闻言神情一松;原本置身事外的梁夫人笑了一下:“少商,这事让他们处置,你随我去更衣。”

  言罢,她在侍卫的护送下,缓步过来拉少商往门外走去,临去前少商听见袁慎的声音:“父亲,还是先把他捉起来罢,不然就没完没了了!”

  而袁州牧似乎从少商的话中得了灵感,高声道:“左右听了,我义兄今夜来赴宴,是走错路了,旁的谁也不许多嘴!好了,赶紧张网过来!”

  第五成悲凉的大笑:“袁沛你不用替我遮掩,我就是来取你狗命的!万箭穿心,哈哈哈,合仪就是死在你袁家的弓箭之下……”后面就听不见了。

  来到梁夫人的居室,又是一番梳洗更衣,少商满身水气精疲力竭的被奴婢领到居室深处一间小小的祭堂中。

  梁夫人跪在灵案前,不住轻声祝祷,听到脚步转过身来。

  少商走到近前,发觉香案上的灵位竟写有‘先夫袁公羽…’等字眼,顿时一惊,心想,怎么也姓袁?

  梁夫人察觉到女孩的疑惑,挥退奴婢后笑道:“有些事告诉你也无妨,我初婚所嫁之人正是州牧大人的堂兄。”

  这是一个哀伤的老故事。

  和曲家化仇为亲不同,袁梁两家一直是通家之好,梁氏与袁羽自幼青梅竹马,互相爱慕,待年岁到了便在亲长的主持下成了婚。

  袁慎的曾祖父有四子,每个儿子又生有四子,袁沛只是四房第三子。于是当袁沛表示自己既不爱读书,又无心仕途,只想去江湖上做个游侠儿时,袁家曾祖父十分开明的同意了。

  袁沛出门闯荡江湖前,梁夫人还随未婚夫袁羽来喝过践行酒,她清楚的记得,当时的袁家子嗣繁茂,兴盛无比,酒席间觥筹交错,血气方刚的少年子弟朗声大笑。

  后来戾帝篡位,将原先的老臣勋贵杀过一遍,开始提拔位居中段的世族名士,在士林中颇有名气的袁家曾祖父只能受召入长安城。

  起初几年戾帝对他们还算客气,屡屡授官赏赐,于是曾祖父渐渐放下戒心,带了一部分儿孙进长安,然而随着戾帝‘新政’的弊端出现,天下祸乱频生,戾帝便凶相毕露了。

  袁家曾祖父有一个毕生至交,他的儿子在外资助起义之士,事情被举发后戾帝就要杀人,曾祖父赶紧为至交作保,同时伺机逃脱。

  然而戾帝早有提防,事情败露后,两家在长安的所有家人统统被杀,悬尸城门;戾帝还敕令胶东地区的官府通缉捕杀袁氏一族,当时躲藏不及的袁家宗亲被杀了五六十口,之后还焚尸县城。

  袁羽既不在长安,也不在祖籍,当时他正带着新婚妻子游山玩水,得到亲友传讯后他原本可以逃之夭夭的,可家中的老弱妇孺正在遭到追捕屠戮,他怎能独善其身,于是安置好妻子后,他就领着府兵回原籍救人了。

  这一去,袁家免于灭顶之灾,泰半的幼年子弟得救,可梁夫人的郎君再也没回来。

  对于很多人来说,戾帝残暴,不过是史书中短短的几句话,但对袁家而言,却是血海沉沦的往事,对于梁夫人来说,更是半生鸳鸯梦碎,一世生不如死。

  而袁沛的游侠儿也做不成了,因为比他年长的同龄的亲兄弟从兄弟全死光了,他是袁氏主支中仅剩的豪勇善战的子弟了,看着家中那些还未及冠的单薄少年,还有一群更加年幼的孩童,袁沛知道自己的江湖梦到此为止——尽管他已遇到了心心相印的女子,尽管他已与她盟下誓言,要仗剑江湖,永不分离。

  与此同时,曲氏也因为自家产业被戾帝侄儿垂涎而不断受到打压陷害,曲泠君的两位叔父被扣了个莫名其妙的罪名死在狱中,曲氏老家主吐血气死。

  只有梁家看似暂时无恙,然而刚上任的家主梁州牧果敢睿智,他断言,若梁氏坐视袁曲两家姻亲灭亡而无动于衷,那么很快也会轮到自己。

  在某个风雨雷鸣的夜晚,袁梁曲三家家主相聚一处,歃血为盟,决意举义旗反戾帝——不过造反不是请客吃饭,光靠手指上几滴血还不够,需要加上春秋诸侯纷争以来就最古老的一种保险,姻亲之盟。

  当时梁州牧的妻子正是曲家女,可是梁夫人却刚守了寡,正是心如死灰行尸走肉,于是梁家老父苦苦哀求女儿大局为重,再嫁一回袁家子弟。

  在尸山血海和死亡面前,什么悲伤难忍都显得矫情,袁沛不能眼睁睁看着家族覆灭,梁夫人也不能无视老父的哀求,于是他们都妥协了。

  做好一切准备后,三家召集所有家族势力覆盖的人丁兵卒亲友拥趸,起出累积了数十甚至上百年的兵械粮帛,数日间杀光了戾帝在胶东地区的爪牙,驱逐了心向戾帝的官吏,占据两郡数县之地为堡垒。比较讽刺的,他们的旗帜依旧是‘清君侧’。

  ——这仅仅是当时戾帝暴政下一个地区的缩影。

  三家无心称雄,只想扛住戾帝的迫害,在乱世中找到合适的‘主君’——数年后,他们遇到了意气风发的皇老伯。袁沛与梁州牧比较幸运,立下军功后得授高位,而相对势弱的曲家就倒霉了些,家族中最有才干的几名子弟不是死了就是残了,因而无法入仕。

  “那女子,就是适才那位壮士的妹妹么?”少商从年龄猜测。

  梁夫人点头:“她叫第五合仪。他们兄妹俩自幼相依为命,情分甚笃。”

  “第五姑娘是怎么死的?”少商追问。

  梁夫人道:“那年,我生下阿慎后还未出月,某日第五合仪忽然来找阿慎的大人,不知两人在书房里争执了些什么,第五合仪忽然拔剑相向,更一路闯入内寝,抓着襁褓中的孩子逼迫阿慎的父亲跟她走。”

  “呃,这个……”少商不知该做如何表情。

  “响动闹大了,惊动了重病中的君舅(袁沛的父亲),他一怒之下让人抬他出去,先哄骗第五合仪放下阿慎,然后喝令弓|弩手数箭齐发……”

  “啊!”少商惊呼一声。

  梁夫人叹道:“第五合仪万箭穿心而死,阿慎的父亲原本不想活了,可是君舅当夜就自尽了,留下遗言‘为父给你的心上人抵命,你给我好好护着袁家’。”

  少商惊骇无比:“袁公子的祖父,一开始就这么打算的么?”

  梁夫人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袁家才刚从戾帝手下挣出一条命,城池要守,明君要寻,前头有千万难关要过,怎能让一个江湖女子带走年青有才干的家主呢。”

  三个家族都保全了,在之后的漫长岁月中缓慢疗伤,恢复元气。

  然而袁沛与梁氏的心已经死了,他们的躯体还在为家族尽义务,可他们所有的爱恨与热情都留在了过去,留在最青春美好两情相悦的逝去时光中了。

  直到漫步在五彩斑斓的灯市中,少商才渐渐回过神来,她觑着身旁板着脸的袁慎,小声问道:“伯父还是放走了那人么?”

  袁慎沉声道:“父亲无论如何也下不去手,只能由得第五成一回又一回来刺杀了!”

  少商看了会儿袁慎俊秀的侧脸,忽然有些理解他了——为什么他对皇甫夫子怀念桑夫人那么不耐烦,为什么他听到那些情深意重的传说故事不是冷言嘲讽就是吐槽取笑。

  在他成长过程中,最重要的三个人,父亲,母亲,恩师,全都沉湎过去不能自拔;袁沛与梁夫人虽然并未疏忽对儿子的培养和照料——给他找了最温柔敦厚的傅母,指派最可靠可信的随从,拜了最好的老师(们),营造出少年睿智的声势……但以袁慎的聪慧,恐怕早就察觉父母心不在焉了吧。

  少商现在明白了,袁慎为什么讨厌‘执着不悔’的情意了。她嘴上生痒,忍不住问道:“若是你早死了,你想来不反对我改嫁吧。”

  袁慎憋了一晚上的闷气犹如被扎穿的气囊,噗的一声瘪了;他无力道:“你能不能也不要老把事情往坏处想,说不准我活的比你长呢!”

  “可我比你小七岁啊。”

  “若我活到六十七,难道你六十岁还要改嫁?”

  少商摸摸脑门,觉得这个时代六十岁改嫁的确惊悚了点,估计皇帝要找她谈话了。

  袁慎忽然停住脚步,指着前方一处道:“我们就是在那里遇见的。”

  少商举目望去,宾客满席的酒楼下悬了长长一排圆形灯笼,映着路人的面庞都缤纷各异。

  “从那年元宵你我初识算起,如今已是第七年了。”袁慎叹道,“桑夫人等了老师七年,然后嫁了你叔父,你我也蹉跎了七年……少商,你不要学我阿父阿母,你要向前看。”

  少商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往不远处的杂耍台子走去,袁慎默默跟上。

  杂伎台子后侧方十丈左右处,有一排安静暗沉的铺子,少商站到铺子旁,抬头看了看布满星辰的深蓝色夜空,然后抬手指向另一边灯火通明的商楼。

  “你看,当年霍不疑就站在那楼屋檐下的走马灯旁。”她轻声道。

  袁慎顺着她的手臂看去,忍不住发酸:“然后你一眼就看中他了?”

  少商摇摇头:“我根本没看清他的脸。其实吧,你们俩的脸我都没看清。”

  “什么。”袁慎奇道,“我站在你面前说了好些话,你怎会看不清我。”

  少商笑道:“袁公子,你难道没察觉自己当时是背光站的么?”

  然后转过头,她看向那屋檐下的走马灯,“他倒没有背光站,不过他个子高,脸被灯挡住了。所以……”

  “所以如何?”袁慎嘴角上翘。

  “所以我回去就把你们俩忘了。”少商也很无奈。

  袁慎轻笑,看着女孩眼中隐隐的泪意,忽道:“少商,你要过去看看那盏走马灯吗?”

  少商往前那盏走马灯走挪动,走了几步后停住,忽然蹲下|身子,将脸埋入手臂中。

  袁慎在后面静静的看她,没有去扶。

  过了良久,女孩缓缓站起,回头时眼神干净,她微笑道:“再过一年多,霍不疑的责罚就期满了,陛下定会召他回都城,我们应当待之如老友,你们同殿为臣,总不好闹的太僵。”

  袁慎缓缓笑起来:“这倒是。”

  “以后我在家中宴请济通阿姊,总不能只许她一人来吧,到时你好好招待人家郎婿。”

  袁慎听出这个‘家’显然不是程家,而是袁家,于是眼中笑意愈发浓了:“那是自然。”

  少商走过袁慎身边,扯着他的袖子,坚定的往前走去:“善见,你去我家提亲吧。以后我们一起变老,最后葬在一处。”

  袁慎安静顺从的由女孩扯着走,满心欢喜,犹如静谧沉闷的夜晚推窗见月,清风扑面。

  他低低应了一声:“嗯。”

  作者有话要说:

  下几章正在捉虫,现在修文也要钱了,30日一早更新。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修秦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终此一生,我只爱你作者:满城烟火 2和表姐同居的日子作者:苏派 3如果蜗牛有爱情 4小女花不弃作者:桩桩 5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