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目录

第164章

  少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那间宫室出来的, 先十分端正的向诸妇行了个礼, 然后步伐安稳的迈下宫廊,霍不疑似乎想追出来,但被二公主拦住了, “……你让她先缓缓”。

  众妇都很客气, 脸上带着善意戏谑的微笑, 齐齐给少商让开道。她们俱想, 没准将来还要上霍府赴喜宴的, 别开头就把新娘子惹翻了。

  少商僵僵的走出长秋宫, 等没人看见了赶紧提起裙摆奋力奔去, 仿佛后面有妖怪在追赶——其实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奔跑了,在永安宫她是一人之下的宫令, 管束众人,排布事务,走出永安宫, 她更不愿落人话柄。

  也不知奔了多久, 她趴在湖边的山石上呼哧带喘,想她以前还能跟霍不疑对扛几下, 现在全靠指甲挠了, 连骆济通都能将她一下制住, 果然长期不锻炼就会体质倒退。

  胡思乱想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少商心中又慌乱又气恼,对着水面整理好头发衣裳,想着反正一时理不清头绪, 就依着湖畔漫无目的的走着,直到来往巡逻的侍卫向她行礼,她才惊觉自己不知不觉来到上西门宫卫处。

  所以她潜意识是想回家?可是回家更不安全啊,在永安宫霍不疑至少还不敢乱来,换做程府,他青天白日都敢翻墙扒窗!

  正要转身回去时,她发觉宫门外不远处有几个人很眼熟,不知出于何种心理,她很自觉的躲到一座铜铸猛虎像后面去。

  六年不见,梁老伯风采依旧,还是腰挺背直,气度雍容;只见他一手握着妻子曲泠君的手,一手托着她的腰,稳稳的送上马车;光只这么一个简单的贴心姿势,就能压倒都城众多翩翩少年郎了。

  少商一直很奇怪,像梁无忌这等成色的大叔是如何鳏居这么多年的,世家女子的眼睛都瞎了么,抑或是她的审美比较独特?

  那边厢,梁无忌不知低声说了什么,曲泠君笑的眼弯唇颤,两人隔窗对视,情意满溢的连宫门口的侍卫眼神都不对了。

  少商眯起眼睛,她怎么觉得今天梁老伯穿戴过于年轻了呢,这种浅蓝色织锦不是应该袁慎那个年纪修长身段的青年穿才好看的么。

  今日诸般不顺,少商闷闷的回了长秋宫,坐在宣太后榻边述说今日的遭遇,翟媪一边给她修剪指甲,一边还火上浇油:“少商做的对,就该狠狠抓他,见血了么?好好,这就对了!这竖子就该多吃些苦头……”

  “翟媪别胡扯,少商自己心里有数。”宣太后软软的挨着隐囊,对这件事并不发表意见,只是打趣道,“可是少商啊,你看看自己,除了胳膊和指甲,周身分毫未损,听你适才说的,子晟可是一头一脸的伤,到时太子殿下不来斥责你才怪。”

  少商无声喟叹。这也是她的头痛之处,早知如此,刚才就不下手那么狠了。

  翟媪帮腔道:“不怕不怕,若有人来寻娘子的麻烦,咱们把宫门关牢就是!”

  少商看着自己的手指,心疼道:“可惜了我的指甲,养护的这么好,刚染的花汁呀。哎哟哎哟,翟媪你别全剪了,给我多留些,将来我还要留长呢。”

  宣太后也盯着她的手指:“剪短些也好,你留着指甲,怎么做木活,怎么拿炭笔画图啊。”

  少商在袖下捏紧一个拳头,神情自若:“那就不做了呗。宫里有匠作监,有天底下最好的匠人,我还卖弄什么呀。”

  宣太后沉默片刻:“别的不说,你多久没吹笛了,趁今日你的指甲全剪了,吹一曲我听听吧——别借口宫里有最好的乐师了。”

  少商无招,只好遣宫婢去自己屋里取,因多时不练,手指按在音孔上都有些颤,吹出来的曲调更是荒腔走板,不知所云。

  少商放下青竹短笛,寝宫中久久沉默。

  宣太后深深叹息一声,少商问为何,宣太后喃喃道:“我在想,我是不是错了……”

  少商不解,仍旧安慰道:“娘娘您别恼,我回去就练习吹笛。我叔母说过了,我于此道上甚有天赋,一教就会,一学就精。您放心吧,过几日我再吹给您听,保管跟以前一样好听。”

  宣太后不置可否的笑了下。

  ……

  越皇后的宴席着实精彩,诸位贵妇既答应了二公主不出去说嘴,就不会故意传扬,然而疏不间亲,人家在外面不说,在枕头边上总要讲给郎婿听的。

  当夜就把见闻故事抖个干净的占目击者三分之二,大越侯夫人比较老成持重,晚了两日才告诉丈夫,还被大越侯埋怨一顿,“我说十一郎脸上怎么都是伤,仿佛被抓挠出来的,虞侯和二弟又笑的那般古怪。你也是,不早些告诉我,害我只能在旁干笑。”

  摸着良心说,霍不疑真不是有意给少商丢脸的,奈何近日度田令遭到空前反抗,部分大姓兵长已开始聚众作乱,裹挟百姓以壮声势。这种时候他难能辍朝,脸上的伤便瞒不下去了。

  皇帝虽对一切心知肚明,但什么也没说,只是饶有趣味的多看几眼养子的脸;太子瞪大了眼睛,径直问为何。于是霍不疑很认真的扯谎:“臣骑马不慎,跌落时被树枝刮到的。”

  太子打死都不信,还是他的表妹兼良娣告诉他真相,他气的当场要去永安宫找当责任人进行民事伤害诉讼,好歹被四皇子死死拖住了。

  “皇兄,我的好皇兄,您就省省吧。”四皇子性情虽直了些,但好歹已经娶妻成家,“子晟的好事正在要紧关头,您可别去弄巧成拙啊。”

  太子难以置信:“被妇人撕打也叫好事?!”

  四皇子一派悠然:“别怪兄弟不提醒你,母后已经说了,皇兄你没娶妻立妃前不许插手人家的姻缘。你若不听话,母后就要……我也不知道母后会做甚,皇兄您自己想吧。”

  太子气结。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与上回第五成大闹宫门那场风波被传的尽人皆知不同,这回虽然情节更激烈严重,但眉眼流传偷笑议论也只限于都城最顶层的几户人家。

  察觉事情没有发酵,少商不免暗暗感激二公主,嗯,还有霍不疑。

  不过,既然好几户人家都知道了,袁家自然不可避免——说起来,还是四公主偷偷告诉曲泠君,然后梁州牧告知袁家。

  梁无忌是厚道人,当年又受过霍程二人的恩惠,是以并无指责他们的意思,只是温和的询问姐夫袁沛,是不是该重新考虑袁慎的婚事。

  倒不是他嫌弃程氏女前事不清,四公主明确说了是霍不疑跪在地上哀求的;甚至也不是惧怕霍不疑位高权重,而是……作为过来人,梁无忌觉得婚姻大事,还是不要勉强的好。

  于是乎,袁大公子某日下朝,状似悠然的踱步到永安宫。找到少商后,两人迎着夕阳坐在空无一人的台阶上说话。

  少商忍不住抱怨:“我派人去找你那么多回,你为何都不来,我有话要和你说啊。”

  “我怕你见面就要退亲,所以打算躲两天。”袁慎没有看女孩,而是一颗一颗的拾着台阶上的小石子。

  “那你今日怎么又来了呢。”

  “因为我发觉退不退亲,霍不疑都没有一点忌惮。”

  少商明白袁慎已经知道了,怂下双肩,歉意道:“对不住,我让你丢人了;是不是有人笑话你啊。”

  袁慎摊开掌心,数出十余颗灰白的石子,淡淡道:“我不怕别人笑话。当年我谢绝陛下召我入尚书台,因这事无人知晓,那些儒生们还以为我不受陛下看重——当时我被笑话的更厉害。”

  少商无力的叹气:“我说什么来着,我早说过霍不疑难惹,还是早些退亲的好。”

  袁慎捏紧石子,忽然转头:“霍不疑究竟对你说了些什么!他也说了将来会对你敬爱有加,两人相互扶持,繁盛家族么!他也说了会将诸般家计都交给你,让你风光无限,无人敢欺侮你怠慢你么!他也说了……”

  “他都没说。”少商打断道,“他从来不和我说这些……”看着袁慎略显焦躁的眼神,她有些说不下去,“他说的,从来只有‘情意’二字。”

  袁慎松开掌心,坚硬的石子将他柔软洁白的手掌磕出红印。

  少商看着天边的云霞,脸颊被映的红彤彤,她轻轻道:“他什么都不用说,因为我知道,你说的那些他都会做到。”

  “……原来如此。”袁慎怅然。

  “善见,我不瞒着你,我现在看见霍不疑都有些怕了。”少商道,“他和你我不同,他是那样一种人——会在烈阳下奋起挽弓,哪怕身死名灭;会在毫无希望中追逐太阳,哪怕力尽而亡;会日复一日的搬动石块……”

  “后羿射日,夸父逐日,愚公移山;你可以说的简单些,我读过书的。”袁慎忍不住语带轻嘲。

  少商继续道:“人都说霍不疑少年老成,城府极深。但有时候,他比我们所有人都纯然质朴。”——他的爱与恨都强烈而永恒。

  袁慎点点头:“不错。陛下那么疼爱他,也并不全是因为霍家满门英烈,或是与霍翀将军的结义之情,而是……我曾听中越侯在酒后说过,陛下每每看着霍不疑,脸上的神情就像回到年少时光。那时,天高水清,岁月安好,丰饶两县的好儿郎们,不是悠然读书就是忙着稼穑,闲来饮酒笑闹一场;那时,少年热血,天地纯粹,大家都简单明快。”

  少商轻叹:“是呀。几十年过去了,当年斩蛇屠狗,后来都为王为侯。护着陛下逃脱索命追兵的明朗少年们,都已不是过去的样子了。大家都有了权势,土地,严听号令的私兵,一呼百应的乡望,只有霍不疑……”

  袁慎笑了下:“我知道你的意思。若让霍不疑放下如今所有权势,带你回到丰县霍氏老家,生儿育女,平静度日,我相信他是愿意的——这点陛下也知道,太子以后会知道的。”

  “可你是不愿意的。”

  “难道你愿意?”袁慎斜乜。

  少商笑了。

  袁慎神情决断的看着女孩,字字凝重:“我说过,将来我要位列三公,我的子孙后代也会位列三公,权臣倍出,袁氏昌盛绵延。我希望当我位居人臣之时,你能在我身边。”

  他认真的看着女孩,“我和霍不疑是不同的人,但我对你的心意一样宝贵。”

  少商低头,看向自己修剪的干净圆润的指甲。

  袁慎道:“我一直没有对你说清我的心意,反而说那些世俗之事,那是因为,因为……”

  “我知道。”少商柔声道,“那是因为你不知道如何说,更要命的是,你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何心意。”

  她抬头微笑,“我怎会不明白你呢——我说前一句,你能接下一句。你我是一样的人,又愚钝又怯懦。我们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精明,偏偏就是不懂自己。”

  袁慎目光柔软,仿佛看着当年夜幕下仰望花灯的那个小小女孩,眼神既清澈又懵然。

  “不过还是先退婚吧。”少商笑起来,“下回我要嫁人,就不订婚了,直接成婚好了。”

  袁慎不言,只凝视她。

  少商拍拍衣裙,迎着金红色的霞光站起来:“这次我不会再那么功利急躁了,我要先想明白些事——将来,我究竟想过什么样的日子。”

  “阿慎,对不起,可是我只能这样了。我也必须这样。”

  ——让一切回到起点,好好想想自己究竟是什么人。

  作者有话要说:  1、周日休息啊。

  2、整个东汉王朝就是世族坐大的过程,不过有些家族混的好,有些家族混上了断头台,总的来说,大部分世家都能从开国初活到魏晋,四世三公的袁家属于混的比较好,不但历史悠久,而是能人倍出。

  但也正因为混的太好了,所以直接参与群雄逐鹿,然后遇上了曹老板和孙家兄弟,二袁的势力消散了,但袁氏一族并没有灭亡。

  如孙吴,袁术的儿孙几乎都和孙家或是东吴的望族结亲了,然后以望族的形式继续绵延下去。

  3、像司马家,也是从东汉开国就有的家族,但混的不如袁家好,没出那么多权臣和名士,势力也不够大,然后人家蛰伏蛰伏再蛰伏,寄居在曹魏阵营中汲取养分,最后耗到英雄豪杰死光光,出阴招谋朝篡位,gameover。

  更多的世家,则一直绵延道魏晋南北朝,甚至隋唐。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ge、江離、陶子、drmfx、悠悠、jillwh、伊蝶芙、絮听了了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orange 5个;大爱西红柿 3个;春泥、671703、书暮晴、王孜孜?、幻蓝、琴的風、超级无敌旺仔小馒头、澄镜、果果、qn、gigi、然然、金鱼娘亲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金鱼娘亲 3个;燕麦、谢大掌柜的、小丽、p、29684166、阳光灿烂、南方有乔木、贤妈妈、caci 2个;亚文、张莹、燕子、邓霞、芙蓉毛球、21619175、红米肠、sophia?、林嘟嘟的妈妈、款款而行、凡子、萧九、暫無、北方以北、momo、水优、珺琦、糯米、瞌睡的猫、羽羽毒行、z02188880、莉莉周、桃之夭夭、立夏、、tiao、萌萌哒火星人在地球嗨、now、举杯邀明月、迪迪、字塔开灰机、晓藤、小妖闪闪、e、kikikiz、鸿雁、bibi、弥影月、shirely、石头、iel、花好月圆、我爱次肉、辛夷花开柳稍黄、云清、泉如青蚨、sugar、薇薇加菲猫、法国小野猫、东坡肉、左佐右佑、短短、、_无心睡眠、hiahiaheihei、丽格海棠、花骨朵儿、33794454、繁缕、如意娘、长天一色、阡陌、34692288、鱼粉、guqanna、小燕小燕、爱上麒麟、wdlkagome、风中游人、文武、某渡劫小仙女、灰灵、雨若玲珑、天蓝蓝、yoyo、圆嘟嘟、尺素流光、芒果超甜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七七 90瓶;恍恍惚惚啪哒 80瓶;宸宸妈 77瓶;梦阳花嫁 70瓶;草莓、瓶;浅浅lin·~· 47瓶;玖柒柒 46瓶;光阴断层 瓶;馡馡 34瓶;澍下的薇、瓶;是耶非耶、熙、ssso、美美、不想工作呀、、柚子茶 30瓶;无雨 24瓶;无情扣6机器人 22瓶;小瓶塞、yxi926、锌钙特、素问、喵大爷、、默默、cheche、力挺走马灯、queenie、清珞、跳跳鱼、东风好、芍儿、云深不知处、da、年少不知愁滋味、瓶;为素衣而来 19瓶;胖猪宝宝小宝猪 18瓶;月下疏影 16瓶;塑料经济学 瓶;某渡劫小仙女、y王玮、小小静、安详的眉毛子、therose、燕子、血气如草、mbzy、水煮胖头鱼、有梅无雪、bmmm、陌上梨花、yantel、兰色鸢尾、夏赏绿荷池、3687、婧婧、27045148、花呼呼、29684166、毛、王妍、8451、蒲公英、4344700、烟霏云敛、mi、瓜瓜、小小书虫、陌上花開、483461、大蒙 10瓶;钟陵人 9瓶;朱好多、32080035 8瓶;因为 6瓶;陌上雪、陌上人如玉、eyed、昌弘、团团圆子、独钓寒江、ing、哈莉1号、珍珠y、白萝卜、朱朱、云起、芒果果、我爱元宝宝!、22棉花糖、快乐的萱萱、潴柒柒、montroucous、随遇而安、、不语森林、爱老虎呦、lilian、喜欢一切故事、端午棕香、咪嗦、暖暖 5瓶;尼尼、陶陶 4瓶;懒懒、举杯邀明月、伊人阿攀、丫 3瓶;我家有萌宝、贝尔太太、′mua.〢婲落、内内、步步人、n、爱洛斯、桃花源、雨雪霏霏、云海烟波 2瓶;小捷、opo?、小为姐、读者之中、安久、去m18、秃头看文老阿姨、凝睇、yanandc、静默颓败、等到花儿都谢了、一诺、anana、西瓜、murraym1999、人在鲁文、419673、禾叶、serendipity、目已、p、富贵、空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温暖的弦作者:安宁 2东宫作者:匪我思存 3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4我的花园作者:藤萍 5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作者:赵乾乾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